SuperBat丨《Here We Are/此时此地》 全

Here We Are此时此地

CP:Superman/Batman(N52超蝙刊)

Summary:机会来的时候一定也有麻烦来了,这个麻烦指的就是超人(蝙蝠侠)。

Warning:可能引起头痛。

Rating:R

Note:给相遇日的迟到文。还是在写年轻超蝙,非常喜欢他们的冲突却统一的关系,满足自己。蝙蝠视角。

 

1、

他帮你挡住那三颗空头弹的时候你咬牙切齿地想起上一次你想要让他离你远点时的场景,想起那个乘机跑进下水道销声匿迹的杀人犯,你没有理由不再一次对他说出那言简意赅的字。

 

滚。

 

你上一次觉得这个世界乱了套,是因为夜巡归来把主卧室的地板弄得满是血污,于是阿尔弗雷德把你安顿在了隔壁的客房。你不是迪伦奥布莱恩,你不在乎你的头靠在怎样的枕头上,但你被阳光唤醒。被阳光唤醒,不可思议。

 

而现在,对着一个挡在你面前遮挡住你视线妨碍你处理罪犯的大块头,如果你心情能愉快,那才是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你不喜欢他的行事方式,你不喜欢他出拳的角度和力道,不喜欢他对待子弹炮火毫不在意的态度,不喜欢他身上散发的孤独的味道。

 

人总是对同类兼有敌意和渴望。你在怒视他和攻击他之间选择了前者,而前者也没能持续多长时间。在你们背靠背面对蜂拥而至的机械怪兽的时候,你试图去忽略你心中纠缠的两股力量。你想起一位已不知所踪的天神,它固执地想要证明他和这个大块头之间有点什么,羁绊、命运之类的东西。

 

别分心!你听见他这么对你喊。你不悦地皱起眉头,轮不到这个童子军来说你,你想。

 

在你们被越来越多蜂拥而至的机械兽包围,无法找到空隙脱身的时候。他又一次,又一次作出鲁莽至极的决定。被他拦腰提起飞向半空的时候你手上已经拿到了三只蝙蝠镖,在你正式作出决定把哪一只蝙蝠镖插进超人手臂(“你大可以试试,我告诉你,韦恩。”)之前,他的热视线就熔断了在场的所有机械兽和你手里的蝙蝠镖。

 

你盯着他,看着他熟练地整理残骸,让这块充斥着焦土气息的地方多了一点建筑工地的味道。他的身体强健,有力,他还年轻,你想。他一直背对着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恰好站在场地的边缘,还因为他也在生气。

 

他也在生气,噢,你在心里发出了一个短音节。

 

等你从短暂的出神中回到现实的时候,看见超人双手抱在胸前,低低地漂浮着看你。你在想什么?整场战斗你都心不在焉,我以为我们可以合作。

 

你在生气,你说出口。你没来得及阻止自己把你正在思考的这句话替换成你本应回答的:我们不合作。

 

他奇怪地看了你一眼,但那双眼睛里的尖锐好像稍微钝化了一些。但他没否认你,你想。

 

他消失在哥谭的天空之后你做了一个一分钟的战斗检讨,然后继续拾起你先前思考的问题。

 

你不常去谈论命运在世界里的角色,因为无论你这一刻做的事对你或对周围人有多少重量,都可以用一种时态表达出来,甚至记录在案。在极少数风平浪静的日子里,透过韦恩宅厚重窗帘的极稀疏的晨光能让你忘记一切关于命运的诅咒和预言,有关于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问题,耶稣已经知道答案,而你还在寻找。  

 

2、

你讨厌意外。

 

你讨厌所有形式的意外。

几次合作让你们勉强达成了某种和解,但你们就在临界点那儿。你们不再那么排斥对方,但也不那么想要靠近。除去你们需要背靠背,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的时候,你们都保持一米的距离。他曾经对此发表过一些看法,比如“你真的很不会和你的队友相处”或者“我也不会想和你来个胜利击掌的”。

 

你真的很喜欢按计划行事,恨不得所有的事情都按你推测的发展(虽然大部分情况下真的是这样,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是吗?超人一边说一边飞到你们战斗场地的另一端去把坍塌的柱子摆到一起,造成这些损失并不都出于他的本意,在他压制敌人的时候,他不得已这么做。

 

他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你想,或者说,像一颗没有耗尽燃料就被弃置的太空器。也许他真的会一个人跑到大气层的外面去,到没有重力的太空里去静静地飘一会。也许他会去月球上砸几个坑,或者去远一点的海王星好听不见地球的声音。你想你得确定他不会一时兴起搞出什么大动静,地球特殊而又脆弱,经不起蝴蝶效应。

 

你犹豫了一下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但最终还是回答:这样很有效率。

 

你久经训练的敏感神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不安地躁动,事实证明你没错。而那个傻大个对触发废墟里的哑弹则毫无准备,这让他在爆炸里没能站稳,直直地朝你摔了过来。

你压抑住从齿间蹦出脏字的冲动,把严严实实压在你身上的超人从爆炸的耳鸣中带到拳头带来的耳鸣中去。

 

3、

你们还是打架,仿佛所有的这些合作一点儿润滑剂的作用也没起到。好消息是你们培养了一些默契,只需要在眼神上达到默契,就会去找一块空地打一场。

与其说这是打架不如说是发泄,因为你们的目的不是杀死对方,最多是为了打倒对方——就连打倒对方也算不上。攻击与防守,你进我退我退你进,一些埋藏在心底的愤怒在你每一次挥拳的风里灼烧。在某次攻击的间隙里你甚至有一种你们总有一天打到床上去的预感,那个念头只有一瞬间,被你掐灭了。

 

你知道他在让着你,尽管如此,接下他的一拳还是没有想象中轻松,一次他的拳头擦过你的鼻尖,你就尝到了鲜血的味道。而下一秒他还慌慌张张地想要帮你抹掉那道血痕,鉴于对方是钢铁之躯,你接下来的一拳可没有留情。

你想要一拳揍歪他的脸,但说不清是因为你们还在战斗中你不允许他分心,还是他伸出手抹去血珠让你分了心。

战斗就是战斗,你经历过就很难喜欢,却也无法停止,只能逼着自己前进。努力让注射器抽走你的鲜血的时候别让针孔落空,因为那只会浪费时间和医疗器械。如果别人告诉你,好像抽你的血抽得多了一点,上帝啊,别去管这个了。你付出去的东西,就别再想着讨回来,你会失望的。

 

但他还是在一次打斗之后叫住散发着阴郁打算爬进蝙蝠飞机的你,你回头看他的时候他脸上还沾着灰,没有血痕看上去比你精神多了,他挺着背,背后是层层叠叠的高楼,纵横的电线,灰白的背景墙面。

 

你不用手下留情的,我不会受伤。他说。

 

他在想些什么?他以为自己是钢铁之躯,就真的没什么刻意伤害他吗?你想提一提氪石,提一提他趴在地上痛苦地蜷缩起来的样子。

但你动了动嘴唇最后没说话,你知道这些打斗可以结束了,因为你已经无法再对他下狠手。

 

你一次问他他是怎么从面具之下看到他的情绪的时候,他说他能接受太多太多信息包括你的呼吸和心跳,表情并不是唯一的信息源。

 

你沉默了很久,继续问他,那他为什么觉得你手下留情。

 

拳头的力道,他看了你一眼,然后转开视线,力道不一样了,他说。

 

那之后你再没这样和他打过一架。你以为,你们再也不会打架了。

 

4、

当你们两个都肩负起一些东西的时候,一切都变得很顺利,神奇女侠会夸你们是听话的男孩儿,帮你们指路大都会或者哥谭值得一去的餐馆,你看着他想要愉悦地挑眉却碍于你在场而要可以严肃一些的隐忍的表情,忍不住想弯一弯嘴角。

 

那段日子里你们的关系有所缓和,你偶尔去大都会参加什么仪式的时候,会远远地点头,回复他的点头致意。他甚至会帮你带一份香蕉松饼放到专车的后座上,你本来想让阿尔弗雷德做些回赠,但出于种种原因还是作罢。你认识了露易丝和佩里怀特,也去过了克拉克的小公寓。

 

大多数时候你依旧沉默少言,但他能听懂你很多别的语言——有时候太多了。

 

你喜欢橙子果酱多一些,他举起右手上的玻璃罐子,还是花生酱?他举起左手的塑料盒子。在你回答之前,他就帮你接下去了,啊,看表情的话,你更喜欢橙子果酱,而且不喜欢花生酱。

 

我也不喜欢花生酱,他最后自顾自得出结论,而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发言。

 

于是你心里憋了一股火气。离开他公寓的时候没和他说再见。

 

你一般离开之前都不会说再见。反正他能听到,你想。你还不想去设想以后会有一天他听不见的情况,尽管,你总要去想的。他总是会不厌其烦地和你说再见,你好,或者早上好晚上好。这些简单的词汇好像洒向湖面的一盆水,溅出一些细小的璀璨的光芒。

 

5、

你以为,你们再也不会打架了。只是你以为而已。

 

你们最后还是打到了床上去,他把你扔到那张你几个小时前才依赖过的床上去的时候你伸出手去扯开他的制服,你们最后坦诚相对,但你依然不安分地在他压制之下抬腿,他扣住你的手腕俯下身来吻你,你和他十指相扣着接吻,透过腕部脆弱的皮肤感受到动脉的跳动,如此近又如此震慑心魄,你的心脏都颤抖起来。

 

你赢的几率不大,但你仍然想试试,在他亲吻你肩胛的时候你猛地抬腿翻身,带着一点得意,你的手指划过他的颈侧,你跨坐到他的腰上的时候,下身相贴,你没去防备而泄露出一声货真价实的低喘。

那就是你输掉这场战斗的原因。在你看见他湛蓝的眼睛瞳孔收缩的时候,你就失去了赢下这场战役的全部筹码。他的手放到你的颈后将你拉下去,他疯狂地吻你,抓住你的膝盖将你重新压下,钳制住你的腰部让你陷入一种不真实的幻境里。

 

你的手一直放在他的颈侧。

 

在你昏昏沉沉睡去之前,你听见他说你是他的光芒,他的生命的一部分支撑。

 

6、

出于一些合作的需要,你走出哥谭,他飞出大都会,你们有时候会为了追踪一个反派绕地球跑一圈,任务结束之后就地休息一晚,有时候是华盛顿,有时候是伦敦,或者香港。更多的时候你们坠落到无人的荒野或密林,或是茫茫大海里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岛屿。

 

有一次你的蝙蝠飞机因破损而报废,在让那架黑色的幽灵坠入海中完成使命之前你试图靠近一座废弃的灯塔,但你没能让灯塔继续保持完整,飞机的头部撞毁了灯塔的顶端。你跳下飞机,看着它和一些石块碎片坠到海里去。白色的浪花从高处看下去和深蓝相协调,你想到他的眼睛的时候他刚好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他手臂上的制服被撕破了一点,你注意到。他落到灯塔的平台上,看着握着扶手的你,然后把手臂搭在栏杆上,看着涌动的海水。涛声阵阵,太阳距离地平线还有一段距离,白色和浅金色的光芒已经开始笼罩大海。

 

他就是这么喜欢聊天,你想。他问你你最喜欢什么样的风景,你想了想回答说哥谭。

 

他轻哼了一声表示他早就料到。之后他没再说话,等你问下一句。你犹豫了一会还是问出口,那你呢?

 

你猜,布鲁斯。他说。

 

他一定是派来讨伐你的黏土人,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释超人的恶意行径。你看着眼前的景象随口说,海。他摇头。

 

说起来,好几个月没有见到亚瑟了。

 

别提他,你说,让我想起那架被浪冲毁的“越野者”。

再试试,布鲁斯,你还有两次机会。

 

他又是什么时候规定了只能猜三次的规则?你想,你隐约觉得你知道他想说什么,但你不确定,围绕着蝙蝠侠的事物没几样是简单的,你希望这个定律在太平洋上也适用。你又猜了两个,你猜的是太阳和天空。你觉得他很喜欢飞行,谁不喜欢呢,连达芬奇也绝对不是第一个想过飞上天空的人。

 

但他最后只是摇了摇头说,他想,是地球。

 

你没上去揍他,单纯是因为你还需要恢复体力,不想浪费。

 

是一个整体,我只是看着她,领略她的一切。我本来以为我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幸好,她最终以另一种方式成全了我。

 

7、

你想,一整个地球。

 

他就站在你身边,多久以前你恨不得他离你有多远就多远,现在想起来恍如隔世又宛如昨日。

 

但现在,此时此地,你们都在这里。

 

 

END

 

FT:迟到的310的贺文,实在很忙,非常不好意思,手头的草稿都没能有时间写出来,会慢慢补。

我喜欢他们的对立又统一,彼此内心的矛盾需要宣泄,咀嚼碎咽下去。在碎石废墟烟尘里的他,在泥泞粘稠雨夜的他,一簇火焰一滴浊水。他们身上有武力鲜血和死亡的气息,他们身上有和平阳光和生命的希望。

 

 

彩蛋:

 

他说,地球。

 

你包括在里面。

 

你意识到。

 

 

评论-5 热度-73

评论(5)

热度(73)

  1. 安吉拉小童鞋1988绝境尚有涯 转载了此文字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