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uperBat]像风一样自由/Free Like the Wind(二)

Title :像风一样自由/Free Like the Wind

CP:King!Clark Kent/King!Bruce Wayne

(一)请点

*#*

 

佩里的马载着他穿越丛林,来到城堡前。这座城堡竟与他的城堡一样空空荡荡,这是布鲁斯没有料到的。他摸索着打开一扇又一扇大门,最终看见露易丝·莱恩坐在一张红木书桌旁整理卡尔·艾尔留下的古籍。

 

“他在哪?”

 

“噢,戴安娜说得没错,你果然来了,韦恩国王,我是露易丝·莱恩。”露易丝微微低头示意,“大都会码头,克拉克在帮忙。”

 

尽管露易丝有一次提到戴安娜让布鲁斯皱了皱眉头,那预言师,曾经来到哥谭,来告诉他巨蛇的动向,但他没有轻易听信。尽管他在战斗中付出了代价,但那不代表布鲁斯·韦恩相信所谓的“预言”。那是软弱的家伙才会去相信的东西,他当时太过轻蔑。

但直到今天,他依旧不相信预言,如果存在一定会发生的事,那他会改变它。

就像戴安娜曾告诉他:“你也会死……”

 

那一年的戴安娜像是背负了太多的悲伤,他无从知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她的眼睛里时刻都是悲伤,她的吐息都带着沙哑的质问,她在质问谁呢?在他杀死巨蛇之后,是戴安娜将他从血污中带离,交到阿尔弗雷德手中。那之后便没人再见过戴着斗篷的预言师。

 

至少现在她回来了。

 

佩里的马带着他赶往大都会码头,布鲁斯拉住缰绳试图让这匹马稍微冷静些,他们跑过大都会王国的街道,扬起的风尘让刚开门摆摊的小贩们侧目。这是个清晨,布鲁斯坐在马背上,视线越过一些低矮的屋顶,他看见太阳,金黄、明亮,周围的云带着橘粉色。他自己常年在黑暗里工作,白日里总是睡到三竿,以至于他被这样美丽的光吸引。

就在这时佩里前腿腾空,发出马嘶声,停了下来。布鲁斯转头去看码头。

 

清晨的码头,人们正忙碌地卸下商船送来的货物。暂时摆脱了黑暗的大都会急需新鲜的补给,人们用双手传递较小的箱子,较大的箱子则利用工具,船随着波浪摇摆,货物很快就能被卸完。布鲁斯的目光落在码头上的卡尔·艾尔身上,他正赤裸着上身,拖着一个巨大的木箱,他甚至没有出汗。

布鲁斯看见卡尔微笑着朝船长点头,不,这不像卡尔·艾尔,不像他几天前见到的卡尔。

 

布鲁斯试图去分辨他们的区别,头发稍稍乱了些,似乎更腼腆,像个普普通通的大都会王国街道上长大的男孩,也曾经和其他孩子们追逐过糖果,曾经赤着脚走进渐深的海水里,曾经躺在玉米地里做梦。

 

“谢了,克拉克!”布鲁斯听见船长向卡尔大声喊,而卡尔抬起头微笑着朝船长挥了挥手。

 

阳光下的微笑,带着一切温暖的因素。微笑也可以具有力量,他嘴角弯起的弧度,他眼里的温柔,眉宇间的自然……你会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为什么不相信他呢,没有人可以拥有这样的微笑。

 

现在,克拉克·肯特转过身来,看见了马上还在大口喘气的,风尘仆仆的布鲁斯·韦恩国王。布鲁斯以为克拉克不会愿意看到他,他在等待着克拉克脸上笑容的淡去,但克拉克没有,甚至,克拉克笑出了声。

布鲁斯不得不承认,他为此又懊恼地皱了眉。

 

“克拉克。”他叫了这个名字。

 

“太好了,布鲁斯,你来了,我这儿刚忙完,”克拉克朝他大步走过来,还带了几步跑,他还不忘回头和岸上的人们招手说回见,“虽然我知道你来不是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我还是很高兴。”

“不……没有,”布鲁斯咕哝了两句,他确定他在马背上小声咕哝,克拉克听不见,但他再一次低估了克拉克,因为克拉克在这句话之后再次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带你去我家坐坐,布鲁斯,你真的得洗个脸。”

 

简单却很舒适的屋子,木制的家具,深棕色的壁炉,厨房的柜子上整齐地摆着几个盘子,客厅里的舒适的长木椅上铺了柔软的厚毯子,一束新鲜的花被插在一个陶瓶里。他走到水池边去,捧起水的时候他看见一旁的架子上有一颗菱形的水晶,在常人看来那是一个普通的装饰品,但布鲁斯迟疑了。

他想起关于另一片大陆的传说,关于另一个文明。他想起卡尔·艾尔曾经提到的优越的听力,和今早在码头的强壮的力量。以及,他无法接近氪石。

布鲁斯摇了摇头,不,那只是传说罢了……

 

水晶映照出他的脸,克拉克是对的,他的脸上沾了很多灰,像是刚爬过烟囱。他愤愤地走回水池边掬起水给自己清理。走到客厅的时候克拉克正好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两个盘子,里面是冒着热气的土豆泥和炒鸡蛋。

 

“我好歹请你吃了羊排,你就给我这个?”布鲁斯为自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资源有限,你只好将就了,我的国王。”克拉克笑着解释。

 

“我可没抱怨——”布鲁斯接过克拉克递过来的勺子。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布鲁斯埋头解决食物的时候,克拉克的视线没有离开布鲁斯。他显然因为赶路而疲惫,眼里有些血丝,他先把松软的炒蛋全部塞进了嘴里,才开始慢慢挖土豆泥。他的睫毛很长,克拉克想,好吧,他吃东西的时候比几天前可爱多了。

而也许更重要的是,布鲁斯刚才笑了。

克拉克认为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布鲁斯忽然问,“还有你这儿有水吗?”

 

“两个月,我这就去给你拿,你该吃慢点的,布鲁斯。”克拉克站起身。

 

“足够了,”布鲁斯接过那杯水猛咽两口,又轻轻的急促咳了两声,“我可以帮你打造武器——用那氪石,只需要一个月。”

 

克拉克·肯特愣了愣,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布鲁斯,仿佛在问发生了什么让你变化那么大。克拉克感激布鲁斯给了他氪石,他知道布鲁斯选择了让步,他选择了……和他一样的道路。他只是觉得布鲁斯还愿意继续帮忙,那真是——太好了。

“谢谢你愿意做那么多。”

 

布鲁斯好像有些不耐烦这种客套话,他用勺子刮干净盘子里的土豆泥,拿起克拉克给他准备的手帕擦了擦嘴。

“我不是为了你。”他指出来的时候还皱着眉。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给克拉克列举了他需要的工具和材料,收集那些材料会需要几天的时间。

 

尽管布鲁斯没有要求,但克拉克还是给他讲述了不少关于大都会王国的事情。他们在屋子里待到日落,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意料到,他们说了这么久。他们甚至说到小时候的经历,克拉克提起谷仓里巨大的秋千,他总是跑出城堡去玩。而布鲁斯提起小时候的家庭教师,和阿尔弗雷德对他的管教。

大多数时间布鲁斯听克拉克讲,他们好像都很久没这么放松过。

 

这一刻他是那个克拉克·肯特,活在人群中,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他说起他喜欢大街小巷里人们愉快地交谈的声音,人们讨论日常的生活,也谈论远方。他能知道人们过得如何,他们是快乐的,还是有忧愁的。

“我能听见太多,”克拉克看向窗外,“正是因此,布鲁斯,正是因此。”

 

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有这么一会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坐在各自的椅子上,一起看窗外。直到一阵风吹落了什么东西,落在街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他们才都像被惊醒似的。克拉克露出一个抱着歉意的微笑:

“我们回城堡吧,你该好好休息。”

 

布鲁斯跟着克拉克走出了屋子,贴着墙沿着一条狭窄的小巷走去,克拉克似乎将什么东西按进了墙里,而布鲁斯面前的死胡同的墙面开始分离——一条密道。

我想那传说就是在胡说,他怎么会需要地道呢?如果他真的会飞的话,布鲁斯为自己的有些无凭无据的猜测笑了起来。

 

“往里走一些就有光了,跟紧我,”克拉克回头对布鲁斯说,他又忽然像是被什么吸引住,愣了愣说,“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布鲁斯。”

这一次换成布鲁斯·韦恩愣了愣,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笑着的。

也许是因为他发现,他不是唯一一个会带着另一个面具生活的人。

 

*#*

    

“我刚给阿尔弗雷德写了信,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你要的东西,我会在哥谭完成它,”布鲁斯坐在克拉克书房的桌边,放下笔,对着一边阳台上的卡尔说,“哥谭还需要我。”

克拉克点头表示理解,“材料最多三天就可以准备好,那之后我可以送你快些回哥谭。”

 

布鲁斯歪了歪头,疑惑:“有捷径吗?”

 

卡尔似乎没听到,于是布鲁斯站起身来,走上阳台,大理石雕花的栏杆有些冰凉,他把手肘靠在上面,俯瞰整个王国。房屋依地势而建,错落有致,街道像白色的线条,人们在街道上行走,在这地势很高的城堡里布鲁斯听不见城中人的声音,但卡尔很安静,像是在聆听。

 

“你在听吗?”布鲁斯问。

 

“是的。”卡尔短暂地回过神,看了看布鲁斯。布鲁斯此刻很放松,他没有皱眉了。而布鲁斯看着卡尔,他在想,卡尔是不是对谁都带着那样浅浅的微笑。他想人们有这样一个好国王,是一件好事。

 

“你是个很好的国王。”布鲁斯把视线从卡尔的嘴角重新移回王国。

 

“我可不算……我只是尽力。”

 

“你总是没办法让所有人满意,我明白这点,”布鲁斯微不可见地耸了耸肩膀,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疲惫,“至少你为自己赢了一座雕像,不是吗?”

布鲁斯指着远处大都会王国中心地带的一座洁白的雕像,那是卡尔·艾尔。

 

卡尔·艾尔也在眺望那里,他眨了眨眼睛:“是的,布鲁斯,但你不知道的是,这座雕像是新的,原来有一座是黑色的,他被毁了。”

“被毁了?被谁?”

 

“莱克斯·卢瑟,他曾经想夺走王位,统治大都会,然后征服整片大陆。他想要得到我特殊的能力,而他确实做到了——短暂的。人们被他蒙蔽了双眼,他们开始憎恶我,他们毁了那座雕像。”

“你战胜了他吗?”

“是的,最终,但是我死去了,”克拉克示意布鲁斯不要打断他,“是戴安娜来到这里,她救回了我。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认为简单的描述就足够了。”

 

布鲁斯想要再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眼前的人拥有镇定的力量,他曾经面对的,和布鲁斯·韦恩曾经面对的。

“布鲁斯,我每天都能听见那么多人的声音……我拯救他们……但我……我无法兼顾每一个人。我知道依旧有人受伤,依旧有人失去,有的人失去了双腿,有的人失去了一只手……而我只能看着,我手上还有那么多的生命。”

“我能听见他们的诅咒,无论是白天黑夜,在他们的每一个因残疾而无法顺利生活的时刻……而我无法责怪他们。”

 

此时此刻沉默则是最好的选择。卡尔相信,他相信布鲁斯明白了,这种相信像爱情一样没有理由,尽管布鲁斯是这样说的:

“我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卡尔。”

 

卡尔·艾尔,用微笑回答布鲁斯·韦恩。

 

*#*

这时候一只烟灰色的鸽子落在不远处的石板台面上,发出咕咕的叫声,吸引了布鲁斯的注意。布鲁斯慢慢地朝那只鸽子伸出手去,鸽子歪头看了布鲁斯一会,扑腾翅膀飞到了布鲁斯的手臂上。

慢慢地,布鲁斯伸出另一只手去抚摸鸽子的羽毛。

 

“只是……很好,还能看见鸟儿……”布鲁斯轻声喃喃,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袋,那是今早的早点里剩下的曲奇饼干,他特地带了些在身上可以随时拿一块,他把饼干揉碎洒在石板上,鸽子从手臂上跳下来去啄食,“黑暗来临的那几天里,哥谭到处是冻死的鸟的尸体……”

 

“你这儿能看见雪山……”布鲁斯忽然被再远处山脉顶上白色的雪带吸引。

 

“是的,”卡尔看了看布鲁斯所指的方向,他像是下了个决定似的,“你想去看看吗?我觉得你会喜欢那儿的阳光。”

 

布鲁斯发出轻哼:“怎么去?那儿太远了,骑马到那儿至少要四天。”

 

卡尔·艾尔笑起来,离开栏杆,走到半圆形阳台的中间,向布鲁斯伸出手:“来,布鲁斯。”

 

布鲁斯将手上的饼干屑全部撒出去,怕了拍手上的残渣,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到卡尔伸出的手上,他靠近去。卡尔·艾尔对布鲁斯的靠近从善如流,用另一只手将布鲁斯揽得更近,最后环在腰上。他们靠得太近了,几乎贴在一起,布鲁斯想。

心跳,呼吸,对方的一切都近在咫尺。

 

“准备好了吗?”卡尔问。

 

“我很期待,你想做——噢!”卡尔·艾尔漂浮了起来,他带着布鲁斯离开了地面,平缓地上升了半米左右。卡尔环在布鲁斯腰上的手很有力,他不会掉下去。布鲁斯喘着气,往下看,确定他确实浮在空中,而且平稳。

 

“那是真的……那些传说……”

 

卡尔笑了起来:“现在,准备好了吗?”

 

布鲁斯将另一只手搭上卡尔的肩膀,点头。下一秒他们消失在阳台上,只留下一阵风,吹动了窗帘,惊动了进食的鸽子,鸽子也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当那鸽子还带了几个同伴回来,再次降落在已空无一人的阳台上的时候,卡尔·艾尔和布鲁斯·韦恩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

他们躺在草地上,广大得安静的高原草地,背后就是耸入云霄的峰顶,雪线以上的洁白在这里仿佛触手可及。阳光对这片草地一视同仁,你找不到任何的阴影,全身沐浴在光芒之下,温暖的感觉让你愿意相信世界上不会有阴霾。

偶尔有吹过的轻柔的风,带着有些冰冷的青草气味。他们就直接躺在柔软的草上,这是个春天,草已经有些高度,不过仍然有一些才冒芽的短小尖锐的草刺,不过那可以忽略。这是小时候做的梦,把外套铺在草地上,躺下来,感受视野内除了天空以外别无他物。云朵从某个方向飘向另一个方向,你不在乎它们是从东边来还是南边来,你只知道这一刻的宁静属于你。

 

没有人会来打扰。

 

“这里有阳光,甚至比城堡更温暖。”卡尔说,“你的城堡就太冷了,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在这里完成你要做的事,这对你身体的恢复也更加有益。”

 

“我已经适应了寒冷,”布鲁斯这样回答,“尽管我曾经讨厌寒冷,关于寒冷的记忆有时候会是我的噩梦。”

 

“噩梦?”

 

“你不会想知道的。”布鲁斯闭上眼睛,光斑仍然在眼前。寒冷,他想起哥谭的地下,想起尖锐刺骨的寒冷,想起蛇的鳞片。尖锐的刺痛感蔓延至四肢百骸将你吞噬,而你像被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了无法抵抗。

 

卡尔呼了一口气:“确实,阳光对我更有益。”

 

他们看见苍鹰飞过,深棕色的羽翼划过天空;看见随着云朵的移动,阳光被分割又被合拢;他们看见七彩的菱形反射。也许是布鲁斯韦恩的错觉,他好像能够顺着风听见一些什么。又或许是他身下的草在告诉他一些什么,他伸出手去抚摸草叶。

 

“我竟然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卡尔转头看着布鲁斯,布鲁斯这会又闭上了眼睛。

 

“不,卡尔,”他听见布鲁斯喃喃,带着睡意,“恶龙……我们还有事要做……”

 

卡尔笑,布鲁斯,布鲁斯,他在心里念了两遍他的名字,想起他在城堡里揉着被阿尔弗雷德敲了的头的时候,想起他偏爱甜味的蛋糕和松饼,并不断取蜂蜜的时候,想起他写信时甩了甩笔溅了自己墨水的的时候。布鲁斯·韦恩有时候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他其实只是想说,他想一直能和布鲁斯这样待在一起。

 

他注视布鲁斯的侧颜,然后转过头,也闭上眼睛,享受阳光。

 

他不知道的是布鲁斯·韦恩在那会睁开了眼睛,也看向他。连他自己有时候也弄不明白自己,面对一些事情,他想要装作不明白。他认真地看卡尔·艾尔,从他的额头到睫毛,到鼻尖,嘴唇,在嘴唇上停留两秒,再到下巴,喉结。

 

他最终闭上眼睛。

 

*#*

 

“你愿意再看一些什么吗?”

 

当布鲁斯再次睁开眼睛,意识到自己睡了过去之后,听见卡尔这么问他。他点头,任由卡尔再次环上他的腰,这一次他没有第一次飞行时紧张,地面越来越远,隔着虚空,但却拥有安全感。

布鲁斯再一次俯瞰大都会王国,但这是更远的地方。

 

“你带我知道了哥谭,所以我也想给你看看我的大都会王国。”

 

他们路过玉米地,水果园,路过草地。他们看见一场草地上的婚礼,满地的花瓣,洁白的桌布,人群在碰杯,孩子们搬来凳子试图够到甜品塔上甜点。他们看见乐队,小提琴手正翻看乐谱,准备下一首曲子。他们看见新人,双手交握,新娘把头上的花环扔了出去。

 

生活在继续,它不会停下,你也无法缺席。

大多数时间里,人们不会记得在幸福的背后站着谁。

但他们知道,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任务并没有完成。

 

他们落回城堡的阳台,鸽子早已不知去向,剩余的饼干屑也已经被风吹走。卡尔还托着布鲁斯的手臂,布鲁斯的手抓着卡尔。他们依旧靠得很近很近,布鲁斯没想过他会不排斥,但他确实没有。

 

微微抬头便是卡尔·艾尔蓝得动人的眼睛,他的呼吸停滞了一秒,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卡尔的眼睛。

真诚,他的眼睛里只有真诚。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当卡尔·艾尔唇的触感抵上布鲁斯的嘴唇时候,布鲁斯忘记了推开他。

 

 

TBC

ps:我不得不承认我描绘的更加——抒情了一点,我认为这是这个AU的特殊性的原因。好啦这是熬夜到两点钟赶出来的更新啊!

苦逼的我假期已经结束了。

我写的时候竟然想念我写他们是超人和蝙蝠侠的时候了,(嗯我要赶紧写完好开下一篇)(还没写完就想以后真的好吗)


如果喜欢的话请评论告诉我!


下一章也许要这周末——也许下周末——Emmm……

催更可能也没什么用……


然后感谢评论的大家!

评论-4 热度-53

评论(4)

热度(53)

  1. 十年不改绝境尚有涯 转载了此文字
  2. 洛河灯绝境尚有涯 转载了此文字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