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McCoy/Jim]半杯酒/Half drunk 全

半杯酒 half drunk

Title:半杯酒/half drunk

CP:Leonard McCoy / Jim Kirk 斜线有意义

Background:故事发生在ST2中Jim注射血清后昏迷的两周里的一个下午。

Summary:McCoy遇见了一个女孩。

PS:我要说的还是一样的:慢慢读吧。这是一个我很喜欢的故事。

I

他推开酒吧的门,门上挂着的金属牌发出声响。这是一个平庸的下午,注定不会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酒吧里的人很少,淡金色头发的酒保靠着那张环形的吧台百无聊赖地擦拭一只有冰裂纹的杯子。

他走到吧台那儿用食指点了点光滑的泛着光的台面,低声说来一杯威士忌。

然后他往光线晦暗的角落里走,坐到一张红棕色的沙发上去。

 

和那杯加了巨大的球形冰块的威士忌一起来的,是一个来自猎户座的绿皮肤的女孩儿。她把酒杯放在桌子的边缘,向McCoy推过去。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直接在McCoy对面坐下,从皮质的夹克上衣里拿出一盒金属电子烟,挑了挑眉头示意McCoy放松。

它不会危害你的健康,别这么看着我。女孩说,按下了金属烟管上的开关。

 

McCoy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他多看了一眼那只烟盒。上面有不少划痕,他想象得到这只盒子在口袋里是如何与钥匙、终端和纪念币“相敬如宾”的,就像一块被风化剥落的岩石又被暴雨带走。

可最终会被磨去棱角,那些细微的伤痕在旅途的尽头会以另一种形式伴你永久。他们也许肉眼不可见,但它们在你的每一次呼吸里,欲盖弥彰。

 

我没别的意思,老骨头,但你看上去需要有个人陪你半支烟,女孩一边说,一边打量McCoy手上的尾戒,有谁死了吗?抱歉,这样问大概不大尊重,但我学不会另一种。

McCoy怔了一下,为了掩饰这无伤大雅的停顿,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看了看女孩的棕黑色的头发。

只有蓝眼睛的人才不会暴露他们的情感,其他人,看看他们的眼睛吧。她的语气带着一股陈旧的轻蔑,她侧着脸继续说,蓬松的头发把半边脸遮住,McCoy看不见她的眼睛。

没有人死去,McCoy回答她,我是个医生。女孩正慢慢地吸一口烟,这个空当让McCoy把“老骨头”的称呼拾起来,他想一切就是那么开始的。老骨头,他的男孩这么叫他。

 

“我觉得这儿没这么糟。”那男孩说这话的时候自己脸上还挂着彩,看上去比他自己好不了多少。就像一个喝的烂醉的流浪汉告诉你他有家可回一样,都是自欺欺人的谎言。但是McCoy相信了那句话。没那么糟,一切都没有。

 

那更好,你看上去没有说谎。女孩慢慢地呼气,她很熟练,动作简单而优雅,女孩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那么然后,一个男孩?

    McCoy拿到嘴边的酒杯差点儿撒了些出来,这让女孩笑出了声。她晃着手里的烟说,人们总会轻易相信年轻英俊的男孩。

McCoy犹豫了一刻,他举起酒杯又浅浅地喝了一口,是的,你可以这么说,他就是有这种魔力。McCoy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趁着女孩对着他笑的时候去看她的眼睛,他希望是蓝色的。但那不是的,那是和他一样的榛绿色。

 

清醒点,再喝口酒,或者你不介意的话,我给你支烟,她又忽然记起医生的职业来,摆了摆手,就当我没说过。所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舍友?

McCoy点头,一开始是的。

给我讲讲他吧,这个下午我无处可去,你还没把我赶走,好心的医生。

但McCoy选择了沉默。

嘿,她安慰他,随便什么,最难过的,最深刻的,说出来会好受点儿,别那样一副我欠你几万信用点的样子。

 

他很好。这是McCoy的开头。

 

II

他从副校长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迎面遇上了捧着一堆文件夹的Jim,Jim伸出一只手来拍他的肩膀,把他拉去一起吃午餐。食堂的设施没有残忍到只剩下复制机,他们正说着选修的课程,Jim打算两年内就修完三年的课程。

然后他说到了他的父亲,McCoy知道他,他是个英雄。

你也想做得一样好,对吗,孩子,他看着Jim,Jim正努力地切一块烤了五分熟的牛排,他那头金发随着头颅的晃动而有几撮刘海垂下来。McCoy看着他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然后别开着目光,半天才回答他含含糊糊的一句是。

 

如果不是因为下午就要开始上课,McCoy愿意和Jim多待一会,在选修的课程上还算是有一些相似,甚至Jim回去旁听McCoy的一门生物课程。McCoy喝完最后一杯咖啡,给看上去有些噎着的Jim点了一杯加消化酶的牛奶。把牛奶递过去的时候,Jim的目光越过McCoy的肩膀看见了什么人,他皱起了眉头,没有去接杯子。

 

McCoy转身顺着Jim的目光看过去,是一群一年级学员,McCoy认出了他们——是同一架飞船上来到这儿的。那群人正往这儿走过来,目标昭然若揭。

看上去不大妙?McCoy转身向Jim投去询问的目光,你惹到他们了?

Jim也站了起来,抿紧了嘴唇,只差把手指交叠在一起扣响骨节大打出手。

 

这时候McCoy看见Pike往这儿走过来,那群人也看见了这位高级指挥官,Pike同样一脸严肃。McCoy耸了耸肩膀,我明白了,我把时间留给你们。

他起身离开,Pike走到Jim身边,把Jim按回座位。Jim坐下来低下头不去看Pike。

别忘了牛奶,McCoy走之前回头提醒他。

 

后来他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McCoy渐渐地忘记了开学初的事情。当接到学生打来的电话的时候,他一边咒骂着一边扔下手里的镊子,冲出了生物实验室,深秋的天气,他的外套被留在了椅背上。跑向穿梭车站的时候他给Jim的终端打了无数个电话,甚至发了一连串咆哮式的短消息。气喘吁吁地赶到现场却已经迟了一步。

 

酒吧里一片狼藉,破碎的玻璃渣,被打翻的桌椅,折断的人工合成板,从墙上扯下来的相片和彩灯。McCoy找到了Jim,他曲着一条腿,靠着一面贴着条纹花纹纸的墙。他向Jim走过去,这就是你要做的是吗?是吗?喝酒,打架,受伤……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McCoy的手因愤怒和焦躁而微微发抖,他的声音很高。

 

Jim一声不吭地坐着,直到McCoy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他猛地推开了McCoy。是的,这就是我做的,他的语气很平静,只在最后带了些抽噎。他走了几步,站得离McCoy远了些。

 

那你走吧,如果你还要像个叛逆期的青少年一样做事,别再来找我了,你以为我有时间管你这些——McCoy没有说完,因为Jim离开了。他踩着一地的碎玻璃,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McCoy没有跟上去。

 

他留在那儿,和酒吧的主人协商了赔偿,满脸疲惫地回到实验室去取他的外套。然后他走回宿舍楼,接近午夜,宿舍的灯已经灭了不少,McCoy用手按压着酸胀的太阳穴,打开了宿舍门。Jim没有回来,他猜到了,这小子去哪儿都和他无关了。他把床板掀开来,把他们一起偷藏的白兰地开瓶。

 

凌晨一点他站起身,把剩下的半杯酒倒进洗手池,跑进电梯里。

 

他回到酒吧所在的那条绿灯街,一间一间地找过来,一些乐声嘈杂的地方让他呼吸困难,他走出来靠在路边的摄像柱上打扣地喘息,试图从短暂缺氧造成的视线模糊里恢复过来。他沾了一身的酒味和各种味道的金属烟的味道,那滋味他再也不想经历。他想也许Jim这时候回家了,也许他找不到他的。

 

但他最终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电话亭里找到了Jim,他伸出手想要拉开电话亭的门却发现已经没有力气。最终他只是轻轻地敲了敲那面滚动播放着宣传广告的门,Jim抬起头,推开了门。McCoy走进去,伸出手抱住Jim。Jim的温度烫得惊人,McCoy的第一反应是他在发烧。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自己的体温过于低了。

 

他们说我父亲的故事是假的,是那种教科书编出来的,Jim也拥抱住McCoy,他得把温度传给他一些,McCoy太冷了。所以我会证明给他们,嘿,Bones,你那时候说的不对,我不是想像我父亲一样优秀,我会比他更优秀。

 

所以他很好,McCoy只是抱紧了他。

 

III

所以他很好,成绩也很好,还有从他父亲那儿学来的——他不相信会有没有胜算的时候。后来,后来他为了通过小林丸号测试,用他的“天才”大脑,黑进了系统,McCoy继续说。

那女孩迅速地低头骂了一句,该死的小林丸号,没人能通过,除非舰长留下来,在那儿他妈的去死,那么,他打算成为一名舰长?

是的,嗯,M点头。

 

后来呢?他受处分了吗?

 

后来?McCoy哼了一声,后来他当上了舰长。

等等,等等,那么年轻?

恐怕是的。

我更觉得这个故事是你编出来的了,医生,你大概看多了漫画。

McCoy挑了挑眉,示意女孩相信与否与他无关。

 

等等,再等等——女孩忽然被什么念头击中了,我好像,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谁了。而且,如果我没记错——我大概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如果你说“一夜之缘”,我也不会太惊讶的。McCoy将目光转向了窗外。

女孩似乎有些尴尬,嗯——差一点儿,我对他说“我爱你”来着,我们离一夜之缘就差一点儿。

“我爱你”?McCoy重复,他把目光转回来看向女孩。

是啊,结果他说“好诡异”。女孩笑了起来,所以我们之后没发生什么,你不用在意。

在意?McCoy也笑了起来。

 

那他真是英俊得要命,我可忘不了他那双蓝眼睛,女孩转了转榛绿色的眼珠子。那么,你们是谁先爱上谁的?

 

什么?不,哦,不,McCoy看上去被这个突兀的问题吓了一跳,他的手开始无意识地转杯子,那杯可怜的威士忌被他冷落了很久。我想我们不是这个关系,我的意思是,他不爱我,那种爱。

那你爱他咯?女孩对他眨眨眼睛。

 

McCoy有几分钟的沉默时间,最后他说,或多或少吧。

 

好吧,好吧,真受不了你们这些家伙,我们猎户座人就干脆多了,今天可以爱一个人,明天也可以,女孩像是感受到了和医生聊天的无趣,把背靠在了沙发靠背上。但她很快找到了新的乐趣,既然我知道那是谁了——我听说他热衷于上岸假期——天啊谁都想去进取号服役的,你们都去过哪儿?

 

他们确实去过很多地方了。McCoy想。

 

IV

他们确实去过很多地方了,Jim Kirk舰长出了名地关爱船员的身心健康,凡是开发有几星级的旅游景点的星球,他一定会停靠到那儿,请他的大副填写一份关于燃料补给和表面维修的申请,然后全舰广播给所有人几天假期。船员们因此爱死了他们的舰长。

 

一次他们去阿科玛星球度假,这颗星球以覆盖面积90%的海洋闻名,千岛之星的沙滩和海风是宇宙最佳。McCoy站在舰桥上透过显示屏向外看的时候,就被这颗星球俘获了。Chekov和Sulu欢呼着要去潜水,Scott第一个冲下舰桥奔向著名的海鲜餐馆。

 

Jim和McCoy留在最后,Jim去医疗湾找还在整理仪器的McCoy。他从背后扑到McCoy的身上抢过他手里的三录仪,大声说他们可以一起去晒日光浴,他已经订好了位子,也许还可以玩沙滩排球和海洋高尔夫,如果有时间,就去那座海洋生物博物馆看看。

McCoy费了半天劲才把Jim从他背上掰下来,他恨不得揪着Jim后颈的领子把他扔出进取号,但他还是放过了Jim的制服,带他坐上了悬浮车,Jim吹着口哨给McCoy指路,可McCoy总觉得他们多绕了不少路。

 

他们在沙滩上享受了有生以来最棒的日光浴,海风,冰镇的冷饮,和一望无际的大海。期间McCoy补了个半小时的觉,Jim买了副潜水镜去比赛抓一种圆形的贝壳类生物。那之后他还去打了沙滩排球,直到那个排球砸到McCoy的头上,他才被勒令待在沙滩躺椅的范围内不再闯祸。

 

停一下,停——

 

V

停一下,停一下,你们擦了橄榄油吗?这玩意儿对日光浴有好处,女孩打断McCoy,我是说,他继续解释,你们有互相在背上擦橄榄油吗?

 

McCoy张了张嘴,难以置信地看着女孩,直到女孩悻悻地继续抽那只金属烟。

 

VI

他们在这个尚且陌生的星球上看日落,红色的恒星比在地球上看见的太阳要小一些,夜幕降临后他们步行到不远处的悬崖边吃烧烤,石头和海草搭建起来的小屋子,挂满了黄色的灯泡,墙上贴了各种海鲜的标本,一群安格星人在那儿掷骰子,输了的人罚酒。

McCoy开了两瓶冰啤酒,一瓶递给Jim,他们一起坐到地上,看远处数千个小岛亮着的光,偶尔有几只寂寥的烟花,火焰破碎,落入海里。海面波光粼粼,像无数水晶的碎片落在梦的表面。

 

后半夜Jim躺在McCoy身边,数星星给McCoy听,他能背下这个星系的每一颗行星和它们的卫星的名字和发现史。他们借了一对骰子来打赌,输的人去烤下一块肉。后来他们大笑着躺下来,嘲笑彼此糟糕的厨技。

McCoy连自己睡着了也没有发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烧烤架下的炭火徐徐冒烟,整座悬崖被白蒙蒙的光笼罩,太阳还未从海平线升起来,好心的摊主给他们盖了毯子。McCoy对着那看不到边的海洋发呆,过了一会后Jim无意识地哼哼着从毯子里钻出毛绒绒的脑袋来。

 

Jim眯着眼问McCoy几点了,McCoy拍了拍他的脑袋告诉他,他们的随身财物都被偷了。

Jim愣了半分钟,还是没能成功睁开惺忪睡眼。McCoy只能翻了个白眼,说他是开玩笑的。

 

然后他们鼓起勇气爬到悬崖边,Jim问他记不记得那次他们阻止火山爆发的任务,也是这样美丽的海,他们纵身跃入,像一场义无反顾的冒险。

 

VII

我说真的,老骨头,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你爱他,然后带他去见你的家人,女孩按下按钮熄灭了那只烟,然后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不会羡慕你们的。

我不打算告诉他,我想。McCoy晃了晃那杯酒,故事讲完之后,冰块已经看不见了,这杯酒已经被浪费了,它掺足了水,变得像印度洋边缘的海水一样透明。

我打赌一箱加勒比朗姆酒,他也爱你,在这方面,猎户座女孩洞若观火,你看看,上岸假期他不去自个儿快活,陪你这把老骨头干什么?

McCoy愣了愣,这一愣让女孩惊讶地发现了什么,可怜的老骨头,她做了总结。

随即女孩又用手托住下巴,好吧,那么假设他不爱你,可你还是会继续爱他,不是吗?

 

这好像不能由我来决定,McCoy又看了看女孩的眼睛。

不,女孩否定,自豪地说她的大道理,这就是由你来决定的,而且是由最真实的你来决定的。别担心太多,你可迷人了,老骨头。

McCoy沉默了一会,他大衣里的通讯器响起来,我得走了,他对女孩说。

女孩朝他挥了挥手,那么下次再见。

 

McCoy走到酒吧门口,想回头再说些什么,但那女孩已经不在了。桌上只有他留下的半杯酒,寡淡得像一场浮在海上的漂泊。

他垂下头,攥了攥手心,推开门走了出去。

 

END

 

TIP:

*标题《半杯酒》的来源是斯特林堡的小说《半张纸》,以此致敬。

*女孩就是ST1和Jim没成的绿皮肤女孩,加了私设。

*我觉得不虐。而且甜。

*未来世界全靠想象力啊。

*删节片段可多,不给你们看。

 

 

彩蛋:

“我大概见了鬼。”McCoy说。

病床上的Jim笑了起来,那么温暖,让McCoy回想起了在地球上种小麦的日子。午后的太阳就是这样柔和又烂漫的颜色。

“我梦到你了,Bones,但让你失望了——你是个天使!Bones!”

“得了。”McCoy拍了一下Jim的后脑勺,不轻不重的。

 

 

 

 

 

FT:这篇文章的感觉我自己是挺喜欢的,嗯,自己要先夸自己。虽然我这个拖稿症晚期还老忘记吃药拖了很久……我以前说过我对角色的祝福“我希望你们苦难但美好”,时至今日依旧是的。我不相信JTK仅仅是一个套着主角光环的,像心灵捕手的男主角一样的天生天才。如果这样,那么我喜爱他的基础就不在了。他聪明,而且努力,他迫切地想要做到他父亲那样好。STB里,Jim和Bones都是有所承担的人。他们走在一起,知道对方经历过什么,付出过什么,彼此能走进心里。

 

 

 

 

 

 

 

彩蛋2:

那之后McCoy在酒吧又遇到过女孩一次,他们聊得很愉快。

忽然女孩的目光被McCoy背后走来的人吸引住了。

McCoy回头,正好Jim走到身边,Jim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Hey,Bones,他微微弯腰拿起了桌上McCoy剩下的半杯酒,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他舔了舔嘴唇,看着那绿皮肤的女孩。

 

(也许之后Bones得好好解释一下?)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