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McCoy/Kirk]怦然心动 heartbeat 全

怦然心动

Title:怦然心动 

CP:Leonard McCoy x Jim Kirk

Summary:四次McCoy想让Jim笑起来,一次Jim想让McCoy笑起来。他们记得每一次的,怦然心动。

 

一天在餐厅里,Jim忽然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笑着用胳膊肘敲了敲McCoy:“你知道吗?看到你的时候,我花了三秒钟来判断——这是不是我昨天在酒吧揍趴下的家伙?”

McCoy翻了个白眼,往嘴里塞了一口生菜沙拉,转过头不去理他。

 

1、

他们在星舰学院的时候,申请了双人的宿舍。学期伊始,学员们都热切地建立属于自己的社交圈。Jim和每一个路过的女孩子打招呼,但McCoy却从没见过一次Jim能叫出她们的名字,偶尔有几个,提醒一个音节之后就能勉强记起来,更多的时候不了了之。

 

McCoy对此虽然有点小牢骚,但他并不打算干涉。当Jim的行为超出了规定范围,他自然会行使医生的义务,给Jim一针强有效的醒酒剂,揍上一拳扔回他那团铺得乱七八糟的被子里。

 

McCoy不会承认,更多的时候,Jim从电梯里跌跌撞撞地走出来,他会立刻放下手中的笔,拿出放在抽屉里的速效剂,站起身把他扶到洗漱间,直到Jim迷迷糊糊地从酒精带来的强烈恶心与反胃中缓过来一点儿,再把他扶回床上。他有时候帮Jim盖好被子后也要不放心地坐在一旁看一会他。

Jim的睡颜总是很憔悴,从来没有好过,McCoy想。

 

当Jim再一次从电梯里被几个学生推出来的时候,McCoy拿出注射器,但这一次Jim的症状严重得多,他根本站不稳,双腿颤抖着,双手按住两边的玻璃墙,却因手里都是汗水而一次次滑落。McCoy把他附近洗漱间,Jim趴在水池边不断干呕。

 

“出去,McCoy,让我一个人待会。”Jim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深吸一口气对McCoy说到。

“好吧,可以,但你得乖乖注射一针,它会让你好受点。”McCoy看了看手里的注射器,里面透明的液体因为他的晃动起了些波纹。

“我说了,先出去,McCoy。”Jim念McCoy名字的时候声音小了下去,他的嗓子累哑了。

 

“发生什么了?Jim。”McCoy走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Jim,Jim顺势靠在了McCoy的肩膀上,他的手抬起来轻轻抓着McCoy手臂,把他的袖子揉皱了。为了避免Jim摔倒,McCoy将Jim抱得更紧了一些。

在平时,McCoy应该把Jim送到床上去休息。但这个晚上,他们维持着这个姿势久久没有动。Jim的呼吸时而急促时而平缓,急促的时候仿佛在用力地吸气,发出啜泣的声音。McCoy把手放在Jim的后脑勺上轻轻拍了拍。Jim的头发很柔软,McCoy的手顿了顿,最后还是将手放在了那儿。

 

不知过了多久Jim才向后退了一点儿离开McCoy的拥抱,McCoy把手移到Jim的肩胛处问:“你还好吗?”

 

Jim露出一个微笑,然后往McCoy的脸颊上蹭了蹭,柔软的金发蹭过McCoy的唇瓣。这让McCoy的心跳停滞了一秒。

 

2、

McCoy还记得第一次期末考试之后,考完最后一场从考场出来的时候Jim从背后把整个人扑在了他身上,他差一点儿没站稳。之后他狠狠地拍了一下Jim的头来发泄这个“惊喜”的意外感。Jim嗷了一声用无辜的眼神看着McCoy,但不出一分钟又傻笑着搂着McCoy的肩膀开始说话。

 

成绩单出来之后,Jim的偏科显然有些严重。这只是第一个学期,你只是还没找对学习方法,McCoy这样安慰Jim。这是个正常的现象,有一次得到不理想的分数,拿到张盖了红印章的成绩单,得到老师语重心长的谈话。但依然会很失落,Jim没吃下多少晚饭,而McCoy觉得他坐在Jim身边就像是在逼Jim喝瓦肯蔬菜汤一样。

 

他试着用轻松的口气讲一些他以前的低分经历,搜肠刮肚之后发现也只有两次一年级的三维象棋比赛可以讲。Jim最后放下了叉子,连带上面一块凉了的胡萝卜丁。

 

那天晚上McCoy能听见Jim翻来覆去的声音,他犹豫着要不要说几句话。后来Jim像是怕吵到McCoy睡觉,努力克制着翻身的动作。McCoy躺在床上和他的男孩一起失眠。最后他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走到Jim的床边掀开他的被子,一把把Jim拉起来,塞进了电梯。

 

McCoy带Jim去了教学楼最顶层的天文台,那有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天文望远镜,也有功能最全的天文勘测台。只有学院三年级及以上的学生和有权限的人才能进来。McCoy刷了通行卡之后输入了权限密码,带着Jim走入了星空之中。

 

环绕他们的球星天顶正在用全息技术展示着卫星在环绕星球时拍摄的实时图像,Jim看见发出莹绿色光芒的大气层,弧形的地平线,橙色星光闪烁的地面。镜头在不断的移动,视线内的灯光有时璀璨得夺目,有时候又像将熄的火星,仿佛随时就会“噗”地熄灭。远处能看见雷暴,一闪而过的蓝紫色以无上的权力袭击地面,在下一个瞬间又收隐不见。

 

他们坐在冰凉的地面上,McCoy打开系统让地面也出现了投影。脚下一下子变成了无边际的宇宙,你悬浮在没有边际的空间里,每一颗星星都离你那么遥远,它们反射着恒星的光热,粗重地呼吸着。Jim着迷地望着,微微张着嘴巴。

 

直到凌晨,McCoy靠着墙醒来的时候,发现Jim枕在他的大腿上睡着了。那是第一次,McCoy看见Jim带着笑酣睡。

 

3、

后来Jim Kirk成为了USS Enterprise的舰长,他会定期去和Pike见面,在办公室汇报任务,之后Pike会和Jim一起吃晚餐。晚餐都在Pike家里,McCoy也会在场,有几次McCoy还带来了他可爱的女儿。谈话常常是愉快的,Pike会传授给Jim更多宝贵的经验,Pike也更喜欢McCoy在一旁确定Jim说的话是真的,而不是为了让他不担心而编造的。

 

并不是每一次谈话都能像家庭聚餐一样温馨。他们有时候会因为意见不合而在餐桌上吵起来。Pike有时候给了Jim太多的压力,他希望Jim做得再好一些,但Jim会觉得那些苛刻的要求没有必要。McCoy说,他像一个父亲一样关心你,Jim。Jim还坐在副驾驶座上喘着粗气。他刚刚用力地摔上Pike家的门跑出来,但他很快又感到后悔了。

他把Pike一个人留在了家里。这不是他该做的,他不该和他吵架,就算那些要求在他看来很无聊,但Pike是为了他好。凭这一点,也许Jim永远没办法真的生气。

 

“谁让亲情就是这样的呢?”McCoy把车停在了路边,等着Jim表态。

 

“亲情会这样伤害人吗?”Jim耸肩膀,作出满不在乎的样子。

 

“亲情会彼此伤害,”McCoy说,“又会彼此原谅。”

 

Jim选择沉默,McCoy启动车子,在前面的路口掉头。他们开回了Pike的家。McCoy问他准备好进屋好好谈谈了吗。Jim深吸了一口气下了车。McCoy在车里等了一会之后下车去买了个三明治和一罐果汁,Jim在餐桌上没吃几口就跑出来了,一会会需要的。

 

但他确实等了足够久。在这足够久的时间里他在想他和Jim的关系。直到天空中银河的轮廓渐渐清晰,Jim才从Pike的屋子里出来。他坐进副驾驶看到手边放着的三明治,问也没问就拆开包装狼吞虎咽。McCoy奇怪地问,那么久Pike没有让你吃点儿东西吗。Jim支支吾吾地回答他只是没吃饱。

 

McCoy这时候才想起他自己也没有吃好晚饭,他感到了一定程度的饥饿。他听到Jim嘴里含着食物发出模糊的声音,他一边拿起果汁一边问:

“我们是什么关系,Bones?”

 

McCoy一把夺过Jim手中的果汁,将拉环打开之后一口气喝掉了半瓶,然后又递给Jim。

“我们就是这个关系。”

 

Jim笑了起来,他把整个背陷进副驾驶座里,像一只慵懒的猫,喝完剩下的半瓶果汁之后他舔了舔嘴唇,抬起头发现McCoy在看他。于是他和McCoy对视。直到McCoy红着脸低声咒骂一句别开视线。而Jim也转头看窗外驶过的夜色,平复自己激烈的心跳。

 

4、

Jim最喜欢看McCoy穿白大褂的样子,被熨烫得平整光滑的白色制服将McCoy的身材修饰得近乎完美,他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盯着McCoy看。McCoy注意到这粘人的目光之后往Jim脖子上扎了一针,命令他闭上眼睛睡上一觉。但是Jim假寐的时候依旧偷偷睁一会眼睛看McCoy。

 

似乎是格外关心Jim,McCoy很少离开Jim所在的病房。他自己也不想来医院,躺在这狭窄得甚至不能随意翻身的病床上,被强迫看PADD屏幕里的七点半联邦新闻——他宁愿多听一会McCoy的唠叨。

 

那天Jim来找McCoy,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接到了紧急任务。在途中意外过敏,幸好McCoy及时配出了相应的血清。但药物的副作用让Jim必须在病床上坐个三四天。怀着歉意,那天Jim没多说话,他甚至没有对McCoy把电视频道调至科学频道发出异议——他更想看一档荒野求生节目的。但他看上去像是欲言又止,好几次要开口却还是闭上了嘴。

 

McCoy坐在他身边削一个苹果,Jim开玩笑说有一句话叫“每天一个苹果 让你远离医生”,那他只能远离McCoy了。Jim故意把Bones这个单词念得像是撒娇。McCoy看了他一眼,把苹果塞到Jim的嘴里,作势要起身离开。

 

Jim拉住McCoy,我是开玩笑的,Bones。McCoy没有坐下,但他弯下腰,用手托住Jim的后颈去亲吻Jim的唇瓣。Jim在五秒之后笑着推开McCoy。

 

“这么说你没忘?”

 

“差一点儿吧。”McCoy草草回答,又将Jim拉入第二个亲吻里。

 

他们喘息着分开的时候,Jim揉了揉McCoy耳后的头发。

一周年快乐,Jim说。

 

5、

 

McCoy在遇见Jim之前很少过生日,在那段婚姻里也没有几次——他太过忙碌。但是Jim总是不愿意错过这个特殊的日子,他会努力地找一些机会去给McCoy准备惊喜。但那些惊喜受条件限制,通常只能是一束鲜花或者一套绝版的生物标本。

 

但这一次,Jim准备了一个大惊喜。

 

他提前一个月开始筹划,场地到灯光,鲜花和装饰,酒品和甜点,唱歌和游戏。为了合适的彩灯跑了一个晚上的洛杉矶街,在蛋糕店做蛋糕的时候差点把自己变成奶油怪,吹气球吹得嘴唇发肿(幸好Uhura带来了充气设备)。种种不同程度的傻事让一干舰桥成员一起发愁。

 

最后他终于捧着一束花站到了McCoy办公室的门口,在推开派对厅的门的一瞬间,大家从沙发背后冒出来一起喊生日快乐,他们没有为难Spock,只是把他的口头禅改成了“live long and party”。

McCoy愣愣地看着屋子内的一切,然后看向Jim。Jim正对着大家笑。

 

直到Sulu打岔说McCoy一直看着Jim的时候,McCoy才发觉自己是笑着的,而且他笑得很开心。他在那个瞬间竟然不知道该把自己的手放在哪儿了。Chekov打开了礼花,彩色的纸条挂了船员们一身,他们依次打开吧台的调酒柜,电子烟花,和游戏卡牌。一起关了灯打开录像带看全息的星球纪录片,一起打开彩灯跳舞,一起摊开卡牌玩真心话大冒险。真心话大冒险让Spock喝了好几杯巧克力,Chekov开始给大家科普酒品知识,Sulu的真心话环节被套出了不少女儿的日常。

 

最后Jim拿出圆锥形的生日帽逼着McCoy戴上,然后拿起手机对着镜头比“V”字,McCoy无奈地看着Jim但还是做出了这个手势,大家开始欢呼着要切蛋糕。Jim执意要握着星际联邦最稳的一双手来切蛋糕,McCoy觉得自己的手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Jim手心的温度。

 

他的男孩把奶油弄得到处都是,脸上星星点点的白色甜腻。他们抱在一起接吻,在所有人的闪光灯和口哨声里。但是在他们的世界里,好像只有彼此的心跳声,有力而澎湃地跳动着。

 

6、

 

    他们一起考察了很多个星球,一寸一寸地将宇宙探索,一步一步地完成进取号的使命,也一点一点地将彼此填入彼此的生命。

他们记得每一次属于彼此的,怦然心动。

 

FT:我终于写了一次伪5+1,是4+1+1啦其实。也是一块很甜的饼。但是,这样的甜法恐怕未来四篇都不会出现啦。且看且珍惜哦。当然,说不是这个甜法并不代表就是虐。同样,我说上面这句话也不代表就不虐。

这篇文其实夹带了各种私货,那句live long and party出自Chris Pine主持的节目的第……六弹!大家……不怕脱粉的话可以看一下派主持的这个节目……

我已经很坚强了,他吃东西掉渣渣采访的时候抠脚趾一言不合剃光头都没把我逼出粉。

这就是爱。(捂心口)

 

下回见。

 

 

 

 

 

彩蛋:McCoy在紧张的时候会发表更多的感叹。

“上帝啊,Jim,你什么时候能自己叠一次被子?”

 

Jim听到之后迅速地从那Tribble形状的沙发里弹起来,爬到床上去手忙脚乱地折好被子。然后他就这样坐在床上看着McCoy,仿佛在等下一个指令。McCoy看了看Jim,叹了一口气之后走近他,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然后伸手整理好床单的褶皱。

 

“看到了吗?”McCoy问。

 

Jim撇了撇嘴,点头。

 

 


评论-11 热度-54

评论(11)

热度(54)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