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丨《等价交换》chapter.4

  前情回顾 基于美国外星人


第四章

**

    贴上胡子,戴上帽子,从衣柜里拿出一个韦恩前员工留下的旧的公文包,穿上一双笨重的皮鞋,改换行装,布鲁斯韦恩又从车库里开出一辆上世纪的卡车,发动机发出类似哮喘病人的呼吸声。通讯器里阿福已经连上蝙蝠洞的电脑导航。Թ�后他开着车追到哥谭码头,和芭芭拉赶上了同一辆轮船。


    大都会,他走下轮船的时候迎来的是哥谭没有的好天气,他简直怀疑这是上帝的黑色幽默,一对宛如双生子的城市拥有截然不同的性格,也造就截然不同的城市文化。跟着芭芭拉坐上列车,到莫里森大道和奎特利大街*1,就在他怀疑着芭芭拉也许只是一厢情愿和卢瑟勾结而不是和卢瑟串通好的时候,芭芭拉登上了一架印着莱克斯科技的直升飞机。


    跟踪到此结束,布鲁斯甩了甩手腕,看了看手表显示屏上的城市微缩地图,他的装备被已经被空投在不远处的小巷子里了,他往巷子里快步跑去。

    坐上蝙蝠飞机换上制服的时候,他好像瞥见巷子里有什么人一闪而过,也许是眼花,一般人可没有那个速度。


    他开启隐形模式跟着直升机往莱克斯企业的大楼飞去,这段短暂的航程里他思考着自己的行动模式,毫无疑问这一次他并不是任务的主导,这次任务的目的也不仅仅是防止U盘里的信息泄露(说句实话,U盘里的信息删除交给阿福都能搞定),而是进一步了解卢瑟究竟想做什么,他勾结了多少人,势力范围已经扩大到了哪儿。


    芭芭拉坐电梯上楼了,布鲁斯展开披风跳下飞机,在顶楼落地,从通道走下去,掰开楼道边的通风口。从通风口走从来都不是他最想选择的路,只是秘密潜入不能惊动太多人,而且阿福总是把传来的地图分析里的通风口标注得很详细。正匍匐前进着的时候布鲁斯想起莱克斯的性格,看样子晚些时候他得去看看电梯里的监控摄像。

    很快蝙蝠侠就摸到了莱克斯办公室的上方,这次轻装上阵他没带上声呐装置,但他光靠想象就能想象出隔着薄薄一层天花板,卢瑟的办公室里到底装了多少机关和暗门。

    下面传来了芭芭拉的声音,他听见卢瑟拍了下手掌。


    “我的好姑娘,满足好奇心了?”

    “停止用那种语气说话,莱克斯,你让我反胃。”


    “我经常会遇到一种人,芭芭拉,芭芭拉,”卢瑟伸手示意保安走到房间两侧来,把门关上,一边继续和芭芭拉说,“在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就想要装作忘记自己答应过什么,还异想天开地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我从没有答应你什么,卢瑟,”芭芭拉笑起来,“你的自大让你自己完成了整个计划,而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答应过你,去再看一遍监控录像如何?”

    “是啊,你绕过了我们在哥谭为你准备的飞机,却又坐轮船回到了大都会。为什么?我以为你会直接飞到欧洲去度假了。让我想想,也许我该追问你我给你的公寓地址,你去那儿做了什么?”


    “别管我太多,卢瑟,你半路把我劫来,不过是想要这个。”芭芭拉从口袋里拿出U盘。

    蝙蝠侠看不见下面的情况,但他现在得想办法看清楚了,先从门边的两个保安入手比较好。

    “谢谢,芭芭拉。”卢瑟从芭芭拉手中抢过U盘,然后转动了桌上摆放的镇纸。


    蝙蝠侠脚下的墙板忽然有力地震动了一下,接着他身后不远处的墙板像是被抽空了一般猛地下坠,他立刻抓住一边的裸露钢筋,此时墙板与屋内出现了一道缝隙,布鲁斯可以看见屋内的情况。刚刚掉下去的是四块铁栅栏拼起来的铁笼子,芭芭拉被锁在了笼子里面。

    “你这是想要干什么,卢瑟?U盘里有你想要的东西,不先看看吗?”

    “我掂一掂重量就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资料,”卢瑟开了个无趣的玩笑,“而且,这与你必须被解决掉并不矛盾。”

    “看样子你不大会给自己留后路,莱克斯。”芭芭拉露出了个志在必得的笑容,像是坐在船上钓到了一条大鱼。


    “你有任何的资格可以说我吗?你被我关在笼子里,我只需要让保安在你脑门上开一枪——”

   听到这句话,芭芭拉的笑容更灿烂了一些,她凑近铁笼子,双手握住杆子,用手指指了指莱克斯·卢瑟的后面。

    “到底谁是笼中之物?”


    莱克斯·卢瑟回头之前,在芭芭拉靠近的眼睛里看见了蝙蝠漆黑的双翼。

    “太自信的话,还是容易栽跟头,莱克斯。”

    芭芭拉的声音淹没在一阵钝痛之后的漆黑里。



**

    克拉克在赶完了欠下的一篇报导市中心打砸的怪物的文章之后,不幸的大都市又一次出现了那样的怪物。克拉克透过办公桌边的玻璃窗看得足够远,和上一次的怪物几乎一模一样,除了体型更大一些。于是他只好借口买咖啡急匆匆地跑到楼下去,在巷子里再次换上制服,结果却看见了蝙蝠飞机。


    布鲁斯怎么来了?

    来找我?


    克拉克没有来得及摇头,他必须立刻飞向怪物出现的地方。在举起拳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个有力量的人,有力量保护别人,有力量成就自己。归根结底那些感受都会牵扯到自己,现在大家都叫他超人,在他的脚下喊着加油鼓劲的话,他是人们的神。


    他被怪物掐住了,被怪物握在拳中在天上飞的超人会不会感到疼痛呢,疼痛也许是一种幻觉。在被砸入墙内的短暂的耳鸣里,他甚至希望感受到多一些的疼痛,因为在这些时候,你总会有些怀疑这真的是你长大的世界吗?

    每击出一拳,克拉克就觉得这个世界多一份不真实,他离生活越来越远,战斗结束之后,他几乎以为自己要忘了回家的路。


    怪物落入废墟里变成了赤裸的将死的人,特警们围上去,消防车的声音和救护车的声音缠绕在一起。克拉克·肯特上半身的衣服几乎都被撕烂,脸上有灰尘。他还漂浮在半空中,他觉得下面的人群现在不需要他了,而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回星球日报,或者该不该回去。


    这时候他被什么东西从背后撞到了。

**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蝙蝠侠沉默地伫立在蝙蝠飞机的旁边,看着站在风里还不断试着用打火机点燃香烟的芭芭拉。

    “我当然有,我交给卢瑟的U盘,里面不是你电脑里的东西,是我在北极发现的疑似外星飞船的资料。我加了密,本来想拖延点时间,等出了莱克斯大厦远程销毁,不过有你在也不用我费心了。U盘是你的了,说到外星人,你也知道我在指谁了。”芭芭拉把打火机放回口袋,单单夹了一支烟在手指间。

    蝙蝠沉默了一会说:“我会转告他的。”

    “我相信你会的,你俩关系还不错?我没有让你们吵架吧——”芭芭拉挑了挑眉。

    “没有。”蝙蝠否认,“我得回去了。你——”

    “我今晚的飞机,去巴黎,暂时不会回来了,你想给我派保镖吗?”芭芭拉看了看远处的海港。


    “莱克斯·卢瑟的服务一向不好,相比之下,哥谭就会更贴心一点。”蝙蝠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下压。

    “这个广告打得倒不错——我会考虑投股你们的韦恩的。”芭芭拉点了点头。


    她回过头的时候,蝙蝠侠已经钻进了飞机。

    气流吹乱了她的头发。


**

    后腰被撞到的时候,克拉克下意识地把手往后伸去,却发现那是一架蝙蝠飞机,飞机的折叠门对他敞开着,他立刻钻了进去。

    “趁着没人看见你,我们得赶紧离开。后面放了备用的衣服,用毛巾把汗擦干净。”蝙蝠侠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超人。


    “我不流汗——我是说,”超人拿起后座上一件铁灰色的薄衫,“谢谢。”

    “先道歉怎么样?你让我多跑了一趟莱克斯企业。”


    “你还让我多跑了很多趟哥谭——好吧,”超人把破掉的制服干脆地撕开,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灰,套上那件薄衫,有些小,但是还算舒适,鉴于这个,还有一些其它的原因吧,他想,他还是道歉比较好,“对不起。”

    蝙蝠侠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超人看了看蝙蝠侠的侧脸,不自觉地拿毛巾擦了擦脸,过了一会他有些支支吾吾地提出:“你不跟我道个歉吗?”

    蝙蝠侠翻了个白眼,超人看见了。


    这一次蝙蝠侠连轻蔑的哼声都没有发出。


    超人耸了耸肩膀:“好吧,你不说也没事。说起来,我们要去哪儿?”

    “我带你去你的公寓。”


    “连你也知道我的公寓地址了?不,不——我现在不想回去。”克拉克像是泄了气,他有些难以置信和难以接受,同时也许又因为蝙蝠侠会知道这件事情并不令人意外,甚至有一种如果是蝙蝠侠知道那还勉强可以接受的错觉,当然只是勉强。他还想到他得再去找卢瑟谈一次,他得鼓起勇气来,就算再一次失败……


    “那我送你回星球日报。”蝙蝠侠带着一点好意提出。

    “我觉得最好不要……我没理由解释我为什么换了身衣服,头发里全是灰……”超人中断了脑中的思考,打算先应付当下。

    “那你想去哪儿?”蝙蝠侠转头看他。

    超人脸上露出有些受伤的表情,那双蓝眼睛显得他很无辜。他眨了眨湛蓝的眼镜,诚实地说:“我想先吃中饭。”


    他听见蝙蝠侠“啧”了一声。


**

    两个人鬼鬼祟祟地从小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为了掩饰尴尬,布鲁斯走到转角的报刊亭要买一份报纸,把克拉克留在身后。结果他掏了掏口袋发现没有零钱,回头看克拉克才发现那家伙站在几米以外等他,知道布鲁斯不大想跟他靠太近。布鲁斯·韦恩只能咬着牙齿朝他招手,克拉克倒立刻知道了。

    他快步走过来,一边往口袋里掏。


    在他发现口袋里空空如也的时候,抬头正好对上布鲁斯的目光,显然对方也意识到了两人身上新换的衣服都没有零钱。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被报刊亭的老头用卷起的报纸赶走。


    最后他们在克拉克一位大学同学开的小餐馆吃了午饭,牛肉烤得恰到好处,就是酱汁有些过于浓郁。克拉克有些惊讶于布鲁斯并不介意在这样的普通的餐馆吃饭。

    “谢谢你不在意这个……”


    布鲁斯喝了一口端上来的果汁,把嘴里的土豆咽下去:“我——”

    “我知道——你跟那些人不一样。”

    这下子轮到布鲁斯·韦恩语塞,他明白克拉克是什么意思,克拉克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知道了蝙蝠侠的身份。但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别人知晓他的秘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和别人分享这个秘密,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应该由他自己来。


    而他面前的这个人,总是在传递给他,他不应该一个人做这件事的想法。

    蝙蝠侠不需要盟友,现在不需要,以后也不会需要。


    那是为了保护他们,布鲁斯想。


    “你对大都会怎么看?”克拉克忽然问。

    布鲁斯猛地向后一靠,椅子发出吱呀的声音,他像是努力想要去避免回答这个问题一样转了转头,然后又去叉起一块土豆块。

    “好吧,你不用回答。”克拉克挥了挥手,然后把手紧张地在桌子下团成一团,“不过我挺想知道的。”

    布鲁斯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说:“还不错。”


    还不错,克拉克想,那就是很不错。很久以后的超人想起这个下午的时候,会意识到就是从这一刻起,他学会了他的独家翻译技术;不过他要很久以后才会发现,因为后来他已经习惯这样的交流方式,没有人会去意识到一件习惯去做的事情有什么特殊之处。


    克拉克对于哥谭的印象有些难以言说,这座城市看上去年纪很大,总是布满乌云的天空,和老旧的城市建筑,让人觉得这座城市像被遗弃一样衰败,但是当你走下铁轨列车,走到拥挤的人群中去,你会意识到这座城市包容了多少灵魂。


    她的包容度和同化力都足够强大,进去的人会污染上哥谭的血液,出来的人永远会被一根线牵回哥谭。

    一旦血液中拥有了哥谭的一部分,那么就永远不可能离开哥谭,就算离开,也总会有一种无形的渴望在血液里沸腾——这是写在哥谭所有人血液里的诅咒,生在这里,必死在这里。


    “你消失的那几年里去了哪儿?”

    “世界各地。”

    “认识了不少朋友?”

    布鲁斯愣了愣,点头又摇头:“不大算。”

    “你去过堪萨斯吗?”


    “去过,但是是很小的时候了,阿尔弗雷德带我去的。”布鲁斯咽下一口牛肉,说。

    克拉克笑起来,他的手臂切割牛排的时候,散落下来的刘海一颤一颤的:“那是我长大的地方。”

    “你在那儿有很多朋友?”布鲁斯停下叉子,问。

    克拉克挑了挑眉:“有朋友,也有几个看我不大顺眼的。”

    布鲁斯忽然笑了,很轻,但咧开了嘴角,克拉克看着布鲁斯笑起来,自己也发出低声的哼笑:“有朋友就有敌人,不可避免嘛,对吧?”

    “可不是。”布鲁斯再次低下头去,他伸手去掰开一个餐包,在牛排酱汁里蘸了蘸,“那一次阿尔弗雷德的车在路边抛锚了,修车的时候我站在路边,看见农场里有孩子在打棒球。”


    “你和他们一起打了吗?”克拉克问,他也曾经在农场里打过球。

    “不,没有,阿尔弗雷德可以很快修好车,我不应该走远。”

    “看不出来你这么听话。”

    克拉克瞥见布鲁斯撅起了嘴。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不顾父母的阻拦出远门的时候吗?或者你有过吗?”布鲁斯看似随口问。

    克拉克转了转眼珠仔细想了想:“我十岁出头,一个人飞到过州界线。到早上八点才飞回来,幸好上课没迟到。”


    “我会听阿尔弗雷德的话,但不总是,我有时候有些……我走得很坚定,但那一定很无情。我希望他能理解。”布鲁斯拿起那张纸巾把嘴擦干净。

    “他会理解的。”克拉克话接得很快。


    布鲁斯抬头看他。


    “长辈总是最理解你的人,就像我的爸妈一样。”


    布鲁斯点了点头。

**


    

    “我要回去分析芭芭拉给我的资料,也许对你有点帮助,我有新发现就会联系你。”布鲁斯登上船,想起设定自动返航的蝙蝠飞机后座的破掉的制服,看样子他需要针对超人面对的敌人重新设计一下制服。

    “我也有事情要做,嗯,路上小心,额,我是说,对……”

    “回星球日报是个好选择,肯特。别再去找卢瑟就对了。”

    “噢——”克拉克懊恼地拍了一下后脑勺,这引起了布鲁斯的注意。

    “你不会真的打算去找卢瑟?”

    “我得再去一趟,布鲁斯,我觉得……”

  “听我一次,你去那儿没有任何意义,与其浪费时间,”布鲁斯用手指了指天空,“去月球转一圈更值。”

    布鲁斯朝肯特挥了挥手,然后走进了船舱里。

    船开远了。



TBC


下章他们就可以Kiss了!下下章就可以约会了!下下下章就可以那啥了!

我努力尽快完结!



我已经对评论没有指望了……

反正我会写完……

评论-2 热度-34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