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丨《等价交换》Chapter.3

基于美国外星人,请阅读前四卷。上一次更新间隔较久可点击超链接回顾。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你黑进了我的电脑?为了给我发消息?”克拉克一边张望着蝙蝠洞内的设施,一边难以置信地问出口。在对方说出“你穿着我的披风”这句话的时候,他内心的疑惑才得以消除,天空一下子明朗了,阳光甚至刺眼得有些过分。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我的身份的?迪克告诉你的?”克拉克试探地问。


    布鲁斯本打算沉默着领着克拉克继续向洞穴深处走,听到迪克的名字他立刻警觉地回头:“迪克?”

    克拉克噎了一下,解释:“那天我离开韦恩宅的时候,他和我说了些话,他知道我是‘天上飞的’那个。”

    布鲁斯有些惊讶,但眼神中又有些赞许:“看样子这次他观察比我更仔细。”

    克拉克犹豫了一下,继续问:“那他有和你说道歉的事儿吗?”

    布鲁斯停下来,回头看克拉克:“什么?”

    “就……我得跟你道歉,我那天撕碎了你的制服。”

    布鲁斯按下墙上的一些按钮,克拉克听见什么机器启动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正被运输上来。


    “我以为迪克和你说了……”克拉克看见了浮上来的一根玻璃罐子,里面有一件披风,一个面具。


    “不,他没有。”布鲁斯否决,但他看上去不怎么在乎这个了,“迪克有自己的想法。”

    玻璃罩轻轻地打开,布鲁斯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指了指披风,示意克拉克:“试试这个。”


**

    “但是你黑进了我的电脑是吗?”克拉克穿着披风转了转身子,披风的材质摸起来非常舒服,他摸了摸后脑勺,想着他好像没什么可以回赠的。

    “我黑进了你的同事的账号,事实上,而且因为——窃听器,所以我知道你一下午都干了些什么,都去了哪儿。我知道卢瑟的事。”布鲁斯说这话的时候嘴角竟然有些上扬,这令克拉克有些不适。


    “你看上去还挺开心?我在卢瑟面前像全宇宙最愚蠢的家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宁愿永远不去回想。而且你居然在监听我?”克拉克愤怒地指出,他大跨了几步,走到里布鲁斯远一些的地方去。


    “你的自我定位倒还正确,相比他,现在的你确实是最愚蠢的一个。而且最让我觉得你愚蠢的是,你被他说服了。你被一个狡猾的辩手牵着鼻子走。什么是真相,肯特?真相需要自己去探寻,被切实的证据和正确的判断所定下的真相才֘�真相。真相永远不会完整,需要不断寻找。而莱克斯·卢瑟只是看透了你的肤浅,再利用你的肤浅让你觉得你自己是错的罢了。”布鲁斯直接忽视了第一个问题,揪住了第二个问题详细解释。

  

    “别去相信莱克斯·卢瑟,我手头就有一堆他的黑料。”他总结。

    “我会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你不要插手。”克拉克果断道。

    “我在维护的不是你的利益,肯特。你拥有的是超能力,一旦你被卢瑟控制,大都会人民承受不起,而邻近的哥谭也有危险。”布鲁斯低声说。

    克拉克沉默一会,眼神中有异样的神情流过,他点了点头。


**


    “我必须得说,B,这个披风——”克拉克在空中又转了720度,他由衷地感叹,“太棒了。”

**


    克拉克走回自己的公寓,在楼梯苍白灯光笼罩的墙角遇见了靠着墙站立的女孩。她一点也没变,嘴里叼了一根薄荷烟,穿着牛仔短裤和吊带背心,一双热带风格的印花拖鞋,蓬松的橘色卷发慵懒地散在胸前。

    “嗨——如果我没记错,克拉克,对吗。”女孩叼着烟和他打招呼。

    肯特睁大了眼睛:“是你!好久不见,游轮之后一直没有再遇见,你去哪儿了?”

    “你没看见我,我可看见你了,就在不久前,韦恩的跑车派对上*注1。”女孩意有所指,“我就是这么跟过来的。”


    克拉克像被抓到了把柄,但他很快记起他和韦恩的协定已经取消了,这让他少了一些顾虑:“你大概是少数几个知道真相的,不过那都已经过去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去扮演韦恩了。”

    “这么说,你见过真正的韦恩了?他还活着?”女孩毫不退让地问。

    “呃……”克拉克回想起保密协议上的东西,他随便应了一声。

    女孩看上去不想停手:“让我去见见真正的韦恩吧。”

    这甚至都不是一个问句,克拉克在心里喊,但女孩有点不一样,他们曾经度过一个不错的晚上,虽然他最后还是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但女孩是特殊的——他知道肯特是个外星人。


    “拜托,克拉克,所有人都想一窥布鲁斯·韦恩的真容。但是他给外界的信息太少了,少到像在一片荒原中寻找一棵树,那么明显却那么稀少。凡事物极必反,他需要,至少让人知道他存在着。至少这样,那一天他真的深陷泥潭,也不至于孤立无援。”

    “你觉得他孤立无援?”克拉克眯起眼睛,显然女孩知道更多,而女孩也想让他意识到这一点。

    “你还记得吧,我们都是不一样的,肯特。我保证我只是看看他,我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

    “我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也许是想偷资料呢?”克拉克说。

    “我只在外面看几眼,你觉得他会把资料放在我能拿到的地方吗?”女人眨了眨眼睛。


    “他确实需要和外界多谢沟通,但我不相信是以这样的方式。我带你去看他,就相当于带十个人去看他,相当于一百个。而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合适的时机,也许他需要知道,我可以和他联系。”克拉克回避道。

    “你对他有基本的了解,肯特,你认为他会主动让人走进韦恩宅吗?”女孩挑眉。

    而与此对应的,克拉克皱起了眉。

    “我叫芭芭拉。”她笑着说,把烟碾灭在墙上。

**


    “我听说他相当英俊。”芭芭拉看着轮船圆形窗户外面起伏的浪,问。

    克拉克撇了撇嘴,他摇着头回答:“相当?这个词根本不够带劲。”

    “虽然我不大愿意承认,但是,好吧,他超——级英俊。”克拉克把双手抱在胸前。

  


**

    “没有什么可以瞒过我莱克斯·卢瑟的。”莱克斯往嘴里灌了一口威士忌,看着电脑屏幕上特工递交上来的报告。

    他眯起眼睛研究起来。自从他的窗户被超人修好,并且用白色油漆写上了“窗户的事我很抱歉,不久后见,你的伙伴超人”之后,他就派人去调查买了新玻璃和新油漆的居民,顺着购买时店主的印象和留下的电话,追踪到了那家廉价公寓。他看着因为电流不稳而闪烁的监控录像,很快发现了可疑人物。

    “身高很像,但——不,不一样。”他喃喃。

    “你是谁呢……‘超人’……”


**

    “那么,他真人有多高?”芭芭拉在肯特在角落里打完电话之后问。

    克拉克·肯特撇了撇嘴:“比我矮。”

    芭芭拉笑起来:“你这可不大厚道,克拉克。”



    哥谭给人的感觉与大都会截然不同,一个代表黑夜而一个象征光明。有些像日月的交替,在超人救下人质,飞向夕阳穿出云层的时候,黑暗骑士的爪钩枪正钉入老旧的砖瓦墙,黑影转瞬无踪。克拉克走在哥谭的大街上,也会想这里的居民到底是如何适应这里的生活的,在一个大都会居民看来,这里的日照时数过于短暂了。

    克拉克·肯特带着芭芭拉从韦恩宅的后门进去,拉开一扇铁珊门,穿过几个狭长的房间,又走过一条回廊,终于走到韦恩宅的大厅侧口。芭芭拉发出轻声的感叹:“这里就像一座博物馆,不过,像是停业好几年的那种。”

    克拉克不置可否,他们绕过大理石雕像走上高高的楼梯,他补上一句:“倒也不是停业,更像是在维修的博物馆。”


    沿廊的墙上挂着许多肖像画,芭芭拉看上去恨不得自己带着放大镜。她凑得过于近了,近得克拉克有些后悔带她来,近得画上的人都要轻轻咳嗽。他们贴着墙走,克拉克试图以高大的身躯把芭芭拉挡在身后的阴影里。忽然从走廊的一端传来布鲁斯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克拉克慌了下神,把芭芭拉往就近的一个房间推去,再以光速关上门,用超级速度作弊赶到转角,迎面碰上穿着西装正打算走的布鲁斯。


    “嘿,布鲁斯!”克拉克挥手打招呼。

    布鲁斯·韦恩奇怪地看了克拉克一眼,停下来一边继续整理自己的袖口,一边问:“你现在不应该在这儿的,肯特。”

    “我很快就走。”克拉克保证,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往芭芭拉藏身的房间移。

    “我现在要出去一趟,”布鲁斯理好了袖口,又摆了摆领带,“不过我想你不需要我载你一程?”

    “确实不需要,我倒是可以载你一程,”克拉克看见布鲁斯翻了个白眼,“说起来,你居然要出门?你不是……不露面的吗?”

    布鲁斯朝转角走去:“所以没人认识我。”


    走了几步他又回头:“你今天闻起来不大对劲。”

    “我想……闻起来像加多了芥末?”克拉克耸了耸肩。

    “不,”布鲁斯摇头,“是蛋黄酱。”

    克拉克弯了弯背,有些泄气地承认:“好吧,今天吃了双倍蛋黄酱的三明治。”


**

    芭芭拉被克拉克推进一间书房,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那就是芭芭拉需要的全部了。她趴在门上听了听动静,快步走到书桌边,把一枚U盘插入电脑的主机接口。

    拷贝的时候她在书房内走了一圈,抚摸过书柜上的每一本书,试图扭转壁灯,但一无所获。

    一分钟之后她拔下U盘,打开门,沿着楼梯快速地跑下楼去,如果幸运的话,她可以从克拉克带她进来的侧门再一次溜出去,不幸运的话,她也许只能爬下水道了。她攥紧了手里的U盘,正打算绕过来时经过的天使雕像。


    就在这时,一束红色的炽热光束从她面前穿过,拦住了她的路,在地面上留下一小块焦黑的痕迹。

    她条件反射地后跳开去,抬头看向热视线的来源。


    布鲁斯·韦恩站在克拉克的身边,那两人并肩站立,脊背挺拔,就好像天生应该站在一起。

    他确实像克拉克描述的那样,比克拉克稍矮一些,但同时他也非常强壮。

    而且英俊,芭芭拉在心中补充,她弯出一个笑容。他能看见克拉克小声地和布鲁斯说着什么,她也能大致猜到内容。她摊开双手以示无辜。


    “我的荣幸,韦恩先生。”

    “你拿了你不该拿的东西。”布鲁斯·韦恩的声音严肃低沉,在空荡荡的大厅里有些回声。

    “这个态度可不大绅士,不过我好歹把你引出来了不是吗?”芭芭拉抛了抛手里的U盘。

    “我担心你以后会因此后悔。”韦恩把手放在了楼梯扶手上。


    “我猜我不会,我已经达到了我的目的,而且,我可没有更多的目的了。”芭芭拉回答。

    “最好别对我太执着,芭芭拉·密涅瓦,会惹上一些你不愿意的麻烦。”

    “哇哦——克拉克都只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道姓氏,你倒是了解过我了,”芭芭拉挑了挑眉,“不过,你担心得有点太多了,韦恩先生。”

    韦恩一级一级从楼梯上下来,手指顺着扶手下来,最后走到芭芭拉面前两步远停了下来。

    “确实,密涅瓦,我进一步的判断告诉我,你已经惹上,或者自愿惹上了麻烦。”


    “你这是什么意思,韦恩先生?”芭芭拉把手中的U盘递过去,却没有从韦恩的表情中看出一丝变化。

    韦恩的声音很轻,像是气息,但是却清晰地传到了芭芭拉的耳中:“你闻起来有莱克斯的办公室的味道。”


    芭芭拉愣了一下,这时候阿尔弗雷德走上来,拿走了芭芭拉举着的U盘,再递交到布鲁斯手上。

    “阿尔弗雷德,送她回家吧。”

    阿尔弗雷德向芭芭拉作出请的手势。芭芭拉回过神来,低头笑了笑:“我该把你比作老鼠*吗?”

    “请自便。”韦恩捏了捏手里的U盘答复。


    “让我再说一句,韦恩先生,”芭芭拉回过头,指了指楼梯上的克拉克,“你们男孩确实需要多学学怎么相处。”

    一旁的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

**


    “现在我可以问你了,韦恩。”克拉克冷冰冰地开口。

    “你也请便,肯特。”布鲁斯的语气也像是裹了冰凌。

    “你没有按照我们的计划来,明明我可以帮你拿回U盘,你甚至不用和她正面相对,我就会带她离开,保证她没有从韦恩宅带走任何东西。”克拉克双手撑住栏杆。


    “那是你的计划,克拉克,而我有我的计划。”布鲁斯的手攥紧了扶手。

    “你只是太过狂妄自大,觉得自己什么都是对的,从来都是一个人,不是吗?不会与任何人交流,更不要提合作。你也许可以成功一次,但你无法一直成功下去。”

    “你居然有脸说我狂妄自大,在莱克斯办公室被吓跑的可不是我。一味地寻求队友,你只会变得依赖他人,而丧失你自己本能开发的潜力。如果一个人可以做好所有的事,那就不需要第二个人。”


    “那就是你的问题,你无法,或不会,与人交流,正常的交流,你自以为的交流是残暴血腥的私刑,别以为自己是在做对哥谭有利的事情,根本不是,没有一个人会信服你,没有一个人会——”克拉克挥了一下手臂。

    “你为什么需要人们的信任?如果人们相信你是一个恶人又如何,相信你是一个善人又如何?”布鲁斯韦恩轻蔑地笑了笑。

    克拉克·肯特语塞。这给了布鲁斯·韦恩接下去的理由。


    “你对人们寄予的希望太大了,肯特,你的牺牲不会是人们想作出的牺牲,如果你有另一个选择,另一条路,那么原先的那条道路已经与你无关。”布鲁斯举起了手中的U盘,“你觉得你能够阻止她?那是你了解得还不够,你对你要面对的莱克斯·卢瑟了解也不足够。想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对的吗?”


    “你在挑衅我吗?”克拉克皱眉,“我不想。你不能这样抵触别人,你的生命里可以出现更多的人,更多的可能。”


    “下辈子再说吧,”布鲁斯绕过雕像,从另一边的楼梯上去,“这辈子已经太过精彩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伤疤,和身体的某处像是被人拉出了原本关起来的痛苦一样,隐隐作痛。


    布鲁斯回到办公室,从阿尔弗雷德的通讯中得知克拉克已经离开。

    “他从花园直接飞走了,幸好飞得快,不然哥谭报社就麻烦了。”


    他把U盘插入电脑。数百个文件夹排列开来,他随意点击去确认数据。

    很快他的鼠标点击速度加快了,清脆的声音在屋内持续了一分钟。


    所有的文件夹都是空的。


    布鲁斯韦恩按下号码:“阿尔弗雷德,把我的飞机取消,我有别的事了。”


    TBC

注1:第一章中“像豹一样的女孩”

注2:老鼠的嗅觉在动物中排第二。(芭芭拉的意思带讽刺)


我也是失踪人口回归,更新恢复正常。

还有嗑超蝙的小伙伴吗!!!请评论我!!



SY 同步更新

微博@TahitiRani同步更新。

评论

热度(44)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