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楚郭丨《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改重发 全

《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

楚恕之x郭长城丨沈巍x赵云澜丨全员

剧版人物形象,原作参考。


故事会继续,光,无论你是否能看见,都将继续闪耀。

1、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好朋友,林静。今天我要给你们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的开头,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啊!”被林静团成一个桶用来当话筒的广告纸被祝红抢了下来,狠狠地在林静头上敲了一敲。

    “赵处又不是故意的!”祝红摊开那张游乐园特惠广告看了看。


    “可是,上次他说好带大家去搓一顿,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啊!”林静捂着头说。

    “真烦,这不是带你去了吗?你看那大肥猫大庆都没抱怨,你一大老爷们抱怨什么?”祝红伸手招呼楼梯上的大庆。

    “我也是个大老爷们好不好!”大庆从沙发上滚下来化作人形,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行了,东西收拾好,赵处的车等着了。”楚恕之合上文件夹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刚好看见郭长城两手提着大家大包小包的零食,背着一个双肩包,腰上一个藏青色腰包,肩上还斜挎着一个单反包。

    楚恕之翻了个白眼,伸手拦下郭长城,郭长城还立刻告诉楚恕之:“楚哥,我没看见你的包啊,要我帮你——”


    “拿你个头!你是笨蛋吗?”他低吼,伸手抢过郭长城两手提着的包,直接扔在地上,然后举起手指着沙发边围着的一群人:

    “都给我过来,把自己的东西拿好!给我听好了,别再让我看见你们让郭长城拿你们的包。”

    一行人立刻从沙发上弹起来立正,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走了各自的包,然后低着头匆匆出去登车了。留下郭长城呆呆站着,任凭楚恕之拿下他的双肩包。

    “我怎么教你的!”楚恕之瞪向郭长城,但他其实没法对那小子真发火。


    就算这小子一点儿都不会拒绝别人,就算这小子在训练的时候总是出错,就算这小子遇到危险不顾自己还是想要保护别人。这小子太气人了,楚恕之哼了一声,示意他跟上。

    郭长城抿着嘴朝楚恕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扯上了楚恕之的衣角。

    楚恕之这次毫不犹豫,一掌拍开。


2、

    赵云澜瘫在副驾驶座上,大家对于沈巍做了驾驶员这件事毫不意外,个个露出了然的神情,乖乖就坐了。

    沈巍给大家每人递了一瓶矿泉水,大庆立刻说:“沈教授您也太客气了!你真是个大好人,我正好口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牌子的矿泉——”

    他没能说完是因为赵云澜伸出手打他:“别瞎拍马屁你死猫,我天天给你喂小鱼干你怎么不这么夸我呢你。”

    沈教授温柔地笑了笑,把赵云澜伸出来打猫的手握住拉了回来。

    “这次能去游乐园还都得感谢我——你们赵处长!”赵云澜拍拍胸脯,“没有我,你们怎么可能在刚开业这么火爆的时候拿到VIP票!”

    “沈教授帮了忙吧。”大庆指出。

    赵云澜随手抄起肩枕就往后砸:“死胖子我告诉你你这个月都别想再吃小鱼干了!”


3、

    就算是VIP也排了近一小时的队伍,沈巍把西装外套脱下来给赵云澜遮太阳,而楚恕之的黑色围巾被林静和大庆抢过去遮太阳了,汪徵把郭长城拉到自己的遮阳伞下面去护着。

    好歹进去之后有FastPass通行证,他们决定各自分散开来去玩,祝红和汪徵一起,林静和大庆,楚恕之和郭长城,再是沈巍和赵云澜。大庆愤愤地从赵云澜身边走开。

    “游乐园里有一项龙城人不能不去的项目,你们猜猜看?”林静不怀好意地笑着。

    郭长城摸不着头脑:“游乐园啊,有什么不能不去的?”

    “哈,”大庆抬了抬下巴,“咱们龙城最出名的是什么?是鬼啊!鬼屋的设计人员根据众多的龙城传闻建造了这么一所附近最大的鬼屋,怎么能不去体验呢?说不定……里面还有老楚同款傀儡娃娃呢!”

    “……”郭长城沉默一会,拉过楚恕之的衣角商量,“楚……楚哥,这我就,不,不去了吧。”

    “这怎么行?”大庆拍了拍郭长城的背,“你不是在我们特调处已经见过很多‘灵异事件’了吗,你没问题的!”

    楚恕之伸过一只手把大庆拉回去:“那你一会去玩漂流吗?”

    大庆立马跑没影了。


    “他……他怎么了?”郭长城不知所以然。

    楚恕之哼了一声:“你没养过猫吧*,小子。”


    最后祝红和汪徵第一组进去鬼屋,压根没喊一声就出来了,祝红走出鬼屋出口的时候还在和汪徵齐力把一个抱住祝红的女孩子扯下来。


    出了鬼屋就会拿到一张印着“龙城特别调查处”的过关证书,赵云澜皱着眉接过那张盗版证书,神情严肃地对聚在鬼屋入口处的大家说:“为了我们特调处的尊严!我决定深入这个鬼屋,从内而外打击这个拿我们当广告的游乐园项目。哪几位壮士想跟我一起?”


    大家都知道赵云澜必要时候的口才不容小觑,毕竟是和阎王女娲吵过架的人。一帮人跟着赵云澜拉住一个扮鬼的工作人员就坐下来谈十分钟,郭长城一开始还挂着楚恕之的脖子,听了半个小时就改成拉衣角了,听了四十分钟连衣角都不拉了。

    沈巍沈教授不止一次接收到众人投来的“你快阻止他”的目光,但他好像没听见似的,只是眼角含笑地看着赵云澜。


    “没救了……”祝红洞若观火。


    在鬼屋里的其他游客成功举报之后,赵云澜被真正的警棍押出了鬼屋。一出鬼屋,空气短暂寂静了几秒,随后就爆发了一阵掌声。郭长城鼓掌鼓得最认真,赵云澜一边点头一边指着郭长城:“孺子可教也。”

    “闹够了吗?”沈巍对着赵云澜轻声说。


    赵云澜肉眼可见地红了脸,愣了愣,应了一声。


    后来特别调查处收到了来自龙城警方的处罚通知,赵云澜以妨碍公共秩序罪被拘留了两天,还罚了款。那两天沈巍一下班就陪到拘留所去,坐在那儿看书,赵云澜就躺着胡思乱想,听沈巍讲一天平淡无奇的过程。

    当然,这是后话了。


    之后楚恕之和郭长城去玩了过山车,被用尖叫的分贝喊出“楚哥”名字的楚恕之脸色也不大好,郭长城下来之后整个人晕乎乎地靠在楚恕之身上。楚恕之脸上没好气地给他递了矿泉水,还是轻轻拍了拍郭长城的背。

    后来赵云澜吃中饭时候握筷子都有些不稳,看他手上的红印子,沈教授有点儿抱歉地说:“我怕你走丢。”


    “我这么大一人了!哪像你啊,动不动受伤……我赵云澜什么地方没去过,就一小破游乐园(工作人员瞪了一眼)我能丢到哪儿去?再说……用得着握那么紧吗……我又不跑。”赵云澜嘴里叼着灌汤包的一角,模模糊糊地讲。


    沈巍却极认真,他放下筷子,再次伸手笼住赵云澜的手背:“我不会再丢下你……我会握得轻一点的。要是丢了你,我整个心都好像失去了重量。”

    赵云澜赶紧低下头去吸溜灌汤包里的汤,一边用另一只手挥手:“行——行了啊——”


   在猫爪子抵着喉咙的威胁下, 把菜单上所有的带鱼的菜都点了一盘的林静看了看支付宝余额,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

    大庆啧了啧筷子,保证:“我会跟赵处美言几句,保证你这个月的奖金的。”


4、

    夜幕黑下来,他们打了几个电话约在游乐园中心广场看烟花,广场上人挤着人,幸好他们有彼此靠着。

    沈巍伸出一只手想要帮赵云澜挡住背后推挤的人流,伸出去的手刚好碰到赵云澜也想帮他挡人流的手。他们彼此愣了一下,干脆握住对方的手,然后赵云澜开始拽着沈巍往前挤。沈巍扶了扶眼镜,看着赵云澜的侧脸,他注视了很久,直到第一声烟花打响,再是无数的细小的爆裂声在头顶炸开。


    人群欢呼起来的时候,烟花落下来。沈巍和赵云澜的目光随着烟花的下落而下移,最后移到对方的眼睛上。

    祝红和汪徵忙着拍照,时不时还来张自拍,加点滤镜发到朋友圈里去。


    大庆不知道钻到哪儿去了,怕不是变成猫溜到人群最前面去看烟花了。林静被孤零零地落在后面,只能捧着一堆大庆非要买下来的纪念物被挤来挤去。后来他干脆挑了几样抓娃娃抓来的小玩偶送给了家长手中抱着的孩子,心里一边腹诽“那只死猫”。


    楚恕之一如既往地沉默寡言,郭长城倒像个兴奋的春游学生。他举着自己的单反拍了很多照片,每拍一张就要举到楚恕之面前去让他看。郭长城说着要带他们邻居的小孩子们也来玩,楚恕之用一块印花小曲奇塞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光……”赵云澜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棒棒糖含在嘴里,眼睛还看着天空,就这么对着仅仅靠着他的沈巍说,“光总是那么……尤其在晚上。”他好像有点不适应这么正经,转头看了看沈巍,一看沈巍,他就能平静下来。

    “……”他好像努力了一下还是没说出口,只是握紧了沈巍的手,人挤着人,没人能看见他们握着的手,没人知道他们握着手就像握着彼此发光的心和灵魂。


    沈巍也没多说什么,他用大拇指揉了揉握着的赵云澜的手:“很美,我知道。”


5、

    出来之后他们在车上讨论晚上该去哪儿好好搓一顿,并且解开了禁酒令,沈巍就成为了那一位不能沾酒因为还得开车把大家送回家的角色的不二人选。


    在他们纠结是小龙虾还是海底捞的时候,赵云澜自豪地拿出了自己私藏的小地图,上面标注了龙城所有经过他认证的好饭店。

    “行啊,赵处——”林静感叹。


    沈教授看了看图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儿和水彩笔标注,无奈地笑了笑:“你们也别看云澜平时放荡不羁,办起事儿来,没人比他更认真。”


    赵云澜露出一脸“对象夸我了”的表情,然后换回一副领导样给大家介绍哪几家店的特色菜如何如何。最后他们把地点定在龙城大学附近的一家重庆火锅,大庆喵喵叫了一声鱼丸,立刻变成人第一个跑下车。


    鸭肠、腰片、毛肚、猪脑……

    金针菇、菠菜、白菜、油菜……


    喝酒的环节还是少不了,大家伙也决定就用不易醉的啤酒罢了,赵云澜开瓶的时候心虚地转过身去避开沈巍的目光,很快酒劲有些上来就不管不顾了。赵云澜是属于那种喝醉酒喜欢多说话的人,和沈巍刚好相反。

    “你们这群不省心的家伙——啊,大庆,你,你什么时候能听闹钟的话,我就感谢祖宗八辈了。你,林静啊林静——”赵云澜没说下去,因为林静正呼哧呼哧吃着羊肉片,压根没听他讲话。


    “老楚啊老楚,你这个人,口是心非,关心人家小郭,干啥藏着掖着,”赵云澜说着,又押了一口酒,然后指着喝橙汁的郭长城,“小郭啊,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是你让老楚这个汉子开始关心生活了。上次我去买胃药啊,不是你正好掉河里感冒了嘛,老楚给你买的药,我俩在药店碰着了——”


    赵云澜忽然拍了下桌子弯腰笑起来,笑得嘴角咧开,露八颗牙齿,只能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们老楚从没去过药店啊——哈哈哈——他——他啊哈哈——”


    楚恕之坐不住了,站起来就要揍人,郭长城——穿着中袖衬衫,白衣打底,一如他第一次来特调处报道的样子,轻轻拉住了楚恕之的衣袖子。


    “姑娘们!”赵云澜忽然拍桌子站起来,他一旁的沈巍都吓了一跳,立刻站起来想让赵云澜坐下说话舒服些,赵云澜双手握住沈巍的手,攥了攥,告诉他别担心,然后继续对着餐桌大喊:

    “全龙城最不一般的两位姑娘,全在我们特调处!特调处的荣幸!”


    光这句话就把吃毛肚配小酒吃得开心的祝红和汪徵弄愣住了。她俩默默地拿出了手机,一个录像一个拍照,配合默契得就像合作了十年的狙击手。


    沈巍保持沉默,拿出手机给祝红发消息:回头录像照片给我一份。

6、

    “最后,我最最想要说的话,是给小郭,”赵云澜自顾自点了点头,“郭长城的。”


    沈巍愣了愣,忽然轻飘飘冒了一句话:“那我呢……”

    赵云澜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挥手赶沈巍:“我下半辈子都给你了,有的是时间讲,你急啥,急啥?”


    “……”沈巍看着赵云澜,不发一言,但目光已经诉说了一切。沈巍有一双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眼睛,那双眼睛在述说一个故事,关于等待和守护,和一个以永恒为终点的诺言。


    这个诺言只有赵云澜和沈巍两个人明白,好像融入了血液,刻入了骨髓。


    赵云澜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这时候小郭已经端端正正站好了,手里捧着那杯果汁(楚恕之给他倒满了):“小郭,你那会是我们的新人,要是大庆啊林静啊欺负你,我替他们给你道个歉——谁让他们就是欠呢!”


    “特调处工作,实在是个苦差事,小郭……辛苦你了!”赵云澜说完就干了手里半杯,然后扑通坐了下来,沈教授扶住了摇摇晃晃的他。

    小郭低下头腼腆地笑了笑,感觉到大家都看着他:“不……真的不辛苦。”他对坐在身边的楚恕之举了举手里的杯子。


    “楚哥他,很照顾我,帮了我很多,教会了我很多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东西。大家也都很关心我,林静哥总是做好吃的,红姐还给我泡过茶,汪姐姐借过我雨伞,大庆都帮我搬过东西……大家都很好!”


    傻小子,总是忘记自己给别人那么多,却把别人为他做的小事记得那么牢。

    楚恕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7、

    沈巍已经习惯了开夜车。前段时间特调处经历了开业以来最忙的一个多月,连续四十多天,赵云澜就没十一点前回过家,沈巍怎么拖也拖不回去。后来两人吵了一架,赵云澜趴在沈巍办公桌上美其名曰谈判,实则为耍赖,沈巍妥协,但每天来接送赵云澜。


    “我家那位心疼我呀,我也没办法。”赵云澜喝着沈巍炖的粥,和会议桌边的其他人说,然后转头对沙发上的沈巍挑眉笑笑。


    沈巍记起前一天晚上,赵云澜冒着浴室的热水汽,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就要往床上爬,他把他拉住,用吹风机给他吹头发。赵云澜就乖乖地盘腿坐在床沿上。


    “辛苦你啦我的沈教授——”赵云澜被吹风机的热气逼得有些睁不开眼。

    沈巍的手指掠过赵云澜的发梢,他低下头笑了,一如既往。

    我只要你每一世都安好,就足够了。

    这句话他在心里说了,还是没能从口中告诉他。


    郭长城坐在楚恕之旁边,楚恕之已经和林静大庆祝红一起醉得迷迷糊糊接近睡着了,汪徵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郭长城也看向窗外。


    整座城市的街灯都在迅速地离他们远去,形成一条橘色光带。


    他想起他那本已经接近尾声的日记本,想着明天就要去买一本新的。他记录了很多故事,故事里有阴晴圆缺,有悲欢离合。他明白了很多事情,明白了爱和守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白了为什么诺言那么难以被遵守,明白了人为什么那么容易分离。


    他记得那些跳动的烛光,那些嘴角的微笑;他记得濒死的挣扎,记得相扶的温暖;他记得一句话的感动,也记得日日夜夜的守候。

    所有的瞬间都值得被记录,都值得去感悟。


    而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会为了一段似梦的记忆不惜冒险,为什么会为了惊鸿一瞥而追寻千年,为什么,能够因为一个故去的人而鼓起勇气重新生活。

    特调处已经成为了一个城市的传奇,且这传奇将继续被书写下去。


    我们不会倒下。我们的故事将会继续*。

    而光,无论我们能否看见,无论是否被我们看见——

    光总在闪耀。


E.N.D



FT:这篇文章寄予了我对镇魂原作,对剧版镇魂,以及所有为此认真努力付出的人的感谢,和我对此感动的表达。

    角色的魅力毋庸置疑,在我看来,沈巍和赵云澜,楚恕之和郭长城,都是了不起的人。赵云澜看似吊儿郎当,但实在是好样的,是个好家伙,自己的不服自己的祸全一个人担也毫无怨言,一颗善心包裹在皮囊之下,一直没变。沈巍的性格是不一样的,更隐忍,心中系着赵云澜这永远不会动摇的定心针,值得尊敬。

    楚恕之是个有傲气有骨气的人,他自认无罪,谁也判不了他有罪,这番傲骨颇有些倔强,但值得佩服。郭长城看似软乎乎小白兔,但他勇敢、善良、正直、单纯,他会害怕会恐惧,但也会拼尽全力保护他人,大功德而默默无闻,谁能评判他呢?


    希望大家喜欢,记得留言哦。



*给猫洗过澡的就明白大庆为什么不玩漂流了。

*燃老师的主题曲《we won't be falling》,我很喜欢这首片头曲,非常激动人心的编曲和嗓音。有歌词“we won't be falling down……the story will keep on going”

*题目来自安东尼多尔同名书

    再次感谢大家。


评论-25 热度-329

评论(25)

热度(329)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