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楚郭丨《多情骨》 全

《多情骨》

CP:楚恕之x郭长城

人物形象为剧版,原作内容有参考和私设。

楚恕之 第二人称。

嗑楚郭的小伙伴请看过来!大家一起聊天产粮!点击群宣

欢迎加入楚郭调查处:796498748


————————————

这世上的人啊,无非,是多情的。

**

    “那小子,”赵云澜把嘴巴里的棒棒糖啧了啧拿出来,指着门口跟老李说话的郭长城,“交给你了!”

    你没理会那吊儿郎当的处长,看了眼赵云澜挂在沙发扶手上的腿,就把视线继续移到了手里的资料上。目光换行的间隙,你瞥向在门厅忙忙碌碌干杂事的新人,想起你们第一次在李茜奶奶家见面,他瘫软在地上全身发抖,倒一点也不怕你,跟你回调查处的路上歪歪扭扭地跟紧了你。

    几天后,你冲到正在讨论轮回晷的成员面前喊:“为什么把那个新人给我带?”

   你一脸怒气,身为特调处唯一一个外勤,现在多了个拖油瓶,一见到什么黑影子啊木偶人,就吓得腿软,嘴唇抖得像秋风里的落叶,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他也就搬搬东西,做做记录有点实干。

    不是你觉得他不好,你觉得这小伙子是实诚是单纯,但你在过去三百年见多了这样的人,这种人干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跟着你。

    赵云澜看上去毫不意外你会这么说,他总是看上去这么志在必得。你看着他对你摇了摇手指:“你这样不行啊,老楚,多给新人一点锻炼机会嘛!再说——你看看,他除了抱抱大庆,就跟你最黏糊啦!”

    你看见死胖子大庆先是翻了个白眼,然后翻了身,装睡去了。

    你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特调处,对着听话地站在门口等你的郭长城瞪了一眼:“跟我走!”

    郭长城也不是什么用都没有。你不大擅长跟普通人交流,吃个早餐也有生人勿近的大字缠绕,跟卖水果的大妈讲个话都有点像黑社会来收保护费的,所以有时候找线索不大有利。但那小子倒正好和你互补,和大爷大妈套近乎,和小哥哥小姐姐问消息,大家都愿意相信这个男孩,而这个男孩也掏心窝子地听。

    你虽然冷眼旁观,但看得清楚。这小子可以掏心窝子对别人,但几乎所有人都对他只是萍水相逢之好,没人会想要和这么一个人深交。你猜这小子来调查处之前,和人相处也不易。想到这里你勾嘴角嘲讽笑笑,这世上有什么是容易的呢。

    刚开始一段时间,你放心不下他,你偷偷派傀儡去医院看着照看李茜的他。那小子在床边真情实感一堆看法,听得你浑身鸡皮疙瘩,但也站路边沉默了半天。戴上功德枷的你在这儿三百年里,一直自以为没什么可依恋的人,也没什么可想念的人,潇洒冷漠地过着,坚守自己心里一点傲气原则。

    但你忽然想起很多事,想起特调处窗外跳过屋檐回家的老猫,想起在出差常去的机场里和无数人擦肩而过,想起雨天站在你喜欢的面店门口抖落一身雨珠。场景流动,在这些画面里你都是一个人,却觉得自己不止一个人。

    切勿多情,你告诉自己,功德枷一落,你便离开。

    李茜奶奶的葬礼,你和郭长城远远地站着,他在你身边哭个没完,还扯着你的袖子。你没去打开他扯着你的手,不是因为你知道你打开了,他还会继续扯,而是因为你想让他觉得自在些。他要是想扯,那就趁这会扯吧。

    也许他不一样,你忽然想,几百年了,见过傻的,但没见过他这么傻的。

**

    你发现这小子成长得还挺快,虽然都是死用功,但也慢慢有了一份自己的体悟,偶尔还能画张符帮点忙了。那时候你们已经熟络,虽然他还是有些毕恭毕敬,但看得出他已经把特调处当做了第二个家。

    有一次让他帮忙盯梢,嫌疑人一晚上没出现,他还真是一晚上没睡,流着鼻涕一直盯到你走过去狠狠拍他的头说他是笨蛋。你把他揪回去,拎到赵云澜面前去。那小子以为你要骂他,小声求饶,说下次请你吃饭。

    你怒气冲冲对赵云澜喊:“怎么派人的?让郭长城感冒着在外面吹冷风?你家那只死猫死哪儿去了?”

    一连串的质问让赵云澜都愣了一下,赵云澜看了看你,又看了看你手上提着的郭长城,挠了挠自己脖子上的红印子:“啧……都怪大庆,对,这事儿都怪大庆!”

    “少给我推卸责任。”你冷冰冰地丢下这么一句话,转头看郭长城的时候,发现他整个愣住了看着你。你忽然一下子也愣了。

    赵云澜倒悠闲了,他悠哉地又翘起了二郎腿,从一旁的果盘里扒拉出一根棒棒糖来,眯起眼睛看着你们。

    你忽然无措了,手上的力气也松了一下,你的心跳得有些厉害,你觉得自己的胸腔都有些震动,一股奇异的感觉从你的心脏涌出,涌到你的喉咙口,你说不出话。你很快反应过来,别开了头,把郭长城的领子松开,往外走了出去。

    松开了郭长城,你觉得自己手有些空。

    走到门边你心里想了一句: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回过头,凶模凶样地瞪了郭长城一眼:“愣着还想干什么!”

    “噢……噢!”郭长城这才回了神似的,赶忙跟了上来,竟然又要来拉你的袖子,“那,那,楚哥,你有喜欢的餐馆吗?我请你吃饭!楚哥,楚哥?”

    “吃什么吃,你吃药吧!”你加快了脚步。

    但你也没甩开他的手。你有点担心,你会甩不掉他。那有什么大不了,你可以这么想。但这件事不一样,这件事和其他所有事都不一样。他有点独特,就像小王子的玫瑰花,整个宇宙只有那么一朵。

**

    你们还真一起吃过几次饭。那一次他带你去了他喜欢的饭馆,是他家附近一家开了八十多年的老餐馆,名气很大,价格却依旧很亲民。老板和郭长城的家人熟识,一见郭长城就亲切地叫“小郭”,还安排了一个小包间。

    他点菜的时候不停问你你爱吃什么,最后点了锅招牌的鸭煲,再两盘清口小菜。鸭煲端上来占了大半张桌子,他把手伸过来要帮你盛汤。

    你接过那很烫的汤碗的时候,指尖延迟了一秒传来轻微的痛感。你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碰到了他的手。郭长城一个不稳去扶汤碗,你立刻整只手去笼住汤碗,不让他被烫着。

    你低下头喝汤,觉得自己的脸被蒸腾起来的热乎乎的水汽弄得很暖。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你看见他正啃一根鸭腿。想是鸭肉炖的很入味,你看见他伸出舌头砸吧砸吧嘴,像只贪吃的小狗崽。他注意到你的目光,和你对视,嘴里还嚼着肉,看上去颇有些傻气。

    但你觉得他可爱,那一刻阳光都洒在他的脸上,窗外时不时响起自行车的链条声,小贩时远时近的叫卖,摩托粗犷的启动声,但屋内的这一刻却好像静止着。

    你以为郭长城只是发愣,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是看着你嘴角的微笑入了迷。

**

    再有一次,他接近凌晨的时候跑回特调处,那天正好是你加班。你以为他是下了班想在家里用功却忘带了一些资料回来取,却发现他红着眼睛窝在办公桌前面翻他那本日记本。

    他没注意到你,你也就静静看着他。

    他忽然翻到一页就开始撕,一边撕嘴里还一边模模糊糊说着什么。你立刻站起来了,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他身边去,抓住他的手。他被吓了一跳,闭上眼睛开始胡乱挣扎。

    “郭长城!郭长城!长城!”你低声在他耳边喊。

    他这才停止挣扎,慢慢睁开眼:“楚……楚哥。”

    后半夜你们俩在光明路一家通宵开张的酒吧喝酒,其实你一杯也没喝,但看着郭长城一杯一杯往里灌也没拦着。你听着郭长城一边抹眼泪一边说话,说的不是他自己受了什么委屈,他数的都是别人的苦别人的泪,和他自己一颗真心的感同身受。

    你早就不会感到意外了,你知道郭长城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别人快乐,他就很快乐;别人伤心,他也会伤心。有时候你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当他看着你的时候,你也尽量显得快乐些。

    “如果我能做得再多一些——”

    “你已经做得够多了。你做得很好。”你说。

    那可能是你第一次这样直接地夸他。

    其实你想要告诉他,告诉他他是个英雄。

**

    你怕他睡不安稳,把林静放在特调处储物间的折叠床拿出来,又找来了干净的被褥。在卫生间吐了一回的郭长城清醒了不少,他倒在床上嘀咕:

    “我以前酒量没这么好啊……”

    你保持沉默,没告诉他你让酒家往里兑了水的事儿。

    他很快打起小呼噜,让你想起很久以前邻居院子里的猫咪打呼噜。

    你跟他待在一起总是回想起一些美好的场景,他们在你的记忆里面熠熠闪光。那是你对世界的多情,而你越来越感觉,有无数根丝线将那些场景牵连起来,聚拢在一起,想要合成一股。你顺着线寻去,发现另一端没入了郭长城的胸前。

    那一秒你开始考虑留下来的事。功德枷从来没能锁住你,你也从来没把功德枷放在眼里。是非对错,你楚恕之自己心里有一把尺,你自认非善类,但也非恶类。有时候你去猜测自己的未来,会被什么所困,为什么所离。

    此刻,你想那是上天注定你被情困住。你无力反抗。

**

    那个被赵云澜锁在椅子上的晚上,你看着骨笳,缀着四个孔的空心骨头。你握了握这枚骨头,在郭长城推开门的时候收了起来。他给你倒了一杯水。

    你本一脸冷漠怒容,对他却也无法凶狠。他小子还是啰嗦,一直在你耳边说个不停。比如楚哥想看什么电影,比如他更喜欢哪个下载软件,甚至说到小时候看的动画片。你听着,觉得无奈的同时,心中忽然一阵酸涩。

    三百年了,你自认坦荡,没有受过什么太大的委屈。但此时此刻,你心底的失望还是偷偷溢出来一丝。真不是因为赵云澜打你的一巴掌,而是这世间陪你度过三百年的那么多物件,那么多灵魂,它们忽然回应你了。你想捶捶桌子,踢翻椅子也好,把这股感情压下去,可你被功德枷的力量压着。

    郭长城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你。

    他在想什么呢?你不禁去想。

    那一刻你们都在回想你们一路的点点滴滴。你们都想起几次任务郭长城害怕地昏倒,醒了又来拉你的袖子,勾你的脖子想要跳到你身上去;都想起一次你故意拉他翻墙,你踩到他肩膀上,但没忍心站久就下来了;都想起你们开车去龙城后山兜风;都想起你在火车站帮他提东西。

    想起你们很多的打打闹闹,你很多次拍开他的手,又很多次去握住他的手腕。

    你还想再握握他的手腕。

    就算做你是多情骨,也罢。

END

来自百度:

多情,是针对一个人的性格而言,感性、重感情、感情丰富的性格叫多情。多情和滥情、花心不同,滥情、花心是指没有原则性的动情,对谁都会动情,往往不会动真心,只是玩玩而已;多情是指一个人感情丰富,容易动情,但有原则性,是出于真心的,并且不一定会做出实际行动,甚至有时候多情的人可以相当专情。


FT:

太可爱了他们!一直写欧美,换了个画风有点担心,希望没有违和!!

不入坑怎么可以!(我这个冷体质萌了个副cp但是不怕我们可以把副cp变热)

嗑起来!


评论(20)

热度(342)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