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丨《等价交换》Chapter. 1

基于《美国外星人》,在阅读此篇连载之前,有一件读者必须做的事情——阅览《美国外星人》漫画前四卷,因为故事直接顺接漫画剧情,只有少量简述。如果不愿意(喂)可以去看我之前一篇GWH(可直接点击)的1—4节,可做一些简单参考,但毕竟还是由我写的,仅做参考,以及5开始几乎与原作剧情无关。

(每章字数5k+,七章完结)

PS:我只提供一种故事的可能性。


第一章


    他又一次带着鲜血回来。

    这在拿着注射器迎接他的管家看来这只是万千次中的不值一提的一次,名为鲜血的美丽女士总喜欢缠绕上他的少爷的手臂,有时还在脖子上印个吻。管家小心翼翼地为少爷用酒精消毒,尖锐细小的疼痛像电流。他看见少爷咬住的牙齿,询问:

    “如果我动作重了……”

    “不,不,阿尔弗雷德,是那个家伙。”

    阿尔弗雷德挑了挑眉:“我猜是你没有先请他喝茶。少爷,你需要改一改一见面就出拳头的作风。“

    他皱着眉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想起他在那廉价公寓与克拉克·肯特不愉快的经历。他只是(“仅仅只是而已,我能想象,少爷。”)一声不吭地出现,把克拉克·肯特的头砸进了他的笔记本电脑里罢了。他得要克拉克·肯特解释清楚,为什么他会在布鲁斯·韦恩的游轮上扮作那个哥谭王子,他是如何击败丧钟的,又是为何要采访迪克·格雷森。

    但他还没有得到回答,就被撕去了面具,对方以远超于常人的力量与速度扯下了他的黑色披风。在布鲁斯·韦恩带着脖颈的钝痛和新鲜的血迹从窗户出去的时候,他想他至少知道了第二个问题。

    “啊……是这样。”管家放下沾了血的棉花,轻描淡写地发表了一句感叹。

    布鲁斯·韦恩接下来的几分钟都一声不吭地坐着等麻药生效,肩膀上的一道刀伤不是克拉克所为。他在巷子里碰见一个磕了药的持刀行暴者试图砍下过路人的手臂,他花了两分钟解决了那家伙,但不留神也付出点小代价。在缝合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再次开口了:

    “现在您打算怎么办,少爷?“

    “继续调查他,找机会接近他,下次去我得先控制住他,也许可以用电——”布鲁斯的手指开始在屏幕上滑动。

    “少爷,您周游世界回来后就变成了一个只知道逼迫别人的人,好像忘记了交流是怎么一回事。”

    布鲁斯看了一眼伤口:“我可不是个英国人,我难道请他来喝茶?我的方式最简单,能更快得到目的。”

    “能更快,但不够好,对长远来说亦是。”年长的管家对布鲁斯·韦恩的心性洞若观火,他会引导,会开拓。

  

    布鲁斯有些不满地看向管家:“阿尔弗雷德?”

    “我有个主意,少爷。”管家端起铁盘,挺了挺脊背,对布鲁斯说。

**


    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的实习记者,在他租的廉价公寓的顶楼对着夕阳吃完了外卖炒面。他把纸盒子和木筷子收回外卖袋子里,下楼去扔掉。然后走了三个小时,走过了数不清的红路灯和斑马线,走到星球日报,径直上电梯走到自己的办公桌面前。他的办公桌狭小拥挤,和十多个实习记者挤在一起。但他现在宁愿跟这些订书机和键盘相处,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被打砸了一番的公寓。

    凌晨三点他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再睁开眼睛时脸上被盖了一本杂志,他拿开杂志,揉了揉眼睛直起身子,看见了一旁印着韦恩标志的邀请函。


**

    “他扮演了布鲁斯·韦恩——而且他做得很好,你说得对,所有人都相信了不是吗?”布鲁斯一遍遍地回放游轮上安装的监控,指着和俊男靓女欢声大笑的克拉克说,“好主意,阿尔弗雷德,好主意——就请他继续扮演下去,雇佣他,让他帮我完成布鲁斯·韦恩在媒体面前应该做的事情,这可以说几乎彻底地打消了人们的疑虑。他不是个普通人,他有某种力量,阿尔弗雷德,而我也可以凭此更好地控制他——”

    阿尔弗雷德看着有些焦虑地打着算盘的布鲁斯·韦恩,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少爷,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我得要分析他,他究竟拥有什么样的力量,足够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布鲁斯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管家走上蝙蝠洞的楼梯前,再次回头看了他的少爷一眼。


**

    “我有理由相信我会在韦恩宅被刺杀。“克拉克·肯特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手里的鸡腿,他咬下一口,鲜嫩多汁的鸡肉一下子唤醒了他的胃。他忽然又想,他是个刀枪不入的外星人,就算韦恩要杀他,他也会没事的,他有什么好紧张?

    这世界上没什么伤得到你,他对自己说。

    迪克·格雷森靠着墙大口嚼着炸鸡块,就好像他几年没吃垃圾食品了似的(“阿尔弗雷德不许。”)。男孩吃东西的时候格外专心,只是偶尔瞥一眼有些僵硬的克拉克。等他吃完之后,他接过克拉克递来的纸巾擦了擦手指和嘴角,换上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他请你面谈。”

    “对。”克拉克点头。

    “他想要找你谈一份工作。”

    “对。”克拉克点头。

    “哥谭日报很不错的。”

    “星球日报才是最好的。”克拉克反驳。

    迪克·格雷森看了克拉克·肯特一眼,像个小大人一样摇了摇头:“你把他弄伤了,希望你还记得。“

    “也许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理由呢……”克拉克紧张地捏了捏手。

    “你是个客人,韦恩家不会拿你怎么样,”迪克从椅子上走下来,戴上他印有棒球队名称的鸭舌帽,打算走回儿童医院,“希望你也是。”


    尽管这样,克拉克依然半个晚上没有睡好觉,有种种原因混杂在一起的魔法药剂夺去了他的神志。他在费劲脑汁去思考如何解释他和蝙蝠侠交锋之后的事情,关于他披上了蝙蝠侠的披风成为了一个会飞的“雕人”的故事。他无法将自己是个外星人的事实告诉蝙蝠侠,一旦身份暴露,他会毫无疑问地陷入危险的境地。

    迪克·格雷森的话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安慰作用,或者是他和迪克一起解决的全家桶满足了他们各自内心违反规则的心理,让他卸下了一些心理负担。

    第二天克拉克·肯特在管家的引导下前往韦恩宅的会客室,他看见布鲁斯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双手放在扶手上。而他也坐下,并接过管家的茶。韦恩将放在茶几上的一个文件袋朝克拉克推过去,克拉克打开来。

    “第一页是保密协议。”管家在一旁提醒,并,递上一支笔。看见克拉克短暂的停顿,他露出和善的表情,“请放心,这只是保证韦恩集团的一些相关利益不会受到舆论的影响。我们只是想提供一份对彼此都有利的工作。”

    克拉克签下了字,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韦恩。韦恩正盯着他的手指看,这让克拉克下笔有些拘谨。


    “什么工作?”

    “噢,那会很有趣的——”管家接话,但布鲁斯·韦恩自己说完了后半句话。

    “扮演我。”


    克拉克愣了一秒,他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管家,又看了看坐着的韦恩——真正的韦恩,他伸出一只手试图解释:“嘿,你听着,韦恩先生,我很抱歉我在游轮上……好吧,你愿意这么说的话,扮演了你,但是我并不是有意的,当时的情况非常复杂,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可以向记者们澄清这一点。“

    “就我所知,还没有几个记者会因’上错船被误认为是布鲁斯·韦恩‘这个消息感到兴奋,你本人就是个记者。”

    克拉克立刻皱起了眉,严肃地回答:“请你不要试图去侮辱这个职业,韦恩先生。“

    阿尔弗雷德走过去,向韦恩面前的咖啡杯里加了一块小方糖,韦恩挑了挑眉。


    “好吧,我们换个角度,我开出的佣金不菲,肯特。”但布鲁斯·韦恩看见克拉克的神色丝毫未变,他继续说下去,“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小年轻不在乎钱,但是有人在乎不是吗?比如堪萨斯7号农场家的女孩,她需要医疗费……”克拉克几乎是立刻抬起头瞪着布鲁斯,眼神里的炙热让布鲁斯也有些难以招架。

    他有些咬牙切齿,他一定在想,布鲁斯·韦恩是世界上最卑鄙的败类。布鲁斯这样猜测着克拉克的心理,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咖啡。

    “我不需要你做太多,只是非常偶尔的,搭建一个场地,请一些明星演员,举行一个晚会或者什么的。这一切只是为了给小报一些料罢了,布鲁斯·韦恩时隔多年现身,一定会有很多记者挖空心思想要消息。他们想要,我就给他们(”你在骗记者。“”他们不会介意的。“),免得夜长梦多。”

    “同时你也可以保护你的秘密身份。”克拉克指出。

    “你在保密协议上签了字,肯特,你会遵守承若的,就像我会对外保密你是什么人一样——你不会希望你的同事们,比如露易丝小姐,知道她的小粉丝的一切都是伪造的吧。”

    克拉克的眼睑垂了垂,一会之后他再度抬起头:“我只伪造了一部分,韦恩先生,正如你伪造了你的生活一样。我们都没有资格在此嘲讽对方。克拉克·肯特是真实的,而你不一定是,韦恩先生。”

    布鲁斯·韦恩露出一个无趣的顽劣的表情,他指了指桌上的文件:“签字吧,肯特。然后你就可以走了,需要你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

    “我看不出你内心这么善良啊,克拉克·肯特。”迪克靠着韦恩宅门口的铁门,对站在铁门外的克拉克说。

    迪克·格雷森,他在试图做得更好,做到最好。学会侦探的本领需要的不仅仅是努力,更重要的是信念。信念的来源各不相同,有些信念来源于天赋的自信,有些激发自心底的求生欲望,有些则来源于带来心灵震撼的情感。当一个人拥有强烈信念的时候,往往会被自己的力量所震惊。

    “你不能叫一个大人全名。”克拉克回头说。

    “你这样是不行的。”迪克压低了声音。

    “这是可行的,迪克,可以救那个女孩的命。”克拉克把单肩小包往肩膀上抬了抬。

    “我不是说这个,”迪克皱眉,好像觉得克拉克是个迟钝鬼,“我是说作为一个身份,作为……那个会飞的……”

    克拉克·肯特睁大了眼睛:“你是怎么知道的……”


**

    “我不敢相信居然还有剧本……”克拉克看着手里薄薄的文件册,坐在韦恩专车的后座,阿尔弗雷德在开车前往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克拉克在平稳行驶的车内看完了剧本的安排。这是一场疯狂的跑车派对,他要敞开他的衬衫搂着两位超模,选择其中的一位坐上他的法拉利上演一场生死时速。

    “希望你的驾照不是伪造的。”车内忽然想起的布鲁斯·韦恩的声音吓了克拉克一跳。

    “你放心吧,韦恩先生。”克拉克撇了撇嘴,他忽然想到什么,“你在监听?”

    “在车内的时候,是的。你们到达之后阿尔弗雷德会看着你的,我有我事要忙。”韦恩说完车内就陷入了频道被掐的寂静,克拉克舒了一口气。

    二十分钟之后他们来到已经挤满了人群的公路跑车俱乐部,位于荒凉的郊外,太阳睥睨脚下的土地,超模们穿着超短裙在遮阳伞下面抹fenty beauty的body lava,像豹一样的女孩摘下了太阳墨镜,光裸上身的男明星把手搭在车窗外吹着口哨,一只耳机里是Eminem,克拉克走下车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先发出了一声欢呼,随后他被欢呼和掌声淹没。无数的“你还记得我吗?”和“我们那天一起喝了三杯”涌过来,而克拉克攥紧了拳头,他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但阿尔弗雷德避开了他将车径直开去停车区。

    于是他换上布鲁斯·韦恩的面具,这一切都变得不好受了。与第一次不同,第一次你没有那么重的负担,你只是想着“反正只有这么一次”“你和这些人永远不会再见了”所以才玩得如此开心,如此不像真实的你,但现在你是克拉克·肯特了,你本就不是布鲁斯·韦恩,而你无法完美地扮演他。克拉克搂住黑色短发的女人的腰,和他一起向标有韦恩的法拉利走过去,一路上和人们击掌,吹口哨。比起那些,钻进车里反倒自在。

    这很不舒服,这很不舒服,这很不舒服,克拉克开始暗念。但他看见他的对手把车开到了起点和他并排,超模挥舞着旗子走到他们中间。他身上把模特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拿开,把手握在方向盘上,模特下车前在他的侧脸颊上吻了一下,留下风情万种的一瞥。

    体内逃离的冲动在旗子落下的一刻爆发,他们同时冲了出去,整辆车都在震动,细小但激烈。逃离这里,他想,就像他曾想逃离他的家去往更大的世界,去做更大的事。前方的公路是有尽头的,赛道到尽头戛然而止,没入黄灰干燥的沙土里,沙土是看不见尽头的。就好像你想要到达你的远方,就必须走到尽头,走到另一个无尽的开端。


**

    克拉克踩下刹车的时候发现有什么不对劲,车没有任何减速的迹象,他依旧在飞速奔驰。克拉克很快意识到了韦恩想要做什么,他想这样杀死你,干脆地告诉记者布鲁斯·韦恩命丧于此,从此以后他可以躲到天涯海角,无人可寻。但布鲁斯·韦恩错了,他把自己置入了两难的境地,克拉克试着再次踩下刹车,他是克拉克,他刀枪不入,他无法死亡。

    “现在该怎么办?”他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却将方向调转开出了跑道,“不不不不——”他立刻旋转方向盘避开停在赛道周围的人和车,他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开下去。


    “你现在开心了,韦恩先生?”克拉克低声骂,他试图去让车做出一些其他的改变,但自从他把方向调回正道之后,他转动方向盘都不再有用了。现在他相信这是一个设定好的程序,他只想着是否应该撕开车门。

    在他能撕开车门之前,他听见了爆炸声。爆炸发生在左后轮,车子的后半身腾空十几秒之后落地,车壳的一部分炸裂开来,碎片刮过克拉克的手臂,什么也没有留下。小爆炸没有阻止车继续往前开,但接下来的一声爆炸让他大脑轰鸣,他感觉到车被爆炸抬起,在空中翻转三圈之后落地。克拉克几乎是倒着躺在车里。但对他来说,一切都结束了。

    撕开车门,脱掉破碎的上衣随意包裹在手臂上,装出受伤的样子,慢慢地走回赛车跑道,接应已经前来寻找他的人们……这些都是后话了。

**


    蝙蝠洞显示屏上法拉利跑车内的画面在爆炸声响起之后,瞬间闪灭,变为黑屏。韦恩握着手中的信号发送器,上面的按钮两分钟前激发了两个炸弹。

    “我不知道您付出这样的筹码,有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少爷。”阿尔弗雷德不易察觉地皱着眉。

    韦恩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另一只手捏着下巴思考:“我确实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


TBC


久等了!今天起会好好更新(嗯没错)!

最近加这篇要赶的稿子其实有点多不过我一般忙起来的时候效率更高一点。(打响指)

就如开头所说,这篇故事是想要提供一个和主线故事不一样的可能,如果他们继续以这样的身份交错为契机相处下去,会发生什么呢?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4 热度-80

评论(4)

热度(80)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