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McCoyxKirk] 公里道路 I~III

公里道路

CP:Leonard McCoy / Jim Kirk斜线有意义

Title:公里道路

Summary:一次短暂的毕业旅行。

 

I

那个混蛋小子居然毕业了。

McCoy睁开眼睛的时候,床边的电子闹钟上的日期确实就是那天。但他那时候没多想,默认了他得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的事实。现在,他需要结束只持续了四个小时的睡眠,然后披上他的白大褂,去看看那位昨晚送来的病人。

昨晚时针指到九的时候他被紧急传去做了一台手术,车祸,那女孩的半边身子血肉模糊。

他在手术台前站了六个小时,保住了那女孩的命,她的右腿,McCoy闭了闭眼睛,还需要在观察一段时间,如果后续肢体缺血坏死,他不得不为她截肢。脱去沾满血污的手套,他将手放在水流下冲洗的时候,不自觉地走了神,直到护士拿这些瓶瓶罐罐走过去蹭到了他才回神,发觉双手保持同一个姿势很久,竟然有些麻木。

刚刚调来的那位医生叫Chekov,先生,那位女孩在昨晚未出现不适症状,情况在可控制范围之内。他给出的回答并不能让McCoy满意,就像所有实习医生会做的那样,这种“可控范围”是用来安慰人的。

但他没有说什么,生理上的疲惫让他没什么说话的动力。

他总希望自己能做的再多一些。

临近中午他打开办公室的门,毫不意外,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人。那欠揍的家伙在他干净整洁的办公桌上吃一个挤满了红色辣酱的墨西哥卷,一旁还放着一个印了隔壁面包店标签的纸袋子。

他刚想脱口而出,说你该回家做你那该死的家庭作业。

他又忽然想起,这小子已经毕业了,不再有家庭作业了。

他大概还不太清醒,他觉得自己恍惚间听见Jim说什么毕业旅行。

别做梦了,Jim,你不会想让我跟你一起去,我是个医生。

医生也有请假的权利。

我不能。

你可以,Bones,得了,如果你说是因为你一把老骨头吃不消,那我接受,但不是这个原因,那么为什么不可以?

McCoy沉默了几秒,回答说,因为我一把老骨头。

行啦!Jim吃完最后一口卷饼舔了舔手指,从椅子上起身给McCoy让出位子,坐到一旁的小沙发上,每个毕业生都有一场毕业旅行,想想那多棒,简直是一生中最有意义的旅行!你终于摆脱了那没完没了的论文,终于能痛痛快快地享受夜生活……

所以?McCoy摇了摇头走到办公桌面前,将面包渣清理到垃圾桶里,打开Jim为他带的早午饭。告诉我年轻人,这就是你的理想?每天喝酒到天亮,和不知道名字的人在一张床上醒来,逃离无聊的建筑学教授和每周三交一次的论文?

Jim把头向后仰摊在沙发上,拜托了,Bones,你难道看不见一个被压榨了无数精力,而即将奔向新生活的有志青年吗?

看不见。

Jim半天没再说话,让McCoy觉得自己是不是言重了。

可是我的成绩单上全是A+,虽然我的确不大喜欢威德尼教授。

McCoy叹了一口气,按下电脑的开机键,转过头问他,所以,躺在我沙发上的特权毕业生,你想去哪儿?

公路旅行。

好吧,我输了,你们年轻人现在时兴模仿老电影,斯图尔特是你的偶像吗?

约翰韦恩才是。

McCoy翻了个白眼,在键盘上打出开屏密码。

说起来,你的密码是什么,我以前试过,但没猜对。

你试了什么?

Jim Kirk是个小混蛋。所以——到底是什么?

你生日。

我才不信!

II

后两天Jim处于失联状态,McCoy也没多管,刚毕业的年轻人有无数的狂欢派对要参加。他只希望Jim不要被香槟淋湿了衣服又醉的一塌糊涂倒在宿舍门口,或者干脆醉倒在酒吧里第二天早上被扔出去吹冷风。希望那家伙学会照顾自己,这就是他对Jim的全部期望了。

他,独自面对着叠在一起的病例,好像年轻时填不完的实验报告。

说实话,他已经习惯一个人解决很多危机,他既无时间也无精力去挥霍。Jim是个意外,这个意外就好比你打开门收到快递里面装了个人差不多,你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惊吓,反正不会是惊喜。

下午还有两台手术,第二台结束恐怕已经过了晚餐时间。他给Jim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带一份晚饭,顺便看看那小子是不是还在派对上,如果是的话,就骂他一顿。

但是Jim接通电话之后那一头格外安静。

你在哪儿?McCoy问。

你忘了吗!我得准备我们旅行的东西!正好,你喜欢蓝色的帐篷还是黄色的?我应该带一台游戏机吗?你请了几天假?嗯——你喜欢什么牌子的润滑油?

我还没有请假,Jim,你不需要准备那么多,我最多只能请出两天的假。还有,我确定我的车不需要润滑油。McCoy深吸了一口气。

可它看上去也是一把老骨头了。Jim那头听起来像是往购物篮里扔了些什么。我们还可以拿它干点儿别的。

闭嘴。排除这个意义不明的句子带来的念头,McCoy挂断了电话。该死的,他忘记说正事儿了。也许他可以订个外卖——如果他有时间——其实晚餐没那么重要。

McCoy进手术室之前拨开帘子看了看窗外,重重叠叠的常绿树外是繁忙的街道,在高层能看见地平线,这时候太阳已经沉在了建筑物之间,被分割成了几块,橘黄色的光笼罩了城市。他走进更衣间换好衣服,开始工作。Chekov是他的助手,McCoy逐渐发现了这个年轻人卓越的能力,前几天Chekov独自做了一台紧急手术,并且很成功。这给了McCoy一个不被打断的睡眠。

手术室里的安静能让McCoy感到某种程度的放松,他有条不紊地按设计流程进行手术,Chekov适时地把器材放到他的手里,生命体征的数据在屏幕上发着绿色的光,没人觉得还会出意外。两个小时之后手术进行到缝合阶段,它圆满地结束了。他和Chekov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让一边进来辅助的护士将病人安置好。

走出手术室的时候McCoy意外地在等候厅的椅子上看见了Jim。Jim把笔记本放在膝盖上敲打键盘,没有注意到他。

你不会去我的办公室等着吗?McCoy在Jim旁边坐下,看上去也没打算带Jim回办公室。又或者他只是想让腿休息一会。

噢,Bones,你的记性真是不好了,你的办公室门锁了。门锁的密码又不是我生日。Jim合上笔记本,拿过一旁的袋子,拿出里面巨大的披萨盒子,香气溢了出来。牛柳香菇的,还有超多芝士,我猜你没吃晚饭,我等了你很久。

McCoy又接过了Jim递来的纸杯,从袋子上的水汽来看,它曾经是热的。接过来的时候Jim还握了握McCoy的手。McCoy差些没倒翻那杯牛奶。他觉得两人之间的角色发生了转换。从前都是他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给Jim送饭,现在反了过来。他觉得很不对劲。但他必须要承认,Jim从只会惹祸到现在成长了很多。

夜幕降临,医院里的路灯也亮了起来,从大片的玻璃往外看出去,远处的市中心的灯光像银河,在地平线上流淌闪烁,一个医生,一个大学毕业生,安安静静地吃完了他们的晚饭。已经冷掉了的披萨,冷掉了的牛奶有一种速泡的奶粉味,但McCoy觉得他永远不会忘记。

他们也算是一起吃过很多餐,聊过很多琐碎的小事,有过一些无伤大雅的吵架。互相安慰过对方也曾取笑过对方。他们一起看过城市的午夜,一起去过凌晨的公园。从没去影院看过一场电影,仅有的一次买了票却被工作耽误。

但McCoy说不清这是什么关系。他们是朋友还是恋人。

McCoy被恋人这个词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呢,他喃喃,驱散了这个念头。这个男孩偶尔开黄色的笑话,不过是这个时期大男孩常做的罢了。但那对于McCoy来说并不是没一点挑逗,有时候,有一些过分了。McCoy甩了甩头驱散了这个念头。Jim还未完全搬出宿舍,他与McCoy曾商量过暂时在他家借住,反正沙发够大,也省了一笔花费。

他们回家的路上在一间即将关闭的报刊亭买了一份标注交通线路的地图,McCoy把车停在路边,Jim跑过马路去,他看着Jim的身影,在夜幕下只剩一个轮廓,似乎是口袋里没有小份的零钱,Jim摸了摸后脑勺,后面几缕头发因此翘了起来。

他回到副驾驶座上的时候McCoy伸出手把那几缕头发压了下去,Jim打了个寒颤,看McCoy的眼神就好像McCoy变成了外星人。

我今天能和你一起睡吗?Jim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这么问他。

McCoy愣了愣,有些惊讶地看了Jim一眼,但他肯定表现出了心虚,因此对方没有退步的打算。

McCoy洗漱之后进卧室的时候Jim又问了一遍。

睡到沙发那儿去。

我给你带了晚饭呢,Bones。

睡到沙发那儿去。

我等了你很久。

睡到沙发那儿去。

我以为你是爱我的。

你该死的。McCoy低声咒骂。是的,我是爱你的,行了吧。他把这句话说得像个好哥们会说的那样,但他自己知道并不单纯是那么回事儿。

半个小时后Jim睡着了。潮汐般的呼吸声在房间里浅浅地浮着。如果你,经历过一场恋爱,那么你大概知道这种朦胧的感觉。在长达一千八百秒的时间里,被爱这个字眼纠结至晕眩。McCoy抬起手来看了看无名指上的痕迹,那圈白色的印记已经不明显了。那里曾经发着光。

他偏过头去看Jim,Jim睡得很靠近床沿,这使得他们之间没那么近。他的睡颜很放松,嘴微微张着,头陷在枕头里,放在脸颊旁边的一只手自然地舒展。

是的,至少是这一刻,McCoy觉得他爱他。

III

McCoy的假期批下来了,两天。他接受了。

Jim在出发前又出现在了医院,捂着额头上的伤口,固执地将此称之为“光荣负伤”,McCoy在用酒精消毒的时候下了“狠手”,Jim紧紧咬着嘴唇忍痛,McCoy才放轻了动作。事情的经过也格外简单,他去工具店买扳手,爬梯子的时候没拿稳,被一个牛皮纸盒子砸到了头。

需要我跟你解释一样你有多蠢吗?McCoy扔掉那枚棉花团。

你真贴心,Bones。Jim捂着已经贴了一块方形小纱布的伤口说。

假期只有两天,你听到了吗?我是很忙的。

那太棒了,Jim笑了起来。

这个笑容真是灿烂,以至于McCoy盯着看了一会。是的,挺好的,他自己也想。

接下来Jim和他唠叨了一堆他准备的东西,McCoy生无可恋地决定不再提醒他他们根本不需要用到扳手和斧子,他本以为自己那辆车能再坚持几年,但现在恐怕要葬送在这次旅行上。

我已经把备用汽油放在你的车库里了,到时候你记得把它放到车里。还有一个应急的医疗箱,我相信你是不会忘记的……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订外卖,Jim用他在学校里和Sulu学来的厨艺做了一顿晚饭,McCoy看着烤箱的说明书烤了半只鸡——那是他住进这间房子以来第三次用烤箱,他一清二楚。之后两个人早早地休息,Jim在客厅打了地铺,入睡前他们还隔着房门发短消息嘲笑对方的厨技。

第二天,就像他们计划好的那样,六点的闹钟,但是在六点半起床,七点出发。

Jim把最后一个塑料箱子塞进后备箱然后跳上副驾驶的时候,McCoy一脚油门,他们上路。

那个箱子里都是些什么?McCoy问。那个箱子随着车身的摆动发出了喀拉喀拉的声响。

巧克力豆。我猜。Jim一边戴上墨镜一边回答。

 

——TBC——

下一次两周后,好了想想也没人……

没有写那种正剧风,只想安安静静地先写完一个故事。

所以轻松地看就好了。

评论(7)

热度(21)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