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Spock/Kirk]飞蛾扑火Pt.I 诡影 教父AU

《扑火》

说在最前面:

*教父AU平行世界

*相信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大家,这样一个偏黑暗的题材对ST来说都是一个挑战,我经历了非常多的考虑,必须要有一次突破,是我第一次尝试,不成功也成仁,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无法接受请避开,不希望看到有人来找我评论里私信里KY,但我希望有评论胜于有红心。

*角色死亡警告

*我尊重并爱他们

*第一篇大段解释背景介绍需要耐心,写起来并不那么顺手,第二第三篇大概会有所好转。

*再次说明如有不适可以略过,我自己倒有些不适应。

*纯属虚构

    

屋子里很暗,只有街边的路灯的光透过窗外茂密的树叶的遮挡照进来,Spock的双手微微颤抖,这双手刚刚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他没想到一切是以此结束的。但这是他自己的决定,是他第一次违反所谓逻辑的判断。

那具身体就躺在地上,渐渐失去温度。Spock站起身,他比任何人想得都要平静。地面上没有他的影子,这里也不会留下任何有关他的证据。

 

Part.I 诡影

 

James Tiberius Kirk并不是Christopher Pike的儿子。

 

1940年春天Pike从意大利飞回美国,将James·T·Kirk带回,那时候的Jim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显出陈旧得黄色,一条不怎么合身的西裤,不低头却有些驼背,眉宇间有些挑衅的味道。Pike先带他去裁缝店定制了几套衣服,暂时换上一套得体的西装。Pike亲自给他修剪了头发,再请人为Jim剃去乱糟糟的胡子,修剪指甲。

 

Jim围着毛巾坐在椅子上任人摆布的时候,Pike像他的父亲一样坐在一边,他斑白的两鬓常使人肃穆而心生尊敬,但在Jim看来那却是亲切的代名。当Jim因为不适而微微偏头被剃胡刀划伤皮肤,渗出一颗血珠的时候,Pike递上了手帕,嘲笑Jim像一只乱糟糟的小狗。

“看看你,你的父亲不会期望看见你这副样子。”

 

Jim听罢狠狠地剐了一眼Pike西装胸前的那只玫瑰,但他听话服从了Pike的一切安排。

 

那晚Pike家族的头狼们在家中聚首,他们的教母正在厨房准备晚餐的千层面和肉排。头狼们照例互相亲吻送上礼物,然后沿着长餐桌按次序落座。他们太过循规蹈矩,亲吻Pike的手指的时候也有些僵硬。聚餐的正式时间是六时整,Spock在五分钟前到达,他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椅子边,脱下西装外套后将衬衫的下摆整理齐之后才落座。

 

这时候McCoy的声音才从门口传来,他不停地摇着头一边脱下外套,将严整的领带稍稍扯松了些,坐在Spock对面的座位。McCoy一刻不停地抱怨当天的交通有多么可怕,一群手上沾着橘子汁的孩子们贴在你的车窗上向你贩卖报纸。

两人坐在Pike的两手边,他们是Pike家族的左右臂,Spock是军师,McCoy是仓库和信使。这一次聚首并不是定期的,而是突发的。这几日已经有风言风语漏出,墨西哥的毒贩很不安分,想在西边开始贸易。Chekov和Sulu对视一眼,他们多少以为Pike是为此才召集他们。

 

这时候Pike带着Jim从办公室出来,Pike的手按在Jim的肩膀上,像一种可靠的证明。他请Jim先站在一旁,然后走到他的座位边,将手放在椅背上,宣布Jim将成为他的教子的时候他的语气不容置疑不容推翻,餐桌上没有出现一句私语。Pike知道他要做什么,他也让他最信任的头狼们知道了他的决定。

然后他转身面向Jim:“告诉他们你的名字。”

 

Jim眨了眨眼睛意欲开口。

 

“看着他们。”Pike打断Jim,他温柔地提醒Jim,“我的男孩,你要尊重我的孩子们。”

 

Jim于是抬起头,用他那双蓝色的眼睛扫视餐桌上的人:“James·T·Kirk.”

 

接着Pike向Jim介绍他的头狼们,他最亲爱的男孩们。他们一一握手。最后,他请Spock在他的左手边为Jim添加一把椅子。Spock怔了一秒,略为疑惑地看着Pike,他站起身却没有其他动作,Pike在他开口之前就回绝了他的质疑,他告诉Spock只需要照做。Pike用仅次于左右手的地位向他的头狼们示意:

我爱这个孩子,我要求你们尊重他的地位,将他视为家族的一员,同时他不接受此时的质疑。

 

用餐之后Pike将Jim留下,Spock和McCoy先走进办公室。Jim本也想走进办公室,但Pike伸出手拦下了他,他告诉Jim他不希望他参与家族的事物。可我是你的教子,我以为,Jim问。Pike轻轻拍了拍Jim的肩膀,告诉他,并非如此这是为了保护你,我对你给予巨大的期望,我希望你成为有头有面的人,在光明的那一边。

 

他没有再提起过Jim的父亲,Jim也希望他不要。Jim暂时妥协,打算转身离开房间,接下去他会被安排去读几个大学专业,学习他所必须的。他离开Pike前Pike忽然握住他的肩膀,在他的背部狠狠地拍了一巴掌。Jim几乎是被迫的挺直了脊背,火辣的疼痛让他轻号出声。

他听见Pike对他说:“成为我的教子,你要先学会挺起脊背。”

 

未来的三年,Jim没有再听到Pike的口头话语。Pike真的下定决心让他远离他建立起的教父家族的事业,将他送去国土东边的顶尖大学进修,而他也潜心学习,不再如开始的几个月对家族事物抱有罕见的好奇。偶尔他在大街上会听见人们窃窃私语,小声说着五大家族中势力最强大的Pike家族。

 

他和McCoy逐渐熟络起来,Pike家族逐渐往东边扩张势力,McCoy常常来出差,McCoy和Jim常常在酒吧一坐就是一整天,什么都不做,看着来往的车辆发呆,讲一些没意思的笑话,消磨几杯威士忌,沾一身烟味,看那些木质椅子上的划痕。

他与McCoy分享的是孤独。

McCoy会帮Jim整理一团糟的公寓,像任何一个保姆会做的一样。然后他俩直接坐在地毯上,说天南地北。

Jim说他的母亲有一座很大的猎场,就在老宅子后面。他父亲曾经有一只猎鹰,但他从未见过他父亲,也从未见过那只鹰。他说进入猎场需要越过一片荆棘,他总能过去,没什么拦得住他。他说这话的时候野心勃勃,让McCoy一时晃眼,但他从未怀疑Jim觊觎教父的位子。McCoy的话题永远离不开当天的报纸,离不开这座城市里总修不完的漏水的消防栓,离不开他的前妻。McCoy是个有种的家伙,尽管他将他前妻抢走了他所有财产的事情在醉酒后吐得一清二楚,所有人还是这么说他。Jim知道这是一种称赞,McCoy应得的。爱情这件事情,没有人说得准,没有人说得清楚。

 

Jim的爱情也许有关Spock,先一步察觉这件事的是McCoy。但是无论是Jim还是Spock,都没有亲口承认过。有些话不需要说出口,Jim是这么对McCoy解释的,McCoy挑着眉头一脸不敢相信,他拒绝听Jim继续说下去。

 

Spock受Pike所托定期来拜访Jim,一开始Jim将他故意锁在门外,但Spock开锁的技术最终让他哑口无言。他们还在意大利的时候Pike与Jim提到过家族里的人,他说Spock是一个完全靠数据说话的人,他是最适合做军师的,他能够计算出最佳的方案,这使得Pike家族能站稳脚跟并不断向前。

但是,Pike用了一个但是,我认识你的父亲,你的父亲不仅仅用纪律治理他的公司,更用友谊维系身边的人。那是Spock所缺少的,也是Pike家族时至今日所缺少的。Spock僵冷得像一座苍白的雕塑,但他是最为衷心的,永远,永远别去怀疑他的忠诚,Pike这么说。

 

他们你争我斗了将近半年时间,才有所好转。McCoy看见两人争吵的样子简直难以置信,Spock被Jim改变了,这已经成为了一个事实。而Jim也被Spock改变了,毫无疑问,他变得更加稳重更注重大局。McCoy在校庆舞会之后,再也没有怀疑过他们爱上了对方这件事,但他小心翼翼地保守这个秘密,尽管没有人这么要求他。

 

只是他的直觉这么要求他。

 

距离Jim双学位毕业还有一年,Spock和Jim走到公寓的阁楼,远处的大海在夜色下一面漆黑,只有零星的轮船的灯光,隐隐约约的海浪声像是从梦中传来,不甚清晰,临近圣诞海边每隔一会会升起几支寂寥的烟花,也许是学生按捺不住偷偷燃放的。

 

在那里Jim从墙缝里抽出一瓶酒,Spock皱了皱眉但也没提出什么异议。他们靠着的窗户对着街道,但没人会发现他们。一杯酒之后Jim揪住Spock的衬衫领子吻上去,就像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恋人,那天他们将身心都交付给对方,做爱到凌晨,Jim的双腿逐渐无力地从Spock腰间垂下,高潮像一场海啸,巨大的浪,Jim是搁浅的人。

 

他无序地喘息着,手指扣进Spock的背部。Jim问他:

“Pike最近怎么样?”

 

“一切安好。”Spock用手拂去Jim鼻尖的一颗汗珠。

 

“街上有不少风言风语,说俄罗斯的军火订单从Pike家族这里逐渐转至别的家族,Pike开始雇佣雇佣兵,那些雇佣兵不可靠,Spock,他们是最纯粹的利益关系,他们对钱忠诚,而不像教父家族是对家庭忠诚。”Jim努力支撑着起身,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

 

Spock半晌没说话,直到Jim抽完半支烟,转身确认他是否睡着了,他才缓缓开口:

“我答应教父,不让你参与一分一毫,Jim,你只需要完成学业,回来和我们一起生活,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相处在一起。”

 

“我没想过反抗他,Spock,我只是……我只是这么一说,我们随便聊聊时事,这他妈难道都不行吗?”

 

“我并未有这层意思,Jim,教父希望你不要参与有他的理由。”

 

Jim忽然狠狠地往Spock的胸口揍了一拳,他按灭那半只燃烧的烟:“你没有权利决定我做什么,他也没有这个权利,他是我的教父,不是我的父亲。”

 

Spock没有说话,而Jim在房间里来回地踱步,等到暴躁逐渐消退,他走到床边再次抽出一根烟想要点燃,而Spock出乎意料地夺过了那包烟将它们扔进了垃圾桶,Spock从未有过这样的大动作,在Jim的印象里他永远冷静,像一只真正的狼,安静地匍匐在雪地里与冰雪融为一体。

 

此时此刻房间里静得只剩下窗外街道上汽车驶过的声音。

 

Spock最终平复了呼吸,这不是他第一次感觉到Jim的介入,他时常感觉到一种不真实的感觉,Jim爱他,他的数据也无法让他去质疑这一点,但Jim的爱他有一部分基于他在Pike教父身边的重要地位。Jim想介入教父家族的生意,这个念头在Spock心中浮现。

 

Spock走过去,将唇贴在Jim的嘴角边,他只能告诉Jim真相:“如果你坚持如此,Jim,我们之间无法再有下一个吻。吻,它有不同的含义,如果你吻我,这将不仅仅代表你爱我,也代表着你会为我而死。”

 

“独有的语言,我知道,”Jim微微偏开头,表示他的不妥协,“亲吻额头,代表着杀死所有目标。我不会强迫你,如果我逼你说出教父的生意,你便是背叛,而我相信你也不会背叛Pike……请你相信我爱你,Spock。”

 

“Pike不会允许这件事发生,Jim,他希望你好好的,去做一个官员,州长,甚至再大一些,参议员,而不是在赌场里,”Spock做出了一些尝试试图将Jim从深渊一边拉回来,“为什么不留在光明这一边。”

 

“而我们为什么不能使Pike家族的生意合法化,我们掌握的领地不比一个州要小,为什么……”Jim没有再说下去,他最终将头埋在Spock的肩膀上,“Spock,你不必向任何人提起,而我,我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隐藏,这仿佛是我与生俱来的能力。”

 

第二天天亮,太阳从远处的屋顶上慢慢露出脸,Jim与Spock回到了往常的状态,一切像是没有发生。

 

一年后Jim完成学业,Pike亲自去机场接回他,Pike这两年更老了些,鬓角已经全白,但他仍然慈祥而亲切。他们回到家之后和气地聚餐,Jim笑着讲了许多大学中的事情,回忆怎么也讲不完,Pike认真地倾听,Jim却发现Pike的食欲不再好了。他的故事说到一半就跑去厨房帮教母做甜点樱桃派,回来的时候桌上又多出了一个蛋糕,上面用橘子果酱写着“欢迎回来”的字样。

 

Jim也许和Pike提过想要接手家族的事务,但Pike当时一定回绝了他,Spock不需要数据告诉他,就能知道办公室里大致的景况。但Spock的估计不会出错,Pike最终会做出让步,让Jim去做那些家族里最清白的事情,比如一家加工食品公司。


Spock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支被踩过的玫瑰,欲绽未绽像无数美梦化为泡影,那是教父胸前的一支。

 

Spock偶尔有意无意与Pike提到Jim的工作,也许有意暗示Jim的心思。Pike听后只是眼眸的光暗了暗,然后将Jim的职务调离得更远一些。他尤其嘱咐Spock多关照Jim,默许了他与Jim的关系。他如此用心地保护这个男孩。

 

像一场拉锯战,Jim和Spock暗中较劲,但现实毕竟没有想象中的烛光与温暖。

 

几个月之后的一晚Pike带Chekov去参加一场会面,商讨意大利的橄榄油进口,达成协议之后沿着楼梯下来Pike发现保安都失去了所踪,想让Chekov打电话核实,Chekov走在前面忽然随着枪声倒地,Pike躲在汽车背面作为掩护也身中数枪。到达医院的时候Chekov已经不再有心跳,而Pike仍在手术室内。手术室外亮着的红灯印红了赶到的Sulu的眼睛,他看起来像杀红了眼。

 

听闻此事的Jim火速来到医院,还未走进大门便被Spock拦下。

 

Spock发疯似的用力拥抱Jim,他在他耳边低声重复:

“你相信我吗,相信我吗,Jim,Jim——”

 

Jim也拥抱住Spock,他发现Spock没有在颤抖,Spock被激怒但他绝对没有失去该有的理智,这像是一句无法违抗的命令一般,Jim两秒之后松开了Spock,Spock最后留给他的话是:是那群墨西哥人,他们想在东边贩毒,Pike拒绝提供政府和警察的保护。

 

Spock来不及说完了,但那足够了,他给Jim留下了线索。

 

Jim最后看了一眼Spock,没有吻,在Spock说那番话之后,他们应该期望的是再也没有吻,那一眼便是告别了。Jim转身钻进车里,以最大的速度开离了城区,一直开下去,开到那没有人烟的地方去。

 

拥抱的意义是,离开,逃得越远越好。

 

 

Part.I END


比预计的格式多了一千多字,不能说尝试成功,恐怕都没有吸引人继续看下去的诱惑,但我一定尽全力把他写完。这一章废话多了些,但背景这样。我真的不再多说了,人物都有我的考量,无论批评还是鼓励,还是希望看到评论。


评论(21)

热度(36)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