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haw/Root]主必眷顾你/Rest in Peace 全

Title:主必眷顾你/rest in peace

CP:POI Sameen Shaw/Root(Samantha Groves)斜线有意义

Summary:

在遇见Root之前,Shaw只是一名特工。

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1、

这不是Shaw第一次参加葬礼。

 

    但一样糟糕,她想。

 

秋天依旧总是下雨,Shaw站在墓园苍白的小道上,经过的身边的,只有风。

 

2、

纽约的布鲁克林,总是充斥着暴力与冲突,灯红酒绿之间买醉的人不在少数。Shaw并不是去买醉的,她不喜欢在人群里面喝醉。在人群面前总让人不适,像阴雨天旧伤的隐隐发作,虽未痛入骨髓,却挥之不去。雨夜的梦魇也不过如此,Shaw自己却怀疑自己也会有那样的噩梦,那不过是任务里的一部分,文件上的一串字母,漫长的等待里毫无意义的一秒。

 

但她无法抗拒掩藏在酒吧的沙发脚边,被香烟的焦灼窒息的氛围所包围。混合着伏特加和各种年份的威士忌,大块的冰块未融的腥冽。腐败的气味,彻头彻尾的,Shaw咬了咬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闭上了眼睛。

 

这令她几乎呕吐出来。但是她无法抗拒。

    她正在患上瘾症。

 

酒保们关门的时候没有发现角落里的她,她睡着的时候手里紧紧握着那把任务里沾上了鲜血的枪。

像握着救命稻草。

 

冷情的人是没有梦的。无数次她感觉到血脉的喷张,香烟的火星忽明忽暗在梦里出现,真实的触感却是扣下扳机更换弹夹的时刻。用最简洁的语言汇报战况,庆功晚会总是最早离开。手上鲜血无数,梦里怎能不想。她有梦,真实得不可思议的梦。这如何解释?她也想问问全能上帝。

 

3、

所以说,我们都想要弄明白一些事情,那些已经过去了的,却不能舍弃的东西,Reese靠在天台的栏杆上递给她一份双倍芥末的三明治的时候这么说。那时的Reese还乐此不疲地玩跟踪游戏,但救人可不是消遣。

 

你什么时候说话才能干脆点?她夺过三明治狠狠地咬下去。她翻了白眼,不知道Reese有没有看见。

 

那你不如坦白说说我和Finch的共同目标,“Root”,Reese坐在黑暗里。 

 

他念出那个名字的时候,Shaw抬眼看Reese,借着月光她看不清晰他的脸。她和Root在电熨斗相遇之后还见过几次。她和Root一起喝酒的时候想过Harold Finch在监视他,那时候她还未正式加入。她要花不少时间才能在街上摆脱她面前的John Reese,不愧曾是一名特种士兵。但和Root在一起的时候,她变得什么也不愿想。哪管它明日雨后日雪,留在手里的酒就是好酒,好酒就值得一醉方休。

 

昏昏沉沉的时候,Root和Shaw,有着相似得可怕的模样。

 

那一晚的茴香酒还留在舌尖。她不知道Root是否也这样觉得。彼此靠近的时候呼吸纠缠,深深地望向Root的眼睛的时候,Shaw觉得周围的所有人都醉了,而她偏偏清醒得可怕。靠着酒吧慵懒的Root,靠近时卷卷的棕发还有某个品牌洗发液的香味,Shaw觉得Root是她的救赎,她恨不得为此效忠。

 

乃至付出生命。

 

4、

“准备好了吗?”Root用枪柄敲了敲Shaw的头,Shaw才回过神来。

 

“随时,”Shaw扣下了扳机,“随地。”

 

那是她们收到的第一个号码,也是第一个她们合作救下的号码。在Root身边的时候,Shaw不再那么焦虑,为胜利而欢呼拥抱的时候不再僵硬着身子,不再匆匆地躲避所有煽情的场面。Root笑着说你越来越有Reese的感觉了,冷静得要命,像一把手术刀一样对所能造成的伤害不置一词。而Shaw只是弯出一个并不熟练的笑容。她在心里说,是你,Root,是为你。

 

她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一个救世主,她也从不想像老电影里面演的一样拯救世界。

可人人都有一点盼望。她只要固执地守住,那点光芒。

 

她以为Root会带她去公寓之类的地方,哪知道是在酒店订的房间。两个人争着爬过床去给客服打电话要送酒来,最后以Root摔下床作为比赛的结束。两个人开香槟的时候氛围像结婚前的单身派对,桶中的冰块溅出来融化弄湿了地毯,两个人只能撤退到落地窗旁边去。在Root敲敲键盘把账单都记到Finch上去的时候,Shaw只能摇头感叹当年该学计算机。

 

“谁不想有一间房子呢Shaw?”Root把头靠在Shaw的肩膀上,她闭上眼睛,“我要紫色的窗帘和地毯,还有可爱的会动耳朵的兔子拖鞋,你要每天带Bear散步,我就会去学着做饭。但我们太不稳定,Shaw,就好像风里的蜡烛,天上的无脚鸟。”

 

Root念出后一个名字的时候虚弱得仿佛要散在风里。

Shaw觉得心口像被剜了一刀,生生地被剥夺了言语的能力。

 

那是许久之后。

Root问Shaw:准备好了吗?

随时随地,Shaw看了Root一眼。

Root笑出了声:我问的是——你准备好——

 

为我赴死了吗?

 

5、

Root的声调一直很甜,像融化在嘴里的糖果。

也像婉转的夜莺,Shaw想,她会愿意做夜莺的国王,她不会放弃她,她会放下所有的权利与财富和她的夜莺逃到森林里去。

当然包括为她赴死。

 

信念深深扎根之后,要将其拔出,是何等苦痛。

 

Shaw想,在Root为信念而死之时。

痛苦也不过如此。

 

    她其实,是为她赴了死。

她想。她知道自己对Fusco笑得很难看。

 

6、

Fusco说:主必眷顾你。

 

葬礼上,Shaw只记得这句。

 

7、

Shaw会记得所有和Root一起的日子。她们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冒险。在枪口下的合作,带着最坚定的信仰和忠贞,最顽皮的嘴角与眉眼。某个夏天的晚上她们在美国南部的野外郊游,趁着夜幕还未降临前的光亮把火上的烤香肠收下来。她们痛饮当地的啤酒,猜拳来决定谁出去抓某种路过的萤火虫。

 

她们纠缠着胡乱地吻着倒在睡袋上,撕扯衣服的动作显得粗暴而迫不及待。肌肤的相触带来的过电一般的酥麻感令Shaw上瘾。她心甘情愿坠入这样的漩涡里去,光怪陆离也好。只是别让这成为一场梦。

 

千万不要是一场梦,Root仰起脖颈的时候Shaw贴在她的耳边喃喃。

千万不要。

 

离天亮还有大约三个小时的时候Shaw醒了过来,她身边的Root还沉沉地睡着,坐起身来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的手原来一直攥着Root。

 

攥着救命稻草。攥着此生所爱。

 

8、

还记得一次任务里Shaw中了弹,Root当时的样子,如果Shaw还有力气,一定会嘲笑她的,一定会的。为了避免暴露她们只能撬入别人的家门,进门前Shaw还不忘记嘴硬。直到Root告诉她那是一枚空心弹,她骂了一句他妈的。

 

别担心,Sameen,我见过这样的子弹,不过是小事情。Root加热手术钳的时候说。

 

哦得了,Shaw分出了一些力气花在翻白眼上,这和江湖流传的版本可不一样。

 

尖锐的刺痛和清晰的触动都让Shaw的神经无比的紧张,她死死地撑着牙关,几乎咬碎自己的牙齿,脑海中迎来的是一片苍白,只剩下最单纯的痛感。Root,Root,Root,她无法用嘴喊出这个名字,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呼喊。Root能听见,她回答了,Shaw没有去想那是梦境还是幻觉,但她听见Root的回答了。

 

Root回答了什么?

 

Shaw睁开眼睛。嘴里是她自己绑上的布料,有助于忍耐。桌上的消毒酒精,带血的弹片,满是鲜血的双手。不远处的沙发上被铐住了双手的家伙们已经打起了瞌睡。空气里弥漫的血液的味道已经几近干涸,散在空气里粘稠得要命,像无处不在的恐惧,缠住了Shaw的双手。

 

从始至终,这间屋子里就只有她。

 

没有Root。

 

9、

葬礼结束以后,形式依然不容乐观。天气总是下着雨,乌云铺满了天空。

墓地黑色的新土之下睡着她的美人,之上是一串被雨水浇湿的数字。她没有去记它们。

那之后Finch接通过与Shaw的连线,此时此刻的他也在做着自己从未料想的事情。

 

他说伊格尔顿曾经说,人生若不包含人们没有准备好为之赴死的东西,这种人生就不可能富有成就——

 

Shaw挂断了电话。

 

050313 050313 050313

她怎么忘记它们啊。

 

10、

起身去结束一切的前一个晚上,Shaw去找到了在无数次的模拟中她杀死自己的那座小公园。她偷了一瓶酒出来,走到水泥地上去,踩上一个转轮。像她已经模糊不清的儿提时代,转轮旋转起来连天地都模糊不清。猝不及防是谁又划开火柴点燃了雪茄,火星点点,一如酒吧里的Root。

 

她是她生命里的星光。

 

午夜时分万籁俱寂,Shaw像无数次模拟中的死亡一样闭上了眼睛。酒瓶从手中滑落,坠地的声音似一声惊雷。

万道光斑。

 

主必眷顾你。

 

Root。

 

那是她自己的声音,空空地在她自己的脑海里回响。

 

浴火之后必重生。

 

——E.N.D——


评论(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