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Joey/Pierce]Hello/你好 全

作者有话说(难得写在前面):

配对为疑犯追踪S05E11里同画面出现的,S01E03中30s银行劫匪的107步兵团退役军人Joey Durban和S02E14中友网创始人年轻的亿万富翁Logan Pierce。Joey Durban X Logan Pierce.我取了个cp名叫'Durpi’(肚皮!)

看见他们称呼对方轻快的那一声“Mr.Durban”“Mr.Pierce” ,我就坚信,这两个人的背后一定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故事。

为了这篇文章,花费了……也算是一个月的时间……其实是拖延症…(大雾)

前前后后把那三集看了很多遍,很多的细节要找出来,细节里面灵感迸发。

后面注释帮大家解释了很多,希望大家能够吃我这个安利,也可以花一个半小时把那两集再看一遍。也赠给John Reese。


我想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开始于一台公共电话机。

她给Logan Pierce打了一个电话。

 

1、

“Hey,Joey,你一个人?”

 

Joey Durban正坐在酒吧里喝一杯加冰的威士忌,他听见有人叫他,转过身看那个坐到他身边的男人。他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但对方像一个老朋友一样称呼他。他警惕起来,微微避开身子打量这个男人。

非常精致的定制西装,因为男人随意的动作而起了些褶皱。Logan Pierce朝他做了个鬼脸,点了一杯和Joey一样的加冰威士忌。他晃了晃玻璃杯中占据了大部分体积的冰块,然后仰起头一饮而尽,发出刺激的感叹。

 

“真正的调酒师才明白为什么要在威士忌里加大块的冰。”Logan Pierce的语速很轻快,与其说这是一句感叹,不如说是在对Joey Durban提问。

    “大块的冰不会融化得那么快,”Joey回答他,举起杯子像Logan一样吞下了一整杯酒,“也能使舌头更单纯地品尝到酒的香味。”

 

“Yes,”Logan Pierce举着只剩下未融化的冰块的杯子去碰Joey手里的酒杯,他笑着凑近Joey,“I know you are interesting.”

 

2、

那时的他已经将金爱网推广至全球,这个网站已经拥有数十亿用户,并且还在不断增长。他依旧会缺席那些被媒体围追堵截的发布会,依旧时不时惹其他的董事们生气。但是他再未缺席任何一场内部的策划会议,再未邀请数百人来自己的家中聚会。

属于Friendczar(友网)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Coney Island(科尼岛)的热狗*1也不再被当做午餐。

 

一切都在走向正轨,属于他的东西,一件一件地被找回来。

 

但是Joey Durban的境况不同。

Logan Pierce接到The Machine的电话之后,在Phoenix*2的一间叫“Green zone”*3的酒吧里找到了Joey Durban。加冰的威士忌麻痹了味觉,Pierce看着Joey外套上的污渍,难得沉默不语。

 

“To Pia(琵娅)*4,”Pierce又点了两杯威士忌,一杯推到Joey面前,一杯举在手里,“Rest in Peace.”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Joey一怒而起,揪起Pierce胸前的衣领将他狠狠地撞在吧台上,继而想要掐住Pierce的脖子。Pierce手中的威士忌落到地面上,碎玻璃散落一地,他没有发出呼救,固执地想要掰开Joey的手。

 

Pierce因窒息而双眸失神,酒吧悬挂的白色灯泡下,Joey的眼睛亮的发烫,像一只垂死的野兽被激起了求生的欲望。

 

在酒吧的酒保打算将他们扔出去之前,Joey放开了Pierce。Pierce的领带已经没有用处了,他喘着粗气去碰脖子上的掐痕,明显的青紫已经显现。Pierce从口袋里随手拿出几张纸钞扔在吧台上,和Joey Durban一起走出了酒吧。

 

3、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Joey问站在一旁的Pierce。

 

“我靠信息来谋生,Joey,我知道你是个退役的士兵,107步兵团,阿富汗,陆军奖章,紫心勋章。”Pierce踱了几步走到Joey身边坐下,“但那都不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那么为什么?”Joey的声音被他压得很低,仿佛一头已经处于盛怒状态的猎豹,拱起脊背随时能咬断Pierce的脖子。

 

“因为你和我一样,我们不轻易相信任何人。”

 

“如果我想要救你,那么第一步,就是给你一份工作。”

 

4、

三个月后Joey Durban接到了The Machine的电话,挂落电话之后发现Logan Pierce就站在他的身后。Joey还没有脱去一身军装,迷彩的花纹和头上的军帽,让他看起来有一种独特的英俊。Pierce一如往常,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垫着脚对Joey笑。

 

“我们亲爱的姑娘和你说了些什么?”Pierce从背后忽然拿出一个纸袋,打开来是两个培根热狗,上面挤了番茄酱。Coney Island的热狗,Pierce一直念念不忘,这天Joey负责了号码,Pierce才有空坐船去一趟Coney Ialand。

 

Joey曾经问过Pierce为什么不开车,他可以买到任何一辆他喜欢的车,但是他没有。Pierce车库里唯一的一辆白色跑车,Joey也没有见他开过一次。后来还是The Machine告诉了他,Joey逐渐知道了Pierce的过去,知道他曾从加利福尼亚理工大学辍学,知道他家庭的破产。

才知道他曾几度几乎被自己的朋友所杀。

 

他没有和Pierce说起过和The Machine的那次谈话。但是他开始愿意吃Pierce带来的午餐,愿意去Pierce的家里给他将睡前故事,愿意和他一起坐地铁上班 ,愿意帮他应付那些缠人的媒体。

 

 

5、

 

Hello,Can you hear me?

你好,能否听见我的声音?

I am in California dreaming about who we used to be.

寄居加州的我时常梦到曾经的你我。

 

 

6、

某个台风过境的晚上,忘记带伞的他们走出地铁被猝不及防淋了一身。大雨滂沱中他们互相揪着衣服将对方车过马路,来来往往耀眼的车灯让他们觉得好像迷了路。他们到达离地铁站出口不远的家中,将身上湿透的衣服随手地扔在地板上,跌跌撞撞往各自的浴室跑。

 

Joey裹上浴袍走下楼的时候,Pierce穿着蓝色的浴袍站在立地玻璃前看窗外的风雨摧残院子里的树木。客厅里还很昏暗,只有沙发边的一盏台灯被点亮。茶几上他们新买的非洲菊*5似乎适应了新家。他走到隔间的酒柜里拿出Clos St. Hune*6倒出浅浅的两杯,。

 

Pierce伸出手接过那杯酒,指着窗外的植物对Joey Durban说:“大概是职业习惯了,我现在后悔没有给我的庭院加一个玻璃顶,它们就能少受点台风的罪。”

 

“我们没有办法救所有的人,但是我们能尽可能多的救人,那就足够了。”Joey走得更近些,他看见玻璃窗上彼此的倒影,刚成为搭档的时候Pierce总喜欢踮起脚来,因为那样他们就能一样高了。

 

“其实我没有想到真能让你加入进来,我知道,心中有亏欠的人无法被说服,”Pierce低头去品那杯酒,发出满足的感叹,他舔了舔嘴唇,看着玻璃上Joey的倒影,“他们也无法去爱上别人。”

 

“失去她之后的一个月,我都在流浪,居无定所,像今晚一样被淋成落汤鸡可不是第一次。我本该给她一整个世界,给她最好的生活。我们会有一个孩子——我曾希望那是个女儿,会像她一样可爱。在死者名单里看见她的名字的时候,我的世界破碎了。但是,Pierce,你给了我一份工作。这份工作告诉我,我的人生还没有结束。我站在这里,帮助别人,是她希望看到的。”Joey笑了起来,又像个腼腆的大男孩。

 

    

7、

Pierce固执地要等到这场台风雨停歇,Joey也没有再去点灯,一盏台灯已经足够照亮彼此所隔的距离。他们肩并肩靠在沙发上,Pierce能感觉到Joey肩膀传来的灼热的温度,也许是过于醇香的美酒作祟,他竟有些迷恋现在的气氛。

 

“你在阿富汗的六年里,你想过家吗?”Pierce迷迷糊糊的声音像是困了。

 

“我现在不就在家里吗?”Joey笑了,他看向Pierce,他曾经很多次想要辨认出Pierce眼睛的颜色,这一天他靠得足够近,他终于看清了,那是一种近乎透明的草绿色。让人想到春天的草原,微微拂过的风还有遍地的野花。

 

“是的,我们都在家里。”Pierce转头与Joey目光对上,他想Joey的眼睛是深的灰绿色,他有时会以为是黑色的。但是现在,他们足够近了。

 

Pierce吻上Joey的时候,Joey伸手搂住了他。Pierce的嘴唇带着松露香的酒气,气息淡淡地包围住两人。睫毛扫过对方的皮肤时带起一阵战栗。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悄悄停下了。

 

8、

他们在别人面前永远互相称呼“Mr.”。

 

Logan Pierce对其他人可没有那么客气,每次散会,他依旧卷起他的外套和所有人说;“Lunch Time,Bitches!”

 

而和Joey Durban站在一起的时候,Pierce似乎格外乖巧。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们把这以为是两个人打的赌或者玩笑,包括在外总是穿颜色一样的衬衫和西装。

而他们两人却又心照不宣:

 

“Mr.Durban.”

“Mr.Pierce.”*6

 

Pierce喜欢在这时候做个鬼脸。

 

9、

有一天Pierce公事缠身,一整天的会议让他来不及吃一顿饭,甚至是一杯咖啡,坐在Benz里连和司机开玩笑的力气也不剩。辗转于纽约城里的他想起John Reese是不是曾经也这样生活。

 

晚上十点左右接到电话的Joey在他的办公室里找到了趴着打瞌睡的Pierce,他把Pierce背到楼下放进车里,那家伙已经在他的背上留下了口水渍。他揉了揉他的头发,Pierce难得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毫无防备的孩子。大多数时候他都调皮得像个孩子。

 

驶过曼哈顿大桥的时候Pierce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他像个丧气的孩子,双手放在车窗上看窗外被点亮的纽约城,星光闪耀,繁华一片,他思考了一会,郑重地告诉Joey:

“你带我逃跑吧!”

 

Joey Durban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缓下车速看了看身边的Pierce。因为他刚刚磨蹭了靠背,那头金发又变得一团糟。

 

“我要逃出去,你可以带我逃出去,你可以。”

 

被Joey抱起来走进家门的Pierce依旧嚷嚷着不想去公司不想去开董事会。借着应酬的酒劲未消,捧着Joey的脸就是一阵乱啃,Joey猝不及防,但很快夺回了主动权。

第二天早上有理由赖床的Pierce在床上享受早餐的时候,Joey扶着额摇头,只得替他去应付那些会议。

 

10、

那天晚上的号码情绪失控了,不顾一切冲向车流的时候Joey没能来得及阻止几乎同时冲出去的Pierce。号码安全无事,Pierce的左手却打上了苍白的石膏。在医院里他不住地让护士对他温柔一些,Joey一直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

 

Pierce注意到Joey的沉默,他用右手搂住Joey的肩膀,在他的脸上浅浅地啄了一口:

 

“你没有听John说起过吗?我毫不在意自己的安危。*7”Pierce的笑带着莫名的勇气和骄傲。

 

“哪一天你这样救我一次,按照中国的习俗,你就得负责我一辈子。”Pierce当着护士的面对Joey打趣。

 

Joey Durban没把这当做玩笑。John曾说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

 

11、

    

后来他们真的出逃了整整一星期,他们坐飞机一下飞到了美国的中央大平原,不仅仅是为了冬春的小麦和玉米农场。而是Joey收到了一封感谢和慰问信,信里说到Joey的妻子在龙卷风的救援中虽然不幸遇难,但是曾救下一名三岁的小女孩,信里附的是孩子的字迹,彩色蜡笔画的爱心和花朵。

 

“她现在6岁了,终于学会写字了。”Pierce推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看见Joey手里还拿着那封暖暖的信。

 

“我带她去了Phoenix,那儿有一家酒吧叫做‘Green Zone’,你在那儿找到了我。而在Coney Island,曾经也有一间酒吧,叫做‘Green Zone’,那是我曾经‘干事’的地方,也是John救我的地方。”Joey又看了看那封信上女孩的字迹,弯起嘴角笑了起来,“我曾经想和她拥有一个女儿,而她救了一个小女孩。是不是命运,让这一切发生的。”

 

Pierce把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我想是她很高兴看见现在的你。”

 

“我也很高兴遇见你,Logan.”Joey伸出双手拥抱住Pierce.

 

12、

他们来到信上地址所在的农场,农场进去就能看见一潭湖泊,数十头花奶牛哞哞地吵嚷着。坐在秋千上晒太阳的小女孩看见他们就跑了过来,抱住Joey的大腿,牵住了Pierce的手指。

 

听见动静的女孩的家人也走了出来,邀请他们进农场参观。Joey躺在麦草堆上和小女孩玩飞机游戏,Pierce去帮忙挤牛奶了,Joey远远地看见Pierce被奶牛折腾的样子,倒在草堆上哈哈大笑。小女孩和他一样咯咯地笑起来。阳光下小女孩的笑脸,Joey背着她抹去了几滴眼泪。

他想那是她希望他和他过得好。

 

晚上他们睡在客房里,窗外的虫鸣一刻未停,月光洒进来,带着冰凉的触感。

 

“107步兵团也都是孩子,大多因双子塔倒塌而参战。成长得很快,还没有来得及享受阳光。但是必须战斗,为了活下去。”Joey的声音在黑暗里格外清晰,他听见Pierce轻轻笑了。

 

“我们都会害怕死亡,”Pierce的声音轻轻的,“小时候我溺水的时候就知道这回事。后来我长大了,有一天忽然明白,原来不是惧怕死亡,而是惧怕不能死得其所。就像马尔克斯说的,不能为爱而死。你知道吗,也许有一天我会为你而死。那我会很开心的。”

 

Joey没有回答,他只是在黑暗里握紧了Pierce的手。

 

许久,Pierce又轻轻地说:

“如果接受改变的必然性,到时候就不会被打垮了。*8”

 

13、

    

有时候任务结束,他们会想起他们共同的老朋友——John Reese.

 

“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想他。”Pierce坐在台阶上咬一个巨无霸汉堡,一边把沙拉酱弄得满手都是,一边怂恿Joey试试双层芥末酱。

 

“我想他也很忙。”Joey夺过Pierce手里的芥末酱,毫不客气地往Pierce的三明治里挤了一圈。

 

“我听John说,你以前抢过银行,是怎么做的?像这样?举着枪冲进去大喊:‘Get Down!’”Pierce举起手做出手枪的形状,对准了Joey的眉心。

 

“Yes,就像这样!”Joey拿起一旁的番茄酱就往Pierce身上挤,Pierce立刻反击。

 

最后两人还没有试过海鲜酱和蘑菇酱,就被当成变态赶了出去,第二天还在家中的信箱里收到了店主的投诉。看着投诉信上店主夸张地描述,两人互相对视一眼耸了耸肩,谁都不承认有这回事情发生过。

 

14、

直到一天早上他们收到了新的号码:

 

Detective Riley

#498-00-3145*9

 

回车键之后显示屏加载出的照片,是那位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15、

John问起他俩的时候,Pierce拍着John的肩膀说: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吗?我不爱收藏,我只要最好的。一辆车,一块表。说起来,我送你的那只手表你肯定没有带吧,真是可惜,能查月相,精确到纳秒,还不用手动上弦。*10”

 

“他说他也想要给我一个世界,事实上,使我们彼此带给了彼此一个新世界。”

 

——E.N.D.——

 

作者还有话说: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1 巧的是,Green Zone这间酒吧在科尼岛上,而Pierce正好开过一个关于科尼岛的热狗的玩笑话。

 

*2phoenix是S01E03那一集最后Joey带着女友登上的公共汽车前面的滚动屏幕上的字母,废了一番心思找个地名……查了一下,应该就是指美国城市菲尼克斯。

 

*3Phoenix上的Green Zone酒吧是私设,为后文所写。

 

*4S01E03中Reese去找Joey女友的时候这样称呼她。

 

*5非洲菊的寓意是:神秘、互敬互爱、有毅力、不畏艰难,爱语是狂野的爱。

我自己喜欢长梗的花,尤其是长梗的百合。

 

*6 Clos St. Hune最近在补《汉尼拔》,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生煎脑前叶那集(大雾)这是极优的酒,产自阿尔萨斯廷巴克世家酒庄。要相信汉尼拔的品味绝对不差。

 

*7“我毫不顾忌自己的安危”是logan Pierce的原台词。

 

*8“如果接受改变的必然性,到时候就不会被打垮了。”Logan Pierce原台词。

 

*9

Detective Riley

#498-00-3145

从S05E11里最后暂停找到的,谢谢摄影师傅给了那张纸一个特写镜头,不然我就要找死了。

莱利警官的社保号码哦!

 

*10

还记得那只被宅总踩碎的(因为吃醋)200万的表吗……

Logan Pierce原台词。Logan Pierce其实也是我一直很喜欢的角色……



说!我是不是粉!!!是不是!!!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