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晚晴》楔子

人间晚晴

楔子。

 

纽约。晚23:00时。

 

Shaw耸起肩膀扯下身上的白色大褂,顺手拿出胸前别着的圆珠笔,她略显疲惫地走到服务台那儿,潦草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又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圆形钟表。不知为何她看着匀速运动的秒针出了神,秒针运动得没有波澜,平稳,就好像临近结束的潮汐。片刻之后,她才继续在登记本上记下时间,将登记本随手扔在了服务台内的座位上,转身往走廊去了。

 

住院部的灯大体熄灭了,只有在个别的病房里,还有微弱的灯光。这些灯光也多数来自一边监控生命迹象的仪器。Shaw走在不能再熟悉的道路上,在一间不能再熟悉的门前停了下来。她在门前犹豫了很久,某一秒往前快速地走了几步,下一秒又倒退回来。她对自己翻了个白眼,大概在心里暗暗地给自己记了一笔,伸出手打开了门。

 

仪器上的各项生命体征都在正常范围之内,病床上的人的呼吸声微弱得令人心惊,仿佛他人稍微弄出一些别的响动来,她的呼吸就要停止。Shaw上前握了握那人的手,纤细的手腕,在仪器惨白的灯光下显出青色的血管来。她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将那只手放回了被子里。

 

这样安静的夜晚里,Shaw知道不会有人来打扰,夜晚里不会再发生别的事情了。但是她显得坐立不安,直到她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在那里继续待下去,才起身到床位看了挂在那儿的病历资料,确定一切妥当之后,她走到门口。

 

Finch和Reese已经失去联系整整三个月,这三个月里她依旧在这家医院里工作,她与院长单独的谈话并不在少数,她不喜欢那些,但现在习惯了。从前的她会嘲笑这些人自以为高尚,却对最基本的道德无动于衷。后来她发现并非如此,现实生活中的事情远远比自己想象的复杂。有一个问题衍生开来,能够有千千万万种可能。

 

Shaw的手握上冰凉的把手,感到手上的温度被金属剥夺去。

但是,她也许永远也不会忘记,一个跛脚戴着眼镜的绅士男子和一个常年西装革履总是笑得欠揍的高个男人,在过去平静或不平静的日子里,带给她的回忆和一些珍贵如喜悦的东西。

 

“Hey,Root。”她叫出病床上沉睡的女人的名字。

为什么还不醒?


ps:发现要忙的事情真的非常多,先把楔子写出来。

(而且估计S00要延后)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