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第二曲:理想国

第二曲:理想国

 

1、

John Reese在地铁里吹笛子,那种不长不短的,童话里的牧羊人吹的笛子。他似乎是个流浪汉,不过还没有什么除了外表以外的行径证明他是个流浪汉。他的面前没有什么帽子或者笛子盒(除了他这个人和身上的东西,大概什么也没有)。除去早晚的地铁高峰之外,他都会在地铁地下层的大柱子旁边坐着。或者在人极少的时候,他也会站起来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不过实在很少,他似乎会觉得瓷砖的地面比铁质的冰凉的座椅舒服。

 

他吹笛子吹得不错,小孩子尤其爱听。可是小孩子们却不敢接近他,或者敢接近他家长们却不愿意,因为这位John Reese看起来实在是太像流浪汉了。他一定很久没有打理自己的头发和胡子,也没有换过一套好好地衣服,他看上去像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与地铁中来来往往的职业人士不同。

 

孩子们甚至会觉得John Reese是一位落魄的皇帝或者公爵,在他们的国家战败之后被驱逐出来——因为他看上去挺英俊的——从孩子的角度——孩子们没有那么高,而那些大人不会为了他而蹲下来。孩子们的视角能看见John Reese脸上除了被头发和乱糟糟的胡子遮住的部分,最关键的是他的眼睛。一双灰绿色的眼睛,感谢上帝,孩子们还不理解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里面的感情。

 

后来有一次他喝多了酒回来,发现已经身无分文。他头昏脑涨,只觉得热,想想与其下地铁,不如在上面吹吹清晨的风。他浑浑噩噩地坐上木制的长椅,比铁制的温和,他想,至于其他的,酒精麻痹的大脑不允许他再想什么。他只能看着,因为他的意志努力使自己看着。

 

他看见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男人,年级大概比他自己稍微大一些。得体的西装,但不过于华丽,只用方巾简单地点缀,也许是大学的教授,不过更像个图书管理员。想到这里他觉得好笑,勾起嘴角傻傻地笑了笑。他继续观察那个男人,看到他在煎绿茶的摊贩前停了下来。他买了两杯煎绿茶……或者是其他的,总之是绿色花纹的杯子。

 

也许他在等什么人,或者帮什么人代买。不过令John Reese惊讶的是,那位男人的眼神和他对上了。虽然是John Reese先生此前几分钟在观察这位男人,不过John Reese似乎并不为此感到尴尬,借着酒劲他继续明目张胆地看着那位男人,眼神里有些挑衅。或者说,他在酒精的麻痹下想要把自己的痛苦以嘲笑的方式宣泄出来。

 

那位一瘸一拐的男人穿过中间隔着的几座石桌,上面是国际象棋的棋盘。不过John Reese还是确定了这个男人是朝他走过来的。John Reese迷离的眼前是飘过了几片枯黄的叶子——这是个秋天。微凉的风使John Reese迟迟地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上也沾了几片黄色。

 

他鬼使神差地接过Harold Finch递过来的煎绿茶,又鬼使神差地自然地喝了一口——非常自然,好像就该是这样,理所当然的。他听见Harold Finch对他说:

“Mr.Reese,我想请问你对于我的提议是否已经有意见了。”

 

他在说什么?

 

John Reese的头脑中似乎产生了一个神奇的漩涡,像……滚筒洗衣机一样,他那本就破碎而凌乱的记忆常常被搅得更加支离破碎。他集中心智,去把那些拼图碎片拼凑起来。显然不像幼稚园的小孩子玩的公主或者恐龙拼图一样简单。大概是很长一段时间,有六片叶子落在John Reese的身上,Harold Finch都帮他拿了下来。

 

不过那是他们的幸运日,John Reese,他记起来了。

 

2、

虽说John Reese会收到一些小孩子放在他面前的硬币,但是数额最多不会超过五美元。但那穿着端正得体的西装裤的又一瘸一拐的男人,实在是太奇怪了。Reese知道他,他似乎经常在上面的公园和老人下棋。他身上有一股厚重的书本的味道,又有清新的煎绿茶的味道。

 

Reese开始注意他,是在Finch第一次放下一张100美元,和蹲下来看他的眼睛的时候。他是第一个成年人,依然蹲下来给他钱,而且是一百美元。一副认真的样子,看上去并不是无意地给一个流浪汉钱。如果除去这样的行为,John Reese一定会以为那只是个关心流浪汉的社会慈善机构成员或者一个厌倦了图书而出来走走的图书馆管理员。

 

这使得John Reese被迫注意了他,以及和他对视。好像这样就算见过彼此的“认识”状态了。Harold Finch和John Reese对视之后,有些心虚,惭愧地别开了视线。这里有一个很奇怪,很莫名其妙的细节(一段时间以后他才明白):Harold Finch站起身,轻轻地呢喃,带着一些不知所措: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让他来形容,有些像佛教的经文,他曾经在中国出勤的时候经过寺院的时候听到过的那种。也可以用他每星期去教堂做的弥撒来形容。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后来这样的情况每天发生,John Reese一开始装作没有注意他,他刻意垂着眼睑,使站着的人看向他的时候就好像他完全闭着眼睛——他的睫毛也是天然的掩护。而Harold Finch没有再蹲下来,他的脚步也许有那么一瞬的迟疑,的确,更大的可能是他想要蹲下来,但是他退缩了。

 

后来,John Reese一直认为他们是被迫,被迫熟悉起来的。有一天Harold Finch忽然在早高峰出现,而恰巧John Reese在自动贩卖机里要买瓶装水。他的硬币不够,他没有说什么“该死的”之类的话,不过他该记得下次去银行取钱。Harold Finch一瘸一拐匆匆地走过来,递给他一杯煎绿茶。

 

还有一张小纸片,不过这张名片是在John Reese目送Harold Finch涌入人群,至消失之后才注意到的。那是John Reese第一次看见Harold Finch坐地铁,是的,他以前从来都好像只是来给他送100美元,然后再回到地面上——(再一次)是的,John Reese注意到了。

 

再后来?

 

Harold Finch先生成功地雇佣了John Reese先生。

 

3、

“你要么是个闲得蛋疼的阔佬——”

 

“我宁愿做个图书管理员,Mr.Reese。”

 

他们一起笑了起来。很会心的。

 

4、 

后来John Reese在酒吧教训了一群因赔钱而处于狂躁期的混混,被赶来的NYPD一起抓紧了纽约警局,关进了审讯室。Carter第一次亮相,穿着潇洒的制服,她开门走进审讯室,给了John Reese一个微笑,向他解释外面的情况有多混乱:

 

“你知道吗?酒吧那没坏的监控记录了你对混混多么暴力的行为,而那位被你从骚扰中救下的女孩子依然坚持你是‘最温柔最勇敢’的男人。”

Reese懒懒地靠在椅子背上,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他微微耸肩——他听见在无线耳机的那一端,Finch听见“温柔”这个词的时候有一声轻轻的咕哝。这使得他有些想快些回家。Finch请他帮忙整理下水道里堵塞的图书来着。

 

“你的名字是什么?”他听见Carter这么问,一边把一份空白的笔录档案放在桌上。

 

“人们往往只在陷入麻烦的时候才被问到名字……我有麻烦了吗?”Reese的笑意更浓,让他显得有些不那么绅士,多了些在咖啡厅搭讪的男人的味道。淡淡的语气和缓慢的速度,稍微有些褶皱的白衬衫和笔直修长的包裹在西装里的腿,长长的睫毛,灰绿色的眼睛。Finch想象那个画面——尽管他见过的次数也许比任何人都要多。

 

John Reese忽然意识到,Harold Finch从来没有问过他的名字。不过这个意识在零点几秒之后就被抛之脑后,Harold Finch只需要轻轻敲几下键盘,而John Reese只需要跟踪你几天。

 

Harold Finch是一个作家,更是一个慈善家。John Reese帮助他救助需要帮助的人。非常简单,如果不需要理由,就更简单了。但是这恰恰是个难以解释的工作,有女士问起他们的职业的时候,Reese有时候会不知道如何回答。后来Finch才利用自己的电脑技术帮Reese制造了几个身份,就像他数不清(这是个秘密)的笔名一样。

 

5、

有一段时间,他们全力打击政府的腐败官员,John Reese很少有时间待在图书馆,而Harold Finch也必须带着Bear去外面走走,他为此设计了更加方便快捷的黑客软件。那天晚上他们约好给Bear洗个澡,Bear不愿意去宠物店,也许是因为宠物店的店主身上的香水味不合胃口。而Harold Finch路过书店的时候被畅销书架上的一本小说吸引住了。

 

“911……”Reese坐在Finch的电脑前反复翻阅这本书,“恐怖分子劫持了两架飞机,分别穿过了世贸中心的一号和二号楼……这听起来真是太可怕了。”

Reese也不免去想象那样的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是怎样一副可怖的景象。他沉浸在那样庞大的震惊当中。

 

“那将是美国永远的痛苦。”Finch颤颤巍巍地说。虽然他平时说话也有些颤颤巍巍,但这次似乎更甚,“幸好,那只是畅销书作家的想法,而不是现实。”

 

Finch微微舒展了一下身体,Bear又躺下去在盆子里打了个滚,卷起一波浪花,将Finch的裤子完全弄湿了。Finch深吸了一口气,迅速地往Bear身上倒花香味的狗狗沐浴乳,倒着毛一顿涂抹,脸上也溅到一些泡沫。Reese合上那本小说,随手放在了身后的书架上。

 

“可你不觉得现在这个世界有些奇怪吗?没有恐怖组织和恐怖袭击,却还是有腐败官员?”John Reese向后伸了个懒腰,系在西装裤里的衬衫被拉出来一些。

 

Finch瞥了一眼Reese:“世界不会总是完美的。”

 

John Reese受宠若惊地笑了起来:“不,不,这样已经太棒了,已经,非常理想了。”

“既然如此,Mr.Reese,”Finch拿起桌子上的新毛巾先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泡沫,然后忍着两腿的酸痛站起来,“今天轮到你给Bear吹干。”

 

6、

他们很难得能有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如果再用一次“极”这个字完全不为过。不过“极”不代表没有。哪怕有这样的时候,Finch也会让Reese自己安排。Reese总会想起一个早晨,他穿过十二个街区去救一位被绑架的少女,来不及和Carter解释清楚就在Finch的电话下赶赴早餐——不出意料的火腿蛋松饼,以及夹着下一个任务信息的菜单。

 

Finch将一块方格子的手帕递给Mr.Reese让他擦擦汗,可是Reese还在疲惫地喘气,一边却伸手要去看菜单里夹着的下一个任务。Finch阻止了Reese伸过来的手,脱了力的手臂放在Reese的膝盖上,他支撑着自己,但是依旧在喘气。

 

Reese用不解的眼神看向Finch,大意是:晚一秒种就可能多一份危险。但是Finch毫不在意,他似乎执着于要擦去John Reese脸上的汗水,额头到鼻梁,鼻尖,跃过嘴唇到下巴。他想要伸出手帮Reese擦去,但是遇到了一些意外情况——我是说,他的手并没有桌子的宽那么长。大概这就是为什么Mr.Reese印象深刻。

 

无伤大雅这个词勉强能够用在这里,因为从两人的角度来讲,那之后John Reese微微将头凑过去的行为是无伤大雅,但是从周围的食客的视角来看,这可算是个颇为奇怪的姿势。呆愣住的Finch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发现Reese自己往那张手帕上蹭了蹭。Finch能感觉到他的手指透过一层质感优良的布料触碰到John Reese的眼睛。

 

不论是否无伤大雅,Harold Finch无法再继续吃他的火腿蛋松饼了。而John Reese也识破了那份菜单里面并没有什么新任务——今天是个休息日。

 

窗外卖冰淇淋的小贩推着流动食品车经过,几个流浪艺人在此歇脚,报刊亭拉开了卷帘门摊开新出炉的热乎乎的混合着油墨味的报纸。某种雀类从城市建筑上空飞快地闪过去了。

 

7、

由上一个话题接下去,所以说,可以轻而易举地列举出在那极偶尔的休息日里面,Mr.Reese都是如何分配的。

 

有一次Reese去找Zoe,他们开了两瓶香槟在餐桌上玩扑克游戏,至于到后来,有没有喝醉和吵着表演扑克魔术,只能去问问接到Zoe电话赶过去的Harold Finch先生。有一次Reese去Carter的墓地看望,带去一束新鲜的百合花,发现Elias和Anthony一起站在Carter的墓前。有一次他飞去意大利参观那位红头发的画家的画展,他在她的画里看见了她过得很好。剩下的三次里,两次帮Finch排列图书馆的书籍,而Finch带Bear(当然穿了服务服)去看望生病住院的老人韩,不忘记带上一副棋(有时候是国际象棋,但是更多的是中国象棋,不过Finch显然对中国象棋不如老人韩熟悉)。

 

剩下的一次,Bear被Shaw抢去,Finch想了想Bear回来之后一定会胖一圈,告诉Reese不需要买狗狗丹麦酥。他们到图书馆的小圆桌那儿去喝下午茶,气氛显得有些怪异,Finch看着书不自觉地发起了呆,从恍惚中猛地惊醒,发现Reese正看着他。

 

之后的行为顺理成章,从煎绿茶味道的吻开始,都令人满意。他们之间的性爱没有年轻人那么焦躁和疯狂。在人到达一定的时间段之后,便会使性爱处于一个平稳的和谐的台阶上。从嘴唇的碰触到更深的吻,再到脖颈,并不明显的锁骨,他们的位置转移到了隔壁一张简易的软床上。那是Finch写作后短暂休息的地方,他大概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更不会想到Mr.Reese在那儿的抽屉里放了润滑油。

 

低低地喘息听上去带着隐忍的渴望,John Reese对Harold Finch格外有耐心,缓慢而坚定的进入,和落在后颈的细碎的吻,放在腰侧的两手小心地注意着力道。他既希望Harold更多的将身体的支撑交给他,又愿意听到Harold因为脱力而更柔软的喘息。

 

高潮显得漫长而缠绵,两人之间旖旎的氛围慢慢地散开来。John Reese将Harold Finch调整到一个舒适的姿势,在他的额角落下一个吻之后,为他擦拭身体。Harold Finch在朦胧中,大脑的记忆进入了睡眠。

 

再次睁开眼睛,身上有一层薄薄的毯子,他看见John Reese站在窗边正将窗帘拉开,适应了黑暗的Finch的眼睛开始挣扎起来。阳光透进来,使Mr.Reese的身影像一幅高大的剪影画。

 

窗外,是云雀叫了一整天。

 

——第二曲结束——

Freetalk:

    如标题:理想国 

第二曲我写的是他们的理想国,在开始构思的时候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究竟应该给他们最完美的世界,所有人都没有死去,还是给一个依旧残缺,但是至少比现在的情况要好的世界?最后我知道了,应该是后者,因为在他们眼里,是不会有太多美好的奢求的,哪怕想过,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完全的“理想国”,那我必须依他们,让他们“苦难中开花”,正如我的签名里,我一直想写出的故事:我希望你们苦难但美好。

 

近五千字比第一曲还多了一千。我觉得我写文比我写几页信费时间得多啊……从三点多一些开始一直到现在,中间除去半个小时的晚餐。最后第三曲的完结字数应该和《立于荒野》加番外的差不多,它们的格式应该是同一类型。

我有印无料送人的冲动(考完试就想发疯该打)

    最后,利用好有限的时间。

开足马力加速前进五年计划四年完成。

 

 


评论(13)

热度(37)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