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权衡天平/the balance 》 全

Title:权衡天平/the balance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Superman/Batman

Based On:N52 BS斜线 (如果知道的话,时间接主世界SB从Earth-2回来后,个人觉得没看过也无大碍,有私设)

Summary:他们在努力靠近,他们在努力了。对他们来说,与生活的斗争从来都不容易。

Warning:少量脏话。

Note:这一次我决定将全部的FT都放在文末讲。我觉得很甜,写得还挺开心。我唯一的请求依然是读它而不是看它。

Work Text:

他知道这件事情还没完。

 

他就知道。

 

1、

蝙蝠侠跳出蝙蝠飞机的同时射出爪钩枪,他稳稳地落在谷仓顶,远远地看着站在墓碑前的穿着红蓝制服的身影。蝙蝠侠不会愚蠢到直接走上前去问超人:你还好吗?事实是,此时此刻,他心里涌出了一点儿感同身受的理解和关心。

 

他们都是孤儿,就算这个词语再不被人待见,他们依旧是孤儿。这个事实已经无法改变。

 

从他们的镜像世界回来之后,他们偶尔会组队,但仅仅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还是意识到,在更强大的危机面前,他们合作能增加胜率。

而现在,蝙蝠飞机跟着那红蓝身影来到小镇男孩克拉克·肯特父母的墓碑前。蝙蝠侠知道超人为什么会到这儿来,他该死的知道得太清楚了。

 

超人从看着他们解救出来的孩子跌跌撞撞地奔向被警察死死拦在安全区外的父母的时候就表现得不对劲,而当时蝙蝠侠就站在超人身边,他能明显感觉到超人的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并且他正努力地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但太近了,他们就肩并肩站着,另一个胸腔里的心脏一下一下锤击着他的耳膜。

他没去看超人的表情,但他忽然相信,此时此刻超人的心里有个叫克拉克·肯特的小男孩抱着膝盖躲在阁楼里哭泣。

 

就像他跪在潮湿的地面上,攥紧满手的血污哭泣一样。

 

所以在超人腾空而起不告而别的时候,他跟来了,用最快的速度,并且跟上了。他没时间去想是不是超人刻意让他跟来的,他此刻最想让他脑子里蹦出点能说的话。

 

比如说,他会对他喊,你个白痴。

 

2、

走开!超人依然站在墓碑前,但他低吼的声音却传到了此时还在三十码外的蝙蝠侠耳中。

 

蝙蝠侠作出了理智的决定,他停在距离超人的后背三十码的位置后不再向前。好消息是,他愿意背对着你了,蝙蝠侠心想。

 

你有什么事?我想,我已经拿了你的通讯器,你可以在通讯器里——超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句子里想要独自待着的意思已经很清楚。

 

你“勉强”地拿了通讯器,蝙蝠侠打断他,指出,而且你关了它。

 

一点小谎言,是他用了些小技术把超人那端的通讯在蝙蝠车上就关掉了,他不想这成为第一个驱逐的理由,他还期待着第二个呢。他看着超人迅速地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通讯确实是关闭的。

 

好吧,超人回头看了一眼仍距离他很远的蝙蝠侠,他裹着黑色的披风,浑身戒备,好像害怕他突然袭击。他也确实应该担心这个,超人想,他攥了攥拳头,努力地去平息心中窜起的火焰。

 

我请你离开,蝙蝠,我不喜欢有别人站在这儿,我觉得你离开对我们俩都好。超人想着蝙蝠侠戒备的样子像一座没有生命却散发危险气息的雕像,这绝不是想要谈话的态度,也许本身就没什么好谈的,他指望蝙蝠能说出什么呢?

 

你一个人在这儿难受,也不是你父母想要看见的,蝙蝠说。在沉默了一会之后,蝙蝠侠率先打破了它。无论是对说者还是听者,这句话无疑都造成了影响。这是一个开始,蝙蝠侠明白这段谈话必须是由他开始,并且也许是由他单方面开展下去,他希望这对超人会有点儿好的影响。

 

或者说,他不想要看见阴影淹没光亮。

 

3、

我的父母也去世了。蝙蝠在犹豫里沉默了很久,最终开口。

 

我很抱歉。超人伸出手去拉住自己的披风边。

 

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感觉,蝙蝠说。他在心里轻轻地补充,明确地知道。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希望这场谈话不会就此陷入僵局,他站在哥谭的滴水兽上或经过那些因灯泡短路而忽明忽暗的小巷子的时候听到过太多这样的话。这种感觉等同通常会令人产生逆反心理,就像人们往往去做身边的人告诉他们“别做”的事情一样。

 

曾经有个小孩对我说过一样的话。超人的语气忽然缓和了下来,变得不那么紧绷不那么充满威胁感,像是心被挖去一块的隐秘的难过正像盈满杯子的水一样想要溢出来,说下一句话之前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还在考虑说这话合不合适。他最终继续说,可是那个孩子很幸福,爱他的父母,和最棒的圣诞礼物。

 

这语气听起来像个小毛孩在嫉妒,当时你是什么感觉?蝙蝠侠的语气忽然不那么客气了,他好像对超人的态度感到恼火。

 

痛苦(pain),超人垂下头攥紧了披风边,痛苦,他深吸一口气之后,重复了一遍。

 

4、

向另一个人展示自己的伤疤,这事儿无论是谁都不会那么好接受,如果你遇到一个心理专家,或是一个只想帮助他人的心地善良的小孩子的话,事情就会稍微好受一点儿。

但超人没得选,他也许一辈子只能选择一个会揍他还会骂他是白痴的对安慰人这件事儿毫无天赋的蝙蝠侠。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改变已经成为事实的事情了,蝙蝠向前迈了一步。

 

我本可以的,超人快速地回答。是的,他本可以,在他们的镜像世界,那块水晶可以满足他的愿望,也许他差一点儿就那么做了,但另一个超人阻止了他。但超人现在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他知道现实的真实性,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知道一切都无法回到从前。

 

对,就算现在他的父母回来,就算他失去那些记忆,他们都已经是这样的自己了,而他们是否接受了自己的模样就成为了关键。

 

也许,超人呼出一口气,我知道这一切都不可能,但,如果你有一个机会,让你的父母复活,或者,让你失去那段记忆,超人转过身来看向蝙蝠侠,你会怎么样?

 

先让我知道代价,我会再做决定。蝙蝠侠像是早就考虑好了答案。

 

代价就是你不再是你了,超人陈述结果。说起来,你是最没资格来说我的那个人,蝙蝠侠。

 

蝙蝠侠的目镜收缩了一下,为什么,他问。

 

你还记得你在水晶里的倒影吗?超人摊开一只手,你的自我定位——一个恶魔,你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我承认我也是,所以,我觉得你确实需要找个人谈谈这回事。

 

肯定不是你,蝙蝠侠快速地否认,但这个否认几乎有些欲盖弥彰。

 

看啊,你自己也许也不清楚不是吗?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这件事情,蝙蝠,改变事情走向的永远是人的决定,正义和邪恶的界限也许很模糊,黑暗和光明也只是一念之间,如果你不在乎,你现在可以用你那蝙蝠镖攻击我——虽然那起不到一点儿作用,但韦恩,布鲁斯·韦恩,你在乎。

 

别对我说教,蝙蝠毫不掩饰地皱眉,他带点反抗意味地扯了扯他的披风。超人在他面前难得一次性说那么多话,也难得有一次说到了点上,也许他确实需要找个人谈谈,在从镜像世界回来之后他便把这回事情抛在了脑后,罪犯需要被抓捕归案,哥谭需要他。

 

5、

在他心里,他到底是一个人类还是一个恶魔?超人有时候看着蝙蝠侠,会这么想。而他也知道他这个事事多疑的临时队友在心里也会想一样的东西:在他心里,他到底是一个人类还是一个外星人?或者再糟糕一点:在这个该死的蠢货根本不存在的脑子里,他到底是一个没见识的讨厌记者还是个打算占领地球的外星人?

 

尝试着变得友好一些是合作的第一步,这是他学橄榄球的时候在球队学到的,在小时候,他的床头就贴过橄榄球海报,他的父亲曾对他说等他大学了希望有一天能现场看他比赛。可惜那一天永远不会来了。

 

我只着眼于我能改变。蝙蝠侠转身,走向身后已经降落待机的蝙蝠飞机。

 

正沉浸在思绪中的超人被蝙蝠侠突如其来的回答击中,抬起头来,你去哪?他看着蝙蝠侠打开蝙蝠飞机的盖子,几乎想喊出声去阻止他,他不想这场谈话就这么结束。他很快停下来问自己为什么。

蝙蝠侠没说什么太好听的话,为什么不让他走?为什么不想这场谈话尽快结束?你一开始就像赶走他不是吗?

 

这时候蝙蝠侠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油纸袋子,一只手在里面掏着什么。

 

你想干什么?超人后退一步,他略带警惕地看着蝙蝠侠。

 

阿福的饼干,别这么看着我,他不是给你准备的,蝙蝠侠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另一只手伸出来,抓着五块曲奇饼干,手套被摘下来了。他试图解释,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们要继续说话,就得有点样子,我们可以走到谷仓哪儿去靠着,别试图靠近我的飞机,不然蝙蝠镖可不长眼睛。

 

你可真不会和人说话。超人接过蝙蝠侠伸出手递来的纸袋子的时候评价,他努力让自己显得不会在十分钟内发飙了,但接过纸袋子的时候那阵电流还是让他差点辜负阿尔弗雷德的心意(尽管不是给他的)(感谢韦恩先生的慷慨)。

 

先不说我不是在和一个完全意义上的“人”说话,也没见你多会说话,蝙蝠侠反击。

 

你真的是过着两面生活的布鲁斯·韦恩吗?超人露出了真正的疑惑的神情。

 

就像你是克拉克·肯特一样,蝙蝠回答,但也就像你一样,你不能说其中的任何一面不是你。

 

6、

    我不大知道你想听什么,蝙蝠看着远处的墓碑说,他的双眼暂时地失去了焦距,一片模糊里墓碑被夕阳染成橙红色。

 

你依然可以让他们骄傲,蝙蝠侠继续说,超人没有瞪着他,他把这当作安全信号。

 

我的……父母,韦恩,他们和你的父母是不一样的,超人快速地瞥了他一眼后又把目光投向远处。

 

显而易见,布鲁斯肯定,如果你不想接受这个,那就想着,他们在天上看着你,戈登总是给孤儿院的小孩子讲这个,这么多年了,他就没换过别的。

 

对小孩来说那比较好相信,等你长大以后你就会发现那是自欺欺人。超人把落到他手臂上的一片干草拿了下去。

 

他的话换来了蝙蝠的沉默,这是对的,但自从韦恩夫妇死在巷子里的时候,布鲁斯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被安慰的小孩子了,然后?然后他变得坚强,他学会了站起来,学会了面对很多东西。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人类,别拿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去安慰别人,超人说。

 

那我现在要开始相信了,我总有一天得面对这个,就像你一样,我现在要重新看待这一切了,重新看待我自己了,你呢?蝙蝠侠的这句话颇像是想要打个赌,也许是“人类”这个词让他的心产生了一种冲动,而超人发现他不反感这个,甚至,他有些感兴趣。

 

对方在某些时候的果断让他欣赏,他看了看蝙蝠,韦恩还是浑身紧绷着,他想,但为什么要拒绝这个?他找不出理由,所以他回答了,他回答的声音也许太过温和,让布鲁斯·韦恩惊了一下。

 

他说,我也是,很巧。

 

7、

你现在好点儿了吧?蝙蝠打开蝙蝠飞机的门,舱门缓缓升起,露出里面的座位和仪表盘。

 

好多了,事实上,超人纠正,他走了几步靠近蝙蝠飞机,好像想要送个行,又好像欲言又止。

 

你还想说什么就快说,我还有事,蝙蝠侠坐上驾驶座,启动飞机,蝙蝠飞机慢慢悬浮起来。

 

我在想,你可以给我一只——你管那叫什么?我是说,蝙蝠形状的——飞镖。超人认真的说,而且他在看见蝙蝠侠瞬间警惕的样子的时候向后退了几步,他今天做出的让步比过去一年的都要多不是吗?

 

做什么(what for)?你有收藏癖吗?蝙蝠侠再一次皱着眉头,他的嗓音依旧很嘶哑。

 

超人闭了一下眼睛,又垂下眼看了一下地面,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蝙蝠:

 

为了提醒我。

 

END

彩蛋1:

    爸,妈,那是布鲁斯·韦恩,超人抬头看着消失在远处的蝙蝠飞机,他的声音很轻,轻到就算蝙蝠在他身上装了窃听器也听不到,他轻轻地介绍,布鲁斯·韦恩,这是我爸妈。

 

 

Freetalk:

真的别问我为什么最难接受JaeLee画风结果脑的几个灵感都出自他的画……也许看着看着就舒服了,也因为他画的那会编剧正好在写最具冲突性的剧情吧,真的看习惯了会有一种独特的味道,挺耐人寻味。

这篇文章基于的是非常年轻的,相遇没多久的超蝙两人,彼此仍然不信任对方,但他们在努力了,不是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很快他们就会坠入爱河别挣扎了)(不是)

超人父母的死亡是一个太虐太虐的梗,当镜像的玛莎走上前对克拉克说“我想在你的世界里你失去了我们”的那一刻,我的心都要碎掉啦。而面对水晶,蝙蝠侠将自己变为一个恶魔,他需要找人谈谈这个,没错。

他俩谈话的人选都是对方,在我看来,没有CP脑的时候,也只能是对方。

 

他们对这事儿有基本的共同理解,对父母的死亡,和对做正义的事儿。他们也许都还没能做得那么好,但如果他们能多聊聊,他们会做得更好的,他们有这个契合度。

在文章的最后,这场谈话的最后,蝙蝠侠会重新审视自己,而超人也是,他选择有一个蝙蝠镖(也许放在披风口袋里希望B给他一个不那么锋利的不然飞着飞着就尴尬了)。

这个蝙蝠镖可以用来提醒他蝙蝠的存在,这也是我题目的意思,他们成长的一路不会顺利,心里需要有一把天平,而他们是彼此的那把权衡。

 

这次的FT讲的很顺利也讲得挺多,希望大家能感受到。

 

如果你能喜欢我会很开心,评论我和我聊聊我会更开心。我希望有人能多和我聊聊这一对。

谢谢你读到这儿,接下来是你看完这些后应得的。

 

彩蛋2:

那是很久以后了。

“阿福会在一个袋子里装七块饼干,”超人拿着阿福给他的袋子指出,“为什么你给我的那次,你给了自己五块,给了我两块?”


评论-3 热度-67

评论(3)

热度(67)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