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粉丝点词回馈的全部答卷

占TAG致歉,前面有标号,请大家各自避雷食用!因为有点多我再多看屏幕眼睛就要瞎了而且真的累DIE所以请大家麻烦一些自己认领QWQ,一些已经私发的就不再艾特打扰了,或者我弄错or漏下了请提醒我。

1~7 超蝙  8~10Jondami乔米 11~16McKirk MK 17KM注意 18&19 法扎 20&21 POI

#超蝙#

1.Kakuro点词【偷吃】

    看着我,克拉克。

    你的左手抚上他的脸庞,你的食指停在他的眉毛上,然后向下移,移到他的眼角。蓝色的眼眸令你怔了一秒,那之后你注视那双眼睛。你说不清他的眼睛的蓝色更像天空还是更像海洋,或者二者兼有,在天际线那儿它们没有任何形式的区别。你想起一次落入海中,海潮吞没你将你向下拖去,而超人拦腰抱住你将你带出海面,就在你即将破出海面的一刻,隔着海水看见天空,那就是了,是他眼睛的颜色。

    带着最远的天空的蓝色,带着最浅的海水的蓝色。

    你的食指从眼角移上眼皮,对方从善如流地闭上眼睛,准备接受一个你自己都几乎要相信了的既定结局。你总是告诉他别期待那么多,你不会吻他的,但每一次上帝都站在明日之子那一方。

    所以你还是靠近去,手指合拢移动,覆盖住明日之子的眼睛,你听见他的呼吸声,像海潮,而你不愿闭上眼睛,投入那一片柔软的沙滩,听海鸥划过海面,听庞大的水流、地球的脉动。

    要不要先把饼干放下?他抓住了你的手,慢慢地把你手上的饼干推开,再慢慢和你十指相扣。

 

2.panda点词【四手联弹】 

    我为你留了位子,他对你说。

    确实是的,你关上身后的暗门,走入布鲁斯·韦恩的琴房,他坐在房间中心的钢琴边,屋内四面的半透明材质让你觉得你被封在冰面之下,光源来自四面八方,准确地说来自你四周的墙面。墙面散发的微弱的奇异的光在晶体似的墙面内反射又折返,你想象光的微粒在狭窄的空间内挣扎彷徨,对最终的目的却始终不渝,好像你曾无数次地穿梭于星际之间,化为宇宙繁星的其中一员。

    就像你依然偏爱孤独堡垒,透明的晶体泛着淡淡的黄色,你握着它们就像握着无限的可能。也许可能性是最吸引你的东西,在地球上,一颗种子,一滴水,一阵风,都具有无数的可能性。可能性对你来说反倒有着致命的吸引,就像坐在钢琴边的人一样,他的身上有无限可能,你永远也不可能去期待他,因为打破期待才是他的杀手锏。

    可你永远也无法拒绝他,于是你走上前去,在微弱的光的包围下,漆黑的钢琴像一团顽固的固墨。你坐到他为你留的位子上,把手放在因为他的跃动而微微振动的琴键。

    你们不会弹月光,不会弹夜曲,你们也不弹D大调卡农,不弹第二即兴曲。你们弹你们的故事,如果你们愿意,你们永远留在那里,哪儿也不去。

 

3.盘子酱点词【门】

    你会有机会推开这扇门的,你很早以前就知道。在最开始,你想象你会扮演成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职员,或是任何能让屋内的女主人让你进屋的人;后来,你以为你会带着银行的赔款证明,手臂上别着憔悴的白色花朵,敲响这扇门。

    你只是没想到会像现在这样。

    他一手放在你的背上像是在安抚一只惊慌失措的猫,另一只手伸到你面前去转动了门的把手。

    肉排和鱼汤的香气,方格花纹的桌布,暖色调的墙纸,和你讨厌的绿色的豆子。

    他很了解你,因为在你下意识地想要退出屋子的时候,他温暖的手拉住了你。你以为你从不逃避,你面对过最深的黑暗,那些空气中想要将你撕裂的尖锐的刀刃也没法撼动你。

    而现在,你动摇了。

“玛莎,我们来了。”

4.沈蓝点词【黑色领结】

燕尾礼服和黑色领结,人们永远不会厌倦它们。

布鲁斯·韦恩站在落地窗前,扣上宽领衬衫的最后一颗纽扣。阿斯顿马丁已经开出车库,静静地候在宅邸下,像一只浮在海面的黑灰色的鲸。又一个属于头条王子的夜晚,闪光灯和端着香槟的侍者一样不知疲倦,名流政客像被展出的艺术品,走上讲台拿起话筒,向每一个夜晚宣告新的开始。

新的开始,布鲁斯。来者拿起桌上的真丝领带,对布鲁斯说。

其实每天都是一样的,不是新的开始。布鲁斯回答他,感受到脖颈上收拢的力道。

我还以为我们早习惯了呢。手指灵巧地穿过丝带,熟练地打出一个小巧的温莎结。

只是要求不多而已。他回答,伸手再将领结摆正。

只是要求不多,只是仍希望有这样的夜晚,有灯光和音乐也无碍,只要这窗上的倒影依然是你。

5.此木点词【石像】

那就是他的雕像吗?在你单膝跪下举起相机按下快门的时候,拿着冰激凌的孩子跑过来问你。

你转头看见孩子衣服上的蝙蝠图案,笑起来回答,是的,那就是他。

他已经离开多少个年头了?你没有刻意去记,因为没有他之后的日子每一天都是一样的,太阳升起又落下,而生命周而复始。你独自感受雨滴和艳阳,感受冰冷潮湿的雨水和灼热炙烫的阳光的侵蚀。所以你已经看见了这石像的未来,它终有一天会被时光熔化,就像人的生命逝去之后,仅存的只是一半的本色。

而它,它会留下一颗铅做成的心。

 

(参见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和王尔德的童话)

6.黑椒麻辣烫点词【梦境】

人们说梦境是心理冲突的显现,这也许能说明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梦。

真的不是因为您是个老年人了吗,老爷?他那管家正忙着抽去酒瓶中的氧气。

绝对不是,他回答管家。但他没告诉他为什么他能如此确定,因为他的梦境里太频繁地出现同一个人,出现同一片废墟。在他的梦境里,在他的自主意识变为无意识的缓慢的延迟过程中,他仍然保有对梦境的一定控制权。他知道这听起来像所有难以成立的法律立案,像所有空谈的前景规划,他也知道不切实际的猜疑不会让他有更多的筹码面对真正的敌人。

就像他最终会知道,情感本身就像一个梦境,而黑夜需要光明,恐惧需要希望。

7.上天遁地求一个激活码点词【外星人】

 

你把那枚氪石子弹的碎片装进铅盒里合上,再锁进墙上的暗柜,然后回过头去看躺在病床上的大块头,你估计他距离醒过来还有大约一个钟头,在这一个钟头里足够你对那些血液样本做些观察研究。

你倒是第一次见这个外星人受伤,你看着他坚毅的面部轮廓想,带来致命伤害的母星的矿石毫无疑问令这个原本就不大坚强的家伙动摇了。一个被当作异类,在学校、餐馆、车站都有人在背后议论纷纷的人,拥有一种不可救药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感让他发现一点希望时就拼命抓住。这种偏执发生在常人身上就足够可怕,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个能托起一颗小行星的家伙。

而你想到你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你可能就是那个偏执的常人,或者说人类,你纠正。

(基于《美国外星人》)

 

8.【背叛】 @风苟 

这就像个噩梦,是吗?渡鸦的声音像火熄灭之前的最后一缕烟,她为自己戴上斗篷的帽子。

这不是噩梦,你回答,在你做梦之前,你不会知道这是个噩梦还是个好梦。

你咬紧了你的牙齿,就像每一次给出致命一击时会做的一样,而区别是在你战斗的时候,你的心跳为战斗而澎湃,但此刻你的心跳却只是为了最后的熄灭而跳动。而在接受了某一结局之后,你也不再害怕将到来的死亡,至少你的心跳在它逝去之前依旧保有你的意志,就像现在一样,有你意料之外的平静。

但它却是那么响,它有规律地振动你的胸腔,盈满你的身体,你几乎感觉到疼痛。这比任何来自外界环境的打击都更能动摇人的意志,你想弄明白这是为什么,于是你试图回想乔纳森·肯特。你最终迟钝地意识到,也许你们从来不曾被绑在一起,你们没有所谓的共同之处,从一开始就没有。

在你迈出第一步准备开始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对结局的否定权。

那你在这之前,就知道这是个噩梦吗?你没有回头看渡鸦,但她的声音告诉你,她在要求一个回答。

你会用沉默来回答,你低下头看向地面,然后用鲜血结束一切。

 

9.【标本】 @椿_这是本体 

帕丁顿熊?那是什么?你皱着眉头,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去。

一只会说英语,喜欢橙子果酱的秘鲁小熊吧,我想,他一边这样回答你,一边漂浮起来去取高层柜子的果酱,我妈妈昨天做了一点,你一定会想试试看的。

在你们相处的很多时候,你都能意识到你们的不同,作为不普通的小孩子,你们都有彼此童年里缺失的一块内容,就像你没办法想象这种熊存在在这个真实世界里一样,乔纳森·肯特也不能说出地球上有多少已知的海底热液喷口。这些内容作为日常拌嘴的开胃菜,而且你知道他会去谷歌出来的,而你也会在电影院门口发现那只戴红色帽子穿蓝色大衣的小熊的电影海报,留着白色短发的标本师在小熊身后露出邪恶的表情。

你听到罐子被打开的清脆的声音,接着你闻到了果酱的香味,它们漂浮在空气中宣示着它们不可抵挡的魅力,你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决心抹平你皱起的眉头,露出一个对达米安·韦恩来说相对温和的表情。

拿起他抹好后放在盘子里的两片夹心吐司的时候,你看见他已经在用最后一小块吐司抹干净盘子上残留的果酱了。当你咬下第一口,夹心的果酱被挤压出来,橙香味包围你的时候,你看着嘴巴周围沾了一圈果酱的他。

尽管你们缺失的内容并不一样,但那不妨碍你们以此为基础建立信任,你最终这样想。

 

10.【绝境】 @伊优 

爆炸的冲击波推搡着你们暂时掩蔽的建筑物的残骸,你抓起一边被压在石板之下的一只枪却只发现一个空空如也的弹匣,超级小子正咬着牙齿死死地抵住背后仅剩的挡板,你听见重型机枪的重机枪的声音,但你绝不想去猜测那是勃朗宁还是马克沁。

你还好吗?你听见他费力地从牙缝间蹦出这么几个词。

从没这么好过,你扔掉手里的弹匣像扔掉一个无疾而终的后备计划,这不是你第一次面临最后的绝境,它们冠着一个可怖的名字,但你没竭尽全力撕掉那层面具之前绝不会知道那是一副空皮囊还是确有其事的死亡。在你来得及后悔之前,最好别给自己后悔的机会,不然当你还留有余力的时候就只能用剩下的力气说遗言了。

我们能赢吗?他转了身子,斜跨出他的左脚撑着那块摇摇欲坠的墙板。

你想让他闭嘴,别浪费多余的力气,但你看见他满脸的灰尘和汗水,咬紧的牙关和因过度用力而挤出眼角的一点生理盐水。

你想要一个答案?你告诉他,那你就得知道人只有在坚持到胜利时才能得到答案。

11.【庆丰年】McKirk

 一滴水珠从空中坠落,在相对漫长的时间里波动扭曲,勉强维持原本的饱满状态。它是一个小小的奇迹,这个奇迹此时正倒映着广袤无垠的天地。最后,在一个万籁俱寂的瞬间,它砸落在干燥的土地上,碎成无数微小的光点。

    那是麦考伊的一滴汗水。此刻他正抬起头,看向融入金黄的麦穗里的另一个身影。他怎么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的男孩的发色与阳光如此协调一致呢,他这样想着。

    而柯克已经直起身来,他抬起胳膊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注意到麦考伊的目光。

    怎么了,老骨头?

    麦考伊没有移开视线,他像是还在做一个梦一般地开口。

    你的头发,我喜欢你头发的颜色。

 

12.【上课】MK  @是我在做多情种 

下课铃声响起之后,他会把手上的粉笔放到讲台的粉笔盒里去,带一点儿抛的动作,着某种程度上透露出他的童心未泯,你喜欢这个。然后他会皱着眉头告诉你们回去之后要看哪些资料,威胁你们如果下次上课没人回答得出问题有得他们好看,他不会体罚学生让他们站到教室门外去,但他可以请学生去办公室喝一杯。

你吐了吐舌头,想着那还是算了,一边在笔记本上记下黑板上的书单。

然后你会快速地整好你的包,跑到门口去堵住他,问他你愿不愿意跟你一起去吃饭。你希望他不要在意你冲过来的速度带着明显的目的性,尽管你就是为他而来的。然后,伦纳德·麦考伊老师会翻一个白眼,把手上的书毫不留情地推到你的怀里去,让你拿他的教材书,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你会追上他的,虽然你负重走。

是的是的,那么你可以回过神来了吗,我们还在上课呢,柯克同学?

 

13.点词【花滑】 @遙遠的彼岸 

你换好那双在这儿做志愿的大学生帮你挑选的冰鞋后走到冰场的入口,看见他靠在围栏那儿等你,他的手漫不经心地在围栏的广告布上敲击,眼睛看着冰场上方巨大的显示屏。你咳嗽一声示意他回过神,他看向你的时候眼睛闪着光。

感觉怎么样?

你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毛回答,到目前为止,还算不错。

很好,他拍了拍你的背,我们先做点热身,顺便我有点儿事儿想跟你说。

你们像往常饭后的散步一样沿着冰场的外围滑了两圈,期间他低着头一言不发,你察觉出点异样,碰了碰他的手臂说,你怎么了,吉姆?

我在想着……他停下来,静止在那儿,低着头看着冰面上的划痕,退役。

说出那具有决定意义的词语的时候他的肩膀松懈了下来,但他依旧没有抬起头来看你。令你意外的是你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个好的收尾。你们曾经约定好五年的合约,那时候你刚签下离婚协议准备暂别舞台,但他请你去做他的教练。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快乐至能忘记现实的时光更是。

你想把明天的比赛节目再练一遍吗?我陪你。你最终对他的那个词语一字未提,你伸出手。

他点了点头,伸出手让你带着他到冰场中央。

你在跳跃,却感觉在下坠,这像一场伟大的逃亡。

 

14.点词【索多玛】 @小堂wx 

伦纳德压制住柯克,双手拷在柯克扭动的腰部,他被迫面朝下被按进床单,两只手试图撑起来,扬起头颅的时候他的腰窝在阴影里若隐若现,汗水和被阳光晒成麦色的皮肤在微暗的灯光下折射出眼中的贪婪。

柯克大口地喘息,向靠近床沿的一边伸出右手想要去抓住什么,而伦纳德腾出一只手将柯克的右手反剪到背后,听他呻吟出声,完美的后背曲线此刻如山峦起伏不平。

他任你所为,他揉捏他饱满的臀部,把他的下巴扭过来直视他的眼睛的时候想到。

索多玛在烈焰之后沉于海中,而他溺于他的眼中。

 

15.【双向暗恋】 @阿索 

    说实话,那真是辣透了,你刚刚看见了吗?柯克正目不转睛地在自己的PADD上对刚刚一起上课的苏鲁发送这样的信息,发送出去之后他的手就紧紧的攥着PADD的边缘,几乎要把可怜的屏幕掰成两段。

嘿,注意,注意力,我在说什么你听见了吗?吉姆?吉姆?麦考伊正在一份宿舍服务申请单上填写两个人的基本信息和预订的机器人清扫服务,他现在敢保证那个坐在他的书桌上忙着网上聊天的家伙根本没有听他讲话。

你想让我在这一栏写什么备注?麦考伊又问了一遍,但柯克无动于衷,他对着屏幕傻笑。麦考伊随时可以把他从桌子上推下去,鉴于这家伙正毫无意识地在他握着触屏笔的手边干扰他。伦纳德·麦考伊从来不是一个有礼貌的家伙,麦考伊在心里这么声明,于是他决定伸出手去把柯克的PADD抢下来,直到他好好填完申请资料之后再继续网聊。

苏鲁不介意等那么一会的,他想。他伸出手去。

我想我没什么备——柯克这时候转过头来,伦纳德的手抵在了柯克的下巴上,而他下意识地停下,中指停在下巴,食指就抵在了柯克的下唇。

哦不。

 

他们是不是都红了脸?

 

16.阿枣枣点词【roommate】

你从来不是个话题终结者,恰恰相反,当你走进酒吧喝下三杯龙舌兰日落和五杯甜天马尼之后,你侃侃而谈的样子会让人舍不得把你送上脱口秀舞台。虽然你有时候也相当安静,一杯蓝色星期一能让你静静地坐一个晚上,这没什么理论依据,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颜色吧,你被问起的时候胡扯。

你忽然想发表点感想,但你不会像霍尔顿·考尔菲德*那样脏字儿连篇,通常情况下不会。你就是想好好地喝口酒谈一谈,谈什么都行,只要能让你觉得这个星球还有你所能谈论的东西,还值得你多停留一秒。当你觉得这儿没什么好让你继续待下去的理由的时候,你就要再一次无家可归了,对吧?昨天晚上说这话的时候你正推开你的室友试图冲去洗漱间呕吐。

你尽量无视那只放在你背上试图安抚你的手,尽管那块地方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但你的室友和你没能想到一块儿,你只能看着他走进浴室的背影,然后自暴自弃地把自己扔到床上去,看着关上的门想。

我的室友是这么个家伙啊。

(*《麦田里的守望者》主人公)

 

17.玖凉点词【红衫】KM MIRROR黑注意(黑化内容不代表我的观点,我发自内心地爱着红衫,并相信她们掌握自己的命运)

他从背后抱住他,双手卡住他的胯骨,啃咬他的肩胛。柔软的舌头时不时地接触皮肤,留下潮湿的旖旎。

你总是能轻易地让我陷入疯狂,Bones,你总是能,他喘息着说,嘴唇缓慢地移动到脊椎的上端,慢慢地啜吻。

我还有一堆死亡人员的档案没有录入,如果可以的话,给我放开。他没有放下手中的PADD,手指依然在划动。

他的嘴唇离开他的后颈,他把脸颊贴在颈侧,感受手臂运动时候肌肉的动作,聆听血液在血管中奔涌的声音。他忽然咧开一个浅浅的笑,在他耳边轻声说,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的话?你真的有那么多的如果的可能性吗?

他好像终于被他吸引了一点注意,微微侧头看了看把下巴架在他肩膀上的他,他们对视一眼。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看PADD上的名单,十个死亡的人里红衫有九个,你不如去问问他们,他的语气没有带着医生特有的疏离和冷漠,却带着律师和法官常有的幽默讽刺。

这让贴着他后背的他笑了出来,他的手放开他的胯骨,却去攥住他的手腕,PADD掉落到地上,他把他转过来面对自己。

你和他们不一样,Bones,我只在乎你,不在乎上帝的配角,他呼出的气息像冰雾,这是一盘注定的棋局,他们没有逃脱的可能,他们没有自己的命运,没有自由。

而对方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像冰封的海面,将一切秘密藏于海底。他只是继续说。

而我给你自由,麦考伊,莱纳德,麦考伊。他捧住医生的脸,靠近去。

但不是现在,他贴着他的嘴唇说。

18.昕点词【吉他】法扎

你得带走这把吉他。

这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你想,你就像往常一样带着你为数不多的包裹行李,穿过狭窄的走廊的时候尽量不擦到墙面上的灰,对着那扇桃红色的门吹几声口哨,经过门边的长椅的时候对椅子上的赌友们说句晚上好,然后溜出大门,走最宽阔的那一条路,一直走下去。

就算这把吉他对你来说是那么的不一样,上面大师的签名还残留着油性笔特殊的刺鼻气味,琴弦上或许还沾了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的古龙水的味道,也没有别人会在乎的。你最终还是好好地包装这把吉他,买来一个吉他包把它郑重地放进去,然后背起他走下吱呀作响的楼梯去结算你的住宿费。

长椅上的醉汉朝你挥了挥破了洞的帽子,你还是露出一个微笑,想着包里的吉他。

    除了你,没人在乎。

19.小笼包需要粮点词【贪欲】法扎

安东尼奥·萨列里慢慢地屈下膝盖,他跪下来,跪到散落了一地的乐谱上。

无数个坐卧不安的雨夜的回忆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闭上眼,合拢十指祈祷,希望上帝能拨开雨幕撇开嘈杂的雨声来看看他来听听他,看一个贪婪的罪人是如何将自己的欲望丢入诽谤的沙漠里去的,听一个无可救药的瘾君子如何带上自己的伪装去饮酒欢歌的。

上帝怎么会青睐于你?

他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尖锐破裂的指甲,骨节分明的腐烂的手指,黑灰色的恶魔的皮肤。借着恶魔的手去抓地上的乐谱,能不能登上那终会将你引入地狱的天堂?

 

20.【地狱的熔岩与人间的溪流】 @乙酰辅酶酥 

你看见鲜血和烈焰,鲜血顺着胳膊蜿蜒地流下去最后跌落到地面上四溅开来,干涸之后在手臂上留下斑驳的紧绷的皱起,而烈焰贪婪的舌头卷起你原本期待的一切,最后裹挟上你自己,你会想起火山口流动的黑色熔岩和明红色岩浆,想起它们被采集者投入水中后的涌动。

你忽然记起她曾经递给你的一杯酒,酒杯最上层的朗姆安静地燃烧,你一饮而尽的时候耳边有来自水下的水流沸腾的轰鸣。

(肖第二人称) 

(地狱的熔岩和人间的溪流交汇,留下血液干涸的痕迹。)

21.【一个人的重生】@ 綰絃_Eloisee

你闭上眼睛,然后睁开,眼前的摆设没有变化。

你想象过很多次,当你永远地闭上眼睛后,再一次睁开之后面对的世界会是什么模样。你意识到你对天堂或地狱的想象力都过于匮乏,所有的可怖和解脱都是从你曾经受过的罪里衍生出去的。

你想你不会害怕那些东西的,你早就习惯了它们,习惯了枪口的火药味和鲜血被掺入消毒酒精的味道。你从不回去害怕危险,只要有值得你付出的东西令你愿意为之战斗,你就会拿起枪,对肖说,你准备好了吗?

你准备好了吗?

你站起身去拉开心理室的百叶窗,看见大楼下的露天餐厅,人们在餐车外排队等候一份加了足量蛋黄酱的三明治,穿着小西服的职员三三两两拿着下午的工作会议报告。你的助理敲门告诉你,预约的心理病人十分钟后就到。

你随时可以离开,告诉你的助理这一切都是个骗局,然后你会变得像任何一颗尘埃一样自由。你可以选择你自己的人生,重新选择你的道路,因为这个世界将没有他们,没有她。

你最终做出了你的选择,你拿起桌上的病例,对走进门的病人问好。

你选择一开始就错误下去。

 

(PS:这个需要解释一下,Root第二人称,在那个世界里她独自死去,在这个世界里她独自活,回到一切的开始,重新选择。)

END

圆满完成!作为感谢粉丝的回馈,【点词】到我全部写完就截止啦。大家会发现我用了非常多的第二人称……因为第二人称在短片段当中我认为能更好地表达我所想,它倾注了一种更深刻的情感的关注。本来说好的每篇100……2100字现在被我爆到8009字……快鼓掌!这我不得凑一发更新吗……

字数有多有少,但绝对没偏心,因为写的时候列在手机的提醒事项里面,写完一个划掉一个,并不知道是谁点的……纯粹看自己能想出什么感觉来。真的费脑子……我觉得比我写正文费脑子多了,我仿佛写了二十多篇正文……真的……快累死了……

想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卷,对自己的要求是:意外思想空间。有些题目我偏偏要往你暗示的反方向走,这是我点词的初衷之一(喂),其次我需要为每一个词联想出我要表达的一种概念和思维,这很难,我的每一篇短篇都要这么开头,所以我觉得很累啊仿佛写了二十多篇正文好吗!最后是,想象的空间,留给大家的。

有些题目手感很好,有些题目绞尽脑汁……真的是绞尽脑汁啊!!!自己挖的坑还是要自己填嘤嘤嘤。

 

评论-18 热度-47

评论(18)

热度(47)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