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Dami|《Slow Dance Forever》 (上)

Slow Dance Forever

配对:乔纳森·肯特/达米安·韦恩

基于:超凡子世代

概要:故事发生在,达米安到西里夫私立学校去读书之后。

注明:这是一个两部曲,从计划上来说,当你们看见这篇开始发表的时候,我已经在写第二部了,这是为了防止自己被一些猜测剧情的评论影响,更顺利地完成全部。所以请放心地看,哦不,读。

01

别自甘懦弱,我认识很多比你痛苦得多的人,他们现在都活得好好的。

02

一个在西里夫学校读书的普通小孩每天的生活都很相像,上课和下课,做实验和写读书报告,吃早餐中餐和晚餐,锻炼身体和按时睡觉;一个在西里夫学校读书的超级小孩每天的生活也都很相像,上课和下课,做实验和写读书报告,吃早餐中餐和晚餐,锻炼身体和半夜溜出去。

 

自从他们在同一所学校以后,尽管每天都可以见面,但夜晚见面的时间却被大大限制,只有周末晚上会有几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可如果他们连开窗户溜走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那怎么能叫超级小孩呢。

 

达米安在他的高年级,听说他在阿福面前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把他曾写过的论文题目正背了一遍还倒背了一遍,才换来这个待遇。乔纳森本来也没真的期待他们同班,难以想象班里有这样一个可怕人物。不过他们用的柜子是相邻的,可以方便传递一些情报信息。乔纳森在柜子里发现被塞进去的小纸条的时候,那晚就会是超级小子和罗宾出场的时候。

 

虽然他们几乎每次都能顺利溜走,但通常都要经历一番曲折。就算是有超级听力的爸爸和被称为世界最佳侦探的爸爸都不在家,他们的困难指数也丝毫没有下降。就像今晚,达米安撬开乔房间的窗户的声音就引起了超级读心术妈妈的注意。

 

“你可以示意我来开门,我的声音轻一些。还有,别——”乔小声地说。

 

“安静,”达米安把一根手指放在乔的嘴边,“是我就不会像你一样废话——”

 

“乔——你睡了吗?”当说话声和开门声同时响起的时候——尤其是你的房间里还有个本该喝完牛奶就乖乖睡觉的制服男孩的时候,恐怖程度不亚于你在本该做作业的时候玩游戏被抓包。乔能做的最快反应就是迅速地掀起被子,把达米安的头按下去。

 

客厅的光线照进乔纳森的床铺的时候,露易丝能看见的就是鼓起的一团被子,和被子顶露出来的几撮头发,乔纳森像是抱怨似的声音从被子里断断续续地传出来:

“妈妈……明天早上有课堂测试……”

 

“噢好的宝贝……早点睡吧。”乔听见妈妈打了个浅浅的哈欠,关上了门。

 

屋内的光线随之消失,他们静了十几秒左右,达米安的声音在乔的胸前响起:“给我松手,小子。”当乔纳森掀开被子让两个人都能透透气的时候,乔拼命忍住才没因为达米安乱成一团的头发笑出声。达米安迅速地捂住了乔的嘴:

“给我,闭嘴,我本可以躲到窗帘后面去的。”

 

“好吧,那下次就别站到我的床上来,”乔终于可以把话说完,他伸出手想把达米安翘起来的头发压回去,但被达米安打开手,“你比小氪不友好多了!”

 

“跟上,罗宾和超级小子的时间到了。”达米安发射爪钩枪,下一秒就消失在窗口,换好制服的乔立刻跟了上去。他们飞梭在大楼之间,乔纳森喜欢这种感觉,在大楼间飞行的景致和在汉密尔顿县的农场的风景是不同的。在大楼间他们通常需要飞得更高一些,万千的灯火映入眼帘,就好像漂浮在星河之上。

 

那晚的前菜是超市小偷,当超市小偷在达米安的冷笑下战战兢兢地承认罪行的时候,达米安正好试验他从蝙蝠洞里偷出来的新玩意儿。

“这是什么?”乔纳森看着蝙蝠形状的只有拇指甲盖大小的方盒。

“测谎仪,”达米安简要地回答,“真言套索带来的灵感。”

 

他们在大楼之间穿梭,路过十几层的写字楼窗外,看见加班到午夜的实习生;飞过居民区的暖橘色灯光,看见坐在轮椅上练习小提琴的女孩;跃过老城区的屋顶,和被惊到的黑猫打招呼。达米安问了些关于大都会交通线的问题,乔一一回答,一边奇怪今晚达米安的话比平日多。

那之后他们阻止了一场连环车祸,乔负责去停下那因刹车失灵而横冲直撞的汽车,达米安负责去警告那些路上的无辜车主。乔纳森终于抵住车头,两脚踏住地面想要让车停下,但强大的冲力只能让他一点一点向后退,车内的驾驶员惊慌失措地想要趁此机会开门逃跑,达米安的爪钩枪就是这时钉入车门的。达米安踩在车门上,斜着身子灵活地将一个前轮拆卸了下来,他听见超级小子松了一口气。

 

在车主来得及向他们表示感谢之前,达米安就再一次发射爪钩枪,顺便一把抓起将手撑在膝盖上喘气的超级小子,飞向了某处楼顶。

乔纳森背靠着城市星光短暂休息,而达米安拿出平板查看一幅城市地图。

“今晚差不多了,你明天的考试没通过可别来找我。”达米安头也没抬地发出命令似的话。

“等等,罗宾!我以为我们要去调查蝙蝠侠说的事儿!”乔向前一步。

 

上个周末他们在态度堡垒写报告的时候,蝙蝠侠来帮他们更新系统。他们俩比赛谁写报告更快的时候乔占了上风,因为达米安一直在暗中观察蝙蝠侠有没有安装恶意软件,他还发誓一会要重新检查态度堡垒的系统(“你终于肯叫它态度堡垒了?”乔插嘴)

蝙蝠侠还向他们解释了最近的一项任务,在大都会和哥谭,最近都出现了不寻常的能量波动,和正义联盟曾经遇到过的平行世界大门的波动相似度很高,联盟正密切监视几个地点。

“我们发现有一处就在西里夫学院内,艺术馆背面的长廊尽头。联盟对这次时间的评估指数不那么确定,但不要轻易靠近那里,这件事情由联盟来,别去做多余的调查,我对你很不放心,达米安。”

达米安撇了撇嘴:“但你告诉我了。”

“没错,那是为了预防突发情况,”蝙蝠侠转向乔纳森,“我听你爸爸说,西里夫学院就在这几天有校纪念日的庆典,在艺术馆。”

乔点点头。

“我听阿尔弗雷德说你会表演小提琴,那很好,看样子你融入学校的情况还不算太糟,”蝙蝠侠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递给达米安,“这里是针对上一次平行世界事件研发的开关,只有两个,且只有在源机器的辅助下才可以使用,一个用来打开,一个用来关闭。必要时再使用。”

“我对你会拉小提琴这件事一点儿也不意外。”送走蝙蝠侠之后,乔对达米安说。

 

虽然乔很笃定达米安绝对会去调查,但他没想到在他们成为搭档这么长时间以后达米安仍然单独行动。他不曾怀疑达米安是否把自己当做一个搭档,但他有时候会去想达米安把他当做一个什么样的搭档。他们不能共同面对问题,那么“搭档”两个字便毫无意义。如果达米安继续隐瞒一些事情,乔得谈谈这个。

 

达米安抬起头看了看乔:“我已经勘察了哥谭的三个可疑地点,暂时都没有进一步发现。今晚我会调查大都会的几处地点,而我要感谢你,把那几个地方的周边环境给我详细地介绍了。”

乔露出震惊的神情,脑中回想起前几个小时里达米安对大都会的一系列询问:“你什么意思?”

“回去睡觉吧睡衣乔尼,你今晚的事结束了。”达米安仍专注在平板电脑上。

 

“你——”乔停噎了一下,“所以你只是要从我这儿套出信息?然后用我告诉你的信息自己去完成任务?”

 

“那下次就管好自己的嘴,啧,你要在这儿朝我吼吗?”达米安皱起眉,“别跟任何人多讲没必要的事情,你会把那些都详细地介绍给路人吗?小反派们会很喜欢你的,超级小子。”

 

“问题根本不是这样,罗宾,我们是搭档,而你把我当成工具,这不是第一次了!你把搭档究竟当做什么?你的资料库?”乔急切地继续解释,但达米安只是向不远处的墙面发射了爪钩枪,下一秒就消失了。

如果乔纳森·肯特想要追上去,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可以自由地飞行在高楼之间,不再担心撞到些什么。但他不想去追上他,如果达米安执意如此,他也不想得到因为他有所用处才换来的合作,他和达米安要再一次陷入冷战了,他想。

 

03

西里夫学院。

 

一个月前,乔纳森·肯特根本没想过自己会喜欢这儿。这儿没有凯西,没有艾伦,没有他的好伙伴。这里没有汉密尔顿的特色食品,也没有图书馆阿姨的糖果,没有他最喜欢的乐队的歌作为广播台的固定音乐。

但小孩子也会学会向前走,他和老朋友们会写信和打电话,在信里夹上一片大都会的树叶或者新花样的糖纸。电话里的话题有时候会陷入短暂的沉默,沉默的时候他们只是思念朋友们,紧抿着嘴唇,想说什么却说不出。

 

西里夫学校里乔认识了新朋友,坐在轮椅上的女孩莎拉*1是其中之一,他在教室门口向老师问好的时候看见才走进门口的莎拉,他扬起手打招呼,却听到那儿的转角处传来雷吉*2的声音。

好吧,乔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无论是在西里夫学院还是汉密尔顿,都会有该死的混混小子。嘲笑弱者是他们的乐趣,而他们也许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才显得自己有他们想象中厉害。

乔匆匆忙忙地向老师道了个歉,跑去莎拉那儿:

“离她远点,雷吉!”

 

“我才不会接近她呢,她就像病毒一样,你也会和她一样站不起来的,小子!”雷吉理了理他橘色的头发。

而莎拉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腿,她的腿没有感觉,就这样安静地放在轮椅的架板上。她几乎要哭出来了,依靠别人的出手相助让她有无力感。乔伸手握住轮椅的推把手,引导莎拉向教室去,与此同时对着雷吉做了个鬼脸。路过高年级班的教室的时候达米安正靠在门边,他和达米安对视了一眼,但他很快别开了视线。

 

04

午餐的时候乔拿了自己的三明治和果汁去找座位,他有时候会和达米安一起吃,但他想也许今天不是个好时机。他看见达米安坐在高年级的同学中间,所以他也打算去找自己的同班同学。但达米安站起身来,端着餐盘朝他走过来。

“我们得谈谈。”

 

这下子有点儿像八点档的电视剧了,乔和他的朋友说了一声。他们找了一个面对面的两人座位坐下。

“关于昨晚,”达米安单刀直入,乔惊讶地挑眉,“我们得坦诚相待。”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稀奇。”乔坦诚地指出。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合适一个人,达米安,但我们都知道团队合作的重要性,我们是搭档,你和泰坦们也是搭档。”乔看了看周围,咬了一口鸡肉卷,小声地说。

“也许恰恰因为这样,我无法独立思考了——别边嚼东西边说话你这个笨蛋,”达米安说,“你懂吗?我不需要有人一直在我旁边,一群人工作有时候效率很高,但有时候效率很低。”

“我们也没有总是这样,不是吗?而且你现在也生活在一个大集体里面,你要适应这样的环境,达米安。”乔又咬了一口肉松卷。

“我以为阿福的啰嗦已经够了,”达米安突然换上了一副索然无味的表情,学着蝙蝠侠的声音,“‘学习不仅仅是掌握已知知识。’就像老蝙蝠说的那样。”

乔笑出了声:“确实不是,达米安,学习需要接触更多的环境,只会写博士论文不代表学得好,虽然写论文也很重要,但那不是全部。”

“等你写了和我一样多的论文再来这么对我说话吧小子!”达米安打开他的三明治。

 

想要一个在孤独狭窄的环境里待习惯的人去接受一个新环境并不是容易的事儿,达米安·韦恩和乔纳森·肯特所习惯的环境不同,他们俩都能意识到这一点。而现在是乔纳森需要为达米安腾出空间的时候,如果达米安不想要靠伪装来度过这些日子,那他需要时间去适应。

而从另一个角度,达米安不希望自己和超级小子靠的太近,他总不能专心,也许因为在乎。而他们还不算合作太好的搭档,他想要独立性,尤其在学校里到处是人,丧失了一些安静,他不能好好地思考。

他的状态也许不大对,达米安和乔纳森都这么在心里想,也许我们都该想想我们把对方当做什么样的搭档。

 

“嘿你们好!我可以加入你们吗?”一个端着餐盘的小男孩走了过来,然后他开心地和乔纳森说话,“我坐在你后面第二排,你知道我的对吧?不好意思,上课砸小纸条的时候砸到你头上了,幸好你没和老师告发我,纸条里杰克约我周末去山上和他爸爸一起打猎,那儿很远,要开车好一段时间!”

之后他转向达米安:“你是高年级的对吗!认识一个高年级的学长真令人兴奋,他们会好多东西,就像我姐姐一样,简直没有能难倒她的,我们能做个朋友吗?”

 

“不了,谢谢好意。”

 

乔纳森急忙露出招架不住的笑,让男孩做到他旁边来:“我的朋友不那么健谈。”

 

达米安重重地咳嗽,乔纳森说了声抱歉。

 

    达米安看着乔纳森愉快地和男孩攀谈,看着那样气氛活跃的谈话,而自己的背景板依旧是沉默。敞开心扉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曾经被敞开心扉打动,也曾经被此伤害。无论如何,那对于他来说都不再是容易的事情。他不会再让自己轻易地相信对方,只因为对方说了一通似乎是真实的话。

 

05

下午的活动课,校纪念日在艺术馆彩排,乔纳森被朋友们团团簇拥着走进会场,彩旗和彩带已经将整个艺术馆装点出了庆典的氛围,灯光室里的人正在调试各种灯光,这让馆内忽明忽暗。而乔纳森·肯特正赶巧,主持人报出了达米安·韦恩的名字。

 

于是他看向舞台,这时候的灯光全部汇集变成了一束,在舞台后幕布的间隔处形成一束光柱。乔看见达米安穿着西服,他一手拿着小提琴一手拿着琴弓,拿着琴弓的手还在整理自己的领带。他微微皱着眉,那是他严肃时候会展露的小表情,乔知道。

他走到台前来了,笔直地挺着背,他举起琴弓拉了一小段音符,全场因此而寂静。

看啊,那是达米安,他就是有这种魔力让人们都静下来看着他,乔在心里快乐地说,达米安有时候能展现出一个领导者的气质,像现在,绝不单单因为音乐而已。他在为他的朋友骄傲。

 

“又来了,他永远都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架子。”乔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能感到语气里的明显不善,他朝声音的来源看了看,高年级的学生,也许是同班,看样子达米安在社交上也会遇到一些麻烦。

“别这样,他有解释过,他只是不那么习惯,对吧?”

“我还是不大喜欢他,他什么都做得比我们好几倍,那可——真突出。”

“我觉得,我说我觉得,如果他除了写论文,除了测试满分,还能做些别的,我们会更容易跟他交流些。”

 

乔咬了咬嘴唇,看着台上演奏的达米安。

 

06

“我很抱歉,莎拉,我真的很抱歉……你演奏得很好,真的。”

 

他不是故意要听到这个的,乔纳森·肯特可以发誓,他只是有些放心不下莎拉,如果他听着,那他就能在雷吉坏小子再欺负莎拉之前赶过去。但他听见了舞台幕后莎拉和老师的对话,莎拉也会拉小提琴,乔看了看台上正和主持人查看节目单的达米安,莎拉也想要上台演奏,但节目已满。

 

“我希望我的爸爸妈妈能看……是因为我站不起来吗?老师,是因为我……我坐着轮椅吗?”

“不,莎拉,绝不是因为这样,”老师的声音努力地平稳,“这次,很多领导人要来……我们得确保一切万无一失……不……我的意思是……”

 

乔听见莎拉的声音,伴随着低低的啜泣声。他攥紧了拳头。帮助他人总是这个十岁小男孩的第一反应,随着年岁渐长,这种思维被人嘲笑的几率成几何倍增加,至少此刻这值得我们为他点头。这绝对不公平,乔咬紧了嘴唇,这是完全的歧视和伤害。

 

“所以?所以你来找我,希望我能缩短一点儿演奏的时间?你怎么不让我干脆让她上台?”

因为我知道那不可能,乔心想。

“你也未免太可笑了,乔纳森·肯特,你只能说,每个人都有机会,每个人都曾拥有机会。既然你没法通过,那你就出局了。这儿可不是你那正义感能得到实践的地方。不是所有美好的愿望都有上帝帮他们实现,乔,整场演出可压出的时间可能确实不够她拉完g小调小提琴鸣奏曲,她就不能想别的办法吗?”

 

“你太强人所难了,达米安,老师没有同意——”

 

“哈——那是我听的最好笑的话了,小子,如果你想学得更好,那就不能全听老师的,”达米安露出冷笑,“她为什么不去说服老师呢?”

 

“达米安!”乔纳森大声喊了出来,“我们在谈论什么?莎拉在遭受不公正的待遇,她需要我们的帮助,抵御不公正,难道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吗?达米安,我没有要求你做任何——做任何你要为此牺牲的东西(达米安撇嘴)。我想帮她,这就是我要说的了。”

 

达米安靠着墙沉默了一会,把双手抱在胸前打量他:“你打算怎么帮?(这事儿还得靠她自己)”

 

“让她站起来?”乔泄气似的走过去也靠住墙。

 

“你这个笨蛋,关键根本不在这儿。”达米安伸出食指指着乔纳森的鼻子,“你以前不是很会发表那种演讲吗?在你看来最重要的不是计划而是意志这之类的。”

 

“你说得对,我们得让她有自信再尝试一下,再试试。”乔扶着墙站直了身子。

 

“你为什么对她那么上心?”

 

“什么?”乔疑惑地歪头。

 

达米安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

 

TBC

我真的快写死了。下一部要怎么写完……

这种文真的没人看的吧……(对自己绝望)

写完下一部绝对靠着爱,下一部稍微多一点互动。

我再也不写!这么剧情的东西了!再也不写了!

上下各六千字,下定时发布,24h后,算一点缓冲。


虽然我也没做梦这种清水到爆的文能有回复,无论如何,我真的快写死了……(求安慰了)

评论-8 热度-62

评论(8)

热度(62)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