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When we were young/我们年轻时》 全 (Earth-2)

When we were young/我们年轻时

Title:when we were young/我们年轻时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Superman/Batman

Based on:Earth-2 (N52)

Summary:看见年轻时候的自己,难免会去追忆从前的好时光不是吗?情节接轨N52漫画中的Earth-2,有改动,送走年轻超蝙以后,撞破的墙谁来修呢?

Note:深深佩服我自己,基因里的极圈体质,我真是超蝙的亚热带海域里的一股寒流。为什么在热圈还非得写二代非得写E2呢?E2实在是太戳我啦!必须写一写!有私设。其余我们文末见!

 

1、

“我到底要说多少遍?不要不经过大脑思考,不清楚状况就撞破一撞墙!”蝙蝠哑着嗓子低吼,却换来穿着超人制服的小镇男孩摸着后脑勺的只带了一丁点儿歉意的笑容,对方像是习以为常,并把这当做无伤大雅的意外。

 

超人向蝙蝠侠摊开一只手:“嘿,我会修好它的,我保证——只是,这可不是什么经常能有的机会。”

 

“你指什么?”蝙蝠的嘴唇抿成一条线。

 

“另一个时空的我们,”超人回答,“比我们更年轻,拥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性格……”

 

“他们显然和我们很不一样,他们彼此戒备。”蝙蝠看了看那堵墙的残骸,小型智能机器人已经开始清理碎石了。

 

“是这样没错,但是,就像你曾经说的那样,我对于一些事情就是有一种自信,而我对于另一个世界的我们的关系最后也会变得像我们一样好这一点就有这种自信。虽然那需要点时间,不过他们会处理好的。”超人走过去拍了拍蝙蝠的肩膀,“你也别一天到晚紧绷着神经,他们让我想起了我们年轻的时候。”

 

蝙蝠歪头向超人投来一瞥:“不是什么好回忆。”

 

超人笑得更灿烂了。

 

布鲁斯从堪萨斯回到哥谭之后,又是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克拉克·肯特的超级能力渐渐显现之后,来往堪萨斯农场和韦恩庄园成了件轻松事儿。那时候的他们在花园里绕着喷泉池奔跑,布鲁斯拼尽全力想要追上克拉克,但从没有成功过。

他们会在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新鲜出炉时准时候在桌前,用手去抢盘子里最后两块饼干,同样的,在拥有超级速度的克拉克·肯特面前,布鲁斯占不到上风,但布鲁斯总有布鲁斯的办法,对吧?

而又有几个下午他们一起听布鲁斯的家庭老师上课,在枯燥的历史课上将随堂测验卷折成纸飞机,结果正好砸中老师的鼻尖。两个人被阿尔弗雷德罚抄十遍的当天课本内容,并且监督克拉克以防某些超能力的滥用。

韦恩庄园的每一处,他们都跑过,笑过。克拉克现在还能记得布鲁斯在哪儿摔过一跤,伤得是否严重,他还记得那儿有一座枯井,布鲁斯曾经踏破上面遮掩的木板坠落下去,他没有丝毫犹豫就冲下去接住了坠落的他,那是他第一次体验真正的心跳骤停。

 

直到他把布鲁斯抱在怀里,确认安全之后,他的心才继续跳动起来。那一瞬间极其短暂,却又让人无法抹去记忆。

 

2、

布鲁斯·韦恩是看着克拉克·肯特的超能力逐渐显现并完善的,在他们遇见之前,克拉克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潜力,而在那之后更是如此。乔纳森·肯特告诫克拉克,不要轻易展露你的能力。但是布鲁斯知道,这没有关系,克拉克相信布鲁斯永远不会背叛他。

克拉克需要一点一点向这个世界注入自己的力量,而他要控制好力度,布鲁斯能告诉他该在什么时候停止。

 

他们的第一次合作是一起绑架勒索案,绑匪引爆了仓库的炸弹,整个仓库顶部沉重的钢板砸落下来的时候,克拉克的双手轻轻地一托,就好像一个悬于一线的小世界忽然找到了自己的轨道。

那时候他们还是十几岁的孩子。克拉克还没有找到他在北极的遗产,红色的披风和制服都有些简陋,但布鲁斯·韦恩看见他眼里的光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做的是对的事。

 

从现场溜出来以后他们去了布鲁斯的小公寓,看着克拉克快乐地嚼着超大号的披萨饼的时候,布鲁斯轻轻咧开一个笑。

 

“我有这个能力吗?布鲁斯,我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我能感觉到它们,它们流窜在我的血液里,它们在告诉我我要做一些事情,做一些好的事情。”克拉克把手里的包装油纸攥成一团,作投篮状扔进纸篓里,然后向布鲁斯扔去一个写着生日快乐的盒子。

 

“在该向外伸出手的时候,便伸出手。”布鲁斯回答,他拆开盒子发现是一只手表。

 

这些小小的正义行为瞒着双方的父母,某种层面,共同的秘密能使人更加团结。两个原本束缚在茧中的灵魂因为另一个灵魂的靠近,忽然不那么孤独了。他们一起度过了太多的时光,走过所有令人铭记的友谊的必经之路,他们无数次争吵,无数次和好,无数次将拳头送上对方的脸,无数次勾住对方的脖子告诉对方我们还能走下去。

 

他们能一直走下去。一直到韦恩夫妇遇害的那天,克拉克·肯特都是这样认为的。

 

3、

克拉克·肯特的知觉被雨滴唤醒。那像一颗尖锐的几何体,刺破了他与外界的隔绝的一层透明薄膜。他看见那个他熟悉的背影,那个背影独自站在墓碑前,老管家为他撑开伞。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了,所有人都已离去,墓园来时是如此寂静,走时也是如此。

 

他考虑了很多种方法,每一种方法里都有布鲁斯的拒绝。对于布鲁斯·韦恩来说,此刻的世界就像一个深渊,他倒退,看不见深渊在他身后多远,不知道自己何时坠落。除了布鲁斯·韦恩自己,没人能救他自己。周围的人看着他一步一步后退,离深渊越来越近。

 

克拉克·肯特走上前去。他拿过老管家手里的伞,为布鲁斯挡住逐渐密集的雨滴。

 

“没人在这儿会更安静一点。”布鲁斯的嗓子是哑的,他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知道……你想一个人待着,但我不希望是这里……闭上眼睛,布鲁斯。”克拉克伸出手来,他揽过布鲁斯的肩膀,用最和缓的方式将布鲁斯带离地面,布鲁斯甚至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离开了土地,又或者是因为他的整个身心已经冰冷。

 

他们在高空中,他们两个。布鲁斯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地平线上的灯火辉煌,看见海面的汹涌浪潮。在这里他听不见人们的话了,只有无数缕风穿过发梢的间隙,无数的声音在风里化为虚无。所以布鲁斯能倾听自己,他听见心跳,听见肌肉的张弛,听见那些被风吹走的声音在脑海中合为一股。

 

“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说话……也一定不想听到我说话,但如果我一直听你的话,我就不会成为你的朋友了,布鲁斯。你不用说话,但我要说话,”克拉克的声音听起来太清晰了,声音也带着锋利的棱角,能证明克拉克情绪的只有那欲盖弥彰的颤音,“我不是个地球人,布鲁斯,你是世界上少数知道这个事实的人之一。”

 

“我上小学那一年还不太能适应自己的一些能力,那时候班里的同学都认为我是个怪胎,虽然这话是没错……我明白我无法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拥有这些能力的我永远无法与他们一样。但是妈和爸会告诉我‘你不是一个人。’后来我明白了,无论我们是不是拥有一样的构造,无论是不是拥有一样的能力,我们都可以走在一起,并且不觉得孤单。”

 

“你就是,布鲁斯,所以现在我来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

 

布鲁斯自始至终沉默。

那天晚上他们回到地面,布鲁斯蹲下身,把手指扣进泥土里,他挖出一个口径很小却深度的坑,在克拉克的注视之下,他摘下他的手表,将那块手表扔了进去。克拉克上前阻止他,布鲁斯却猛地拽住克拉克的衣领,伸手去够风衣的内袋,将他曾经赠与克拉克的一枚超人标志徽章拿了出来。

 

布鲁斯·韦恩知道克拉克·肯特带着它。

 

他把徽章和手表埋在墓碑边,填土,压实。

 

在未来,哥谭的黑暗骑士会在这里诞生。

 

4、

    “抱歉让你想起这些,布鲁斯。”超人将最后一块加固板安装到墙面上。

 

“我们不是徘徊在过去的人,不是吗,克拉克?”蝙蝠侠一边核对数据一边回答超人。

 

“但那些是我们一起走过的路,布鲁斯,我偶尔也想要去回想,”超人解释,“我想蝙蝠洞已经没问题了,我们得赶紧回农场修篱笆。”

 

超人想要伸出手提议直接飞过去就挺快的,得到的却只是一个跳进蝙蝠飞机驾驶舱的背影。

 

5、

毕业典礼上克拉克·肯特最后一次看见布鲁斯·韦恩。克拉克忙于和老师们照相,只能在玛莎为他整理衣领的间隙对着坐在遮阳伞下的布鲁斯·韦恩挥手。布鲁斯·韦恩戴着墨镜,用一本随手从杂志袋里抽出来的杂志遮住大部分的脸,在看见克拉克朝他挥手的时候,象征性地点点头。

 

那之后玛莎和乔纳森回酒店休息,克拉克随着班级的人流去了毕业生派对,一进入灯光炫目的会场,就被淹没在嘈杂的音乐和对话声中。他和两个同班同学一起挤坐在吧台边,同学朝吧台对面的黑发女孩扬起下巴,而黑发女孩却盯着低头喝橙汁的克拉克。同学拍了拍克拉克的手臂,吹起了口哨。

 

而对方干脆利落地走过来,打了响指,酒保挑眉直接送上两杯美国威士忌。

 

“想要成为一个记者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这可不大对,是吧,克拉克?”同学打趣。

 

“我是不是曾经在大都会优秀青年记者的颁奖礼上见过你?如果你以后打算涉足时尚版,我们会常见面的。”女孩笑着说。

 

“我恐怕得去时事版,”克拉克推了推眼镜,“我对时尚没什么独到见解。”

 

“当然啦,你这种无聊的家伙只能待在时事版,追踪那些有关部门没能尽职尽责的事儿,追踪那些本可以避免的意外伤害的后续故事,拍摄那些残忍而无道的照片把它们寄给杂志社,你会想要个普利策奖吗?让我想想,克拉克,突发性新闻报道奖?调查性报道奖?”另一个声音忽然插进来,那疏离而刻薄的语气让空气凝固,而那人脸上却看不见一丝波澜。

 

“你想要拯救这个世界,但你对它知道多少?你想要阻止犯罪,而我们对犯罪又知道多少?”他对着克拉克说完,又转向其他人,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这位未来的普利策奖得主借走吗?”

 

两个人手里各拿着一瓶啤酒走出派对,都市的晚风将热度吹散,他们的身影在霓虹灯的斑驳里不甚清晰。

 

“你可搞砸了我的毕业派对。”克拉克说。

 

“我的荣幸。”布鲁斯头也不回。

 

“布鲁斯,听着,插入别人的对话,用刻薄的连珠炮抢走对方的话语权,然后再把某人借走,这是邻居艾伦在高中时候追女孩的伎俩。”克拉克灌了一口啤酒,指出,“所以接下来,你该向我要电话号码了。”

 

“我不会给你我的电话号码,克拉克,我要走了。”布鲁斯在十字路口停下来,靠在公共电话亭旁边回头对克拉克说。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他们正好站在路灯下,橘黄色的路灯让周围的霓虹灯都黯淡了,他看见布鲁斯的眼睛里燃烧着清晰的目标。他就这么看着他,觉得根本不需要去想布鲁斯的那句话的含义,因为不管那是不是一个告别,他还是能找到他,无论多久以后,他还是能认出他。

就因为那是布鲁斯,那是世界上他最熟悉的人,他独一无二的布鲁斯。

 

“告诉我也没用的,布鲁斯,我永远能找到你的心跳。”克拉克挥了挥手里的酒瓶。

 

克拉克听见一声咕哝,他不确定布鲁斯是不是说了话,他下意识地靠近了一些。而布鲁斯,伸出那只还拎着啤酒瓶的手,勾住了克拉克的后颈,贴上他的嘴唇。

 

克拉克发出一声愉悦的闷哼,他扔掉手里的啤酒瓶,将两只手都放在布鲁斯的腰上,投入这个吻。

 

后来,再后来?

布鲁斯·韦恩成为了蝙蝠侠。

 

6、

    

“力量是你的优势,但力量也可能成为你的劣势。格斗的技巧作用不容小觑,接下这招——”

 

蝙蝠侠回到哥谭之后,他们会定期进行各类训练。世界上最坚固,却也最独立的关系也许就是这样,他们连续几年都不曾直接通信。布鲁斯游历世界各地,几乎是孤身一人;而克拉克来到北极,继承氪星留给它孩子的遗产。

那些时间里他们为各自的使命而战,布鲁斯和流浪猫一起盖着纸板露天而睡的时候,从不曾觉得孤独;超人独自走过北极刺目的茫茫冰地,独自倾听深海鲸鱼缓慢摆动躯体的水流声的时候,从未觉得孤独。

 

当他们再次回到一起的时候,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一切都还是当初的样子。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你仍然是你,我仍然是我。

布鲁斯看着穿着崭新的超人制服的克拉克,好像看见多年以前那个被他抡倒在草地上的男孩,看见那个拥有力量却隐瞒不告的孤独的男孩,看见那个会鲁莽冲动,无论他提醒过多少遍也总不能多思考一些的家伙。

克拉克看着将自己裹在黑色之中的布鲁斯,看着肩部的铁刺,又好像看见那别扭的有些郁郁寡欢的男孩,看见那个有些拘谨严肃却能在和他说话时开怀大笑的男孩,看见那个总是固执己见,但绝对坚定地追逐目标的家伙。

 

那之后他们合作了很多年。他们竟是这样幸运,能以年为单位来计算他们并肩作战的时间。他们熟悉对方的战术,对方的技巧(“你可没什么技巧。”蝙蝠对超人说。),也曾经因立场问题而产生矛盾。

 

曾有一段时间,关于氪石的危险世界频繁发生,有几次布鲁斯不得不为克拉克紧急地处理伤口。极少的几次机会,让布鲁斯感受到克拉克在蝙蝠受伤的时候是作何感想的。

克拉克曾经说过不希望布鲁斯流血,这句话不可能实现,但如果将角色转换一下,是有可能的,布鲁斯想。

 

“想得好点儿,”克拉克倒吸着冷气,任由布鲁斯挑出氪石碎片,“你经历过比这更烂的,而经历一下和你一样的事儿,我的荣幸,布鲁斯。”

 

布鲁斯只是抿紧了嘴唇。

 

7、

“就此打住,”蝙蝠侠指着不远处那半卡车的木头,“如果你还想在晚饭之前修完篱笆。”

 

“当然,当然。”克拉克应着,接着蝙蝠侠就看见红蓝的残影穿梭于谷仓与房屋之间,不出一会的功夫,一切都被打点好了。

 

夕阳在落下去了,如果你在堪萨斯,那你能享受的一大乐趣就是看见完整的日落。橘黄色和深红色晕染了地平线以上的天空,天空的另一边,薄薄的星幕已经铺开。

这些回忆只是过去漫长的几十年时光里的冰山一角,而回忆难以把握,能有实物证明也是一个选择。如果非要找些东西来证明这些真实存在过的话,那就去看看韦恩夫妇墓边的泥土,那里曾经埋着两个相互理解相互接纳的孩子的物品。

而之所以用“曾经”,是因为你在克拉克·肯特的披风口袋里,会发现一只十多年前款式的手表,而你在韦恩宅布鲁斯·韦恩主卧的衣柜背后,会发现一枚粗糙的徽章,上面的S代表着明天。

 

他们保管彼此赠与对方的礼物,像保管对方孤独的心。

 

在那孤独的心里,你忘记过去,也忘记未来。

 

而现在,克拉克再一次朝布鲁斯·韦恩伸出手:“我听见妈妈在低声说该喊我们吃饭了,既然你在这儿,那,吃了晚饭再走?”

 

 

END

 

FreeTalk:

呜呜终于写完啦,看N52漫画时候的脑洞,E2的超蝙更为年长成熟,而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个梗实在有好多可以写。我太喜欢小时候打架和谈心的super bat啦,互相发现对方的孤独并接受对方。都说E2是老夫老妻模式,确实是有道理的,因为了解发生在对方身上的事情的真相,因而更理解和信任对方。在我看来,E2的超蝙保持彼此独立的前提下,合作的成分远远高于主世界,他们还存在一种互相支持。

请忽略E2的原结局。噢。

所以这是一个,所有事情都和平解决,他们在修墙咳咳(撞墙真的应该加一个允悲的表情,那一幕两个人简直都三岁了)过程中回忆从小到大的经历的过程。

满足自己了!

 

希望大家也读得开心!如果喜欢请一定告诉我好吗!好!

 

 


评论-19 热度-110

评论(19)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