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Return Road/回归之路》 全

Return Road

Title:Return Road/回归之路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Superman/Batman

Summary:JL背景,超人并未恢复记忆,在神奇女侠的解释下,他最终没有成为人们设想的独裁者,但他无法原谅蝙蝠侠曾做的一切。他接管哥谭,驱逐了蝙蝠侠。直到他找回他的回忆。爱也许会暂时消失,但是爱的痕迹会带领你找到它们。

Note:改了两个错字重发。正联那会的脑洞了,纠结了很久觉得这时候写出来太过时了……但是还是想写一下,就当复健也好啦,过段时间会写的多一点。其实我想写的黑化超……并没有哪里黑化,具体我们文末再说。PS:私设 这里的戈登知道蝙蝠的真实身份PPS:我真的很认真,不是来搞笑的。PPPS:原先关系确认设定。


1、

“戈登想见你。”韦恩集团董事办公室的秘书推门进来,她对站在布鲁斯·韦恩办公桌边的超人小心翼翼地说。

 

“我也正想找他,让他进来吧。”超人转过身来,看着将一份文件抱在胸前的秘书,努力露出一个看上去和善些的微笑。

神奇女侠向他讲述的一切都仍然可疑,关于那场他的葬礼,关于他的复活,关于蝙蝠侠所坚持的立场。这与他的记忆完全不一致,就好像他来到的是另一个平行世界,这个平行世界的蝙蝠侠想用尽一切可行的办法来复活这个世界需要的超人,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蝙蝠侠却想用尽一切可行的办法来杀死他。

 

“没人想伤害你,卡尔。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了,世界即将被吞噬,我们需要拯救她。而你,就是希望。”神奇女侠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仿佛有一股安定的力量源源不断涌入身体,浇熄了内心的狂躁与暴戾。

掌控自己的愤怒,克拉克发现自己记得这种方式,好像他从前这么做过。

他们拯救了世界,赶走荒原狼,保护了母盒。克拉克的记忆也不再一片空白,他记起自己的能力,记起星球日报,记起佩里和露易丝。他知道自己没能记起所有,但对于他来说也许已经够多了,绿色的浓烟在他的回忆里燃烧。热视线在哥谭的边界上切割出一道肉眼可见的分割线,他漂浮在空中,告诉那打扮成蝙蝠的义警:

 

“哥谭将不再需要你。”

 

而对方似乎已对此有所预料,接受的坦然令克拉克意外,戴安娜告诉过他蝙蝠对这座城市的忠诚,告诉他蝙蝠曾经那么做有他的理由——克拉克没有再听下去,他挥开戴安娜的手。他记得戴安娜看向蝙蝠侠,蝙蝠侠抿着嘴唇,白色目镜没有泄露任何情绪。

 

“你驱逐了他。”戈登平淡地陈述。

 

克拉克默认。

 

“你没仔细想过。”戈登的语调依旧是平的。

 

“戈登探长,蝙蝠侠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我可以更快,更有效率。”克拉克用热视线加热了桌上秘书摆放的一杯水,这像是一则宣言。

 

“你想要什么,超人?”戈登看着那杯吐泡的开水问到。

 

“想要?”克拉克没能理解,而戈登继续说了。

 

“我以为你们曾经有过约定,大都会的事是你的事情,哥谭是蝙蝠侠的事情,你们就在蝙蝠灯旁边握手言和——我以为那蝙蝠侠说了几千遍的‘哥谭风格’最终被敲进了你的脑袋里,而现在你却驱逐他?凭借什么?你的超能力?”戈登站起来,走到窗户边去,指着穿梭在高楼间的轨道交通,“你看见那些轨道交通线了吗?你看见那些学校、医院、养老院了吗?”

 

“你想说什么,戈登探长?”克拉克微微皱起了眉。

 

戈登转头,似乎想要愤怒地斥责他,但他看见了超人皱起的眉,他咬住了自己的后槽牙。

 

“‘哥谭是韦恩,韦恩是哥谭’,五十年前的报纸上是这么写的。”

 

“我也可以打击罪犯,斩草除根,”克拉克解释,“我只是让他提前退休,已经足够仁慈。人们会忘记他的。”

 

“人们不会的。”戈登快速地咕哝。

 

“也许你不会,”克拉克继续解释,“但其他人会的。当我把哥谭的犯罪率降下去,当我把蝙蝠从这座城市抹去,当人们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他们就会忘记。而你在要求什么,戈登,让他回来?不,他不辨是非,只是一个残暴的法外者,你见过那些受他酷刑的人的惨状吗?而我收到过太多。”

 

“我没有要求……我只是来告诉你,超人,你们曾是搭档,好搭档……”戈登起身离开,开门的时候看见秘书已经将她桌上的东西整理完毕准备离职,他才想起什么,转头对克拉克说:“忙完这些,我要请假。”

 

超人摊开一只手:“这该和DA去说。”

 

2、

戈登是看着蝙蝠飞机消失在天际线的,这该怎么描述?蝙蝠侠永远会留下后备方案,他曾经为他打开蝙蝠灯,瞒着顶头上司给他通风报信,他还带来了露易丝,但现在,他的后备方案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去了意大利,临走前手上还拿着油墨新鲜的哥谭日报,意有所指地告诉戈登巴黎很值得被选为假期的目的地。于是他从韦恩集团走出来后,购买了几天后的机票,飞往巴黎。布鲁斯·韦恩在巴黎。

 

他也许在养伤,戈登想,他伤得不轻。戈登闭了闭眼睛,他已经不再说布鲁斯是怎样地一次次挑战人类的极限了,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确实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他们合作二十年,做过很多决定,挽救过很多生命。他安慰过很多被救出的人质,很多场景都已模糊,却始终记得一个冷得发抖的男孩。

 

他会缺钱吗?戈登为自己的想法耸了耸肩膀,阿尔弗雷德会给他汇钱的。但他离开了哥谭,他会缺少一些什么,他会悔恨吗,还会担忧吗?戈登想象着躺在病床上的布鲁斯·韦恩,为牵扯到拉伤的肌肉而皱眉。他设想过布鲁斯·韦恩的落日,他要么在韦恩宅的角落里被人遗忘,心脏病发死去,要么死在战场上,随着蝙蝠飞机坠入哥谭港。

 

被遗忘,是最早被接受的结局。

如果蝙蝠侠本人听见,一定会嗤之以鼻。

 

哥谭是布鲁斯·韦恩的家。布鲁斯·韦恩不会无处可去,可他也许在精神上最终无家可归。戈登想要告诉他,就算他不回来,他的城市也会原谅他。

 

戈登收回自己的思绪,摊开膝盖上的哥谭日报。

 

抵达巴黎市区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见鬼的交通让他在郊区滞留许久,他要找到布鲁斯·韦恩又要大费一番功夫。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潜上一辆旅游巴士到达卢浮宫景区附近,走下车顺着人流走出不到十步远,便看见了布鲁斯·韦恩本人。

 

布鲁斯·韦恩坐在路边的露天甜品桌边,在格子条纹的遮阳伞下,端着一杯扑出香气的咖啡,面前的盘子里有曲奇的残渣。戈登走近他,正巧服务员端来一盘五层松饼,蜂蜜是现淋的,顺着松饼之间的夹层渗进去,然后流到盘子边点缀的蓝莓上。

 

布鲁斯·韦恩没有抬头看他,他正专注看手中的杂志。

戈登眯了眯眼睛。

 

足球版。

 

3、

超人盯着那面被他砸穿的墙面。

 

他能听见救护车疾驰的声音,听见医生们或沉稳或慌张的指令,听见警车的呼啸,听见快门声……在他死去的时刻,他经历过彻底的宁静,连聋人也不曾有这样的荣幸。他记得当死亡真正降临,漫天的星斗被浓烟遮盖,天旋地转,世界颠倒,眼前的画面一帧一帧失去色彩,直到只剩下光能够被辨认。

这不是克拉克想要的结局,这不是任何人想要的结局。

 

现在,这也不是他想要的开始。

 

克拉克曾经觉得世界太过嘈杂了,他能清楚地听见所有的东西,只要他愿意。而哪里需要他,他便飞往哪里。他听见这座沉闷的城市里老鼠们在下水道穿梭的声响,听见赌场里人们的谈判,他听见持刀歹徒的恶语,听见瘦弱男人呜咽乞求。所以他去了,他代替警员冲进了危险地带,他接下了歹徒的砍刀,他给乞求的人路费。

 

但这并没有使这座城市的犯罪者收敛。

 

“利用超人。”

 

克拉克想起了这句话。这是他在几天前的晚上听见的,之后他飞去解决一起帮派火拼,热视线熔化武器是如此地轻而易举,点燃炸药当然也是一样。热视线横扫战场的时候,他只急着去停下密集的弹雨减少伤亡,却没有使用X射线检查战场,幸好他来得及将还未连锁引燃的炸药带离哥谭上空。

 

当时他正在哥谭上空,他听见了这句话,却没有多想。但现在他被迫停下来,去思考。他的脑海里闪过争吵的画面,这似乎不是第一次,他脑海中是黑暗骑士的冷笑,他们愤怒地站定自己的立场争吵,关于行事方式的争吵似乎永远不会停息。蝙蝠断定超人的“直接”会助长哥谭的丑恶,而超人无法默认蝙蝠的擅自计划。

 

他中了圈套,超人卡尔·艾尔低头看自己的手心。

 

4、

“你在度假。”戈登陈述。

 

他坚持要去布鲁斯·韦恩此时的住所,理由是机票钱必须从住宿费里要回来(“我拿的可是工薪!”)。简单的公寓,面积不算大,装修却很有品味,色调简洁淡雅。他们进门之后书房里传来动静,戴安娜手里拿着笔走出来:

“我今天下午要占用书房,把文件搬回我的公寓太费时间了。”

她向愣着的戈登探长问好,然后径直走进厨房倒水。

 

“你在度假。”戈登回了神,看着已经脱下外套的布鲁斯·韦恩,重复。

 

布鲁斯·韦恩没有回答戈登,戴安娜却回答了,她吞咽了几口水,看着布鲁斯走进房间的背影,稍大声地说到:

“度假?一个度假的人会半夜消失?一个度假的人会带着淤青回来?一个度假的人会带着蝙蝠镖?”

 

“戴安娜!”

 

“好了,好了,”戴安娜放下水杯,回到书房,“我可没有阻止你用我的健身房。”

 

“超人占领着哥谭,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吗?我以为你走之前回来找我谈谈的,你知道,谈谈我儿子要不要去哥谭学院之类的。”戈登耸了耸肩膀,跟着布鲁斯走进另一房间,坐到沙发上。

 

“如果他可以做得更好,那他就留下,他有超能力,戈登,我没有那些东西。”

 

“这么多年,这倒是你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

 

“我有我的能力。”布鲁斯快速地补了一句,“他强大,而戴安娜她们已经确定了超人不会想要——不会有过于暴戾的倾向。也许他可以这么做,驱逐我。”

 

“我的老天……”戈登直直地望着布鲁斯,“你还在为他的死内疚?”

 

“不。”布鲁斯快速地否认。

 

“那就是‘是’。你每次语速过快就像是刻意否认。所以你将氪石封存起来,而后备方案是露易丝?那现在的后备方案呢?”

 

“现在的后备方案,”布鲁斯回答,“我们寄希望于克拉克自己。”

 

“虽然这不是我的公寓,但是有多余的房间,我问过了戴安娜,你可以住在对面那个房间。”

 

阿尔弗雷德没给他汇钱,戈登想。

 

5、

“他们不想让你有压力。”玛莎抱了抱回家的儿子,把他带进屋子里。

 

他去了蝙蝠洞,门口的感应器给了他进入的权限,这让他感到惊讶。管家离开之前收拾过这里,桌上的文件夹都很整齐,巨大的多面屏处于关机状态,有一些箱子盖上了防尘布。像是等着他来发现似的,空荡荡的黑色实验台上放着一枚洁白的信封。

 

“信上说让我来找您,妈妈。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如何见您。”

 

玛莎把手举到了克拉克嘴边,示意克拉克不用解释,她又伸手拥抱住自己的孩子。克拉克低下身抱紧了玛莎,轻轻地晃着。几分钟后她笑着拉起克拉克的手:“你一定想家了,四处看一看吧。”

 

那就是为什么他会看见门框上的裂痕。

 

那是他第三次带布鲁斯回堪萨斯的农场,他们只是吃一顿短暂的午饭,享受三十分钟的宁静时光,然后回到各自的城市去。有时候是阿尔弗雷德的吩咐,要求克拉克带布鲁斯去堪萨斯,至少是五个小时之内别让他回来。那一次就是这样,布鲁斯那两天都没怎么合眼,阿尔弗雷德劝说无果,让克拉克把他带到农场去。

 

“我相信只要把他扔到玉米杆堆上他就会睡着的。”阿尔弗雷德做到蝙蝠洞的屏幕前戴上耳机,为他的老爷完成剩余的收尾工作。

 

他带着布鲁斯进门的时候布鲁斯已经快闭上眼睛了,走路都有些不稳,在门槛处他正好绊了一个踉跄,就要向前扑去。克拉克·肯特迅速地上前扶住他的手臂,同时另一只手抓在门框上防止摔倒,但他用力过猛,将门框捏碎出一道长长的裂痕。

 

因为没有怎么影响使用,乔纳森做了简单的修补之后便没再提起。

 

“不需要你来扶!”布鲁斯看上去稍微清醒些了。

 

“是啊,是啊,”克拉克一边应答一边把他往卧室里推,“你总需要一张床吧?”

 

克拉克走上前去,伸手触碰那道裂缝。回忆开始涌进来。片段在他的脑海里闪过。

 

他记起一场恶战,警局的楼顶,那是他们言和的地方。那已经是认识很久以后,越来越多的合作让他们最终能够彻底了解对方的行事风格,那就像个小小的仪式,彼此都带着打斗后的狼狈,超人的制服上沾了泥土,蝙蝠嘴角的血迹已经干涸。

 

蝙蝠伸出手想要表示言和,而超人却张开了双臂打算拥抱他。

 

他们僵在半空,蝙蝠闷哼了一声收回了手,超人摆了摆手也收回了张开的双臂。

 

“但我们讲和了对吧?”

 

“暂时是这样,超人。”

 

“我们握个手?”

 

蝙蝠侠歪着头看着他,但他还是伸出了手。

 

6、

“我希望你喜欢我的健身房,我去不了人们的健身房,才设计了这个。”戴安娜推开健身室的门,对着正靠在椅子上擦汗的布鲁斯说。

“谢谢。”

“我想你已经知道哥谭的事儿了,我帮你去看了看,人质都已经平安出院,但克拉克不在那儿,他也许回了堪萨斯。”

“那就意味着,我们也许能够成功。”布鲁斯拧开一瓶水,灌了一口。

 

“你当然相信他,我倒没那么确定,你在拿自己在赌吗?”戴安娜瞥了布鲁斯一眼。

 

“或多或少吧。”布鲁斯活动了一下手腕关节。

 

“我猜你没告诉戈登探长你把你自己设置成了后备方案,”戴安娜无奈地笑出声:“总之,我还是想说,布鲁斯,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正义联盟的一员,下次半夜出门的时候,带上我。”

 

“如果计划顺利,如果,那你今晚有事可忙,”布鲁斯从一旁的帆布袋拿出一叠资料,它们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游客的标配,戴安娜有时候无法不对韦恩收集情报的手段产生好奇,“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可以吗?”

 

“你呢?”

 

布鲁斯站起身扭了扭脖子:“你也说了,我是那‘后备方案’。”

 

7、

克拉克看着那张被他从床板缝隙里抽出来的照片,小小的拍立得照片,因为抖动拍得模糊,但能看清是裹着被子睡在床上的布鲁斯,而照片里的他从镜头角落探出一双眼睛,伸出手指指着布鲁斯一团翘起的头发。

 

他记得他按下快门,照片吐出来的时候,布鲁斯被声音吵醒,他慌乱之下将照片塞进床板的缝隙,这才想起用超级速度作弊,跑出房间。

 

他想起他曾经在自己的废纸筐里找到过蝙蝠镖,而他问起布鲁斯的时候,布鲁斯咳嗽了好几声来示意阿尔弗雷德就在旁边,“别说”他的眼神这么告诉克拉克。而克拉克可不是一个会包庇“走私者”的人。阿尔弗雷德优雅的挖苦和布鲁斯的表情他总是看得很愉快。

 

那些时候他们像普通人,或者说,他们的一部分仍然是普通人。他们有喜怒哀乐,有视听触感,他们也会信任和扶持。他们会有战场上的通力搭档,也会有日常生活中的争执不和,更会有默契的对话。

那对于他们便是珍贵的东西了。越简单却越能动人,他们经历过最险恶的困境,就会学会珍惜最简单的美好。

 

数不清多少次他带着他飞行,风吹过耳畔,像教堂的弥撒,像夜晚唱诗班的吟唱,像救赎。

这有时候也是种浪漫,他们用超级速度作弊,装扮成普通人,上午去意大利阿尔弗雷德推荐的咖啡厅喝咖啡,喝完再回来赶一场发布会和采访;或者晚上用蝙蝠车到海底去待一会,测试一些乱七八糟的压感校准,你一句我一句地提问和回答。

 

他记起了这些。

 

他的日记本里夹着那薄而锋利的蝙蝠镖,那一次他没有像阿福告状;他的墙壁上除了新闻海报,还有一张咖啡厅的特色海报,坐标是佛罗伦萨;他的桌子上放着一块石头,它带着哥谭港的海草的味道(“别忘了化工污染,好吧,你是超人。”)。

 

他打开了超级听力。再一次置身洪流。

 

但这一次他不觉得嘈杂,他听到了他想要听的。

 

等他缓缓降落在那座公寓门前的时候,门微开着。他理了理已经换回衬衫的衣领。

他轻轻推门,看见布鲁斯·韦恩正在拆一盒包裹。桌上的两杯咖啡冒着热气。

 

“阿尔弗雷德用隐形蝙蝠飞机空投的,就是我们去的佛罗伦萨的那家,不过已经不热了。”

 

布鲁斯抬头看克拉克:“来一点吗?”

 

END

 

 

FT:根本就不是黑化(摔)。我就,非常非常想写被赶走后舒舒服服的毛绒绒的本蝙……确实是电影那会的脑洞了,因为太忙了,拖着,下了决心还是写一写。然后,接下来还要忙几天,可能年前才有时间,然后就有时间多写写了!

 

原本要说很多话的结果写到最后又……

下次我一定写的中途就打ft草稿。

 

无论如何还是希望大家能……如果它能为你带来一点什么那就很好了!

 

欢迎评论!我爱评论!

 

明天写Jondami!好啦,现在要和我的Dami蛙一起去吃东西了!

 


 


评论-5 热度-116

评论(5)

热度(116)

  1. 名字改到没人撞有涯#超蝙志工事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