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uperBat]像风一样自由/Free Like the Wind (一)

Title :像风一样自由/Free Like the Wind

CP:King!Clark Kent/King!Bruce Wayne

Summary:这个故事像某种西方魔幻,应该算个AU?但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AU。一直以来我都想尝试这样的背景。它关于黑暗和光明、国王和恶龙、拯救和毁灭、相爱和等待。

Note:这会是一个连载,我暂定将是一个短连载,三四章,控制在三万字以内。希望大家体谅我的忙碌,更新的时间会比较不定,但是在二月来临之前——它一定已经结束了。(因为二月要写新故事)

故事到后期会有分级(超蝙),到时候会标出。剧情小部分参考BVS,无其他警告。

 

 

黑暗从地平线涌来。

海湾的渔民凌晨起来打理渔网,坐在船头等着海鸟像往常一样飞来,在撒了阳光的金色的晨雾里扑腾翅膀,落在身边。

但他们等待的黎明没有到来。

雾像晕染开的墨水,寒冷随之而来。

 

Wordtext :

 

“她来了,克拉克。”

 

露易丝推开书房的门,让跟在她身后的人走进书房。克拉克从正埋首研究的古籍里抬头,站起身迎接戴安娜·普林斯,亚马逊的公主,大陆的预言师。她披着黑色的斗篷,拉下帽子的时候上面的雪片掉落,融化在地上。

半个月以前,来自海上的黑暗从外向内开始缓慢吞噬他的王国,白昼变得如此短暂,渔船无法出海,农田无法耕作。少数人选择留在原地,而大部分人往大陆内部搬迁,至少越往里,就有越长的白昼,就有光。身为国王的卡尔·艾尔第一时间去调查,并尝试找出解决方法,他派苍鹰去亚马逊,而现在,他将会得到帮助。

 

“卡尔·艾尔,你的猜测没有错误,远山的恶龙是罪魁祸首,它在逐渐苏醒,气息顺着地脉越过海洋来到这里。封印将不再有效,我们要彻底杀死它。”

 

“恶龙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戴安娜,你知道的,它无法被彻底杀死,,除了氪石……我不会留氪石在我身边的。”克拉克将视线移向窗外,眺望远山的方向。

 

“这就是我要让你去做的,卡尔,去哥谭,找到他们的国王,请求合作。哥谭海里仍然存在着氪石的碎片,他们的国王可以制造出杀死恶龙的长矛,”戴安娜拿出两个木质的盒子,递交给克拉克。

克拉克在戴安娜的示意下打开盒子,透明的玻璃瓶里是冰蓝色的药剂。

“把它倒进流动的水里,尽管它不能消除黑暗,但这能够暂缓黑暗的侵蚀,我将为你们带来相对足够的时间,两个月以后,恶龙会在日食之日苏醒,希望那时候你们做好应战的准备。第二个盒子,你要交给哥谭的国王,他并不擅长与人合作,但我想这瓶东西能让他改变主意。”

 

“骑马去,卡尔,佩里会愿意将他的马借给你的。”戴安娜戴上了斗篷的帽子,在离开之前提醒。

 

“可我们时间不多——”克拉克急切地说。

 

“骑马去,不要错过路上的风景,两个月还没有结束之前,就算你拥有了武器也无法杀死恶龙。有时候我们需要耐心,卡尔。”戴安娜离开了城堡。

 

*#*

 

他拒绝了他。

 

当白色雕花大门在他面前决绝地闭合的时候,他意识到也许他是唯一一个相信布鲁斯·韦恩会同意的人。他想起戴安娜的话,戴安娜总是不把话说全。他明白露易丝又会告诉他:你总是把一切正义的事情都想得如此理所当然。没有理由,卡尔想。

他们在哥谭的国王布鲁斯·韦恩的会见室里谈了不到十五分钟,卡尔转述了戴安娜的话,将盒子交给了布鲁斯。布鲁斯·韦恩是年轻的,但他带着年轻不该有的沉重,卡尔冒昧地看见了遍布他全身的伤疤。手腕上的伤口很新,他想过要询问,但刚才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

布鲁斯的目光像个桀骜不驯的王子,但卡尔却感受到了判官般的严厉,他感到他在被审查,而布鲁斯微微皱起的眉头里是克制,卡尔可以想象,如果那位管家没有在场,他很可能十分钟就被赶出去。

他在这方面的直觉总是很准,阿尔弗雷德才离开一分钟,他就站在了大门外。

 

他在犹豫使用他优秀的听力和视力,以此来看透这扇厚重的门后的布鲁斯,或者说,如果他有这样的能力,他更想看透布鲁斯在想些什么。

他必须要说服布鲁斯。他想起他一路所见。

佩里的马认识去哥谭的路,他们穿越一片广大的森林,树木高大遮天蔽日,光线被分割成不规则的光束,降落在行人的身边,在一些地方,阳光甚至无法涉足,他们像在黑夜里行走。在有阳光的地方他看见过一只角百灵,几只野兔,甚至一只狐狸,但随着他越来越靠近哥谭,阳光就越来越少,沼泽,腐烂的兽骨,寂静里偶尔有沼泽鼓起的气泡破开的声音。

地面上是枯萎的苔藓,泥土表面有碎冰。卡尔把手放在一棵树的树干上,粗糙的纹路在低温下给人锋利的感觉,他闭上眼睛,听不见任何活物该有的声音。佩里的马垂下眼睛,安静地等待他。

他们在黑暗里行走了一夜。当他们走出森林,来到哥谭的边界的时候,光明几乎是在一瞬间笼罩了他们。光明是表面的,卡尔知道,他在古籍中看到过,这是一种通过血液来实现的魔法,但只能是大陆人的鲜血,他无法做到,但哥谭有人做到了。

 

当他看见布鲁斯手上的伤口的时候,他至少清楚地明白了,是谁做到了这一点。

 

凭这一点,卡尔·艾尔相信布鲁斯·韦恩。很多时候,卡尔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在区分真实和虚假上很少出错,他在布鲁斯身上能感受到责任感,他不会是那个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尽管他表演得不错,但当卡尔告诉他盒子的用处的时候,布鲁斯的眼神出现了希望的闪光。卡尔·艾尔也许现在还不能知道布鲁斯在想什么,但他不是一个被拒绝了一次就打道回府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响了起来,卡尔面前的门被再次打开了。

他看见正懊恼地揉着头的布鲁斯·韦恩,和挑起眉毛的阿尔弗雷德:

 

“请我代我们的国王表达歉意,无论如何,请客人留下来吃一顿晚餐都是必要的。”

 

*#*

布鲁斯·韦恩犹豫了很长时间,他站在环绕城堡的溪水边,手里是那瓶冰蓝色的液体。如果你要问,布鲁斯·韦恩是否相信卡尔·艾尔,那么是的,布鲁斯会回答。但是哥谭的国王不会这么回答。仅凭直觉和短暂的会面,无法使一个国王过快作出决定,那将是全王国人的生命。

 

阿尔弗雷德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后,来提醒他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容许我,国王,我不是因为那孩子来厨房帮了忙而来为他说话的。”

 

布鲁斯回头看阿福,他试图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真的吗?””

 

“你无法用你的血一直支撑下去,你不会比我更清楚这一点,”阿尔弗雷德走上前去,拿起布鲁斯的手,掀开袖口,露出绑着绷带的手腕,“如果你愿意相信我这个老人积攒下来的阅历,我得告诉你,那位国王说的是真的。”

 

“关于亚马逊的公主呢?我们都知道亚马逊的森林已经没有活物了,他,卡尔·艾尔,他是怎么骑着一匹吗过来的?”

 

“那匹现在在马厩里大吃特吃的马吗?那匹马是佩里的马,国王,”阿尔弗雷德替布鲁斯整理好袖口,“佩里·怀特是我的一个老战友,他的马去过更黑暗的地方,一片森林可不算什么。”

 

“不过,该做决定的还是国王,晚餐在五分钟之后开始,请别迟到,那对客人不那么礼貌。”

 

布鲁斯低头看流动的溪水,清澈而灵动,韦恩家族的血液曾经渗透这里的土壤,成为这座王国的命脉。布鲁斯·韦恩无法一直守护这里,他知道,他将在这里的所有时光都献给了这个王国,但他的时光与千年、万年相比微不足道。

他闭上眼睛,打开玻璃瓶塞,冰蓝色的液体倾倒而出,混入溪水里,它将顺着溪流被带到这座王国的每一处,布鲁斯希望这是有效的。

 

阿尔弗雷德准备了羊排做晚餐,绵羊奶酪丝和迷迭香的装点简单也得体,在厨房里阿福开玩笑说虽然黑夜有时会很漫长,作物生长的不那么好,但哥谭凭借哥谭港的商船还可以支撑,晚餐简单,希望卡尔不要介意。

“不,不会,阿福,我只希望韦恩先生可以合作……出于一些原因,我无法接近那些矿石……”

“我知道,卡尔·艾尔,”阿福“你来自已经沉入大海的另一端,你不是大陆人,那些矿石随着洋流来到哥谭港,世代为商的韦恩家族知道你们的传说,在上一代国王的时候他们尽可能收集了那些矿石,以防落入恶人之手。国王必须遵循留下来的叮嘱,守住那些矿石。”

“曾经就有一条巨蛇,顺着地下水渠来到城堡想要夺取矿石,那条蛇有紫色的鳞片,眼睛闪着绿光,他是哥谭犯罪的同伙,是人们的噩梦。我们的国王为了杀死巨蛇,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但那小子活下来了,而现在,他几乎要为了这座王国再次牺牲自己的生命。”

 

“卡尔·艾尔,氪星的幸存者,我需要让你知道,根据先代的叮嘱,如果哥谭的国王交出了矿石,国王也需要付出代价。布鲁斯·韦恩会给你矿石,也许不是今天,但他最终会的。”

阿尔弗雷德闭了闭眼睛,卡尔·艾尔听见了他的叹息。

 

卡尔·艾尔要说服布鲁斯·韦恩。他不需要布鲁斯·韦恩和他一起杀死恶龙,但他需要氪石,至于剩下的,他会想到办法的……他会的。他无意识的滑动刀叉切割羊排,事实上他不确定他是否能做到,他将拿着长矛刺进恶龙的心脏,恶龙死去,他也会死去。

而布鲁斯,他将接受代价,什么代价?

 

“布鲁斯——”

 

“是韦恩,卡尔·艾尔,我们没有亲密到直接称呼名字。”布鲁斯撕开一块面包,打断卡尔。

 

“韦恩先生,”卡尔重复了一遍,“您只需要提供一些氪石,我会做剩下的所有事情。”

 

“听起来像免费的午餐?”布鲁斯看向卡尔。

 

“不,不,”卡尔语塞,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冷漠的布鲁斯,“你无法一直这样下去的,你在牺牲你自己去争取时间,你要争取的正是我在争取的。只要我们合作,我们能带来永远的光明——”

 

“永远的光明?你恐怕是在做白日梦。”布鲁斯放下了叉子,他的眉头紧皱,“不存在这样的东西,黑暗永远不会彻底消失,而这毫无意义,我怎么能相信你你可以成功?如果你没有杀死恶龙呢?而我也将打破哥谭国王的训诫,你相信诅咒吗卡尔·艾尔,如果你能看见我的父母是如何死去的,那你会相信的,你会相信诅咒的。”

 

卡尔·艾尔说不出话来:“你在钻牛角尖了——我,我理解你害怕诅咒——”

 

“我害怕的不是诅咒,卡尔·艾尔!你一无所知……离开吧,卡尔·艾尔……”布鲁斯站起身来,椅子后移刮擦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卡尔看着餐盘内被搅的一团糟糕的肉排,他没有一丁点儿的胃口。

 

*#*

阿尔弗雷德替他在靠近边界的地方找了一间小屋子,建议他明早启程,夜晚的亚马逊森林有太多的不定因素,无论是穿越,还是“飞越”它,都应尽量在阳光不缺席的时候。卡尔谢过阿尔弗雷德,阿福只是握了握卡尔的手。

“只要你表露出你的坚定,卡尔,布鲁斯从小就不擅长被说辞说服,但他会被一些信念和事实说服,他确实不大好相处,但那并不是他不愿意做出牺牲。”

 

“阿福,我觉得我能明白,餐桌上的事我很抱歉,我并不想那么说的,我急于表达……如果布鲁斯·韦恩拒绝了我,我无法对此有意见。”

 

“噢,是的,”阿尔弗雷德看着卡尔的眼睛,“你们都在做彼此的战斗……我该庆幸你们会彼此相信。”

 

夜晚是宁静的,而宁静与黑暗有时是同类,卡尔·艾尔躺在结实的木床上,被褥很厚,尽管他不惧怕寒冷,但壁炉内燃烧的柴和温暖的被褥总能驱散心头的迷雾。窗外没有月光,借着屋内的火光,他能依稀辨认树木的轮廓。闭上眼睛,他想起森林里的沼泽,冰冻的河流里动物的尸体。

 

他开始聆听。

 

哥谭市的夜晚。

房屋内,他听见刀叉碰撞的声音,父母和孩子的交谈,听见烤盘上食物的滋滋声;剧院里,他听见轻声的感叹,演员的歌唱,后台忙碌的化妆师;街道上,即将打烊的商店,店主人与流浪男孩的对话,男孩在感谢店主人的面包;哥谭港,汹涌的海水,地下渠道空洞的风声——

酒馆巷,猎枪的声音,尖叫,奔跑中鞋跟的声音,恐惧的祈祷——

布鲁斯的呼吸声。

 

是他的呼吸和心跳。卡尔·艾尔睁开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现在他不止聆听,他用眼睛去看。

 

*#*

“你怎么在这儿?”布鲁斯正在给自己扎紧绷带,他嘴里还咬着一块沾了血迹的纱布。

 

“我的听力很好。”卡尔躲开了布鲁斯的直视,是他跟踪着布鲁斯来到了他的安全屋。他听见布鲁斯的轻哼,不知道是在嘲笑他还是因为扯到了伤口。

他蹲下身来帮布鲁斯调整缠绕到背部的绷带,这一次他得以触碰到这些伤疤,大多数很旧了,伤疤会淡退。但有一道伤口,贯穿背脊,在脊柱的一侧,从脖颈后一直到后腰,卡尔可以想象当时的伤口有多深,这道疤痕像是十年前的,但依旧触目惊心。

 

这道疤痕将永远留在他身上,他想。

 

“够了,卡尔·艾尔!”布鲁斯想要站起身。但卡尔抓住了布鲁斯的手腕。

 

“布鲁斯,”卡尔大声说,“坐着,布鲁斯,听我说完。”

 

“你依旧要请求我给你氪石。”布鲁斯单刀直入。

卡尔看着布鲁斯,他想要理解布鲁斯,现在他理解他为哥谭所做的事情,但他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会对别人抱有如此的隔阂,拒绝任何人的靠近,想竖起透明的高墙。卡尔叹了一口气,布鲁斯怔了怔。

“是的,布鲁斯,我依旧要这么请求。我知道你会为此付出代价,这也就意味着哥谭会付出代价。但难道我们还没有付出过代价吗……我们一直都在付出代价,但我们的代价值得,它值得。你在夜晚阻止犯罪,你帮助那些人,你是为了什么?我们是一样的,至少在这一点上,我希望我们达成共识。你做出了你的牺牲,你感受了更多的痛苦,但告诉我,布鲁斯,你难道恨你做的一切吗?不……我们都觉得这值得,这将值得。”

 

布鲁斯沉默了很久。

 

他从腰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扔给卡尔。卡尔接住了盒子,很沉。

 

“我父亲曾经冶炼它们,然后用铅封住。我希望这一块足够。”

 

“离开,卡尔·艾尔。”

 

*#*

清晨的时候布鲁斯披着一件长袍走到花园的祭坛里,从黑暗自森林蔓延而来之后,每三天,他都需要解开手上的绷带,再一次割开浅浅愈合的伤口,祭坛中积攒的雨水会由黑变清。但今天,事情有些不一样了——水是清的。

 

清澈的,平静的,它倒映着布鲁斯。

 

那预言师的药剂奏效了,布鲁斯想。

 

他转身去看花园,白色的大理石台阶,米黄色的雕像。他这才听见了喷泉的水声,原本奄奄一息的花草再一次泛起了绿色,他慢慢地走过去,像是难以置信般微微张开了嘴,他看见枯萎了半个月的喷泉在流水,看见一朵玫瑰骨朵,绽开了一点。

 

才没有多久,他几乎忘记了,这是个春天。

 

“阿尔弗雷德!”他转身,看见阿尔弗雷德就站在不远处的步廊下,“我要离开几天,他拿着氪石,但我还可以帮他……帮他把那石头变成武器……一般的铁匠做不了那个。”

 

“事实上,阿尔弗雷德……我不知道去那儿的路。”

 

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你也该多听的,我的国王。”

    

布鲁斯疑惑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就是这个时候,他听见了不远处的马厩里马儿踢蹬的声音。

 

他跑向马厩。

 

TBC

 

PS:so——这是第一章。呼——在我2017几乎一整年萌的另一个cp里我甚至没有写过连载!(不过今年年初是写了的)好啦,这只是个我很想写的故事,至少我很喜欢,草稿已经差不多啦。

    这一章他们只擦出了一点儿火花,不过我想铺垫已经足够了,下一章他们就能好好讲话了(对好好 约会 )下一章里,布鲁斯会去到卡尔的王国。在这一章里,卡尔需要去了解一些哥谭和布鲁斯,那么下一章,布鲁斯会去了解卡尔·艾尔,“大都会王国”,和——克拉克·肯特。

连载的坏处大概就是不能剧透!(嘟嘴)回答问题也会有点躲闪……而且因为我对更新的时间实在有些不自信,只能确定在二月前,所以读者对剧情的遗忘又是一个致命点……

anyway我会努力写!


如果喜欢请评论告诉我!

以及——额……有人愿意交个朋友吗?

哎哎……我真的不想把热圈活成冷圈的样子啊……QWQ

我除了说话喜欢用感叹号……平时太忙会不见……其他都好相处?


说起来好久以前入坑的时候记得有个论坛的……还有小伙伴记得叫什么名字吗?

评论-14 热度-77

评论(1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