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uperBat]谛听堪萨斯 全

谛听堪萨斯 全

Title :谛听堪萨斯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Superman/Batman

Summary:闪电侠和钢骨的一次实验,另一个时空的达米安·韦恩来到了这里。

Note:我。就。是。想。看。他。们。带。孩。子。

不同的时空有不同的故事,其实将两个时空交错起来有点儿棘手,在这个世界里两人是正式的关系。由于两个时空对彼此都不熟悉,所以,请理解角色一开始的拘谨。请认真地读哦!

以及:我爱达米安。

 

 

1、

克拉克靠在私人飞机座椅的柔软靠背上,舒适地轻轻呼出一口气,继续阅读手中的早报。这个清晨他和布鲁斯按照原计划,去堪萨斯度过平安夜和圣诞节,顺便他想要带布鲁斯看一看圣诞游园会。他还在堪萨斯的时候,每一年的圣诞都会和父母一起去。虽然随着年岁渐长,很多属于小孩子的乐趣已经无法找回,但他仍然喜欢那里。

每一年的圣诞将近,克拉克就记起那片开阔的草地。他会在敲打键盘撰稿的同时注意聆听,听小贩们搭建场地准备零食的交谈声,听绕成一团的彩灯相互碰撞发出的细小清脆的声音,听放学后的孩子们绕着圣诞老人像兴奋的讨论。

 

他想带布鲁斯去看看,告诉他这儿曾经给了他多少美好。顺便,玛莎很想他们,希望大家能共进晚餐,正好帮她做水果派。阿尔弗雷德谢绝了他们的邀请,他会去参加圣诞舞会,他每年都会这么做。

 

布鲁斯此时坐在克拉克右手边的座位上,在笔记本电脑上浏览些什么。克拉克看了一会布鲁斯的侧脸,将目光转向布鲁斯对面座位上的孩子——达米安·韦恩。他正安安静静地喝一杯鲜橙汁,十五分钟以前布鲁斯为他做的。

 

今天早晨他们正打算把行李带上飞机的时候,闪电侠和钢骨带来了这个孩子。他们解释是一次实验的意外,在他们找到解决方法之前,这个孩子最好能由他们带着。布鲁斯决定带他一起去堪萨斯,而克拉克没有异议,孩子会喜欢那儿的,就像他小时候那样。

 

2、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达米安正好看完一本书,布鲁斯提醒他下飞机,他很快把书放回原位。走下飞机的时候克拉克想要伸手去接他,但达米安安安稳稳地走下了略高的楼梯。克拉克无奈地笑着,缩回了手,心想就算不是在一个时空里,父子的性格还是有些像。不过达米安站定之后,回头向超人礼貌地点头致意了,克拉克再次弯起了嘴角。

 

“玛莎阿姨。”达米安问好。

 

玛莎看上去有些惊讶,但她看上去更加快乐了:“噢,你们想带他去圣诞市集吗?他一定会喜欢的。”这时候厨房里传来烤箱的提醒声,玛莎赶紧匆匆地跑去,取出一个绿色的陶瓷碗,“你们来的正好,我去给麦瑟尔家的圣诞晚会送烤排,厨房是你们的了,还记得你们答应我要帮我做派的事情吧?”

“当然,妈妈,布鲁斯在飞机上还在搜教程——”克拉克愉快的声音被布鲁斯的轻咳打断,克拉克只好终止这个话题,他转向达米安,“嘿,孩子,去洗个手来帮忙吧。”

 

“克拉克,你负责做面团烤饼皮,记得在冰箱里冷——”这一次,布鲁斯被打断了,他似乎有些懊恼,克拉克一般不打断他。

但看起来克拉克只是想小小掰回一局,因为他很快凑过来,往布鲁斯的脸上划了两道面粉迹。看着克拉克手上的面粉,布鲁斯愣了两秒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令克拉克意外的是,布鲁斯没想“反击”,他无视了克拉克,只是递给达米安一把削皮刀,请达米安给苹果削皮然后切成丁。

 

“我觉得还是不要让小孩子碰有刀片的东西比较好,布鲁斯。”克拉克提醒。

 

布鲁斯看向达米安,削皮刀举在半空中,他用眼神询问达米安:你是否可以?

 

达米安抬起头看布鲁斯的眼睛,又把视线移到这把奶白色外壳的刀上,最后他点了点头,接过了刀,还为自己搬来一把凳子,站了上去——这样他就可以不费力地拿取台板上的苹果了。

“确保不要弄伤自己。”布鲁斯还是提醒。

 

达米安顿了一下,他皱着眉头看了看布鲁斯,好像在说:你在多想什么?

 

事实上,布鲁斯·韦恩有很多理由为这来自另一个时空的达米安·韦恩而骄傲,比如在那个下午跑去隔壁农场把几台年老报废的收割机和播种机全部修好,而且不知道跑哪儿去弄来了那些新替换上的部件,甚至还有油漆。而如果不是玛莎带着半卡车的土豆来告诉克拉克他们,他甚至都不会知道——五点钟准时到家的达米安一字不提。

 

“哇哦——”克拉克用手肘碰了碰布鲁斯,“我觉得我不会那么教一个小孩子。”

 

3、

夜幕降临,小镇的节日氛围随着渐渐被点亮的彩灯而令人欢欣起来,他们在家中吃过适量的晚餐之后,玛莎去拜访邻居,而克拉克三人沿着小路一起走到圣诞游园会去。无论是门牌还是栅栏上都缠绕着金色或红色的小彩灯,从亮着的窗户可以望见住户们屋内客厅的圣诞树,姜饼的味道弥漫在略微寒冷的空气中,让人想到撒了糖霜的拐棍状糖果。

“我小时候每年都去,还缠着玛莎陪我做过山车,虽然现在看来那没什么刺激的,不过就是很小的机器上上下下——哦,还有一家茶杯蛋糕的甜品摊,在蛋糕上会有用果酱画的圣诞袜子。”克拉克和布鲁斯讲他小时候的见闻。其实他没想到达米安会对圣诞游园毫无兴趣,而碍于孩子在场,他甚至没能去牵布鲁斯的手。

克拉克是喜欢和孩子打交道的,工作之余他偶尔会去一些福利院看望孩子,他会讲故事,他也擅长鼓励孩子。他告诉孩子们只要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并且愿意挺身而出帮助别人,那他们就是“小超人”。

 

但他似乎不太会和一个不喜欢被打扰的孩子找话题。

 

买票进入游园会后,克拉克本希望奔来跑去的孩子们可以做达米安的玩伴,也许他可以去掉一些拘谨——但达米安没有。克拉克用眼神向布鲁斯示意:你可以找点儿话题聊聊吗?

布鲁斯用眼神回复他:搜索结果为零。

克拉克提议去买包姜糖饼干,达米安靠在一边的巨大装饰圣诞礼盒边,他看上去正扫视周围的环境,微微皱起的眉毛下是一双闪着光的眼睛。

 

“你的儿子看上去不大合群。”克拉克说。

“也许他需要一阵子接受?毕竟他从另一个我们完全不熟知的时空来,而听钢骨解释,达米安觉得解释起来废话很多,除了提到不少‘超级小子’——那是你的儿子。”

“嗯哼,”克拉克递上零钱,“这么说‘我们的’儿子们关系还不错,也许这可以是个话题?”

“交给你,你也许更能让小孩子开心,我听说你会去幼儿园探访?”

“可你是他父亲,他对你应该更没有芥蒂。”

“既然他和你的儿子关系很好,那就说明他对你也没什么芥蒂。”

“我们干脆承认我们俩才是拘谨的那方好了。”

“是你,”布鲁斯叹了一口气,然后快速说,“我真的没想到在这里我们也能吵起来。”

 

“你还记得阿尔弗雷德在你小时候带你去过哪儿玩儿吗?也许那能有些启发。”克拉克接过热腾腾的饼干,问。

布鲁斯想了两秒钟,“事实上,可能只有宅子的后院……我每天都有各种课程,除了在花园里能算得上玩耍。”

“我想我理解一点儿了,我甚至怀疑那个时空的你在把达米安训练成少年版的蝙蝠侠,这对一个孩子来说会不会太超过了?对待孩子——”

“我觉得我不需要超人来告诉我怎样教育孩子,韦恩家族有自己的方式,他需要掌握他的能力,他没有超能力,克拉克,如果另一个世界的我让他接受了那些教育,也一定都是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之下的。”

克拉克点了点头:“这一点,毫无疑问。”

 

他们转身的时候发现达米安不见了,不过刚刚那孩子背靠着的礼盒上用黑色记号笔写了字:我会准时回家。

“好吧,看来这小子找到感兴趣的东西了,”克拉克和布鲁斯意外地都松了一口气,“布鲁斯,我们去看魔术吗?”他指了指一旁的举行帐篷,里面传来音乐声。

 

一个注定温馨祥和的节日,能一起度过就已经足够美好了。希望这个世界上的人们都在享受自己的幸福,别去做一些需要麻烦超级英雄的坏事情。这一刻,你在你爱的人身边,同时听见礼花绽放的声音,爱侣们的低语,和烤箱里面团膨胀的声响,你希望此刻长一点儿。

 

今天的布鲁斯穿着一件克拉克衣橱里的长外套,围着玛莎送的围巾,手里拿着泛着热气的饼干,包装袋上印着的戴鹿角的圣诞老人朝着人笑。而克拉克也是普通人的装扮,混迹在人群中,在所有人鼓掌的时候笑起来,互相比赛谁更快说出魔术的奥秘。

一袋姜糖饼干很快见底,他们又买了两杯热牛奶,卖牛奶的一群小孩在为一座慈善小学募捐,克拉克弯下腰来拍了拍孩子们的肩膀:“你们很棒。”

“谢谢您,先生!”

 

他们刚转身,布鲁斯就感觉到克拉克抓住了他的手臂:“跟我来,布鲁斯,我想达米安遇到些麻烦。”

 

4、

“谁知道在这样的日子里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唔——不过我想想也是,总有些小孩子想趁机捞一笔——”

 

“女士,请你注意你的说辞。”一名附近赶来的保安人员提醒那女士,而他的另一只手正抓着达米安的手腕。

 

克拉克奔过去,示意保安松手,而他握住了达米安的那只手腕,牵着他。

 

“你是他的父亲吗?你的小孩子从我这儿偷走了我的钱包!里面可有不少钱呢——谁都希望在这个晚上好好玩一玩。”女士不依不饶,向他们展示空空如也的大衣衣袋,“我就看他鬼鬼祟祟的……”

 

“女士,我再重申一遍,我没有这么做。偷你钱包的男人刚刚往场地的北出口跑了,我想他现在应该快到门口了,如果现在去——”

 

“明明是你的手放在我的口袋里被我发现了,你还想狡辩什么,当时我的身边只有身高像你这样的小孩子,我难道会怀疑错人吗?”女士作势就要去搜达米安腰上挂着的腰包,她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晃了晃。

克拉克阻止了她,他转头对正在联系北出口人员的保安说:“也许我们应该先冷静,等我们看看北出口抓到的人再说,清者自清。”

 

女士气吁吁地等着达米安,而达米安也皱着眉头直视那位女士。他似乎还不满于克拉克抓着他的手腕,而克拉克有十足的理由相信,一旦他将手松开,这个孩子会毫不犹豫冲往北门口,亲自将真正的小偷带回来。他的身上洋溢着这样一种行动力,让人在看到那样的目光的时候就相信,这个少年可以做到。

不过,克拉克依旧觉得,他身上带着一点儿蝙蝠侠的不可捉摸。他摇了摇头才赶走那些任务中蝙蝠侠把他当做诱饵的糟糕回忆——虽然那些任务都相当成功。

 

二十分钟以后保安从对讲机中得知抓到了其中的一个罪犯,克拉克捕捉到“其中”两个字:“有同伙?”

“是的,”保安点头,“这位女士,非常遗憾,根据描述,他确实偷过一名戴珍珠项链的女士的钱包,但他们所偷的钱包已被同伙带走,请你们跟我们去一趟,我们需要录口供。”

克拉克注意到达米安皱着的眉头没有要松开的意思,“我们走吧,达米安。”

 

“父亲呢?”达米安问。

 

“布鲁斯在保安室等着了,”超人歪了歪头,意有所指地看向达米安,“我可一直听着呢,达米安。”

 

克拉克看见达米安嘟起了嘴,不过只有一秒钟——但这也是个进步,不是吗?

 

5、

从保安室出来已经是大约一个小时以后了,克拉克提议去买点儿冰淇淋,不远处有个冰激凌摊排着长队。

“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可以少吃一些,那里的冰淇淋看上去很不错。”

 

他们一人买了一个,达米安看上去放松些了,当克拉克问起另一个世界的超级小子的时候,达米安能多说一些话。他们约好等到十点钟,达米安就要回去睡觉。达米安问那之后他们呢。克拉克回答他,他们是大人,所以还可以在外面玩一会。

克拉克没听错的话,达米安发出了一声“啧”。

 

在克拉克去游园会的门口排队领取纪念徽章的时候,布鲁斯递给达米安三个黑色的东西。达米安接过来以后立刻意识到——那是被偷走的三个钱包。

“事实上,他们今天的运气并不好,只有三个。但你没有观察仔细,一个同伙,同伙往东出口把钱包带走,而他往北出口。”

“如果没有被发现,为什么要分开逃跑?”

“被发现的几率确实很低,但是显然被某个小孩子看见了,”布鲁斯低头看达米安,做无辜的样子,挑了挑眉毛,“你的任务,把这三个钱包还回去,我相信这对你来说不会是难事。”

“事实上,你今天早上才看见我,时空是不一样的,你怎么知道我……”

布鲁斯点头:“但我的感觉不常出错,另一个时空的你的父亲教过你如何观察和判断吗?”

达米安撇了撇嘴,点头。

“现在,罗宾,行动。”

 

达米安转身的时候为自己倒计时,距离超人排完队大概还有七分钟。

 

七分钟,足够了。

 

6、

“那孩子好像有点儿感冒的迹象,我可能不该让他吃冰激凌,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克拉克关上卧室的门后轻声对布鲁斯说。

“那孩子很健康,我相信他没什么问题。”布鲁斯说,进门前孩子的手确实有些冷,但这毕竟是个冬天。

 

“好了,玛莎再一分钟就到家门口了,我想”克拉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我们可以有点儿自己的时间?”

“去那家咖啡馆听戴着圣诞帽的乐队演奏吗?”布鲁斯站起身来,再次围上围巾。

“我以为你喜欢那儿的巧克力曲奇。”克拉克笑着回答,他走到门口去,朝布鲁斯伸手。

布鲁斯轻哼一声,伸出手握住克拉克的手:“比不上阿福的。”

 

灯光打在那小小的舞台上,台下围绕着小圆桌坐满了结伴而来度过圣诞的人们,他们有幸找到了座位,布鲁斯咀嚼着曲奇上的巧克力豆,耳边是欢乐的节日音乐:

“你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克拉克说。

“你是指我吃曲奇的速度吗?”布鲁斯又拿了一块。

“包括这个,我是说,认出小偷,并悄无声息地把三个钱包偷回来。”

“谢谢夸奖,我年轻的时候在犯罪团伙里学到过不少。”布鲁斯回答。

 

克拉克笑起来,布鲁斯把盘子里最后一块曲奇塞给克拉克,也露出一个微笑。

 

“你想跳舞吗?十二点的时候他们会把桌子撤掉,这儿就变成了舞厅。”

 

7、

“那么你学到了点什么吗?”阿福递给达米安一条毛巾让他盖在额头上,达米安发烧并不严重,在飞机上也已经睡过,他和阿福讲了讲堪萨斯的圣诞。

 

发烧的症状是在回程的飞机上显现的,第二天晚上六点半他们回到韦恩宅之后,布鲁斯把意识达米安带到准备好的卧室里。

“我猜你不是个会吵着不喝药的小孩子?”

“不是。”达米安勾了勾嘴角反驳。

“听阿福的话,我和超人需要去一趟联盟总部。”

超人和蝙蝠侠很快换好制服出发,阿福用温水泡了感冒药让达米安喝下。孩子能勾起年老的人的很多回忆,越到后来你越不得不承认你回忆得多了,那好像是一种本能,你能看见过去,心像微风下微澜的湖面。

 

“也许下次要少管闲事。”达米安用手帕擦了擦鼻子。

 

阿福和蔼地笑起来:“我打赌下次你还是会这么做。”

 

“当时被坚持说成是‘小偷’的感觉总不大舒服,不过我可以理解这个,阿福,我知道,我不是小孩子。”

 

“就年龄来说确实算个少年了——也许我该叫你达米安少爷。我相信你受到的教育很好。被人说成是‘小偷’,我倒觉得已经不错了,你看电视或者报纸的话,你会听到和看到关于超人和蝙蝠侠更多的言论,独裁者、外星怪物、私刑者、恶魔……”

 

“这比‘小偷’抽象多了。”达米安又擦了擦鼻子,评价。

 

“当然,但他们知道他们自己是谁,不会因为报纸怎么说而改变。有人视蝙蝠侠为恐惧,也有人称他‘义警’,有人说超人是‘神圣之子’,也有人说他是怪胎。人人都是不一样的,那对你没有意义。”

 

“因为你做这件事情,去阻止小偷,你不是为了别人的认可——你也不需要人们都认可你,只要你做的事是正确的,你知道你想要去做,那就去做。韦恩家的孩子,需要有这样的骄傲。”

 

阿福伸出手摸了摸达米安的头,孩子的温度现在有些高,他擦去达米安额角的汗,帮他的少爷盖好了被子。

 

8、

凌晨两点左右他们回到蝙蝠洞,看见屏幕上来自钢骨的未读邮件,说明天一早就可以进行虫洞穿越。他们从浴室里出来以后带着一点儿未被热水冲走的疲惫,直接去卧室躺下了。屋里很安静,布鲁斯趴在枕头上听见自己的心跳,疲惫像套在脚上的绳索,拉着他往沉睡的边缘去。克拉克在旁边,这令他能放松地休息一会。

 

他最终醒来,看见落地的窗帘狭窄的缝隙里是黎明前漫长的黑暗。他小心翼翼地摸索着爬下床,找不到被他踢开的拖鞋后赤着脚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打开另一扇门的时候他看见达米安埋在白色的被褥里,沉沉地睡着。同时他还看见了坐在床边的克拉克。

布鲁斯有些意外,他走下床的时候没有去注意床上还有没有人。而克拉克似乎不感到意外,他把手指放在嘴唇边做了一个“小声点”的手势,示意布鲁斯可以坐到他旁边的一把椅子上来。

布鲁斯走进看了看达米安,克拉克轻声告诉他:“烧快退了,不用担心。”

 

“我想我得来看看,想着他睡不安稳。”布鲁斯做到克拉克身边,用仅有他们能听见的声音交谈。

“我能理解,孩子生了病,大人其实会担心很多。”克拉克说,“小时候我一次发烧,我爸爸半夜开车带我去医院——只是发烧而已。妈妈后来还拿这件事情笑他。”

布鲁斯向后靠在椅背上,看着床上鼓起的小小的包,随着孩子的呼吸起伏着。呼吸声像风吹过麦田,带着潮汐的规律。

布鲁斯想起小时候骨折,只能待在床上,他为不能去花园玩而难过。父亲一边打领带一边告诉他很快他就能重新跑起来了,他看着父母在门口亲吻了一下之后就离开去工作,整座屋子空下来。那天快午夜的时候他在被子里抹眼泪,忽然听见开门声。他埋进被子假装熟睡,却感受到他的父亲和母亲为他掖好被子的角——阿福已经做过这事了。

母亲在他的头发上印了晚安吻。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小小的布鲁斯·韦恩如此痛苦的原因。当你知道他们是那么爱你,而你又明白你是如此地爱他们的时候,一切分离都不可忍受,一切分离都痛入骨髓,都代表孤独。

 

在黎明到来之前,克拉克抱着已经睡着的布鲁斯,轻轻地离开了房间,没有留下痕迹。

 

生物钟让达米安醒的很早,在另一个时空的这个时候,他将开始早晨的课程。他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在低烧带来的眩晕感里,他记起这两天时光里的一些片段,昨晚他似乎听到些什么……他看向一旁的软沙发,很平整,似乎没有人坐下过。

 

而窗外,清晨的光已经点亮了花园里的露水。

 

END

 

FT:说好的带孩子终于写出来了!写得很开心!完全满足了自己!如果大家能喜欢的话那就更好了!

 

我希望大家能感受到爱,和爱的空间。

 

以及恰逢圣诞,我就顺水推舟写了圣诞游园会,大家圣诞快乐!新一年也要继续喜欢超蝙!

(我说话真喜欢感叹号啊!)

 

写的时候想了好多FT要怎么讲怎么讲结果现在一句话都讲不出来……TAT

 

你们的评论对我的鼓励会很大!喜欢请告诉我!有错别字或者什么也请告诉我!有想法也请告诉我!

 

好啦其他的我想到再说吧!

元旦会写一个短连载,也是一个很美好的故事!我现在光想着就特别喜欢!

 

感谢你读完!

 

彩蛋:

    

“那个世界发生了些什么吗?”蝙蝠侠问。

 

达米安正努力把激动地抱着他的超级小子推开,听到这个问句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想了想。

 

“没什么特别的。”

 

他回答。

 

**

 

 

“安静,别吵了,小子。”

 

“你还会说别的吗?我比你高呢,不要叫我小子。”

 

“那闭嘴,小子。”

 

PS:嘤想写乔米QWQ你们尝尝,这是初恋的味道啊。超级崽真好。我爱达米安,我爱乔。

PPS:我也爱布鲁斯,爱克拉克。


评论-10 热度-183

评论(10)

热度(183)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