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SuperBat]pieces to dusts/由整归零 全

Pieces to dusts/由整归零

Title:pieces to dusts/由整归零

CP:Superman/Batman Clark Kent/Bruce Wayne

Summary:闪电侠曾经向戴安娜坦露过自己的不安,而他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正联解散了。一切都变得那么糟糕,直到,蝙蝠侠受了重伤。也许,戴安娜说的是对的,有关伤疤、团队、羁绊……他们最终会回到这里。

Note:这是我对正联的一点思考,文中除了superbat,其余都是友情。

 

1、

“我们刚刚拯救了世界!”

 

正义联盟的第一次集结以胜利告终,全世界都在为超人的回归而沸腾。在漫天飞舞的报纸头条背后,他们聚在一起,有一个小小的庆功会。

所谓的庆功会,其实也就是喝酒谈天,Arthur健谈,喝了几杯威士忌就关不住话匣子,Victor坐在Arthur身边意味不明地笑。在说到他最多的一次能喝多少的时候,大家对那个数字面面相觑,而Victor忽然打断他,像是等待已久——他直接调出了影像资料,朝Arthur扬了扬下巴:“别吹。”

 

Clark Kent只喝了一点点儿,他的手一直放在玻璃杯沿,时不时转转杯子,拿起来抿一口就放下。他只是在吧台后面看着开始打闹的大家微笑,海王和钢骨开始掰手腕的时候Diana扶着额头走到吧台边:“还说他们不是小孩子。”

Bruce带了酒走进房间的时候正好对上Clark 的目光。Bruce立刻别开目光,那目光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于是在地板和书架间转了一圈,再次回到了吧台边的Clark Kent身上。他走过去,翻转一个空杯子给自己倒一杯酒。

 

“Bruce.”Clark Kent先伸出了手,他把手放在Bruce Wayne的手上,握了握Bruce有些凉的手。

Bruce Wayne感觉到Clark Kent看着他,就像过去许多个早晨一样,温柔而专注地看着他,他的眼里和他的世界里都只有他。他于是伸出另一只手,覆在Clark的手上。

 

Barry不知道是在说梦话还是在提问,Diana有些分辨不清。他洗完脸以后有几缕头发湿了,水珠顺着脸颊滑下来,看上去有些憔悴,他坐在椅子上捏着鼻梁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Diana想要离开房间让他休息时,他忽然转头,努力睁大眼睛问她:

“会一直这样吗?”

 

“怎么了?”Diana靠近些,伸手拂去Barry沾在额头的发。

 

“一切都……很好,会……会一直这样下去吗?我只是觉得,照理说不会那么顺利,但……但每个人都那么好。”

 

Diana忽然明白了少年一整晚都沉默寡言的原因,她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捧住Barry的脸:“完整总会走向破碎,你会明白的。”

“正义联盟,现在在一起,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还不够了解彼此。一旦人的伤口或者伤疤被揭露,一切都会变的凶恶和扭曲……只有当我们战胜了那样的情况,我们才会成为一个团队。Barry,在那间屋子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口,那时候我们就会离开。”

伤害从来不会消失,它只是被各种外力因素挤到了心的角落里。当你再一次触碰到的时候,你的心收缩起来,缩得那样紧,以至于角落里的伤痛一下子成为了你世界的全部。Diana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

 

“你也是?”Barry抬起头看她。

 

Diana闭上了眼睛,黑暗中记起一颗火花,“我也是。”

 

2、

Diana的话是对的。

 

Barry不记得正联解散的那一天他喜欢的球队有没有赢球,不记得有没有打开邮箱查看寄来的账单,不记得他那天做过什么和去了哪里。他只记得下了雨,就像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在独自回家的途中摔倒,坐在路边淋了一小时的雨。寒冷只是最初的体验,很快会是刺骨的疼痛。

他只是再一次经历了铺天盖地的无助感。

最糟糕的感觉是,你最终无家可归。

 

Barry想起Diana的话,伤害一旦存在,便永久存在。

 

蝙蝠侠依旧独来独往,冬天已经来临,夜晚降临得更早,“老鼠”出洞得更加频繁,他没有见过超人,海王不知所踪,钢骨似乎屏蔽了一切音讯。

给Diana最近一次留言是“圣诞快乐”,而Barry的近况他只让阿福暗中照看。

 

“海上的风浪又起来了。”Bruce Wayne经过阿福的工作台的时候,听到屏幕里的新闻记者报道。

 

3、

那天晚上Clark Kent在公寓的书房准备第二天的采访,中途他起身去厨房,为自己煮一杯咖啡。

这里的一切都有他的记忆。Clark Kent忽然想。Bruce Wayne。他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公寓的墙纸是Bruce挑选的,他们曾经一起对着参考图纸讨论一下午究竟该用哪种花纹。Bruce Wayne喜欢老式的深色,而Clark Kent则建议选择一些简洁的线条图案。Clark Kent从背后抱住正认真选择的Bruce,成功得到一声惊呼。Clark把头靠在Bruce的肩膀上,告诉他:“其实都没有关系,只需要你在就可以了。”

不过到最后,Bruce Wayne待在这所公寓的时间也并不长,大多数时间他们还是在韦恩的宅邸,那对蝙蝠侠来说更方便些。当他们需要在大都会解决一些犯罪时,Bruce就会住在Clark的公寓,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所公寓的光照更好,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Bruce会伸个懒腰,扯扯被子之后翻身继续睡觉。这一系列简单的动作,Clark每一次看到都会笑出声。

 

他正背靠着那复古花纹的墙纸,一旁的窗缝里钻进来冷风,Clark走过去打算关上窗户。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错,他的目光扫过窗口的时候,看见窗外的树影下,有一辆熟悉的车——那是Bruce Wayne车库里的一辆。他转过身去,背对窗户,他紧闭着双眼。

 

这两个月以来他强迫自己不去想念Bruce Wayne,他接下了很多稿子,出差去了更多地方,甚至不再查看他和Bruce Wayne的特殊通讯频道。但那一切似乎是徒劳,他见不到他,转而在梦里频繁地梦见Bruce。梦见两个月前他们一起醒来,他想要起身去拿衬衫,而Bruce拽住他的手臂将他拉回到床上。

他大笑着倒回床上抱紧了Bruce,而Bruce Wayne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在Clark的嘴角印了一个吻。

 

当他睁开眼睛去看窗外那片树影的时候,Bruce Wayne的车已经不见了。只有属于树的黑色的影子在风的吹动下摇晃,像某种来自地狱的恶魔。

 

4、

Diana仍然会去第一次和Victor正式见面的那个路口,那儿的街灯整齐地散发橘色的光辉,在夜晚给了人些许暖意。Diana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站在路灯下,看远道而来的飞蛾一次次扑向炽热的灯泡。

阿福会在监控录像里看见某个少年一闪而过的身影,这个少年在自己的时间和空间里,回到Bruce Wayne带他下飞机的停机坪上待了一会。阿福想要让他进来坐一坐,虽然蝙蝠洞不算很舒服,但他会做饼干,Bruce Wayne少爷曾经很喜欢。

没人知道为什么在维修哥谭港的时候,预计将产生巨大影响的风暴在几百公里外忽然减弱。也没人知道究竟是谁在一次袭击韦恩大厦保密系统的黑客攻击中将所有攻击抵挡在外。

三个月后震惊哥谭市的爆炸袭击案把Bruce Wayne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蝙蝠灯点亮了三天,戈登在寒风中等待了三个晚上,但是他没有来。

 

5、

阿尔弗雷德正要关上Bruce Wayne卧室的门的时候,看见了投影在玻璃上的红色披风。他转过头来看着Clark。Clark Kent微微蹙着眉头,看到阿福的时候流露出担心。阿尔弗雷德看上去衰老了许多,他的表情像是勉强用一根线在支撑,线的一端挂着重担。

“我知道你会来……你还是会来的……”

 

超人缓缓地点了点头:

“今天凌晨,三点钟,我听不见他的心跳了。”

 

阿尔弗雷德忽然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捂住一只眼睛,微微弓下腰,露出痛苦的神情。好像记忆的片段像锋利的刀尖一样刺进了血肉,他把手指移到鼻梁处按着,像是要止住泪水。他摆了摆手,慢慢直起身子。

“Bruce,他现在怎么样?”

 

“Bruce……他如果听见你还能这么叫他,他会好得快一些的……他在恢复,他总是恢复的很快……”

 

Clark Kent在推门进入房间的第一个一分钟里没有敢去看病床。床尾放了一盏落地灯,透过蓝色的灯罩发着淡淡的光,Clark Kent的目光扫过摆成一排的医疗设备,苍白而冰冷的器械沉默地泛着银白的光,最终,他的目光落在Bruce Wayne的脸上。

他还带着氧气罩,透视之下是嵌入了钢板来矫正骨肉的身体,Clark Kent走近他。

Bruce仍然处在昏迷当中,但Clark能看见他的伤口正在修复和愈合,Clark原本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他想要伸手去碰一碰Bruce的脸颊,他想知道Bruce Wayne现在是否在做梦,做一个什么样的梦;他想知道在这漫长的三天里的每一分每一秒,他在病房里是如何度过的;他想要吻一吻Bruce Wayne的额头,就像从前他每一天都会做的那样。

 

Clark Kent就这样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从前的爱人。

在以前,他总喜欢偷看他的睫毛,偷看他认真工作时候的神情。

他的脑海中忽然涌出许多往日的片段,他记起一次在蝙蝠洞,他由Bruce的心跳快慢而知道他又在工作室里睡着了,飞去工作室却找不着,最后在蝙蝠车底发现了睡着的Bruce,手里还拿着待更换的零件和一个扳手。

他把Bruce Wayne抱到床上去,他陷在蓬松的被子里就好像被云彩缠住,Clark凑过去想亲吻他,却被推开,他固执地与Bruce Wayne额头相抵,他们的气息交缠在一起,Bruce Wayne这才给了他一个吻,那个吻很轻很快,像小鸟啄食手中的面包屑。

他曾疑惑自己为什么贪看Bruce的睡颜,想也许因为他的睡颜格外毫无防备。但没过多久他就明白了,他贪看Bruce的一切。不止睡颜。他贪看Bruce的笑,贪看他倒威士忌时候手指的姿势,贪看他查看数据时一只手放在下巴上的思考的样子……

 

阿福走进了屋子,他看了看床上的Bruce,又看了看超人。他走到窗边,拉起窗帘的一角。光透进来,他示意超人看他所指的地方。

 

蝙蝠灯。巨大的影子打在阴沉的云上。

 

“灯已经点亮了三天,”阿尔弗雷德说,“也许他们等的正是蝙蝠的消失——别让他们等到,超人,别让他们等到。”

 

Clark Kent再一次蹙眉。

“我会去的,阿福。”

 

他离开的时候Bruce Wayne的手指似乎拂过了他的手,像羽毛飘过水面。

Clark怔了怔,回头看Bruce。

但Bruce没有醒来,他不会伸手留住他。

 

6、

“那样……就是结束了吗?”Barry也闭上眼睛,他轻轻地喘气,问。

 

Diana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微笑:“那当然不是结束。”

 

“有另一样东西,在一切开始的时候就埋下了种子。它在我们注意不到的地方扎根,生长。伤疤被揭露的时候是如此痛苦,以至于人忽略了其他的任何情感。但当那种情感浮现的时候,一切都会引刃而解。”

“因为与此同时我们已经产生了羁绊。我们开始了解彼此,开始理解彼此。我们会做出自己的选择,是相信这个团队,还是离开。了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理解需要的时间更长。但幸好我们有时间,我们一起工作,一起拯救世界。到最后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开始关心彼此。”

 

“正因为这样的关心,没有人能轻易地背弃这个团队。”

 

“而只要你从内心没有放弃这个团队,那么这个团队就还会走到一起,所有人都会。”

 

7、

    戈登探长正在核实钢骨展示的嫌疑犯的各类信息,闪电侠在浏览城市地下管道图,神奇女侠正和海王商讨如何分头行动。当他们注意到超人到场的时候,和他打了招呼,便再次投入手头在做的事情了。

    

“你迟到了,超人。我十分钟前就在了。”

“我十二分钟前就在了。”

“我只需要一分钟不到就可以再跑一个来回。”

“小孩子,我在跟小孩子一起工作。”

 

超人来到放置蝙蝠灯的屋顶的时候,所见到的,大致就是这样。

 

8、

Bruce Wayne梦见Clark Kent在韦恩宅的日子。

 

Clark Kent乐于准备食材和烹饪它们,而Bruce Wayne乐于享受它们。Bruce会坐在厨房门口的沙发椅上看Clark的背影,卷到手肘的袖口和衬衫下完美的倒三角身材无疑赏心悦目,但他也许更欣赏Clark Kent的耐心,对于每一种食材的难以察觉但确实存在的尊重。

把盘子端上餐桌,Bruce Wayne总是专注于食物不去管外物,但他知道Clark Kent时不时会看他一眼。结束晚餐之后他们各自去工作,双人床常常是一个人睡或者留空,难得有一起的时间,Clark环住Bruce,在耳廓上印一个吻。

 

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看见Clark Kent刚好走进房间,端着碗。看见他醒来之后Clark的眼睛亮了亮,快步走过来。Bruce Wayne这一次觉得清醒了,再也没有眩晕和沉重,没有沉浮在云端的失重感,只有鼻尖的氧气管往里灌氧气的些微不适。Bruce试图坐起来一些,用手肘支撑住往上抬,Clark Kent放下碗,扶住了他,调整了靠背的倾斜度。

 

“Clark?”

 

被念了名字的人顿了顿,“Bruce?”

 

“你为什么在这儿。”

 

他的声音虽然不稳,但这绝不是一个问句。Clark Kent沉默了一会,说:“那你呢,Bruce,你为什么开车经过我的公寓?”

 

他在用问题回答问题,Bruce想要避开,于是他选择沉默。Clark Kent端起那碗温热的粥,这一次,Bruce Wayne自己坐起身来,他推开Clark Kent的手。

“我昏迷了多久?”

 

“五天。”

 

够久了,他之前调查的犯罪……

“任务已经快收尾了——哥谭爆炸案的幕后犯罪集团,我们在阿福提供的线索下继续调查,只剩最后一个两个窝点了。Bruce,他们都回来了。”Clark Kent的语气平静。

Bruce Wayne一开始像是没能理解Clark Kent使用的语言,他花了一些时间去消化这些句子,以保证这些句子所呈现的事实确实如他所想。

那之后是长久的沉默,谁也没有先一步去打破它。Clark Kent会给Bruce Wayne时间去接受这些事情,他也需要Bruce接受他在这里的事实,面对他也曾经找过他的事实。

不知过了多久以后Bruce Wayne侧着身子躺回枕头上,他呼出一口气,像是积蓄了长时间的疲惫。

“我不知道,Clark,你的问题,那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他吞咽了一下,继续说,“但是每当我,看见你飞过那片天空,我就会感到……安心一些,我知道,我……也许我并不是独自一个人……”

 

“Bruce,Bruce,”Clark Kent握住Bruce的手,把他放在自己的脸颊边,“你能够想象,当我听不见你的心跳的时候,我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吗……”

 

9、

接下来的几天里Bruce Wayne稳定地恢复着。Clark Kent每晚都会来床边看一看他,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但已经足够。重新回归的正义联盟也只剩下最后一个窝点需要清除。他们按照钢骨制定的路线潜入,来到犯罪集团所在大厦的最顶端。

埋伏的炸弹接二连三地爆炸,碎石和墙灰沾上了每个人的皮肤,奔跑的同时他们能清楚地感觉到大厦的支柱在一点一点崩溃。闪电侠已经带出了所有的无关人员,但他却在一次强力的爆炸冲击中撞开玻璃飞出了大楼。

Diana的真言套索向他伸过来,Barry伸出手去,手指距离金色的绳索只有几毫米。

但他下坠了。

 

下坠的过程只有短短几秒钟,他落入了一个可以说得上是柔软的坐垫里。睁开眼睛查看情况的Barry发现头顶一扇黑色的天窗正在合上,引擎的声音极具辨识度,他转头,看见蝙蝠侠手握操作柄,正在把飞机往上升。

“我已经派了‘支撑者’去稳住大楼,超人已经找到——”

 

“嘿蝙蝠侠!归队的感觉怎么样!超人说你还需要休息!不过你看上去很好伙计!我最近也挺好的!”闪电侠没让蝙蝠说完。

 

“欢迎归队。”蝙蝠飞机内的通讯频道传来钢骨的声音。

“他这是犯规,对吧,”闪电侠补充,“不过我比他先说,所以算我赢。”

 

最后的最后他们在戈登的天台集合,蝙蝠灯依然亮着,他们站在光里变成黑色的剪影。

如果这时候的光线可以调整一下多好,因为他们才是光,他们站在一起,像光照进迷雾。

 

“你来了——”超人走到他身边。

 

“你不能一个人拯救世界,对吧。”

 

听了这句话以后Diana第一个笑起来。Barry后知后觉,露出大男孩般的笑容。

 

他们是正义联盟。

 

END

 

Note:

    你们不能想象,打下end三个字母的时候我是舒了一口怎样长的气!

这篇分了三次写完,因为太。忙。了。果然秋天就是事情多。

        所以文笔不见了……很抱歉……请见谅,下一次找回来。这次没爆字数,规规矩矩按提纲下来……

        中间自己都吐槽自己在写苦情大戏,还反思了一下为什么最近想脑洞都有点跳不开沉重,我想JL电影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虽然大家都很和善,但是,就是摆脱不了一种沉重。

这也是我个人对于正联的一个假设——电影里他们甚至都没吵架(虽然我不希望他们吵架),但产生矛盾,解决矛盾的过程是肯定会发生的。

他们会离开,但是,他们会回来。

 

Ok.

 

 

 

彩蛋:

“还有,Clark,这个……”Bruce Wayne递上一个白色的信封。

 

Clark Kent接过来,看了看Bruce,然后慢慢地打开了信封。

 

里面是一张照片,Clark Kent的父亲的照片。

 

“他们把你挖出来的时候,你手上拿着它,我想得还给你。”Bruce解释。

 

“谢谢。”Clark Kent轻轻地说。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了手,拥抱了面前的Bruce Wayne。

 

 

又及:看完JL电影以后有很多想法啊脑洞啊,草稿写了很多,但是大都经过推敲以后都不能用,毕竟一时脑热的产物要仔细筛选。有些大家都能想到的引申,我回头粗略看了看都已经有人写了,那我就不写了(对)。

这星期还打算写两篇……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明天又要出门……

 

喜欢请评论!


评论-40 热度-441

评论(40)

热度(441)

©绝境尚有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