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SuperBat]Something about thanks/有关感谢

Something about thanks/有关感谢

Title:something about thanks/有关感谢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Summary:也许超人只是想表示感谢。但显然蝙蝠侠一开始没能领会。这不能怪蝙蝠侠,因为超人表达得太隐晦。最后超人发现,那没有必要。


1、

“超人为什么需要床?”Bruce Wayne低声咆哮。

 

Clark Kent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对方的眼神表明他不想妥协。

 

他们在Bruce Wayne的安全屋里,这间安全屋位于旧城区,像很多廉价单身公寓一样简单:洗浴室、厨房、卧室。他们正站在一张一米五左右宽度的床的两侧,争夺这张床的使用权。Bruce Wayne刚处理好伤口,裸着上身的腰上和一侧肩膀缠了绷带,他是个伤员,有理由享受这张本来就属于他的床。

但这间公寓没有一张沙发可以让Clark Kent凑合过夜,撇开他是否需要这样的睡眠而言。Clark Kent固执地想要说服Bruce这张床完全可以睡两个人,他义正言辞地解释超人不需要这样的休息,但是Clark Kent已经习惯了,而此时此刻作为Bruce Wayne的搭档的Clark Kent,当然需要一张床。

 

Bruce Wayne正掀开被角,他听到这番解释后抬起头,目光看进Clark的眼睛里。他眯着眼睛,仿佛在判断Clark这句话是否出于真心,Clark挺了挺胸膛接受Bruce那X射线般的检验。最后,Bruce Wayne垂下了目光,似乎因为没有在超人身上找到什么不善的动机,他掀开一块被子躺上了床,只占了床的一半。

Clark Kent当这是争取权利的胜利,他脱去在任务的混乱中被扯破的衬衫,把他那掉进了水洼里的记者工作证擦干净后放在了叠好的衬衫上面。他也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了上去。

 

一个小时以前那场激烈的打斗的余韵已经散去,空气里弥漫的酒精和血液的味道也不再那么明显。街区恢复平静,只有偶尔一只野猫蹭下一块瓦片的声音。阿福的通讯频道也静默下来。合上的窗帘被偶尔经过的风吹动,发出轻微的沙沙声。Clark Kent侧着身子躺在床上,听Bruce Wayne的心跳声。

 

在Clark Kent的印象里,Bruce不同时刻的心跳都有异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声音很重。就像是承受了很重的担子,而不得不用力地跳动,去支撑身体承受下来。而Clark Kent已经知道,Bruce Wayne并不把那当做是“承受”,从来没有。

Bruce Wayne“承担”它们。

 

他将侧卧变成平躺,他的肩膀碰到Bruce Wayne的肩膀。温热的触感,皮肤相触,这竟然产生了奇异的电流。Clark察觉到Bruce的一次心跳比之前快了零点几秒,在那之后又恢复正常。Clark Kent等到Bruce睡着以后,就离开了床,在窗户边坐了一整晚,确保夜晚不会再有别的危险。离开床的时候,他甚至伸手帮Bruce把被褥盖得严实了些。

Bruce Wayne会有一个好觉。

 

2、

超人最近来拜访哥谭市的频率比以往高了许多。

 

这是阿福告诉他的。一开始蝙蝠侠没有去在意这件事情,只要有危险,超人就有理由出现,哥谭市的白天也存在事故。而蝙蝠正忙着调查一起更大的案件,重叠交错的犯罪网络需要掌握大量的信息才能筛选出最有价值的线索。他把时间都花在扫描筛选戈登送来的档案卷宗和测试新武器上面,连续几天没有出蝙蝠洞。

但当阿福把超人出现的地点标示在他面前的哥谭市地图上的时候,Bruce Wayne觉得没那么简单。

可事情也没有很复杂,超人的行踪都围绕着Bruce Wayne家的老宅这个中心,他八成是想来找Bruce。但他却没有直接来拜访,这是Bruce Wayne奇怪的地方,超人完全可以直接走进蝙蝠洞。只要不撞碎岩石和墙体,他就没有意见。他和超人已经认识并且合作过,有过误解也已经消除,甚至可以说是——关系不错。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正义联盟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务之后确实也不大再聚首,他们有各自的城市要守护,自己的事业要忙碌。或者说,他们也不该有太多的交集。闪电侠来看新装备,阿福是很欢迎的,并且总是订一堆外卖,那些外卖在此之前根本不被允许出现在Bruce的任何一座房子里。海王会送鱼来,或者单纯来拿几瓶酒,那也都是阿福招待。戴安娜平日忙碌,而且更喜欢独自行动,阿福在电脑前面念叨多了却也会自动送点老人家喜欢的旧玩意儿。

简而言之,那都是阿福的事情。

跟蝙蝠侠关系不大。

 

蝙蝠侠在预定行动的那一天没看见戈登的蝙蝠灯,而他在远处的楼顶一眼就看见了超人披风的剪影。他赶过去的时候发现他计划打击的一整个犯罪团伙都已经被捆在了一起,包括周围建筑物上密集的弹孔和缺了角的柱子显然都出自超人之手。超人将绳子的一端扔给蝙蝠,蝙蝠伸手接住。

 

“我再重申一遍,哥谭市不需要超人。”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恼怒。

超人和蝙蝠侠的行事风格不一样,这很容易理解。蝙蝠侠行动安静,像黑豹一样悄无声息,却能给猎物带来最极致的恐惧,因为这种恐惧不仅仅来自蝙蝠,还来自于自己。超人的解决方式扰乱了他的计划,他需要恐惧,恐惧能使罪犯们吐露出真相,但现在,除了将他们交予警方,蝙蝠不能做其他的了。

 

而超人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不解,他皱着眉头却不是威严的样子,而像是在思考自己做了什么使蝙蝠的语气变成了这样。蝙蝠没料到超人会这样,他抿了抿嘴唇,看着厂房地面上低着头哆嗦的罪犯。他想,戈登会处理好他们的,超人确实帮了个忙。

“我知道你只是想帮忙,但下次我可以自己处理。”蝙蝠说。

 

超人看起来不那么紧张了,像是得到了理所应当的“蝙蝠式感谢”,能从这话中听出感谢的意味了。蝙蝠这时候想起从前超人来帮忙的时候,他总是那么说:

“我可没要求你来帮我。”

那几次,超人会笑着对他点点头,然后抬头,飞走,下一秒不见踪影,只留下一阵风。

 

至少是今天,蝙蝠没办法怪超人了。

 

夜色浓重,你一身黑甲,而超人清澈的眼睛里在月光下,闪烁着星辰的光亮,让蝙蝠觉得这双眼睛确实可以透过盔甲和血肉,看清你。

看见你冰冻的心脏下藏着的小小的橘色的一簇火苗。

 

3、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蝙蝠问超人,又一次,蝙蝠在哥谭的晚上看见超人。

而超人却不正面回答,只是说:“让我们把这些事情做完吧……”

 

你们会陷入这种循环,看上去就是提问和回答那么简单,街边的自动贩售机比你们更懂这个道理。可就算蝙蝠侠有非常多的硬币,这一次,他也没办法轻易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时候两人都觉得可以轻易地打破这层隔膜,把该说的话直接说出来,而不是通过这种一声不吭的行动。打破隔膜的时候,一般是外敌入侵,那时候他们在成员面前的争执要直接得多,蝙蝠侠还砸碎过一个键盘。

 

这次的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超人想要正式一些,因为蝙蝠侠从超人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里感受到一点执着,就像是他们相处得好的时候,他会喜欢看超人坚定而平和的侧脸一样,日光在超人的脸上打下阴影,但不会给人阴郁之感,而是更加庄严。

 

蝙蝠侠似乎有些抵触,超人不属于蝙蝠的世界——蝙蝠侠的世界只有蝙蝠洞里的蝙蝠(也许有阿福,但当蝙蝠侠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并不希望阿福总是在,他不希望有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受伤)。而超人属于明亮的大都会,在那里,宽敞的大街上人们总能抬头仰望。学生们捧着课本嬉闹着穿越广场、律师身后跟着助理匆匆走进大楼、心理医生坐在沙发上开导病人……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场景都镀上了阳光,因为超人守护着他们。

超人该回去,蝙蝠想。它属于光明而它属于黑暗。

 

“你不该在这儿。”他对正在帮忙搬一集装箱犯罪证据的超人说。

超人伸出一只手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他把手摊开,手心向上:“嘿,Bruce,我……”

“回去吧,超人。”

 

蝙蝠侠先离开了。他在蝙蝠飞机上看见超人还站在原地,伸出的手还没有收回去,超人抬头看着他。他抿紧了嘴唇,将目光转向航线,离开了现场。

 

“你总是让人无法开口,老爷,”阿福听了蝙蝠的讲述之后告诉他,“也许你脱下蝙蝠装会好一些?”

这时候Bruce Wayne已经从浴室出来,他穿着浴袍擦拭头发。也许阿福是对的,蝙蝠装看上去无论如何也显不出友好——那本来就不是蝙蝠装的目的。他想知道超人究竟想说什么。

 

4、

但是超人还是回来了。

这一次——带着一张感谢卡。

 

Bruce Wayne在办公室看见这张感谢卡的时候,发出噗嗤的笑声,但很短促——因为他及时止住了。在午休时间刚开始几分钟的时候,记者Clark Kent到访(Bruce Wayne确实想知道他几百万的安保系统和几万的助理工资是不是都花在了实处),走进办公室以后Clark Kent摘下了眼镜挺起了胸膛,Bruce看着衬衫下完美的胸部和手臂肌肉,想着超人制服是否真的穿在衬衫下。最后他看向Clark的眼睛的时候恍了神,他觉得Clark的眼睛在诉说一切,那样真诚。

他没意识到自己还躺在沙发上,两腿随意地放在沙发上,一条腿垂在边缘,一条腿试图去架上沙发靠背,双手放松地叠在胸前,昨夜在城市间的忙碌让他睡意很重,他眯着眼睛试图把Clark Kent看得更清楚些,不过没一分钟他就放弃了,闭上眼睛微仰起头:

“不用告诉我我的助理是怎么放你进来的。”

 

“打扰了。”Bruce Wayne听见了Clark Kent的笑声。

 

Bruce回复了他几句无意识的哼声,像被打断的猫的呼噜,而超人再一次明白了你的意思,他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拿出工作笔记。他没有带电脑,因为键盘的敲打会打扰到Bruce。Bruce没有排斥他,他们也确实应该谈谈。

“你收到了吗?”

“嗯哼——什么?”

“感谢卡。”Clark Kent的语气像是试探。

 

“所以,你只是想感谢我?”

 

“是的,你,Bruce Wayne,以及……蝙蝠侠。”

“Clark,”Bruce一直喜欢这个名字的发音,舌尖扫过上颚的自然的音节,所以他不由自主地念了两遍,“Clark,你想感谢我什么?我有什么需要感谢的?”

“你的帮助,你的守护,你为人们做的……还有,你带我回来。”

 

Bruce Wayne清了清嗓子,赶走一些睡意,他解释:“如果是这样,我接受你的感谢——但仅仅是后者。前者,那些守护,那些……正义,Clark,你应该感谢的还是人们。”

他看了看Clark继续说:

“世界的正义与否并不是我们就能定义的,是有构成世界的无数的人和事物来决定的,由人们。如果我们的行为让世界更好了,那是因为人们也在这么努力,这同时也是他们的希望。如果他们不希望,那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只是做他们力所不能及的,来帮助他们,最终还是他们自己才能带来改变,Clark。”

 

“可蝙蝠侠是他们的希望。”Clark Kent放下了手中的笔,转动椅子面对Bruce。

 

“也许吧,Clark,但他不该是唯一的希望。”

他没有说出口,他想对Clark Kent说,你才是希望。

 

然后Bruce Wayne睡着了,呼吸声像风拂过玉米地,Clark Kent听着Bruce Wayne的心跳。五个多小时后Bruce Wayne才醒过来,他的精神看上去好多了,他用手肘撑起身体的时候,看见Clark Kent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工作。

“我可没让你一直待在这儿。”

而窗外太阳已经西沉,橘黄色的光芒笼罩整座城市,玻璃呈现出从金色到红色的过渡色,Bruce和Clark不约而同地抬头看窗外。这一刻光线是有形的,照在两人的身上,温暖了两人嘴角浅浅的弧度。

 

“蝙蝠什么时候出洞?”

Clark Kent问。

 

5、

蝙蝠侠想他应该回访大都会——好吧,是阿福告诉他他“应该”回访大都会。

 

阿福的建议并不是唯一的理由,蝙蝠侠可以保证,他有各种理由来大都会。尤其是作为Bruce Wayne的身份,他的理由可以更多,甚至是“度假”。

“说起来,阿福,我觉得你在试图霸占我的度假屋。”

“有意见吗,老爷?”

蝙蝠侠隔着通讯器也能想象阿福说话的时候眨了眨眼睛。

“没有。”

 

但是当他降落在某个小巷子里以后打开驾驶舱的门,迎面对上早就跟着来的超人的脸的时候,他还是没能吐出一个正当的理由。

幸好超人没有在意这个,超人看上去也有些不情愿,这让蝙蝠勾了勾嘴角,就像当初超人来哥谭一样。

“我来帮忙。”蝙蝠侠还是简短地解释。

 

他没想到超人斩钉截铁地直接拒绝了他:

“可是你会受伤,我不想让你受更多的伤了。”

 

这一次他愤怒了,他确实是一个人类,但是这并不是他不战斗的理由——这永远也不会是。那之后你们开始了良性博弈,蝙蝠侠将装备的先进科技发挥到了极致,结合他自身的技巧,他能完成很多超人所不能的事情。几次之后超人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在打斗中他会避免让蝙蝠受严重的伤,但他没有再和蝙蝠提过拒绝的事情。

蝙蝠侠曾经尝试过给超人提供一些武器装备——但他很快发现那根本没有效果。

他给了超人一枚蝙蝠镖,告诉他需要他的时候就把这个扔到哥谭来,他会检测到信号。

 

任务解决以后他们可能在屋顶待一会,或者就在停着蝙蝠战机的小巷子里说回见。有时候他们会坐在车顶上吃点什么,苹果派或者曲奇。超人已经弄清楚了蝙蝠在大都会最喜欢的咖啡店和面包店。蝙蝠侠这时候会关掉和阿福的通讯,被阿福知道他多吃这些可不好。不过蝙蝠想着阿福是知道的,上次他回蝙蝠洞的时候阿福提起过。

“我们在巷子里什么也没干。”

蝙蝠僵硬地回答阿福。

 

6、

后来超人送了蝙蝠侠一个木头刻成的小小的蝙蝠镖,边缘是圆润的,不能作为武器。而蝙蝠侠承认,看上去很精致。他问超人是他刻的吗,他看上不不是那种能做这种小玩意儿的人。

超人笑着告诉他他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气,他眨了一下眼睛:

“而且,Bruce,在农场长大的孩子都会这个。”

 

蝙蝠侠没和阿福提起过,这东西就一直放在他的床头柜里。但是阿福知道一切,当超人问起阿福的时候,阿福的回答是那么自然:

“啊!我知道,老爷把他放在蝙蝠洞里了,就放在桌上,手边。”

超人听起来很愉快,他帮阿福做了些事情以后告辞。一直在工作间改进程序的蝙蝠侠听见了一切,但他没法说话。一整个上午阿福也没有来找他,把他一个人丢在工作间里,没有果汁也没有三明治,没有早间问候没有千篇一律的唠叨。

 

“阿福。”他探了半个身子出去。

“哦老爷,刚刚超人来过了。”

“我知道。”

“所以我建议您把那只小蝙蝠放到工作间来,这可以提醒你你有同伴,你也许能感觉好些。”

蝙蝠不得不承认阿福在很多事情上比他见过的其他人都要优秀。

如果家里的孩子想要隐瞒一些什么(特殊情况例外),反击回去,别轻易原谅那些混蛋,比如蝙蝠侠。而阿福似乎格外照顾坦诚的超人,当然,超人看上去就真诚而高尚,他从没把超人当做蝙蝠洞的客人,因为超人已经得到阿福的允许,随时欢迎他来。

 

蝙蝠侠正给铠甲上漆,他的余光瞥到工作桌上的木头小蝙蝠,他忽然锤了一下铠甲的肩膀。

“该死的。”

 

7、

“他们说蝙蝠不接受感谢,那些人其实想帮你,Bruce。”Clark Kent看着被救下后被警员带走的人质,对一旁的蝙蝠说。

 

“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蝙蝠不需要帮助。”蝙蝠侠回答。

 

总有一天,他们会更加了解对方,达成更多的共识,划清更多的禁区。他们会明白一些词语在对方生命里的价值,一些回忆在对方生命里的意义,直到他们本身也成为对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直到一种感情在日子里扎根生长。

总有一天对方能熟悉你的每一个神情,每一个手势,每一种表达背后的含义。那时候将不再有那么多的误会,那时候他们将学会如何创造机会去解决误会。

他们会理解对方一路走来的印迹,他们会发现,看着那些脚印,就仿佛看着自己。

 

 

END

 

PS:看完JL马不停蹄地奔回超蝙坑……上次写超人蝙蝠侠竟然是去年五月和七月份了……

看JL全程都在颤抖,超蝙,是超蝙了。想写他们的故事,想写很多很多的超蝙。正好接下来一段时间暂时缓缓mckirk这对了,疯狂写超蝙,我要疯狂写!而且超有手感啊!

他们有很多东西可以探讨,很多切入点。角色本身就足够吸引人了,两个角色组合在一起之后,能有更多的碰撞,更多的磨合……接下来写的时候,也许我会更多思考一些创伤感。啊啊啊JL为什么只有两个小时根本不够看根本不够!还有好多故事可以讲嘛!

努力两周两篇……这次假期结束又要忙起来啦。

 

啊他们真好,他们是希望,是一种美好的核心。

我希望我把他们写好。

 

喜欢请评论告诉我!

 

评论(18)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