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McCoyxKirk]都是星期三惹的祸/Because of Wednesday 全

Title:都是星期三惹的祸/because of Wednesday

CP:Leonard McCoy/Jim Kirk(偏Jim Kirk视角)

分级:PG

Summary:这是第三次了。是这周的第三次。今天是星期二。Jim Kirk看着拼命扒拉玻璃门的Wednesday这样想。

“去,去。”

“散步时间在晚饭以后。”

“走开,Wednesday,我有事要做。”

 

1、

Jim T Kirk坐在农场的干草堆上面回顾这三个月以来的一切。

 

他到这座城市风景优美的郊区读大学已经一年多了,修机械工程科目。初来乍到的时候经常在酒吧被人挑架,进了几次拘留所以后安分下来,偶尔去酒吧弹吉他挣些外快,每年暑假坐火车去十多公里以外的农场帮忙修理大型农械,虽然不会增加学分,但给了他很多经验。

他在农场的时候领养回一条狗,那是个暴躁的夏天,天气预报每天都是暴风雨的预警,他在谷仓后的一堆破布里发现瑟瑟发抖的小狗,带他去了市区的宠物店,办理好一切手续,那之后他搬出了大学宿舍,在附近租了一间带小院子的小房子。他给它取名叫Wednesday。

 

这不是故事的开始。

他带着优异的成绩离开了爱荷华,在这里安定下来,南方的气候并不总那么迷人,一年四季变得太快,到冬季才舒服一些。他适应了这里,习惯了街道上带肉桂的面包香气,习惯了当地人的口音,习惯了院子里的绿植。他喜欢捧着热巧克力坐在椅子上,手边摊着要写的作业,Wednesday在院子里追着自己的尾巴打转。

 

当他接到电话,希望请他在星期四晚上去机场接一位教授的时候,他没想到一切会发展成今天这样。就像南方夏季飓风来临的时候,你只是还没有准备好,但飓风已经到了。

三个月前的今天,他吹着口哨打算去取教授的车,Wednesday站在门口看着他。

“怎么,你也想去?”Jim一边打开铁栅栏一边笑着问。

Wednesday端端地坐在铁栅栏旁边,吠了一声,吐出舌头看着Jim。

“好吧,跟我来,伙计。”

Wednesday这才迅速地钻出了栅栏。

Jim让Wednesday钻进车子的后座,让他别爬到座位上去,它一直是一只乖狗狗。

 

Leonard H McCoy,受邀请来这座大学上半年课,名义上不属于这所学校。这张脸在电视上并不常见到,但提起他的人都对他赞赏有加,当Jim问Sulu为什么他会来这所大学的时候,Sulu解释说他是个南方人,也许这里离他的故乡近一些。但Jim Kirk没有想很多,看见他走出来的时候Jim对着他挥手,然后走过去帮他提了一个小箱子,让McCoy能空出一只手和他握手。

Jim向他伸出手的时候McCoy愣了几秒钟,但还是给了一个短暂的握手问好。

“我得去取我的猫。”

Jim因快乐而睁大了眼睛:“你养了一只猫?”

McCoy看了他一眼,“是的,你也是吗?”

“一条狗,”Jim笑了一下,快速补充,“叫Wednesday。”

 

那只猫趴在Wednesday的背上睡了一路。Wednesday一路上一动也不动,甚至没有发出一声狗吠。McCoy也差不多,他看上去很累,Jim在红灯处看闭着眼睛的McCoy,他的眼睛有些肿。

 

2、

于是故事开始了。

第一次是Jim Kirk在周末带Wednesday去公园的时候,他和带着猫的Leonard McCoy偶遇。Wednesday绕着Jim的腿绕了几圈,开始用爪子扒拉Jim的裤脚,Jim笑了出来,会意地解开了连着项圈的绳子。获得自由后的Wednesday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开始放肆地奔跑,相反,它小步跑到了不远处的Leonard McCoy身边。Leonard McCoy正坐在椅子上,大腿上放着笔记本。它的猫,小巧的虎皮猫,正趴在椅子旁一块巨大的石头上。

“真是个会享受的小家伙。”Jim走过去看着虎皮猫躺着的时候露出来的柔软的肚皮。早晨的阳光很好,石头是暖洋洋的,还有亲切的气味。

“它确实是。”McCoy抬起头看Jim,又看了看一旁懒洋洋地不愿意动弹的猫,伸出手去摸了摸它的额头。

Wednesday就站在一边,它看上去像位狗狗绅士,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爪子碰了碰虎皮猫的爪子。虎皮猫动了动后腿,没有睁开眼睛。Wednesday没有放弃,他继续轻轻地碰虎皮猫。

“它叫什么名字?”

“Jack.”

Jim点了点头,看着McCoy再一次伸出手摸了摸Jack的额头,这一次Jack醒过来了,它看上去有些不开心,因为它抓住了McCoy的手指往嘴里送,但那凶狠的样子并没有维持多久,它很快被一旁的Wednesday吸引住了。Wednesday发出轻轻地呜咽声,把前半个身子探到石头上去,用脸蹭Jack,在它想要伸出舌头去舔猫小巧的脸时候,猫反抗了,它扑上去抱住了Wednesday的头,遮住了狗的眼睛。Wednesday很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它开始甩头,用爪子扒拉,最后只能在草地上打滚。

一猫一狗在草地上打闹的时候,两位主人也有了空闲。

“你在备课吗?”

“嗯。”

“是什么课?”

“明天是关于骨科手术上的一些实践内容……人老了总是很容易摔断骨头,这些事情这几年在南方越来越多。”

“你说得对,越来越多的老人往南方来了。”

“也包括我……”McCoy耸了耸肩,敲打键盘。

“你说什么?”Jim笑出声音,“天哪,你最多只有三十岁。”

“是啊,三十岁了,除了一身老骨头以外什么也没有。”

“哦,Bones,你至少还记得刮胡子。”Jim伸出手的时候没有打算去触碰McCoy的下巴,但当他回过神发现他已经这么做了的时候,太晚了。他的手指已经略过了McCoy的下巴,那儿显然早上才刮了胡子,没有胡渣。他刚刚做了什么?Jim快速地把手放回原来的位置,嘴上继续轻松地说话,“你会在这儿有个新的开始的,像我一样。”

McCoy继续在键盘上敲打,只是再一次看了一眼Jim,而这一次Jim没有敢直视McCoy。

“再说吧。”十分钟以后Leonard McCoy站起身,叫了虎皮猫的名字,把它抱进怀里,和Jim Kirk道别。

 

3、

    如果说Jim Kirk在那之后想要尽量避开McCoy,为他那天失礼的行为。天啊,他把脸埋进残留着咖啡味的马克杯里,他那天的行为像是在调情。可是他脑子里并没有这么想,他只是——情不自禁,不,只是不由自主,不,只是天杀的没有经过任何大脑的思考就这么伸出了手。或者说,他设想过,或者说只有他单方面为这件事情尴尬,McCoy甚至可能因为太专心了而没能记得这个动作。毕竟那动作很轻,那真的很轻。

但“避开McCoy”的行动绝对的无法实施。他看着不停扒拉玻璃门的Wednesday想。

 

Wednesday似乎和那只叫Jack的猫建立了心灵感应。

 

周一到周五的每天晚上六点钟,Wednesday开始扒拉玻璃门。

周六和周日的每天早上七点钟和下午三点钟,Wednesday开始扒拉玻璃门。

周一到周五从不间断。但是周末往往会出现断片。Jim Kirk习惯这个特殊的时间表之后的一个周末,Wednesday看看门外的大街,嗅一嗅空气里的味道,低下头垂着尾巴走回Jim的房间,钻进自己的温暖小窝里,连Jim让他吃狗饼干的时候也不搭理Jim,让Jim一脸无奈。

同时Jim Kirk清楚的知道,这时候,Leonard McCoy在学校值班,没办法带他的猫去公园。因为每一次,Jim为了防止玻璃门被磨坏而带Wednesday出门,他们都会遇见带着猫的Leonard McCoy。Wednesday一见到Jack就会二话不说黏上去,一猫一狗在草地上跑来跑去,留Jim和McCoy沿着小路走下去,听McCoy懊恼的抱怨,聊一些学校里的活动,或者任何事情。连续三周之后,Jim Kirk恨不得把这条狗送给Leonard McCoy,实在是太没有良心了,它是不是不记得自己一个月要吃多少狗饼干?

 

Jim Kirk因此无法避免与Leonard McCoy正面相对。

 

Leonard McCoy大多数时候穿得很休闲,现在入秋,他会披一件棕色的夹克,有些旧,但看上去很有型,他看着Jim Kirk的时候就像是从周刊杂志上走下来的一样。Jim Kirk发现在和猫待在一起的时候,Leonard McCoy不常工作,但在学院里擦肩而过的时候,Leonard McCoy总是看着文件,从来没有看过他。

Jim Kirk一开始也没去管自己穿了什么,去上学的日子他得穿着学院的制服,下午回到家里他就换上一套运动服,周末也许是衬衫和牛仔裤。但一次因为去见一位重要的教授,他穿了正式些的白衬衫和西装裤,下午会议耽误了时间,跑回家来不及换衣服就被Wednesday拉出了门,差点被狗拖着跑。Leonard McCoy再次看见他的时候露出毫不意外的波澜不惊的表情,但这次他多看了气喘吁吁的Jim几眼。

“Nice Shirt.”

 

Jim Kirk跑得太快,大口的喘息里,他没听见这句话。

 

“Wednesday,和你的猫,关系还真好啊……”他喘过气来之后看着跑远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说。

“如果不带它出来,它会毁了我的沙发,我的床单,我的桌子。”

“那Wednesday……顶多毁了我的玻璃门。”

 

4、

一个半月之后,他们在Pike教授家里碰面了。Jim在门口脱下风衣挂到架子上的时候,Wednesday已经冲到客厅的沙发上去了,Jim赶紧过去想把Wednesday从沙发上赶下来,正好看见穿着深绿色毛衣的McCoy端着汤从厨房里走出来,他顺手拍McCoy肩膀和McCoy打招呼,拍得用力过猛差点让汤汁都撒出来。那天朋友们在,围着餐桌就坐的时候McCoy看了看Pike又看了看Jim身边的位子,最后走到了Jim身边坐下。

“Jack呢?你把你的猫放在家里?”Jim伸手去取一块面包。

McCoy帮他把远处的面包篮子递了过来,“那两个小混蛋在客厅里,你总得期待它们安安静静看一集猫和老鼠。”

Jim这才仔细看了看沙发上团在一起的毛绒绒的东西,无奈地对McCoy笑了笑。

吃完饭后Uhura和Pike去书房谈话,Sulu和迟到的Chekov在厨房帮忙,Spock提前离开了。Jim坐在餐桌旁,把身体转向客厅的电视,手臂挂在椅子靠背上,看着沙发上一猫一狗互相拱对方。Wednesday不停地用鼻子蹭Jack的腹部,Jack缩成一团往沙发拼接缝里钻,扭动着尾巴,用后腿踢蹬Wednesday的脸。

McCoy给Jim倒了半杯水,他把椅子转了方向,跟Jim一起看着沙发上胡闹的两只动物。

这一轮Jack占了上风,它正骑在狗狗的背上,Wednesday在沙发上转了几个圈想要把猫弄下来,但猫抓得很牢,直到Wednesday开始躺下来打滚,Jack才不得已从狗背上下来。

 

Jack开始跑了。它灵巧地跳上了茶几面,晃着尾巴跳下来,又很快爬上了一旁较高的柜子。

Jim听见McCoy倒抽了一口气。他疑惑地看向McCoy,McCoy正扶着额头。

“你胃不舒服吗?刚刚的汤——”

“不,该死的,Jack它——”

“它怎么了?它们应该挺愉——”Jim被一声巨大的物品掉落的声音吓了一跳。

他们一起看向客厅。Jack已经跳上了书柜的第三层,而Wednesday显然不甘示弱,也想要爬上去,刚刚掉落的一个小木雕就是被Wednesday的爪子拍下来的。现在Jack跳到了第四层,Wednesday也开始跳,但他跳不到,他只能拼命地挠木质的书柜。谢天谢地Jack没在第四层呆很久,Jack跳上了第五层。

又是两声巨响,这次是第三层的一个木雕和一本字典。

 

“它要开始‘跑跑跑’了。”McCoy起身之前告诉Jim。

在被Jack掀翻的那碗汤泼湿了自己半个身子的情况下,Jim Kirk意外地发现自己还能保持笑容。他想他明白“跑跑跑”的意思了。

幸好Wednesday不会“跑跑跑”。

 

McCoy的一只手臂上沾满了无糖燕麦,另一只手上挂着一切的罪魁祸首。

Jim看着McCoy忍不住捧着肚子大笑,McCoy把Jack放到沙发上以后,也忍不住笑起来。他们笑着一起倒在了沙发上,McCoy贴着Jim,Jim大叫着“别把燕麦沾到我身上!”一边把McCoy推开,Jim已经脱掉了那件糟透了的外套,只有一件衬衫的他觉得有些冷,但McCoy的一部分身体贴着他,他能感受到皮肤下的脉搏。

 

5、

那天晚上Jim忽然跑来找他,他还没有睡,坐在床边看一则病例。被急雨般的敲门声吓了一跳,他赶紧跑出去,本来蜷缩在被窝边上的Jack猛地一个激灵,爬起来跟了出去。是Jim,Jim开始语无伦次地解释发生了什么,关于Wednesday,它需要医生。

“该死的,Jim,我是个给人治病的医生!我不是个兽医!去我的车上,我开车带你去市区!”

McCoy抓紧了Jim因过度紧张而不受控制的手臂,牢牢地抓住,让Jim整个人僵硬了几秒。

那晚McCoy开了三个小时的车把Wednesday送到了市区内的宠物医院,一路上都街边高大的路灯闪过,在车窗上留下一些橘色的残影,Wednesday趴在后座上,粗重地喘息,偶尔从喉咙里发出呜咽,Jack一动不动地待在Wednesday身边,偶尔低下头去舔Wednesday的额头。Jim坐在副驾驶上,身上是McCoy的风衣。

“我从没见过你穿这件风衣,Bones。”Jim再一次转头看了看趴着的Wednesday,又回过头来,和McCoy说话。

“也许下次吧。”McCoy看了看他,回答。

“你只有在回答我问题的时候才看我一眼,Bones。”

“我——”McCoy差点脱口而出一些什么,但他最终没有说。

 

待在宠物医院里的时候,Jim去拿化验单,McCoy顺便给Jack也做了一些简单的清理和检查。他带着Jack回来的时候,Jim正抱着Wednesday,Wednesday看上去已经好多了,至少可以抬起头来,晃一晃尾巴了。Jack从McCoy怀里挣脱出来,跳到椅子上,抱住Wednesday的头蹭起来。

Jim一边轻抚着Wednesday的后背,一边向McCoy道谢。

McCoy走到Jim身边坐下来,他伸出手,把手放在Jim的手背上。Jim深吸了一口气,握住了McCoy的手。Jim慢慢地吐息,整个人松懈下来,他把McCoy的手放到脸颊上,McCoy的手上有一股宠物沐浴露的味道,Jim嗅了嗅试图分辨具体气味,而McCoy把手抽了出来,在Jim发出一声呜咽想要挽留的时候,McCoy抚上了Jim的左脸,他的小拇指扣在脸颊的轮廓上,大拇指轻轻拂动。

“Bones……”Jim叹息。

 

“Time to go home……”

 

6、

三个月了,也就是今天。

夜晚的气温稍微有些低,Jim裹紧了身上的风衣。McCoy不在这儿——虽然他们早上是一起来的。现在是这座城市郊外的再郊外,农场上。他来这里帮忙看几辆需要维修的收割机,他的技术很好,那些老机器就那些老毛病,一天下来他只有袖子上沾了点油渍。

McCoy是来看病人的,为了准备手术,和家人协商,他亲自来了。他们把Wednesday和Jack都带过来了,早些时候Jim在照顾Jack,Wednesday被McCoy带走了,听说那户人家的小男孩很喜欢大狗狗。Jim看着趴在旧轮胎上瘫软得像化掉的软糖一样的猫咪,笑了半天。

但是一些事情很不对劲。从一个月前Wednesday生病的晚上开始,事情就脱离了控制。

McCoy会触碰他,他的动作很自然,只是递一杯早茶,交一份文件,拍一下肩膀,握一下手腕,但Jim不自然。McCoy的手太烫了,但他仍然想要McCoy多停留一会,在他的手指略过Jim手腕处凸起的骨头的时候,残留的温暖让Jim死死用另一只手握住手腕,阻止这种感觉进一步蔓延。

他甚至在必要的时候需要使用疼痛,在McCoy绕住肩膀的时候咬紧自己的下唇来制造疼痛,使自己专心听McCoy在讲些什么。

 

McCoy从病人家中回来的时候,Jim正在修理最后一辆收割机,Jim站在高大的农械上冲McCoy喊:“我听说你是南方的!”

“是啊。”McCoy拍了拍一身的灰尘,大声地回答。

“上来!我们去地里开一圈!”Jim对他挥了挥手里的扳手。

 

他们把收割机开到了地里去,车子的响声很大,速度也不快,但是两个人都快活地叫喊着。Wednesday在后面追赶,Jack稳稳地趴在Wednesday的背上,很快,一猫一狗自顾自到一边的路上去打闹了,玩“你追我”游戏。

“它们是好朋友。”Jim说。

“嗯哼。”McCoy扬起嘴角,很愉快。

“我们也是。”Jim伸出拳头砸了一下McCoy的肩膀。

McCoy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让Jim恍了神。

“只是朋友?”McCoy问。

Jim转了转手里的扳手,坐了下来,他看了看远处,然后看着McCoy握着操作盘的手。这时候McCoy已经把收割机停下了,不远处就是他们的猫和狗。

“什么意思?”Jim轻声问。

 

他们靠得太近了。但Jim没挪开身子,McCoy的手再一次,就像一个月前一样,拢住了Jim的半边脸,他把Jim捧近,然后吻他。Jim出于本能般地立刻回吻,干燥而温暖的嘴唇被润湿,在Jim用牙齿摩擦McCoy的下唇的时候McCoy的舌头趁虚而入。那个吻并不凶狠,但也足够粗鲁。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McCoy。”Jim念了McCoy的名字。

“我相信我知道,多多少少。”McCoy回答他。

“草你。”Jim猛地站起来,他推开了McCoy。

 

他推开了McCoy,辱骂了他。McCoy离开了,带走了Jack,Wednesday想要跟着跑上McCoy的车,但被Jim喝住,它被他的主人吓到,定在了原地,Jack趴在窗户边不停地用爪子划着玻璃窗,但McCoy将最后一点玻璃缝关上。两只猫的肉爪子按在玻璃窗上,车子开远之后,Wednesday低下头呜咽。

Jim躺在草堆上,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了。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情感和回忆,那些最基础的记忆分子和他的思想情感混合在一起,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而McCoy的触碰是强劲的催化剂,Jim退缩了,催化剂带来的剧烈反应让爱的放热反应放出的热量足以把他烧毁,让他的心像一张白色的纸片一样被火苗吞噬枯萎,蜷缩成焦黑的粉末。

如果这是爱是容器,那他已经被装满了。他只是不知该如何处理从容器里溢出来,顺着桌面低落到地板上的爱。他不确定自己的容器是否足够。

 

7、

相识的第四个月的第一个周末,距离农场的事过去了一周。一周里他们没再见面,Jim没有去遛狗。Wednesday每天趴在餐桌底下或者沙发边上,连玻璃门也不愿意靠近。

Jim在课桌前整理论文资料的时候,看见趴在餐桌底下的Wednesday站了起来,晃起了尾巴。

“想吃罐头了?”Jim问。

但Wednesday开始往外跑——它是如此熟练地打开了玻璃门,用前爪按下了门把手。它又是如此熟练地——跳过了齐腰高的铁栅栏。

Jim Kirk不得不追出去。它一定是去找Jack。

Wednesday四腿迈开,Jim Kirk有些跟不上它,但幸好它的目的地并不远。

Jim弯下腰,手支撑在膝盖上大口喘气的时候,看见了另一个人支着膝盖的手。他抬了抬头。

Leonard McCoy大口喘着气,穿着实验室的袍子,他抬起头,和Jim Kirk的目光对视。

 

Wednesday和Jack站在一旁。

“汪!”

“喵——”

 

END

 

后记:

  • 。终于给我写完了……复健产物,毕竟货真价实的两个月没写文,快一个月没看书,完全专注于学业都没怎么敢构思新文,幸好目录都已经列好了AU已经都定下了……这次买了二十多本书我终于可以回到一天刷一本的状态了……到时候应该笔力能恢复得好一点了

这个月起就恢复更新啦……时间反正也是很慢的啦……两周一篇这样子吧……

本来应该先写《伦纳德麦考伊孤独地死去》,但是“气愤”于tag里这么甜的cp被你们插那么多刀,非常非常“生气”,所以先写了这篇宠物的《都是星期三惹的祸》,里面的猫狗的形象也都是对方的形象,所以猫狗cp也可以算是mckirk。

唉,我自己的风格真的不是甜饼风啊。两个月没写……文笔仿佛消失了……希望海涵……下一部写正剧我一定把文笔找回来……

你们且吃且珍惜,这是目录十八篇里面最甜饼的一篇。

好好复健,继续产粮。

嗯……先写《亡命之徒蓝调》也有可能呀!

 

喜欢请留言!想念我也请留言!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