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McCoy/Kirk] Yes,I Do 是的,我愿意

Yes,I do是的,我愿意

Title:Yes,I do 是的,我愿意

CP:Leonard McCoy/Jim Kirk 有意义

Summary:答应的100%纯糖罐子。完整的恋爱历程。

Before:老套爱情故事,私心非常非常多,有烂俗剧情出现。写之前下了很大决心,因为这种很容易写模板化。但是在我产生这个想法的那一刻,我是如此地想把它写出来。因为有时候就是想单纯看他们谈恋爱呀。如果我不写这么一篇,那也是一个遗憾。

在一些世界里我让他们死去了,在一些世界里,他们很美好地爱着。

轻松地读吧,这篇可以很轻松,很轻松。

Warning:本文中出现的所有外星种族以及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出现过的外星种族全是原创设定,非胡诌,请勿拿走当做默认设定。(除了群里一段镜像的安多利亚为原作设定)

 

其余我们看完再说。(忍住)

 

Jim Kirk没对Leonard McCoy提出的事情说过多少次愿意,但这一次,他想他不得不。

 

I

当Jim Kirk趴在桌子上看窗外的时候,世界都安静下来。他的世界里只剩下窗外明媚的阳光,这样的阳光下一切都清晰明了,尘埃都在阳光下无所遁形,教学楼前种植的树木顶端嫩绿色的一簇一簇的新叶,让人快忘了这是个夏天。他的视线转移到课桌上的划痕上的时候,他已经迷迷糊糊要陷入沉睡了。

 

感谢上帝,Leonard McCoy在此时把他拉回现实。

 

当Jim看见McCoy的手指的时候,他还想着这真是一双完美的手。但当那中指的指节重重地敲击他的课桌,而他贴在课桌面上的一只耳朵几乎被震聋的时候,他“嗷”了一声,用带着委屈的声音叫了一声“Bones”。

 

这是第几次了?

 

Leonard McCoy有几次提醒过Jim Kirk,他并不需要来修这门课,这门课在他以后的生涯中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这话就不对了,多学一点总是好的,Jim总是这么回答他。可是你不能老是趴在桌子上,McCoy摇头。Jim Kirk总是笑一笑将话题带过去,他只是想要Leonard McCoy为他走下讲台,手指叩击桌面给耳朵带来不小伤害,但是他带来的心跳加速,可以将这些伤害在加快的血液循环里冲淡。

 

后来Leonard McCoy选择了更为直接的做法,他要求Jim将座位搬到讲台桌旁边去。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Jim“噗”地笑了出来,但他克制住自己,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些,像个见到班主任就如临大敌的正常学生。

 

但是自那之后,Jim Kirk上课的时候就必须看着Leonard McCoy了。

 

他发现,阳光很好的时候,Leonard McCoy的发梢是淡金色的,他的耳廓也是。

 

Jim Kirk经历了很多次办公室补习,甚至是安排在宿舍的补习。Leonard McCoy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答应Jim的要求。而Jim在办公室里总是表现得相当独立,他可以自己完成McCoy给他的习题,让McCoy在那段时间里无事可做。有好几次,Jim在做题目的时候偷偷瞄一旁的McCoy,McCoy低着头闭上眼睛打瞌睡。Jim Kirk在心里夸了自己的计划通,McCoy需要那些作息表上的必要休息,他低头看了看那些他已经自学完成的题目,又看了看就这么睡着了的McCoy,想着要不要拿条毯子来。

 

学院时期谁都没有说穿这个秘密,但他们彼此心知肚明。只是没有说出口而已,有很多该多思考的问题还没有想通,两人都需要给对方留出空间,只要知道对方在那里,就不是问题。他们做着每一对恋人会做的事情。

 

那些事情里面包括,在一个气候多变的星球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里,一起挤在一把雨伞下面,踩着浸没脚踝的水回到旅馆门口,在门口的防滑垫上意外摔倒,整个人摔进了水里,还扯着另一个人的外套把对方带了下来,最后坐在地上,浑身湿透,看着对方喊一句“该死的”。

那些事情里面包括,回到地球享受假期的时候去超市购物,挑选那些太空育种的新型蔬菜,McCoy必须先Jim一步拿到购物车,有时候他们还会为了谁来付信用点这种小事而拌嘴,最后一起提着环保袋回到家里。McCoy准备食材的时候Jim就在一旁看着,看着McCoy将蔬菜洗净,刀留下整齐的切口,完美的切割比例让他赞叹。

或者就到夜市的烧烤店里大嚼烤肉,用巨大的玻璃杯喝啤酒。至少哪里的啤酒最好这个问题,只要问一问Chekov就好了。那之后往往会去跳舞,那会是一个放纵的夜晚。在除了地球以外的任何一个星球上,他们都没有如此放松过。在地球上你可以发泄你的所有心情。当他们出于某种心情,需要去国王大道第一家舞厅的时候,那儿总是放着《Crossfire》,让他们随时可以开始踩节拍放松自己,又或者在永远张狂的交叉火力里来一个没人会知道的热吻。

 

II

当Jim Kirk成为进取号的舰长之后,一切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忙着招募船员,在邮件上联系分散在各个星系的旧友,那几天Jim Kirk有无数的人要去见,而McCoy则将自己放在了实验室的椅子上。

那天是周末,McCoy算着只有三个人值班,他走到走廊上去关灯的时候看见Jim在走廊另一头正向他走过来,手上拿着PADD。他关了几盏灯之后回到实验室内,为Jim留了门。当Jim敲门后推开微掩的门的时候,McCoy已经在切割下一个实验品。

 

你会成为我的首席医官吗?

McCoy看了他一眼,他知道Jim会问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毫无疑问,于是他回答,会的。

你会成为我的首席医官吗?

他又问了一遍,McCoy翻了个白眼,忍不住扬起嘴角,好吧,会的,你再回答了一遍。

你会成为我的首席医官吗?

这小子,McCoy想。会的。

你会成为我的男朋友吗?

会的——什么?

该死的陷阱。Jim Kirk一屁股做到一旁的转椅上大笑。

 

III

探索,成了他们的使命。在星舰上的日子是最难忘的,过程夹杂着许多情绪,也包括恐惧和迷惘。一开始时所有人都斗志高昂,但是在持久战中获胜才是关键。所幸他们的旅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总有可解决的烂摊子一个个到你面前来。

当那些迷惘和恐惧的情绪入侵Jim的心神的时候,McCoy总能让他好起来——当然不使用无针注射器,千万不要。

 

有时候Jim会陪着McCoy到星球上去采集草药样本用于药物研究,他们在卡夫卡07星系发现了很多千奇百怪的植物,在已有的记录里面,它们的利用价值很高。一种带触角的白色花朵会将触角缠绕在你的手指上,留下花粉后再放开你;一种藤蔓植物能将一整座高山占据,不允许其他任何植物生长;一种像苔藓的植物分泌的粘液很适合用来消肿,那一次Jim为了帮McCoy采摘样本摔伤了胳膊,用的就是它。

 

有时候他们要扩展必要的外交,但Jim一点儿也不喜欢那颗星球上随处都是的尖顶建筑,与哥特式不同的是连地面上的装饰物都充满了尖刺,一切黑暗而诡谲。嘿,Bones,Jim在飞行器降落之前说,有时候,我还是喜欢无针注射器。而McCoy将手从控制杆上拿开,去握住了Jim的手。

 

他们偶尔执行联邦任务,在满是岩浆的星球上寻找一种球形生物体,穿着特制服装行走在岩浆里的感觉格外奇异,浸入岩浆的部分肢体仿佛陷在胶水里,没有灼人的热度甚至还有些冷。那次任务以两个人划入火山口,一头撞在果冻状的球性生物上告终。McCoy至今也没弄清楚联邦到底是怎么让这种连眼睛也没有的生物作为案件证人的。

 

再有一次,拜访沃德星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族吃木头的土著,字面意义上的,把木头看成你扔进壁炉时候的形状,用那占据了一半脸部面积的嘴咀嚼。不过出于某种原因,Jim对他们粗鲁的吃相容忍度很高。

因为一个家伙在McCoy拿出无针注射器的时候,把注射器拿走吃掉了——它看上去像个小木头块吗?

在McCoy跳起来之前Sulu按住了他,让他冷静下来。

 

哇哦!我可以在飞船上养一只吗?Jim惊讶地看着对方将注射器放进嘴里咬成碎片。可怜的注射器,我真心的。

不,舰长,那显然不符合逻辑,我们假定这种生物能吞食金属,那么整艘星舰都将处于危险之中。

 

IV

虽然在星舰上的日子,他们每天都在一起,但他们也会需要实质性的约会内容。比如偷偷跑去地球街,去打一场街头篮球,或者去赛车场开二十二圈。McCoy受不了这个,他有时候连坐在观众席上看Jim赛车都觉得窒息,那些汽车看上去是在飞而不是着地在跑。终点的时候Jim摘下头盔,朝等在那儿的McCoy挥手,拜托,Bones,如果轮胎不抓地,弯道准玩完儿。

 

Jim陪McCoy逛遍了目前成立的所有生物科学博物馆,在McCoy和那些医生讲话的时候,他就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用手里的PADD帮他们解决一些手头没有资料的麻烦。McCoy解剖的样子有时候令Jim毛骨悚然,他不大喜欢看见这种血肉模糊的场景。

“血肉模糊”?McCoy重复,你看看,他用小巧的解剖刀展示一根完整的血管给Jim看,明明很清晰。

 

当然,并不是每一次离舰都能两人单独。“躲过众人”行动失败之后,他们只能一起活动。那一次他们回到纽约去百老汇看一场歌剧魅影,脱下星联的制服换上一身正装,Jim和McCoy都是黑色西装。Uhura银色的长礼服格外美丽,入场之前她伸出手替Spock整理那个领结。

你知道吗,如果愿意在众人面前接吻,那么他们一定很相爱。Uhura的话让Spock挑了挑眉。

 

而站在一旁的两人对视一眼。他们心照不宣,伸出手揽过对方的腰侧,然后接吻。

 

V

约克镇的事情解决之后,McCoy聚集了大家为Jim Kirk过生日。布置好的简洁的房间,正好就在进取号的身边,他们本来想带一些鲜花过来装饰,但是McCoy看上去很紧张,那些用意过于明显的玫瑰会让他更紧张。

 

带着Jim走进来的时候Jim脸上的伤还没好,但他看上去精神不错。在Jim致辞结束后,他咳嗽了两声。Jim,我想我有些话要说,他说。

Jim有些奇怪地看着McCoy,你可以说任何事情,Bones,他伸出手拍了拍McCoy紧绷着的肩膀。

 

McCoy的喉结动了动,他再次清嗓子。Jim,你知道,对于我来说,再一次说这个,可能需要点儿勇气。毕竟上一次的经历并不以好结局告终。我感谢你为进取号做的一切,为大家做的一切,你担起了责任,你总是致力于做得更好……McCoy沉默了一会。

而Jim注视着他。

 

该死的,Jim,我还是直接一点儿——

McCoy从夹克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他单膝跪地把盒子打开来。毫无疑问——那是一枚戒指。

 

Scott当场捂住了嘴巴,但也没能止住他倒吸一口气的声音。掌声是由Sulu先响起的,他说,这很像我和Ben当初的场景!所有人都开始鼓掌,还有几声短促的欢呼,Jim Kirk笑得很灿烂,McCoy很早就知道,当Jim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眼里就只有他。

在McCoy为他的笑容恍神的时候,Jim Kirk蹲下身来,扣住McCoy的后脑勺吻上去。

他亲吻他的时候,大家的掌声再一次热烈地想起,比第一次更加热烈,Scott甚至抽了几张纸巾来擦眼泪。

 

是的,我愿意。Jim Kirk在吻的间隙,在McCoy的耳边回答他。

 

McCoy把戒指拿出来,他为他展示戒指内圈的一排数字。嗯,还有这个,McCoy示意Jim看着行数字。

它们看起来像坐标,这是什么?Jim Kirk忍着笑意。

 

M级行星现在不允许买卖,但是它们的卫星可以。德福瑞斯特有七颗卫星,我买下了其中一颗,虽然它上面没有大海也没有森林——它根本没有大气层。但是上面有个补给站,在那可以看见德弗瑞斯特的全景,它是一颗纯蓝的星球。McCoy慢慢地解释给Jim。

 

我的天啊,Jim张了张嘴最终没能说出什么,他只能再一次吻上McCoy。

 

VI

故事的后续是他们在地球上注册成为彼此余生的伴侣,蜜月就待在卫星上的补给站,设施出乎意料的完善,距离行星距离很近,躺在补给站的床上睁开眼睛就能看见行星上大片的云层和海洋。

他们花了很多天只是做爱,不知餍足地亲吻和索取,触摸对方的身体,探索对方的一切,每一次濒临高潮时McCoy会吻住Jim的指尖,而Jim躲闪却抑制不住呻吟。在高潮过后还未散去的旖旎里分享亲吻,McCoy沿着Jim的脊柱留下一串吻痕,Jim颤抖着揉乱了McCoy的发。

在德弗瑞斯特星上他们尝试了更多新的东西,和长着巨大耳朵的生物用石头做某种类似算数游戏的赌局游戏,作为惩罚吃下一块透明的片状海洋植物叶片;和长触手的居民握手的时候整只手臂都是粘液;被一个贝壳夹住手指,后来他们征得允许,不得已才把它放在了烤架上。

 

那年冬天Jim Kirk带McCoy搬进了佐治亚的一栋房子,Jim设置的进门的密码是五个字母,McCoy想都不需要想就知道是那个称呼。

你还记得我们第——四次去约克镇的时候,租的那套公寓吗?你说你很喜欢它的装修,那会我们谈了这个,我希望这座房子令你满意——Jim把行李都堆到客厅的地毯上去,空间足够大,我们还能养只猫或者狗什么的。

 

后来他们拥有了三只tribble,都由McCoy喂养,不知道为什么,它们总是格外亲近McCoy。第二年Chekov给他们送来一只柯基,他说这个小家伙不喜欢在俄罗斯半米多高的雪地里跑步。Jim Kirk没有意见,因为这只柯基总是跟着他,而不接受McCoy递给它的任何食物。

好样的,别理他,Jim Kirk揉了揉柯基的短尾巴,得意地看着餐桌旁被冷落的McCoy。

 

而McCoy放下盘子走过来,强行把柯基推到一边去,他伸手扣住Jim Kirk的腰。

Jim先抬起头吻他,一个很短促的吻之后他们坐在沙发上大笑,靠着对方笑了很久,肩膀不住颤抖。

 

他们笑了很久。

 

如果你愿意这么形容,那么就是吧,日子像一位首字母为V的女歌手唱过的一首歌,悠扬的乐声里,不断地回响着“Come Along With Me”。

 

 

要说的话:

爆了点字数,还删了点情节,终于写完了!

哈哈哈是个烂俗求婚梗,如果有什么不流畅啊都是我的锅。

我爱小甜饼,小甜饼让我心中充满了爱。

    准备好接受下面的咆哮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我一直在脸红!!!!!!我脑这篇的时候走在路上都恨不得拿个枕头捂住脸!!!

为什么他们那么可爱!!!!

他们有辣——————————————么可爱!!!!!!!!

捂住脸!!!!!抱紧Chris Pine!!!!

萌cp真的和谈恋爱等效是吗……(虽然有男朋友的不是我是他们QWQ)

 

PS:天然卫星。不是通讯卫星。

M给J买了颗星星。 

  

评论-26 热度-68

评论(2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