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McCoy/Kirk]尽享夏日 全

Title:尽享夏日Enjoy the summer day

CP:Leonard McCoy/ Jim Kirk斜线有意义

Rating:R (分级从PG到PG13到R别问我发生了什么)

before:Jim Kirk第二人称,一个夏日故事,很伪的农场梗,是个世纪交叉AU,依旧是一个夹杂了各种私心的产物。我对“再次相逢”有一种顽固的执念。对“心知肚明的分离”也是。对Jim的自毁倾向,我也是,一直很,在意的。

我爱他们两个,该死的爱透了。说白了内容大概是同居(是),还有吃,还有开车,还有走心。伪的分手炮警告。你们需要知道并不是开车就是甜。

 

我太喜欢这篇了,请你慢慢地读,慢慢地,什么都不要错过。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s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sonnet18

 

I

你不停地从鼻子里呼出气来,试图尽最大的努力去摆脱车内因空调失灵带来的焦味。残留在农场上的植物根部被烧焦的味道混合着汽油味,在你的鼻腔里引起你的反感。所以你没有等到把车停到正确的位置,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单薄的车门在你大力的关门动作下晃动了几下,像是块墙上快要剥落的海报。你刚走下车门,一阵裹挟着沙粒的风就缠住了你裸露的双臂,你白色的工字背心看上去灰蒙蒙的。你走进你的目的地,想着你的老朋友已经倒好了啤酒等着你了。

这座白色的旧房子看上去像是近两周内才刚有人搬进来,院子里的杂草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差不多高,把通往大门的路都阻挡住了。还有些该死的带刺的玩意儿,你试图把手上的一根刺拔出来的时候,你的那条旧牛仔裤被勾了一道口子出来。于是你说出一句上帝不大愿意听到的短句子,这时候门开了,你看见McCoy站在门口。

 

嘿,Bones,我到了,你跟他打招呼。像一个陷在沼泽地里没法动弹的人一样,站在杂草丛里,对他伸出手,好像希望他把你从沼泽里拉出来似的,幸运的是McCoy今天心情很好,这有一大半的原因是今天的太阳,阳光热辣得要命,他有十足的开玩笑的兴致。

嘿,伙计,你看上去气色不错。他这么对你说,你几乎要举手投降了,你知道你现在是怎样一副狼狈的样子,满头大汗,刘海黏在脸颊上,汗珠挂在你的睫毛上让你睁不开眼睛。你浑身都是灰尘,必须尽快洗个澡,然后最好远离这该死的郊外。不然的话,你再开着敞篷古董车在外面晃悠一天,你就会变得像裹了黏糊糊的鸡蛋液的面包卷。你不敢保证那时候McCoy会不会把你放到煎锅上去。

 

最好不要这么说,Bones,请告诉我屋子里有水,我得洗个澡。你泄气地对他说,展露出你对这样糟糕的模样也无计可施的样子。

当然,我可记得你什么时候到,赶紧去吧小子,我给你留了桃酱和玉米饼。McCoy给你拉开门,你注意到他一直笑得很愉悦,就好像跟隔壁的Scott打赌一连赢了五十美元一样。他就是喜欢看你吃瘪,你嘟囔了几句,然后走到浴室里。你为薄荷味的沐浴露感到放松,水有些温,刚刚好。

你出来的时候McCoy拿着报纸的手用食指指了指沙发上的换洗衣服,你走过去穿上。套上那件白色的T恤,中途大概弄错了袖子和领口,你和衣服僵持了一会才成功地穿上。当你要穿上那条裤子的时候,一个不经意的转头让你发现McCoy在看着你。

你疑惑地问他,怎么了吗?

 

我在计算你要多少时间才能意识到你差点把头套进袖子里。McCoy的语气波澜不惊,但是你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他隐藏的笑意。

你就不能客气点?我就在佐治亚待两个月,再说,我是你远道而来的朋友!我们多久没见面了?毕业以后我们一起工作了一年就分开了。你抓了抓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拿起挂在沙发背上的毛巾开始擦拭。

 

好久不见。McCoy说着,哼了几声口哨,继续读他的报纸。

在你大嚼玉米饼的时候,McCoy对你不文雅的吃相做出了评价,你没理他,反而变本加厉,喝牛奶的时候故意大口地灌,以此解去愤怒。

好久不见。你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觉得有些咬牙切齿的恨意,又有些释然愉悦的轻松。

 

II

大约六个月前,你被Pike调去了另一个实用部门实践,一个很好的机会,你希望你配得上这个。而McCoy按照规定需要留在学校里半年以上,才可以离开。这一次你没让他为你打破规定,尽管你想让他离你近一些。但你知道,你不是个得不到圣诞礼物就大哭大闹的小孩子,你们都不是了。

你喜欢McCoy安排的任何和你单独相处的时间,比如你的生日前夕,你的毕业前夕和期末考前夕。和他相处比与任何其他人相处都要自在。你离开的那天晚上,凌晨一点,在首都机场,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多小时。你和他坐在机场的咖啡店里,买一个巧克力味的球形冰激凌,盯着广告牌发呆。

大概半年我就回来,可别提前退休,Bones。

那之后你打算怎么办?McCoy问他,他双手交叠在胸前看着你,那天穿的格子衬衫意外地很搭,这个动作让他手上的肌肉把衬衫绷紧了。

大概在联邦任职,我希望是个外派的工作,你听说了吗?自从一切退回原点之后,他们开始研制新的星舰了。你试图传达一些暗示,比如医疗湾上需要个首席医疗官,博士学位,经验丰富的那种。

但对方只是做出没兴趣的样子,说平时的工作就够他忙的了,这里的实习一结束他就要飞回佐治亚放个假。你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直到机场的通知传来。McCoy看着你走过通道,又远远地看着你登上飞机。

 

你这才想起来,你们还没来得及跟对方说再见。

这没什么,你没有太在意,这只是半年而已,你们可以视频通话,甚至用全息技术模拟面对面交谈。好吧,你最后把自己摔进头等舱舒适的座位里,你知道的,McCoy忙得没有时间。McCoy会担心你,担心你和人打架斗殴,或者被女孩子扇巴掌,因为无视规则被Pike说教。

而你也同样担心他,你觉得未来的一周McCoy都不可能有规律的饮食作息了。他也并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接你电话,你想到。

你开始后悔你没说一句再见了。

 

直到你一个月以后醉倒在宿舍门口,你才想起你在你的旧宿舍床板下藏过一瓶威士忌,是打算找个好日子开瓶庆祝的。你打电话给他,他在那头咆哮,想给他隔空注射一针解酒剂。你问了你一直以来都想问的问题,为什么他的无针注射器扎下去那么痛。

前几天我去医疗部的时候,注射过一针疫苗,根本没那么疼。你猜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很大,像是带着怒气——你不是故意的,你只是喝醉了,耳鸣伴随着干呕,你对外界的一切声音都失去了良好的感知能力。

McCoy在电话那天沉默了半晌,最后说,你醉了,Jim,看在上帝的份上,自己爬进寝室里去,他得去值班了。

好的,我的医生,记得对你的病人好点儿。你被酒精麻痹了大脑的一半线路,它们就像洪水时期被一再延误的航班一样,从中路断开,于是你的思考受到了限制,你只能吐出几个难以辨认的单词,然后听McCoy的,爬到床上去休息。

那个晚上你梦到你们曾经度过的好时光,它们是日复一日的课程和千篇一律的食物。

 

III

你躺在沙发上看完了一整期《去西部》,但你一点儿也不想睡觉,你觉得这是你还没调回来的生物钟。你百无聊赖地盯着电视屏幕左上角偶尔出现的小黑点,企图像伍尔夫一样写出一篇意识流来。忽然从厨房里传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好像大型拖拉机在你脑袋里开过去一样。

过了一会你站起身走向厨房,没玩没了的噪音让你明白,你得弄清楚这家伙是不是真的买了一辆拖拉机,并且在上面挂了自己的名牌:Leonard McCoy的拖拉机。

你发现McCoy在做桃子酱,把切成块的桃肉放到搅拌机器里去。然后把成品装在巨大的玻璃碗里。你趁着McCoy不注意偷了块桃子吃。他看了你一眼,你抿了抿嘴想他应该没看见你偷了桃子。

 

之后你们一起开车去拜访你们的邻居,在两公里以外的另一座农场。这个黄昏时分,街边零星的酒馆点亮了悬挂着的灯,在大城市里你已经很少见到这样的场景,你庆幸它们依旧存在。你好像偏爱老东西,喜欢古董车和摩托,对它们有点研究。

你还记得一个春天你们去伦敦看摄影展,拍卖会上你买了一台德国的莱卡GG,有人告诉你它再保留四百年不成问题。那之后你每一次出差都带着它。你们毕业那一年它却忽然损坏,你也没有把里面的相片洗出来。它现在被放在Pike的办公室里,没人知道里面有什么照片。也许这就是古董的美妙之处。

你们把一整盆桃子酱都送给了Scott,但你们在院子里听Scott拍着桌子打节奏,唱雷·查尔斯的《Georgia on my mind》的时候,把果酱抹在面包上吃了一顿很饱的晚餐。Uhura会弹吉他,她模仿Scott的苏格兰口音唱了一遍,McCoy大笑着拍Scott的肩膀。

 

还挺不错的,你想。那桃子果酱的味道令人沉醉,它还带着桃树之乡的骄傲的香气。再加上烤土司的边缘微焦的酥脆,你几乎爱上了佐治亚。

一直到很晚你们才开车回家,该是这儿的农场主睡觉的时间了,你和他却都清醒的要命。最后你决定采纳他的意见,倒一杯有助于睡眠的牛奶,在阳台乘一会凉。于是你拉开连接阳台与客厅的玻璃门走了出去,手肘靠在白色的栏杆上,微微弯着腰。晚风吹过来,带着一些干枯的杂草的味道。

McCoy走进来把杯子递给你,然后在隔着你几步远的地方,背靠着栏杆站立。



接下来两条路径 点击随缘

或者微博


终于把随缘ID翻出来了……老ID是:AQUA有涯

微博ID是和这里一样的。如果链接要转移浏览器什么行不通的话,直接去搜索关键字吧。


无论是哪里都希望得到小天使们的评价哦!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这个沉迷脚踝的变态。(不是。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