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Reese/Finch]豪雨 heavy rain 全

豪雨

Title :豪雨 Heavy rain

CP:John Reese/Harold Finch

分级:他俩就叫Bromance

Summary:那一年上帝降下雨来,阴雨瓢泼而至,这场风暴里我们都是被洪水卷走的人。在开始,我以为这便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但后来,我发现原来我们的故事,都发生在一场豪雨渐渐止息的漫长里。

 

I

一共是78美元,折扣是0.85,那么是66.3美元,现金还是信用卡?

 

那位笑容可人的收营员已经和Harold 熟识。她会在他每一次采购书籍时多塞给他一本杂志,Harold Finch没有拒绝过。Harold Finch谢过之后捧着一袋装在浅色环保袋里的书走出书店,这倒不是在说他拒绝不了送上门的填字游戏,也不是说他有强迫症。他本人将此归结为一种接受善意的尝试。他现在已经不是个正职的图书馆管理员了,他是个大学教授,拿着获奖论文的高额奖金过“普通人”的生活。

 

但是出于强迫症,他还是会往废弃的地下铁车站买二手却结实耐用的书架,不厌其烦地定期采购来填满它们。John Reese接过Finch手中沉甸甸的书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Mr.Reese,这几天the machine的任务相对轻松,但请不要忘记你还有执勤。Harold Finch走到办公桌前把号码的照片收到文件夹里去。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去工作了。

 

正在把书放到书架上去的John Reese听罢后耸了耸肩膀,低声嘀咕,这么急着赶人走啊Finch。

 

对了Mr.Reese,Finch忽然开口,正在嘀咕的“Mr.Reese”微不可见地抖了抖,请务必把黄色封面的《the golden finch》放在第二列黄色封面的那块区域。

 

还说不是强迫症。John Reese叹了一口气。

 

John Reese对Harold Finch填满书架的做法没有异议,这让地铁站更像从前的模样了。尽管谁都知道,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早已不能回到从前。就像只能向前移动的镜像框,当你回望过去,你会发现过去只是一撞推不动的墙。

所幸生活给了你多一点的选择,你可以买到近三年的新版书,有一些装帧变得更好了,有一些则落入了庸俗的窠臼。那都是难以避免的。John Reese看着Harold Finch的背影,垂下了眼睑。

 

II

像那种俗套的末日灾难科普片一样,人们恰恰只有在改变来临时才有时间去静下来想一想,在那已经过去的无数分秒时间里,你学会了什么,你说过和做过些什么,把那些东西一一列举,像一块块墓碑一样立在面前。然后,大多数人坐在排列整齐的墓碑前面,久而久之他们自己也变成了其中的一员。

 

Harold Finch坐在地铁站的长椅子上,周围是捧着书读的年轻人,还有人来人往的背着各色背包的工作者。他出神地看着墙上的荧屏放置的广告片,宣传最新的电影和热卖的剧院场票。疲惫是必然的,地铁站里的人没有一个不疲惫。

 

他想起和John Reese一起走回地铁站的路上有一家漫画店,门口的书刊架上放满了Batman,John拿蝙蝠侠开玩笑说他们就是过着双重身份的家伙,虽然没有蝙蝠侠那种科技,但听说十三区*的警察已经开始更新设备了,也许The Machine也该给我们换换口味,john撇了撇嘴继续说,我听说Shaw,她从一伙抢到手里拿到了好东西。

 

The Machine让你远离大型枪支是有道理的,Mr.Reese。Harold Finch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

怎么?难道我不比Shaw更适合吗?John疑惑地摇了摇头。

 

从什么时候起,Harold Finch开始为the machine说话了?John Reese对此察觉最早,但他没有提醒,或者说根本没有提及。那就像是一朵花开的时候,看见的人就是看见了,并且欣赏,但是没有看见的人,你出声叫他,他回过头来也看不见一朵花开的瞬间。这是个好现象,John Reese是这样以为的,他希望Harold Finch能想得乐观些。

Harold Finch的悲观与乐观,如果让John Reese来写论文,那一定是长达五六万字的可以印成小册子的论文,发给the machine说不定还能打来奖金。

 

好吧,他只是开玩笑的。如果Harold Finch能对前景多乐观一些,他也许能知道更多的事情,更多的,关于Harold此时此刻对于此情此景作何感想。他一开始迫不及待地去了解Harold,这一点直到后来他们真正地并肩战斗以后依旧没有消除。Harold Finch对他打开了大门,就好像塞巴斯蒂安带查尔斯走进布莱兹海德城堡*一样。

 

所以John Reese分享了Harold Finch的疲惫。那种疲惫不同于他自身的。他能找到更直接的排遣方法。尽管某种程度上说,Harold Finch也有自己的排遣方法,但是Harold会拒绝使用它。他会拒绝在整理书籍和看书这一类令人安静下来的活动中排遣自己的疲惫。他会任凭疲惫的记忆留存在自己的身体里,随着呼吸像海潮一样律动。

 

那可不大对劲,John对Harold说。

Harold沉默了半晌,喝掉半杯温热的煎绿茶,回答说,某种程度上吧。

你得改变些什么,Harold,我们已经不像从前了,你至少有一条路可以走。John Reese真诚地说。

Finch显然地愣了一下,也许你是对的,John,我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有了可以信任的家伙。

嗯哼,受宠若惊啊。John Reese把自己的煎绿茶放到嘴边的时候说。

 

III

有时候John Reese作为一名警官得在办公室处理枪械报告,他得很晚回家。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台灯底下的时候,让他想起很多年以前在军校的时光,他丢失后再也没有碰过的打火机,早晨的食堂飘出的牛奶气味,室友床架下塞着的空瘪的烟盒。那些单纯的记忆随着严厉的军官把他们送上去非洲的飞机之后,就落在了大西洋的茫茫之中。

 

该死的,他想,在犯罪窝点外面蹲守一整晚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困意。那些白纸上的横线和黑字让他的眼前出现很多重影,他努力挤了挤眼睛也毫无作用。也许闭眼五分钟是个好办法,上帝啊,谁让那些早间新闻就放这些健康资讯内容。

于是他闭上眼睛,做好准备接受徒劳无功的休息——显然,他很了解他自己。他没有办法闭上眼睛超过一分钟。肉体极度疲惫的时候他的精神却该死的清醒。让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埋到沙发靠垫里去窒息昏迷一会——沙发靠垫离他不是很远。

 

他最终妥协,告诉自己在完成一份整整七页的报告就可以回去了。但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拨通了Harold Finch的电话。

 

你知道一名教师的休息时间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吗?Mr.Reese,我明天还有课。

 

当Harold Finch带着睡意的烦躁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John Reese简直要笑出声来。但幸好他忍住了,他随便问了点儿Bear的情况,不出意外它在Shaw手上。我听说Shaw最近打算养一只猫?

Harold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那是因为Miss.Groves的圣诞愿望是这个。

 

这个圣诞节会下雨的,恐怕中心广场的庆祝活动不能尽兴了。John Reese看了看电脑桌面上跳出来的天气预报之后说。然后他腾出一只手去把页面关掉。

那我们就待在安全屋里吧,第二十四街的那个安全屋。Harold Finch打了两个小哈欠已经清醒了一些。

所以你这么晚打电话来究竟是有什么事?找到新线索了吗?Harold问。

不,不,我只是,只是打个电话,写报告实在是很折磨人。John Reese的回答有些支支吾吾。

 

其实我只要知道你在那里就好了,没有被绑架,没有受伤,没有什么威胁。知道你在装修平淡的公寓里面按照教师的作息过第二身份的生活。这些就已经足够了。很多东西失去以后也不去在乎,那是因为我们知道了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真正在乎的是什么。

 

而我们可以以为安慰的是,这些我们最宝贵的东西,还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弄丢的。

 

IV

那个周末风暴席卷了全城,厚重的雨雾就像谢幕之后怎么也拉不开的幕布,雨点在地上砸出的繁密的空洞在一个瞬间也不到的时间里被填满,街道就像一个排不完水的泳池,安全屋的后花园变成了迷你的苏必利尔湖,他们打开电视看新闻报道,却很快被雷电逼迫去切断某些电源。

 

那个晚上他们在寂静里记起了很多人,那些平日里他们很少有空去记起的人。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何方,在做什么事情,是不是还记得他们。有些人死去了,有些人死里逃生,在窗外庞大的雨幕下,全都模糊不清。其实那些故事都挺精彩的,不是吗?

 

Harold Finch拿出从前在监狱与Elias用过的国际象棋,他们下了一盘又一盘漫长的棋局,每一次都是Harold赢。但John Reese对接二连三的失败却不置一词,只是挑了挑眉毛,弯了弯嘴角。至少这些动作证明他不会被失败轻易击倒。

 

你很顽强。Harold Finch第八次“将军”的时候这么评价。

 

关于那个夜晚最后的记忆是一杯波本。John Reese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时候Harold Finch没有去扶起他。那是因为他自己趴在桌子上也是半昏迷状态。就像两个疯狂的高中生刚在酒吧听完一场死亡摇滚一样颓废。

或者仅仅是单纯的需要睡眠。

Harold Finch记起一次任务里他负责向吧台的调酒师打探情报,那位有着耀眼的金发的调酒师在开口前先递给他一杯蓝色的波本,他的手触碰到杯子时才发现它在燃烧,蓝色的火焰跳动着舔舐杯口。这时候John Reese走进来,带着“躺了一夜沙发”的黑眼圈,连招呼都没打就抢过了那杯波本。

 

Harold Finch看着John Reese扬起脖颈,然后重重地低下头,变长了的头发有几缕散在了额头前,John粗重地喘着气,胡子上已经有些白斑。Harold一时间有许多话在口边却无法说出口,他一副将说未说的样子让John Reese有些疑惑。

最后John先开口,他说,其实纽约的夜景很美。

 

是的,这一回Harold Finch的回答很快,她一直很美。

 

V

绵绵的小雨持续了将近一周,每个行人都带着一把伞,温度很低,带着大风,让人想起一月份的伦敦。确实有作家说过,比起相见,遗忘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因为遗忘这个名词本身的前提是记得。仿佛走在一个循环往复的陷阱里面,要走很多年,往事的影子才可能不见踪影。

 

那也只是发生在少数人身上的,Finch,为什么不记住呢?如果我们最终没有什么可留下的。

有时候我觉得,这座城市就是我的遗物——请允许我的冒犯。Harold Finch僵硬地转头对John说。

那这样遗物恐怕没人敢接手,John Reese微笑。

 

那一年上帝降下雨来,阴雨瓢泼而至,这场风暴里我们都是被洪水卷走的人。在开始,我以为这便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但后来,我发现原来我们的故事,都发生在一场豪雨渐渐止息的漫长里。

窒息的风里很多声音被吹走,如果我能听见你的呼唤,或者隔着一层雨幕看到你的背影,那就足够了。一场豪雨带来的清新空气,至少可以聊以慰藉。它让人想起农场,地平线,和燃烧的云彩。

晴天总是与一切迷人的东西挂钩,包括遇见,包括分离。

 

END.

 

FT:回坑了POI,平平淡淡是真啊。我太爱POI了,是我最爱的美剧。他们还有很多故事可以写啦……这篇没走什么剧情,只在围绕一种“感觉”,即是RF的关系,开始于一场风暴,但在他们生命中真正影响他们的,是这场豪雨渐渐止息的过程。雨终究会停,云还是会散。

 

是挺久没写POI了,因为跑去ST和音乐剧玩儿了。但是POI总是给我一种熟识的老友的感受。之前在重温的时候,看个开头就能记起一整集(哪里来得自豪啊)。

以前写的翻一翻就有。说起来有个S05E11的皮尔斯和杜班拉郎哦。

 

*美剧《全境通告》男主角接管的警区。

*出自《故园风雨后》


评论(14)

热度(108)